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致富人生
致富人生 連載中

致富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小伙想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木 萌萌

江山本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人,因為一場車禍,他重生回到了八零年代這時的他家庭支離破展開

《致富人生》章節試讀:

江山動身準備出門。
「你是不是又要去賭了?」
蘇婉兒小聲問了一句,眼中滿是無奈和絕望。
「從今天開始,那些壞毛病我不會再沾了。」
「我是去想辦法掙錢,家裡欠了那麼多錢,過幾天人家可就要了。」
江山語氣平和,說的認真。
「你每次都說你出去是有正事,但你出去從來就沒幹過一件好事。」
蘇婉兒冷漠的說著,顯然是不相信江山的。
但她也沒攔着,任由江山來去自如。
以前她試着攔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勸江山不要出去亂搞了,但迎來的,卻是江山的毒打。
久而久之,她對江山的來來去去都習慣了,也越來越絕望。
「相信我,我這次,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了!」
江山語氣溫和的*蘇婉兒,讓她們娘兒倆安心,不要再像以前一樣,他一出門,娘兒倆就在家擔驚受怕。
「你去吧,反正這個家,也已經被你敗乾淨了!」
蘇婉兒這麼說著,眼中除了絕望,便是無可奈何的苦楚。
以前的劣跡斑斑,任憑江山怎麼解釋都是沒用的,唯有落實到實際,才會讓母女倆改變對他的看法。
「我走了。」
深深的看了蘇婉兒一眼,江山打定主意,轉身走出了家門。
蘇婉兒看着江山遠去的背影,明明是那麼熟悉,卻又感覺陌生。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他性情大變,但願他這次,是真的改邪歸正了吧。
蘇婉兒在心裏祈禱。
…… 走在街道上,江山心裏盤算着自己的處境。
機會就在眼前,可這貨源、買家、運輸工具都還沒有。
百般權衡,決定先搞定貨源問題。
這個年代的雍城,工廠並沒有多少,但用來搞定貨源應該綽綽有餘。
想到這,江山連忙動身。
循着崎嶇不平的土路,江山朝着遠處冒着白煙的廠區走去。
這一年,國家還沒有像後世一樣大搞基建,化身基建狂魔,此時的基建水平還很落後。
除了主城區之外,基本上都是坑坑窪窪的土路。
路上隨處可見一坨一坨新鮮的牛糞馬糞。
此時國家的工業水平還很低,後世多到連停車位都要靠搶的車子,現在都是稀罕物,牛車馬車驢車是主要的交通運輸工具。
走了四五十分鐘,沾了一身土,江山終於是看到了廠房的大門。
「喲,今兒什麼風把咱江少爺吹過來了?」
「咋的,今天不打媳婦,跑工廠來干雞毛啊?」
工廠內,一群人看到江山來了,拿江山打趣,引起全廠一陣鬨笑。
誰都把他當成笑話,眼中滿是鄙夷和輕蔑。
江山父母還健在的時候,這一整片廠區都是他們家的,那會兒,工人們見了江山,不管是出於阿諛奉承還是其他什麼目的,都會喊他一聲江少爺。
但自從父母離世,廠區被江山賤賣換錢之後,這一聲江少爺,裏面只剩下了譏諷。
江山隨意的笑了笑,隨後進入正題,詢問起了工廠生產物資的價格。
這一片廠區生產的,主要是皮草和毛毯。
皮草出廠價五塊,毛毯是三塊。
之所以先來這片廠區,是因為這片廠區生產的東西,品控好,量大,工廠運行穩定。
想做生意,這樣的貨源廠家無疑是最優選。
「咱廠里做的生意都是大單,最低五百件起批,要想撿便宜,你可以去咱附近不遠的毛毯廠,那個毛毯廠快要倒閉了,所有的毛毯都五折賣,一件兩件也可以買。」
拿江山打趣完,一群人不耐煩的就把江山打發了。
這片廠區生產的物資,雖然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但他們一般只和大商戶合作,而且定金最低都要先交百分之五十。
對於此刻的江山來說,合作門檻太高了。
倒是他們說的,那個快要倒閉了的毛毯廠,勾起了江山的興趣。
不多時,江山已經來到了那個毛毯廠。
廠里已經停工了,只剩下兩個小姑娘在整理囤積的貨物。
江山問了一下,這裡的毛毯只要兩塊錢就能買到,要是量大的話,最低可以一塊五拿到。
「你們廠長在哪,我需要和你們廠長談一下!」
兩個小姑娘的權限不夠,江山要談的生意,得廠長來才行。
「我們廠長在樓上,我幫你叫他。」
不一會兒,一個禿頂戴着黑框眼鏡的中年男人走了下來。
這位就是毛毯廠的廠長,劉建兵。
劉建兵給江山散了一支煙,「要買毛毯?」
江山點點頭,「買,而且要買很多!」
聞言,劉建兵兩眼放光,他這些天為了積壓的毛毯找銷路,愁得都不行了,江山的這番話,讓他如魚得水。
態度也變得恭敬了許多,把江山請到辦公室去詳聊。
「不知道這位兄弟想買多少條毛毯?」
,劉建兵有些急不可耐。
「越多越好!」

