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鍾情九歌意深遠
鍾情九歌意深遠 連載中

鍾情九歌意深遠

來源:google 作者:蘇九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九歌 陸深遠 霸道總裁

蘇九歌被繼母陷害,被陌生人奪了清白,未婚先孕,繼而被逐出家門,四年後帶着孩子的蘇九歌,過着平凡且不普通的生活,與陸深遠隱婚,又不小心招惹了陸深遠新寵白音,還有陸深遠母親對她虎視眈眈展開

《鍾情九歌意深遠》章節試讀:

當場蘇九歌被嚇得愣住了,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點了點頭,呆愣得模樣有些可愛,這一切都被站在一旁的林彥收在眼底。

白音提前訂好飯店替九歌慶祝,原本蘇九歌打算婉拒,但是沒辦法拗不過只得硬着頭破上,天知道遇到林彥的時候她有多尷尬。

不過,只要她臉皮夠厚,尷尬的就是別人。

然而,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最後一起吃飯的只有林彥一個人。

隔着馬路,蘇九歌一眼就看見了站在對面飯店門口的男人,頓時心裏滋生出一種久違的感覺,看着手機屏幕上兩分鐘之前白音發過來的短訊,她的心可謂是涼了半截。

當她站在馬路邊正在考慮要不要閃人這個問題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低沉如同鋼琴版清冽的男音,「為什麼不過去?」

一下子把蘇九歌的思緒拉回到現實裏面來,因驚嚇過度險些沒有站穩扭傷腳,好在林彥及時將她扶住,才躲過了一截,真是有驚無險。

她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謝謝。

一回頭對上了那雙深邃的眼眸,近距離的貼近蘇九歌能夠很明顯的聽到某人強而有力的心跳,一股熟悉的味道竄進她的鼻腔,臉上泛起一陣暈紅,趕緊從懷抱裏面掙脫開來,保持了好幾米的距離。

林彥見某人一驚一乍的,心底泛起了一股惡趣味,俯身彎腰,將臉給湊了上去,笑着一字一頓地調侃道:「又不是沒有抱過,你害羞什麼?」

女人的身子往後傾斜,眼神刻意閃躲,嘴上確依舊不依不饒,「你管我?!」說著,轉身往飯店的方向走去。

看着某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恍惚間林彥竟有種回到當初的感覺,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衝著前面的人兒,快步地跟了上去,衝著前面的人兒喊了一句,「等等我。

殊不知,對面街角停了一輛黑色的加長賓利,車內的男人正密切關注着兩人的動向。

陸深遠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裡會撞見蘇九歌,更讓他驚奇的是旁邊還有個陌生男人,關鍵他還不認識。

車內的氣壓瞬間低了不少,陸深遠的眼睛因發怒而微微泛紅,雙手緊了緊,手背上有明顯的青筋痕迹,全身上下散發去寒冷的氣息。

跟了他這麼多年的秦書一眼就看出來了某人生氣了,隨後小心翼翼地試探性的問了句,「陸總,需不需要我去調查一下剛剛和夫人一起的那個人?」

一句冷不隆冬的話甩了過來,「這不是廢話嗎?」

果然,自家老闆生氣受罪的就是他,恐怕連呼吸都有錯,這年頭討個生計還真是不容易啊。

——

林彥帶着蘇九歌直接坐電梯去了最高層,單獨的露天天台,風景實則不錯,但是某人此時並沒有心情欣賞。

叮咚!

一陣電話提示音引起了蘇九歌的注意,點開一看一條未讀消息引入眼帘,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一向只打電話來的陸深遠竟然給她發短訊了。

【陸深遠:在幹嘛?】

而與此同時坐在豪華包廂里的陸深遠眉頭緊皺,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消息,翹着二郎腿,一隻手沿着桌邊敲打發出清脆而又節奏的聲音,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緊張氣息。

包廂內的人四目相視卻始終沒有人敢打破此時的寂靜,只得耐心地一分一秒地等待,在座不少人的臉上開始顯露不耐煩的表情。

秦書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心裏一直默默祈禱着,生怕等下發生衝突那上億的合作到嘴邊飛了,那就怪可惜的了。

好在事情事情並沒有發生,下一秒陸深遠的手機屏幕上接收到了一條信息。

【蘇九歌:在吃飯!】

一雙修長而又骨骼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飛快地打了一行字發了過去,陸深遠的性子逐漸有些按捺不住了,起身合起西裝扣子往外走去,只留下秦書和幾個合作夥伴在原地傻眼了。

還真是豪氣,上億的生意說不談就不談,不愧是陸總。
秦書心裏暗自想道,只得留下來收拾殘局,免不了日後出現什麼其他的禍患。

哎,當個助理還真是不容易。

蘇九歌收到短訊的時候身子微微愣了愣,環視了陽台一遍,再仔細地讀了一遍手機屏幕上發來的消息,整個人陷入沉思。

坐在對面的林彥的眼神從頭到尾沒有從她的身上挪開,嗓子發出輕微的咳嗽,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在大腦里搜索了一遍想要尋找話題最終未果,許久後緩緩出聲,「小九,這些年你還好嗎?」

此話一出,蘇九歌頓了頓,一時間竟有些接不上話來,多麼久違的稱呼,只不過現在的林彥配不上。

當她正準備回答的時候,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一陣黑色的陰影壓了過來,腦袋頂上出現了熟悉而又清冽的男音:「她過得好不好與你無關。

蘇九歌獃獃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看,嘴巴因驚訝張開圍成了一個小圈,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

「接你。

說完,陸深遠直接牽起她的手轉身離開,沒有絲毫地停留和遲疑,還沒等林彥反應過來就只能看見兩個人漸行漸遠的身影。

第一次陸深遠有了危機感,與林彥來說也是一樣。

女人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被怒火重重包圍,一路上兩人沉寂走了好一段路,她用餘光打量着一旁的陸深遠小心翼翼地開口試探性地問道:「你這是吃醋了嗎?」

他的步子頓時挺了下來,面對突如其來的追問顯得有些猝不及防,這才注意到已經牽了一路某人的小手,開始有點後悔如此衝動了,當即反駁道:「我才沒有!蘇小姐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我陸深遠戶口本上堂堂正正的妻子,和其他男人單獨吃飯算什麼樣?」

死鴨子嘴硬,平生第一次蘇九歌感覺到這句話如此生動形象,在陸某人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鍾情九歌意深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