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最強棄少
最強棄少 連載中

最強棄少

來源:google 作者:派派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牧 武俠修真 陳雅

一個廢柴重生後,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是自己之前的那個身體,但是幸好的是還擁有原來的練氣修身之術,只是現在的自己卻是坐在輪椅上的?而且師傅也不見了蹤影?好吧,沒關係,新世界新的活法,從此走上一條唯我獨尊,橫掃罪惡同時尋找師傅的刺激之路展開

《最強棄少》章節試讀:

走進教室的是一個穿着白色襯衫的美女老師黎偌婷,她站在講台上對着走出門口的龍木星看來看,才將目光回到教室的同學們身上。李牧尊陽卻在龍木星走開後,就立刻低頭看起了書來,根本就沒有去看講台上的老師。

「同學們,我上次給大家布置的作業,你們都完成了嗎?」美女老師黎偌婷問道。

台下面卻沒有一個同學舉手的,因為老師給他們的作業,他們沒有一個人是能夠完成的。

見狀,美女老師黎偌婷只是笑了笑,然後就朝着講台走了下去。

當她看到李牧尊陽是低着頭的,便直接就走到他身邊,敲了敲桌面,說,「這位同學,請問你的作業完成得怎麼樣了?」

李牧尊陽一抬起頭,一種熟悉的感覺就浮上來了,這個女的眼睛跟師傅洛伊幾乎是一樣的,那種清澈而熱情的光芒,只是她的眼睛比師傅的多了一對眼袋。還有微笑的嘴唇,竟然是如此的相似……讓李牧尊陽獃獃的對着她看着,忘記了對方是要讓自己回答問題的。

「這位同學,你沒聽到我剛才的說話?」美女老師繼續說道,但是她的臉色卻有點羞紅了,因為她沒想到這個學生竟然如此的大膽,這樣子對着自己看着。

「老師,我忘記你給我布置的是什麼作業了。」李牧尊陽微笑着道,眼睛繼續對着美女老師黎偌婷看着,但卻不是用剛才那種眼神了,因為她不會是自己的師傅的,自己的師傅沒有她這麼老,這個美女老師看上去至少也有三十歲了,而師傅才不過二十齣頭。

「你的意思是說,你根本就沒有回去思考過我布置的作業,是嗎?」美女老師黎偌婷的臉色開始變了,她覺得這個學生的這種做法就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老師,我想可能你上一次布置作業的時候,我還在醫院裏面躺着呢,你看看,我現在是坐在輪椅上的,你上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應該不是這個樣子吧?」李牧尊陽問道。

美女老師黎偌婷這個時候才看到李牧尊陽果真是坐在輪椅上的,而在自己的印象中,這個班的學生是沒有殘疾人的,難道他所說的是真的?

「如果老師你不介意的話,就跟我說說你上一次布置的作業題目是什麼。」李牧尊陽又開口道。

這時,同桌梁從高立刻就將作業本推到李牧尊陽面前,上面就寫着老師所布置的那道有關藥物的調配的題目,大概的內容是這樣的:怎麼樣通過最簡單的藥單去治療長期腎虧患者。

這個題目對於這個班的同學來說,不是什麼難題,但是老師卻對題目做出了規定,就是藥物的使用不能超過三種。

「老師,您問的就是有關腎虧患者的問題,是嗎?」李牧尊陽問道。

「嗯。」老師點了點頭,強調道,「但是藥方必須控制在三樣之內。」

「這個還不簡單啊,牛鞭加狗鞭,還有黑色木耳,三樣東西加在一起,用水一碗,熬兩個小時,續服五天,必定見效。」李牧尊陽說道。

教室里非常的安靜,所有的人都在對着李牧尊陽看着,最近網絡用詞的潮流讓很多人產生了聯想,老師也不例外,她怔住了幾秒鐘,才開口,說,「我所說的是要用中藥,而不是……」

「老師,黑色木耳不是中藥嗎?」李牧尊陽說道,接着,他又說了另外兩張只有三種藥物的藥方,在聽完他所說後,美女老師才算是真正的被征服了,對着李牧尊陽點了點頭,說,「這位同學,您的回答非常正確,你所說的那三張藥方,其實都是可以到達最好的治療腎虧的效果。」說完,美女老師又對着李牧尊陽看了一眼,才朝着講台走了回去,她此刻的心情是處在波動中的,因為她沒想到這個殘疾的學生竟然如此的厲害,在他所說出的其中一個藥方,是自己都不知道的。

但是這才只是李牧尊陽的天才的開始而已,在老師接下來的講課中,當她將一個個的問題拋出來的時候,李牧尊陽都一一的進行了準確的回答。

最後,美女老師實在是被嚇到了,便問了一個一直都在困擾自己的問題,她問,「那這位同學,你覺得一個人如果內心總是因為感覺空虛寂寞而無法入睡的話,可有什麼開藥良方?」

因為這個問題一直都在困擾着美女老師黎偌婷,她最近一直都是到了晚上的時候就會陷入失眠狀態中,所以每天早上的課完後,她都是回到宿舍好好的睡上一覺。

李牧尊陽便說出來一個藥方,在他說完後,美女老師黎偌婷便點了點頭,說,「好,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這位同學,你等一下過來我辦公室一下,我有些問題想要問你的。」

