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連載中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歲歲年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子菱 沈棠溪 現代言情

上一世,因為惡人的算計,使得沈棠溪一家落了個通敵叛國的罪名,為國家效忠的沈家男兒展開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章節試讀:

母親聽後,手腳頓時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臉色煞白。
陳媽媽立馬將保心丸遞了過來。
「不——」母親擺擺手,示意不用,她定了定神,安慰沈棠溪:「不會的!
老爺跟哥兒們吉人自有天相,佛祖一定會保佑他們平安歸來的。」
「母親,夢裡的畫面太真實了,我好怕,當今聖上判沈家通敵之罪,我們沈家全部家當充公,一家人挨餓受凍,被人欺負,是長姐向皇上求情才饒我們不死,長姐救了我們但卻被後宮中那麗妃冤枉被打入冷宮,賜了毒酒!
隻身離去了!」
說著說著,沈棠溪聲情並茂的描述着各種細節,淚聲聚下。
「別怕!」
六公主將她抱在懷中:「別怕,溪溪,有娘在,娘不會讓你們受委屈的!」
沈棠溪抹乾淚水後,又同母親說了會話便回去了。
等她一走,六公主便忽然暈了過去。
陳媽媽立即叫來了周御醫,一番針灸過後,六公主方才醒過來。
「六公主!
您可別嚇老奴啊!」
陳媽媽一把淚一把鼻涕的說道,剛剛那樣可把她給嚇到了。
六公主面無血色,嘴唇發白髮紫:「我,我要護着她們,不能讓我的女兒們受委屈!」
她拽緊了床褥,咬牙,小聲的開始抽泣起來:「溪溪這孩子從不會對我撒謊,她與我說這麼多肯定是有原因的,也怪我這人脆弱,還要讓一孩子來承受!」
陳媽媽眼淚止不住:「六公主——你可千萬要撐住啊!
我們將軍府可就靠你了!」
六公主痛心疾首的敲打着自己的心臟,咬唇哭泣着:「為了孩子們我要撐住,我不能有事…」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兒子統統已經命喪黃泉了,心臟就不停的抽痛,頭痛欲裂。
陳媽媽在一旁安慰着。
她現在沒有時間過多傷懷了,倘若真是這樣,將軍府沈家應該如何面對,如何才能保得一家平安。
沈棠溪從母親那回來的路上,雨已經停了,太陽出來了。
剛跨過門檻,有丫鬟走過來通報說畫師在後花園處等着了。
沈棠溪不緊不慢的走着,還沒走到,就已經聽見了三位妹妹們的歡聲笑語,她們正在花園內坐着畫丹青。
「二姐!
快來呀!」
三妹沈鈴蘭一眼就瞧見了不遠處走來的沈棠溪,端來了一張椅子,招手讓沈棠溪過來坐。
四妹沈婉兒還有五妹沈蝶雨在拿着銅鏡看看自己臉上的妝容還有衣服如何,看到二姐後也招了招手,開心的打着招呼。
三人各穿的衣服顏色都一樣,一身綠蘿青衣裙,只是款式不一樣,將妹妹們的身材氣質盡顯出來。
三位妹妹出落的亭亭玉立,容貌可謂算得上沉魚落雁,傾國傾城。
別的名門閨秀千金要求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將軍府的千金不一樣,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會武功,上過女子私塾,懂得他國語言。
三妹比自己小兩歲,四妹跟五妹比自己小三歲。
花園裡充斥着她們無憂無慮的歡聲笑語,一顰一笑間把花園的花兒都比了下去,花兒在美麗的少女面前都顯得黯然失色。
她記得,沈家沒落後,沈玲蘭被皇上賜婚嫁給了宮裡的一個太監,但是那個太監卻有見不得人的癖好,最後將沈玲蘭活生生折磨致死、而沈婉兒因一件小事觸怒龍顏,被安排去浣衣局做了丫鬟,遭人嫉妒被推下井死亡,沈蝶雨則被那攝政王給侮辱了,最後自縊而死。
現在三人都在自己面前,有說有笑,是活生生的人,沈棠溪忍住了想流淚的衝動。
沈玲蘭見她站着不動,便主動走過去與她說話。
「二姐,你剛剛去哪啦?」
花園旁有一處小涼亭,兩人坐下來聊天。
「剛剛去了母親那。」
沈棠溪看着她淡淡說道,眼底全是笑意。
兩人聊了幾句母親的事後,沈婉兒跟沈蝶雨也跑過來了。
「讓那畫師休息會先,我們也休息會!」
沈蝶雨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自己倒了杯茶一飲而盡。
「你啊,好歹是個千金,注意點。」
沈鈴蘭輕笑一聲,嗔怪的說道。
沈雨蝶大大咧咧的從不在家人面前顧忌禮數。
沈棠溪握住沈玲蘭的手,說道:「明日你姐入宮選秀,二姐想拜託你一件事情。」
沈玲蘭點頭:「二姐,你說。」
沈棠溪說道:「明日宮裡的轎子來了,你先拖着那公公,暫時不要讓他催着長姐上轎子,留一點時間讓咱們姐妹們好好跟長姐道個別。」
沈玲蘭聽後重重點頭,「長姐此去,怕是日後再也無法見面了,唉——」 沈婉兒難過的低下頭,沈蝶雨安慰道:「那我們可以入宮看她呀。」
「嗯。」
沈棠溪對着三姐妹說道:「你們快去繼續畫吧,畫師可等着急了。」
三姐妹還想拉着自己去,沈棠溪像哄小孩般哄着說等會就來,她們這才散開。
天色漸暗,畫師作完畫走了。
吳文這時候從迴廊那頭走了出來。
春麗跟冬花跟着沈棠溪朝迴廊走去,與那吳文碰面。
「二小姐,您找我是有何事吩咐嗎?」
吳文四十一歲,面相看起來比較忠厚老實,他恭敬的朝她行禮。
「文叔,咱們邊走邊說。」
她慢步往前走着。
吳文見一向調皮可愛的二小姐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自個也抖擻了精神趕緊跟在後頭。
春麗與冬花在前面停住,沈棠溪與吳文兩人走到一處無人經過的地方停下,她轉過身緩緩開口:「文叔,昨日我收到一封信,說姐姐明日一早進宮的轎子會被劫走,來者是禮部侍郎的兒子孔紹萬,他會埋伏在金秀閣那條巷子裡頭,要帶姐姐私奔,但尾隨着的宮中侍衛只有兩三個,姐姐是有可能會被帶走的。」
況且,姐姐是不會跟孔公子走的,她做不出這種忤逆皇命的事情。

《重生嬌寵侯門嫡女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