劉建兵聽出了江山話里的玄機。
「大家都是生意人,這位兄弟有話就直說吧!」
江山認真嚴肅起來。
「一般的毛毯廠,供貨一般都是先交百分之五十的定金,收貨確認無誤後結清尾款。」
「但考慮到劉廠長的廠子情況有些特殊,我願意出百分之二十的定金,以每件一塊五拿貨,收貨後七天內結清尾款。」
要是平常時候,劉建兵早就一口回絕了,但眼下工廠處於破產邊緣,急需回血,他不免猶豫了起來。
江山則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態度,言語簡潔有力,不斷敲打着劉建兵的心理底線。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拿捏不定的是劉建兵,他越淡定,劉建兵越容易妥協。
相反,如果江山急了,劉建兵會趁機索要更多有利於他的籌碼。
談生意,核心就是要利益最大化,而現在,劉建兵因為處在破產邊緣,江山掌握着主動權。
「百分之二十的定金,未免也太低了。」
劉建兵一口回絕了,但江山並不慌。
他在等,等一個對方的底線。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雙方把定金比例定在了百分之三十。
到時,一手交錢一手拿貨,七天內付清尾款。
談成合作,江山離開毛毯廠。
貨源搞定了,現在要解決本金的問題。
雖然靠着他21世紀的腦袋,沒費什麼勁就搞定了毛毯的貨源合作,但是到時候拿不出來錢,還是白忙活一場。
可家裡不僅一分錢沒有,而且還債台高築,要想拿到錢,只能走一些不正當的途徑。
在這個整體貧困的年代,就算是去偷去搶,也弄不了幾個錢,要想在短時間內擁有大筆資金,只有一條路可走,借高利貸。
雍城放高利貸的不少,但有名的,是一個叫劉黑子的道上人物。
劉黑子是道上有名的大哥,手下有百來號小弟,經營舞廳洗頭房等灰色產業,放高利貸也是他的一門生意。
劉黑子的高利貸,以下款快,額度高出名。
當然利息也很高,月利高達百分之四十。
一旦到期還不上,輕則賣兒賣女,重則斷手斷腳小命難保。
據傳,劉黑子放出去的貸,從來沒有收不回來的。
風險雖然很高,但江山心裏清楚,一旦自己把毛毯倒賣成功,這點利息,算不得什麼。
從毛毯廠出發,走了整整一個多小時,江山來到了一條小巷子裏面。
這一條巷子,是雍城有名的紅燈區,從頭到尾都是洗頭房,江山以前沒少來這鬼混,駕輕就熟。
「今天天氣好,江少爺火氣也挺旺哈,大白天的就要來下火了。」
「我這邊剛來一批姑娘,花樣可多了,江少爺要不要來試試?」
江山剛走進巷子,一群中年婦女就嗑着瓜子笑盈盈的圍了上來,向江山推銷着自家的姑娘。
對於她們而言,江山已經是熟客了。
江山在這花掉的錢,沒有一萬也有八千,而且江山出手闊綽,伺候得舒服了,還會打賞點。
因此,也成為了這些中年婦女互相爭搶的貴客。
但江山今天來這,可不是來玩的。
這片紅燈區是劉黑子的勢力範圍,江山來這,是找劉黑子的手下,讓其幫忙引薦一下,去找劉黑子借高利貸。
劉黑子有錢有勢,若沒有手下人的引薦牽頭,一般人是見不到他的。
知道江山不是來找姑娘的,一群中年婦女瞬間沒了熱情,各自回自己的洗頭房看門攬客去了。
在一間麻將室內,江山見到了劉黑子的手下。
說明來意後,手下騎着摩托帶着江山去見劉黑子。
劉黑子住在市區,一處復古的宅院內,遙想當年,這可是朝廷高官才有資格住的。
經過通報,江山這才得以走進門檻,去見劉黑子。
劉黑子人如其名,皮膚特別黑,臉上還有一道刀疤,滿臉橫肉,一看就不是善茬。
「我來借錢!」
,江山開門見山。
劉黑子瞟了江山一眼,把手下人叫到身旁,了解了江山的具體情況後,緩緩開口,「打算借多少?」
「能借多少借多少!」
做生意的啟動資金對於江山來說,多多益善。
「借給你可以,但你還得起嗎?」
劉黑子斜視着江山,常年道上混的戾氣,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七天之內,連本帶利,一併奉還!」
江山一臉淡定,絲毫不虛。
這讓劉黑子不由得高看了兩眼。
「只要七天時間,你還挺有魄力啊!」
劉黑子眼珠一轉,給出了額度。
「你有老婆女兒,按照行情,我可以借給你一千塊!」
「為期七天,利息可以給你少算點,按百分之二十五算,期限一到,如果你還不上這筆錢,你老婆女兒歸我處置!」
江山一無所有,唯一值錢的價碼,也就是蘇婉兒和萌萌了。
「兩千!
利息按百分之四十算。」
老婆孩子都賭上了,價碼當然得多要點。
「好!
夠爽快,兩千就兩千!」
劉黑子大手一揮,讓人把錢拿了上來。
簽字畫押之後,江山拿錢離開。
有了錢,江山去了毛毯廠,拿出一千五百塊當定金。
按照每條一塊五的單價,百分之三十的定金比例,江山一共可以拿到三千三百三十三條毛毯。
看江山出手爽快,劉建兵特批三千五百條,給江山湊個整。
物資已經準備就緒,接下來,就是想辦法把物資運送到毛熊老大哥那邊。
一旦這批毛毯出手,江山相信,絕對是筆暴利!
至於會有多暴利,拭目以待。

《致富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