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毒妃有點甜
重生毒妃有點甜 連載中

重生毒妃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牧依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沈清寧 沈清雅 穿越重生

在丞相府,她是霸氣十足、醫毒雙絕的女王大人,無人敢惹;在祁王府,她是被明瑾塵捧在手心的小公舉;在眾人眼中,她是柔弱無骨的小白兔直到……小白兔的外衣卸下,露出女王的一面眾人驚:原來祁王妃是個悍婦?明瑾塵看在躺在身邊熟睡的小女人,眼中是滿滿的寵溺,「嗯,的確是悍婦,可以暖、床的那種」展開

《重生毒妃有點甜》章節試讀:

明瑾塵尚且年幼時,明淵還未將他放在心上。
可後來,瞧着明瑾塵日漸長大、在他的那一眾皇子中更是脫穎而出。
雖說明瑾塵與幾名皇子年紀相差並不大,可到底是皇子們的皇叔、更是曾經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
明淵心下,怕自己駕崩後,這皇位又要落在明瑾塵手中。
奪走皇位容易,想要還回去,是打死也不可能的事兒。
因此,明淵數次暗中加害不成,便派了明瑾塵去駐守邊關。
美曰其名:讓祁王好好歷練歷練。
想到體內的毒,明瑾塵垂下眼眸,眼中帶着令人心驚的冰冷。
除了明淵,還會有誰,用這般大的手筆對付他?
方才沈清寧可是細細的說了,這毒究竟是什麼東西,又會如何折磨人。
昨日他回府,就連太醫都未曾診斷出他體內有毒。
只說他身子有恙,讓好好卧床歇息,足以可見這毒的厲害。
沈清寧說,到了毒發之時,怕是誰也無法確定是怎麼回事。
頂多,會認為他得了怪症。
肌肉萎縮、骨頭脆裂……
最後,活生生被痛死,可不就是怪症?

下毒之人,真是好狠的心!
明瑾塵雙手已經緊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深呼吸一口,將滿腔怒火壓了下去,耳邊又傳來朱玄喋喋不休的問話,「主子,屬下瞧着這沈小姐是個機靈的,她要主子以身相許,會不會還有背的圖謀啊?」
明瑾塵這才瞥了他一眼。
「不管她有什麼圖謀,只要能解了本王的毒、能忠於本王,本王便不介意。」
便會,將她看做是自己的人,庇佑她一世。
更何況,他一直不願娶妻生子,便是不願連累旁人。
到時候,自己也就有了被人要挾的軟肋。
與其如此,他寧願孤獨一生,也不願陷入囹圄。
可沈清寧……也算是個意外了吧。
……
一轉眼,就到了中秋家宴。
這幾日,沈清雅日日將自己關在清雅院,再不敢出來招惹沈清寧。
一來,是自己臉上燒傷未愈,不願出來丟人現眼。
二來,正在苦心練習,要在中秋家宴上大放異彩的舞。
所以,清雅院的絲竹聲,日日不消。
沈清寧倒是無所畏懼,吃了睡睡了吃,要麼便是研製解藥,力爭在明瑾塵毒發前給他解了體內的毒。
馮姨娘也安分了許多,這幾日都待在紫薇園養病。
倒是沈洪文,一直緊盯着沈清寧,就怕她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見她並未練習什麼「胸口碎大石、口吞長劍」等五花八門、稀奇古怪的招兒,沈洪文也才漸漸放下心來。
只是,在中秋佳節這一早,沈洪文到底是坐不住。
這段時日,這個大女兒總是不按常理出牌。
若是今日,她當真登台,表演這令人瞠目結舌的怪招兒,只怕是沈洪文一張老臉便要丟到京城外去了。
因此,一大早,沈洪文就特意命人準備了,沈清寧最喜歡的甜湯給她送去。
彼時,沈清寧還未起。
廚房的婆子也不敢得罪,這個性情大變的大小姐。
將甜湯放在八仙桌上,便落荒而逃,那心虛的神色就連雲舒也忍不住皺眉,看向令人食慾大增的甜湯。
「小姐,今兒個老爺怎會這般好心,還特意吩咐婆子給小姐送了甜湯來?」
雲舒伺候沈清寧梳洗,一臉不解。
「黃鼠狼給雞拜年唄。」
沈清寧毫不在意,隨意梳洗後,便到八仙桌旁坐下。
她不知從哪裡,摸出了一根銀針來,只將銀針探進甜湯內,針尖霎時變得黢黑。
雲舒被嚇得打了個冷戰,不敢置信的問道,「小姐,老爺竟是要害你?
!」
「你,你可是他嫡親的女兒啊!」
「嫡親的女兒又如何?
到底是比不過沈清雅。」
沈清寧冷笑一聲,將銀針放在一旁,又聞了聞甜湯的味道,「倒也不是什麼烈性的毒,不過是瀉藥罷了。」
而且,這瀉藥分量還不輕。
依着沈清寧一個姑娘家的體質,怕是得拉上三天三夜。
如此一來,今日沈清寧就不會給他丟人了。
原沈清寧說什麼登台表演,也不過是恐嚇沈洪文罷了,今日並沒有這般打算。
她怎會讓自己丟人現眼?
可偏偏,沈洪文坐不住,對她率先下手。
如此一來,也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呵,給她用這招……換做是從前的沈清寧,定是會中招,可是今時不同以往啊……
沈清寧眼中寒光乍現,眼珠子轉了轉,便從懷裡掏出一封小小的藥包來。
雲舒瞪大雙眼,緊緊盯着她的動作。
沈清寧抖落了白色的藥粉進去,又隨意攪拌了一些,對雲舒吩咐,「將這碗甜湯送回廚房,給方才送來的婆子,讓她立刻送去給二小姐。」
「就說,這甜湯是父親早起,吩咐廚房給我們姐妹倆各準備了一碗。」
「若是,她敢不照着我的話去做,就讓她自己將這碗甜湯喝下去,否則腦袋上給她鑿個洞,本小姐也要給她灌下去!」
雲舒瞬間來了精神,端起甜湯就往外走去。
身後又傳來沈清寧的叮囑,「記住,務必要讓婆子演的逼真,否則露出半點馬腳,本小姐有她好看的。」
雲舒大聲應下,神采奕奕的出了清寧院。
不多時,雲舒便打着赤手回來了,「小姐,事情已經辦妥了!」
「那婆子,是眼睜睜看着二小姐將甜湯給喝了下去,然後才收拾了碗筷回了廚房。」
「很好。」
沈清寧莞爾一笑,眼中划過一抹冷芒。
她之所以篤定,沈清雅是一定會喝下甜湯。
便是因為,用沈洪文的名義。
若沈清雅,聽說沈清寧也有一份……她定是毫不懷疑,便會將甜湯一飲而盡。
雲舒興奮的湊在沈清寧面前,「小姐,您方才倒進甜湯里的,到底是什麼藥粉呀?
看着好厲害的樣子!」
沈清寧眯了眯雙眼,神色狡黠如同一隻得逞的小狐狸,「自然是,能讓那瀉藥發揮更大的用處。
不過又能暫且抑制,半個時辰後方才產生效果。」
雲舒眼中的崇拜之色,頓時涌了上來,「小姐,你好厲害啊!」
話音剛落,顧氏身邊的吳媽媽就疾步進來了,「小姐,中秋家宴即將開始。
賓客已經入席,夫人差奴婢前來瞧瞧,小姐可準備好了?」

《重生毒妃有點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