「李牧尊陽,我不是認錯人了吧?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李牧尊陽嗎?」梁從高對着李牧尊陽問道,一臉的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麼啦?」李牧尊陽反問道。

「你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厲害了?你之前是連書本都沒有看過一眼的,怎麼現在竟然什麼都知道?你不會是腦袋被什麼給撞過,然後就成為了天才吧?」

「呵呵,我也想啊!」李牧尊陽說,「對了,剛才那個老師教什麼名字?我忘記她的名字了。」

「如果你是天才的話,你沒有理由不記得她的名字啊?」

「所以說,我不是天才啊,趕緊說吧,我要過去她辦公室了。」

「黎偌婷,我覺得她肯定是被你嚇壞了。」

李牧尊陽笑了笑,就推着輪椅朝着門口而去。

在黎偌婷的辦公室裏面,黎偌婷首先問的就是李牧尊陽怎麼知道自己之前所問的那些問題的答案。李牧尊陽便笑着說,其實他已經將所有的醫藥書的內容都給背下來了,什麼藥物開什麼處方,用來治療什麼病,他都已經知道了,了解得非常的清楚。在這樣的基礎上去回答老師的問題,也就不是什麼難題了。

「老師,因為有了這樣的基礎,我想,要回答你的問題,對於我而言,就不是什麼難題了吧?」李後微笑着說道,他的眼睛一直對着黎偌婷看着,他越看就越覺得這個老師好看,十分的迷人。當然,他是不會有多餘的想法的,因為他現在十分的清楚,自己跟黎偌婷只是學生和老師的關係。

「真是一個天才啊!」黎偌婷不由的在心裏面說道,沒想到自己的學生中竟然有這樣的天才,她沒有將自己的驚訝之前表現出來,因為自己再怎麼說也是一個老師,在學生面前失態的話有失老師尊嚴的。

「對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之前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吧,我的意思是說你的身體。」黎偌婷又開口道。

李牧尊陽卻沒有理會她的說話,因為他看到了一片非常熟悉的葉子,就躺在前面光潔的地板磚上。

「你在看什麼呢?」黎偌婷在奇怪中問道,因為李牧尊陽根本就沒有在聽自己的問話。

李牧尊陽還是沒有說話,他掄動着輪椅,往前面移動一米距離,然後屈身下去將地面上的葉子給撿了起來,認真的看了看,這是一片擁有三個角的葉子,就是那三樣植物中的一樣,這種葉子是獨一無二的,只有那種植物才會長出這樣的葉子。

「你也見過這種植物啊?」黎偌婷在好奇中問道,她想到了一定是自己今天給陽台的植物淋水的時候,其中的一片葉子飛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自己就將其帶來到了這裡。

「嗯,是你將這種葉子帶過來的?」李牧尊陽問道。

但是沒等黎偌婷回答,門口外面就有人敲響了門,「喂,請問黎老師在嗎?」

說話的是一個男人,聲音挺有磁性的,但是黎偌婷卻對這個聲音沒有什麼好感,因為她在聽到對方的說話後,立刻就嘆氣了一口,說,「進來吧。」

門打開後,進來的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紳士,身高大概一米八五,穿着西褲白襯衫,五官端正,非常的帥氣,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個絕對的帥哥范兒,他的手裏面捧着一束玫瑰花,看樣子,是衝著愛情的而來的。

「黎老師,你在忙啊?」男人微笑着說道,他只是對着李牧尊陽看了一樣,然後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黎偌婷的身上。

「你又給我拿來的鮮花?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不會接受你的鮮花的,我現在還不想去考慮愛情這個問題,所以,請你以後也不要再這樣了,好嗎?」黎偌婷非常不耐煩的說道。

「行,那我就不打擾您了,鮮花我既然買了,就不能自己拿回去的。」說完,他就將鮮花給放了下來,然後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這麼一個大帥哥,你也不喜歡啊?」李牧尊陽對着黎偌婷問道,他覺得女人都是喜歡帥哥的,更何況這個帥哥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好錢人,典型的一個高帥富,為什麼她會跟對方說那樣的話呢?

「沒有感覺。」黎偌婷嘆氣道,「雖然我的年紀也不小了,但是我覺得感覺還是非常重要的,關鍵的是我對這個人沒有感覺,所以,我是不會跟他有那樣的關係發展的……」

「噓……」李牧尊陽這個時候突然的就做出了一個手勢,示意黎偌婷先不要再說話,因為他聽到了一些可能事關黎偌婷的說話,沒錯,就是剛剛走出去的那個男人的說話,他就站在樓層的盡頭,正在跟人通着電話,「媽的,我還從來沒有試過被一個女人拒絕這麼多次的,今晚就按照你說的,將她給綁了。軟的不受,我就來硬的,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趙武林征服不了的女人……」

李牧尊陽沒有繼續聽下去,因為聽到這裡已經足夠了,他練過臉,對着黎偌婷說,「剛才那個男的是不是叫做趙武林?」

「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也認識他?」黎偌婷一臉的奇怪表情。

「沒有,我剛才聽到他在外面說電話,他自己說出來的。」李牧尊陽說道,他沒有告訴黎偌婷趙武林的那種骯髒的想法,是因為他不想多管閑事,自己現在的能力也是非常的有限,在不了解那個傢伙是什麼來頭的情況下,自己瘸着兩條腿,就是想給她幫忙也給不了,當然,如果自己不是重生在這個身體中,情況可能又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最強棄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