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天后巨星的追夫之路
重生之天后巨星的追夫之路 連載中

重生之天后巨星的追夫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茶小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昊 蘇揚

死後蘇揚的靈魂一直追隨在韓嘯天的身邊,女人親眼見證了男人對自己的深沉愛意為此重展開

《重生之天后巨星的追夫之路》章節試讀:

第二天就各種黑料漫天而來,說自己是小三,和導演上床爭資源,說自己虐待動物。
自己最後一部作品是懸疑推理劇,自己飾演一個精神分裂者,其中一個人格是抑鬱患者,另一個是變態殺手。
好不容易調整過來的精神和心態,徹底崩了!
大家都以為秦昊為她死後的事情頹廢不起一個月,其實是因為廖輕輕拿下《挽輕紗》的女主角,為此慶祝陪廖輕輕那個賤人出國旅遊散心。
看到回國後自己的父母,父母也以為秦昊是真的愛她,就把他當作親兒子看待。
秦昊逐漸接手了自家的公司,暗中轉移股份和財產給廖輕輕,等自家父母反應過來,公司早就是一個空殼子,還欠了許多外債,父母也就此消沉。
誰也不會想到蘇揚會重生,也不會想到上一世蘇揚死後會一直一直跟在韓嘯天身後。
還是最後韓嘯天幫她報仇,幫她父母還清了債務,幫她奉養父母。
那個在她要努力超過廖輕輕的時候,唯一對她無條件傾盡所有施以援手的人。
冬天拍夏天的戲,為了她在室內耗費大量資金建造內景。
她被廖輕輕下藥送去金主床上的時候,也是他第一時間趕到,陪她在冰水裡泡了三個小時!
結果在雨中給他撐傘的人,被他害成這樣!
「《挽輕紗》女主角,不適合你,還給輕輕吧!」
簡直就是來搞笑的。
什麼叫「還?」
這就是她憑本事的來的好嗎?
秦昊對蘇揚的了解也是花瓶,下午廖輕輕來找他說了,此次回國就是為了參加這次面試。
本來是十拿九穩的,不知道蘇揚用了什麼手段拿到女主角的位置。
廖輕輕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叫囂着!
這個角色就是她的!
雖然秦昊對蘇揚存在愧疚,可是面對廖輕輕的請求,或者說是對他的要求,他還是打了電話。
輕輕好不容易回來,還打算和他在一起。
秦昊以為蘇揚是用了自家的關係,拿下的角色。
這樣還不如讓給輕輕。
憑藉蘇揚以前對他的瘋狂勁,只要自己開口,肯定沒問題。
輕輕終於回國了,還主動聯繫他,他得把握好這次機會。
「角色是我憑本事面試來了,我們的賬,後面算,別再來聯繫我。」
並沒有按照秦昊預料中的來,蘇揚拒絕了他!
「你演技什麼樣我能不知道嗎?
別任性,到時候上映了挨罵。」
秦昊打着,我是為了你好的牌,演技不行,等電視開播,會被粉絲和大眾吐槽的。
「這就不用你秦大少爺操心了」蘇揚現在真的一句話都不想和他說了,直接送他掛斷,黑名單一條龍服務!
秦昊繼續打着幾遍,一直通話中,去氣的摔了手機,這可是輕輕回國要他辦的第一件事!
她怕她再聊下去,會忍不住破口大罵,或者立刻拿刀殺了他。
她現在的目的很明確,走到他們都走不到的高度,狠狠碾壓這對狗男女!
然後就是,韓嘯天。
對此蘇揚更愧疚了,她前世和這一世都是一樣的,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她和韓嘯天的交集不多。
和上一世一樣的,結婚的前一天,韓嘯天在公司找她去辦公室,詢問了她後面的工作安排,自己是按照秦昊說的,表達了結婚後就退出娛樂圈,直接在家照顧他。
而韓嘯天則是說,「好,如果你後悔結婚了,隨時來找我。」
當時她還很詫異,這老闆也太好了,一點也不像那些金融巨鱷的做派。
現在看來,當時她只顧着答應,卻沒有自己思考更深的意思。
對他後面的默默付出也都心安理得的接受!
什麼叫後悔結婚了?
而不是後悔結婚後退出娛樂圈呢。
那麼韓嘯天是什麼時候喜歡他的?
可以說是韓嘯天愛她吧。
難道只是在學校和公司見到的幾面嗎?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又該怎樣抉擇?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上一世的事情不會再發生,自己不會自殺,父母不會破產,韓嘯天也絕對不會失去雙腿和眼睛!
說到秦昊和廖輕輕這邊,廖輕輕本來打算找秦昊向蘇揚那把角色搶過來,自己在國外三年,出演不少大製作中的配角,但是國內還沒有站住腳跟。
急需一個完美的作品讓她抓住。
《挽輕紗》是她早就看好的,自己找的金主原本給她安排了面試名額,試戲之後也留下填寫了信息,要等通知,然而上一張還沒拿走,自然就看到蘇揚的名字。
現在自己沒有接到通知,劇組那邊的說角色已經都定下來了。
要是蘇揚不來,這個角色就是她的了。
秦昊也是個沒用的廢物,一個花痴女都解決不了,整天就跟在自己身邊驅寒溫暖有什麼用!
蘇揚,留不得!
本來是打算給自己塑造國外深造回來愛國女藝人形象,現在被節奏帶着走。
什麼小三、第三者、等詞都用到自己身上了。
《挽輕紗》開機狗仔爆出的照片她當然知道不是她,但是現在也只能藉著新話題,把前一陣的事情壓下去。
可是爬得越高,到最後摔得越疼。
廖輕輕可不知道,她找的金主雖然是這部劇的製片人之一,但是私下一直讓助理關注蘇揚動作的韓嘯天,我們的韓大總裁,恰巧是這部劇最大的投資商,製片把兩份文件一起交上來的時候,他可是毫不猶豫的就把廖輕輕的那份扔進了垃圾桶!
韓嘯天,**財富榜上最年輕的富豪,二十二歲就登到前三,家中父輩是政治中心的。
而他自己選擇從商,十幾歲就開始創業了,兩年時間上市,七年時間做到全國,乃至海外,A市作為**的省會城市,自然也是韓嘯天的根基所在。
總有那麼一個人,能左右你的情緒。
韓嘯天第一次見到蘇揚的時候,蘇揚還是個大學生,那時候的蘇揚還沒有被秦昊支配,韓嘯天是作為母校的畢業生,參加學校六十周年慶。
看到周年慶表演上的蘇揚,拉着小提琴,一身火紅。
簡潔大方的款式,火紅的顏色也襯得蘇揚皮膚細潤如脂。
好像不是來看文藝匯演的,而是參加她一個人的演奏會。
為此韓嘯天母校特地捐了一棟實驗樓,蘇揚給他獻的花。
從那之後,蘇揚時常在他夢中、腦海中走來走去,韓嘯天覺得自己是魔怔了。
第二次見蘇揚,是時隔一年後,在他手中的報表裡,新的一年藝人部分計劃,最具潛力藝人,公司推薦的蘇揚。
照片上的女孩打扮的青春洋溢,可是眉眼中卻帶着一點點憂鬱。
酌人調查一番才知道其中的原因,為了一個毛頭小子來闖演藝圈?
雖然心中猶如一塊大石壓頂,還是囑咐助理要對她多加照顧。
雖然自己沒有和她在一起,私下裡安排人詳細的記錄他的生活,她的喜惡,他全都知道。
蘇揚要結婚了。
奈何韓嘯天心中萬般不舍,還是沒有任何立場去阻止不是嗎?
忍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去參加婚禮,想看看她最後一眼。
如果她能過的幸福,那我可以就這樣默默的守護她。
如果她不幸福,隨時都要把她搶過來!
即便是把蘇揚鎖起來也在所不惜!
桌面上立着當初蘇揚獻花時的合照,助理司秒對次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最終終於忍不住了,私下裡問過韓嘯天,只得到一句「我的寶貝」。
司秒真的是摸不到頭腦。
《挽輕紗》已經都準備好了,選了下周二良辰吉日開機祭拜,蘇揚也正式進組參與拍攝。
原小說的粉絲已經炸開鍋了!
這雖然不是第一本小說改編電視劇,但是就之前幾本小說改編的可以說是面目全非,完全不搭嘎。
毀了好多好作品。
這次開機儀式也是組內人組織的,秘密開機,並沒有請記者等報道。
開機儀式上,用於供奉的案桌都用紅絨布遮蓋,桌上供奉關帝。
兩旁是香爐和上供的烤乳豬及鮮美水果。
將攝影機用紅布蓋住,然後由劇組主創依次上香拜神,最後掀開機器的紅布,宣布開機!
還是有人拍下了一點照片,男主是實力派演員李宏毅,二十八歲就已經拿過影帝的他,也可以說是實至名歸。
而女主這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只拍了一個仙氣飄飄的背影,而秦昊的白月光廖輕輕回國也是打着想要參演《挽輕紗》的噱頭,所以劇組這邊還沒給出官宣。
廖輕輕的粉絲就已經吹一波了!
都以為是自家正主。
導演張一謀和副導演李陽在徵求蘇揚的同意後,決定先不官宣,正常拍攝,留個懸念,也算給劇組延長熱度。
蘇揚進組了,上上一世一樣,男主和卓定的是影帝李宏毅扮演,還是有點緊張的。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雖然有上一世看過原片的記憶和演技,但是人物心理等還是需要揣摩。
更多的時間裏,都在看劇本,沒有自己的戲也會搬着小凳子做到監視器前面看其他人演戲。
張一謀本來就對蘇揚很滿意,見她有實力,有演技,還那麼努力。
公司這邊給蘇揚派了一個生活助理,小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大學剛畢業,做事勤勤懇懇,辦事也妥帖。
這天剛和李宏毅對手戲下來,和會演戲的人一起演戲真可以說是酣暢淋漓!
這幾天的接觸下來,劇組的人都很好,印象中高高在上清冷男神李宏毅,也不是外傳那麼難相處,相反,蘇揚只覺得他像鄰家哥哥一樣。
以往都是直接去保姆車吃飯,今天這小姑娘反而扭扭捏捏,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小娟,怎麼了嗎?」
看着對方几次,那魂不守舍的樣子,蘇揚還是決定先問出來。
「嗯,,蘇揚姐,最近組裡都在傳你的事,他們太過分了」小娟從小地方來的,出來就想着賺錢,本來可以不管的,但是那些人說的太難聽。
而且給蘇揚做助理也不累,蘇揚姐對她很好,給她分水果,一點不大牌,還總讓她提前下班。
「嗯?
說什麼」蘇揚一心撲在演戲上,還真沒注意!
「她們說,說您的角色是睡,,睡出來的,說你就是個花瓶,根本不會演戲。」
這已經是人身攻擊,屬於造謠了。
自己憑實力拿到的角色。
蘇揚才想起來,唐佳是廖輕輕的好朋友,單方面的。
她們好像是一個大學的,廖輕輕沒出國前,遇到了被霸凌的唐佳。
隨手給她扔了一塊帕子,唐佳就感激不盡,從此一直在廖輕輕身後跟着了。
唐佳在這部劇里演個小角色,扮演公主的侍女。
她知道廖輕輕就是為了這個角色回來的,現在女主角換成了蘇揚,蘇揚還搶了自己女神的男朋友。
為了給姐妹打抱不平,進組後一直在給廖輕輕傳話,不停的散布黑料。
這種跳樑小丑,沒必要搭理。
劇組裡的人剛開始也是不信的,但是看唐佳說的有鼻子有眼的,也都開始八卦起來。
為了給好朋友打抱不平,在「刺殺」這場戲中,想要給蘇揚點教訓。
在廖輕輕的蠱惑下,唐佳已經確定蘇揚就是插足別人感情的小三!
「來,這一場,演員準備!」
「公主夜千雅、二皇子呢?
刺客、刺客蓮蓉到位了嗎?」
這張一謀的每部作品質量上乘,全都是他親自跟拍,所以壓根沒有分鏡。
你要是拍不好,就等着挨訓吧!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今日正是乞巧節。
原本漆黑的一片,現在整座城內的所有燈籠都點亮在門前。
熱鬧非凡。
城內更是情侶成雙,城中河上,無數船舫隨波遊動,各種曲調、樂器,飄蕩在其上。
「好美啊!」
二皇子夜潮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身緋紅衣裙,站在船頭,四處打量着。
在朦朧的船燈和月光下,少女像是仙女,剛從天上下凡,河上的清風吹動了少女的衣裙和青絲,如若出水芙蓉。
河上的船舫以及岸邊的過客皆是頻頻相望這難得一見的仙子。
今晚的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新奇的事物。
河兩岸全是小商小販,售賣這種各樣的小玩意。
做糖人的老伯,架子上的糖人做的惟妙惟肖,有各種話本中的人物,也有各種飛禽走獸。
許多架子上擺滿了各種顏色的花燈。
看着少女的雙眼因為興奮笑得輕輕彎了起來,嘴角也帶着笑意。
帶動着夜潮原本陰鬱的心也開心起來。
這些年,真的苦了千雅。

《重生之天后巨星的追夫之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