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鎮獄戰神
鎮獄戰神 連載中

鎮獄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上一個大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飛 林夏 都市小說

六年前,妻子不顧家庭反對,下嫁一無所有的他,卻沒想到,新婚第二天,他就被人秘密帶走六年後,他成為鎮守黑獄的鎮獄戰神,卻沒想到,妻子為了自己生下一女,母女二人,受盡無數欺辱,危在旦夕……...展開

《鎮獄戰神》章節試讀:

  鮮血飛濺,還有兩顆牙齒都被抽斷了!

  林龍慘叫了一聲,掙扎着爬起來,惱羞成怒再次撲向葉飛:「我弄死你!」

  「啊!」

  可剛上前一步,又被葉飛一巴掌重重掀翻,腦袋狠狠撞在地上,頓時眼前一片漆黑。

  林龍哪裡想到,葉飛變得這麼厲害,當初一個窮學生,弱不禁風,現在怎麼這麼能打?

  他感覺,葉飛再給自己一巴掌,能直接將自己活活抽死!

  「葉飛!」

  林夏忙下了床,攔着葉飛,怕葉飛真弄出人命,那就麻煩了。

  他們一家三口剛剛團聚,可不能因為林龍這種人,而把這個家毀了。

  她搖着頭,摁着葉飛的手,眼裡滿是乞求:「別衝動!」

  葉飛壓着怒火和衝天的殺氣。

  他不想讓林夏看到太血腥的場面,否則今天林龍不死也得殘廢!

  「滾!」

  葉飛喝道。

  林龍哪裡還敢久留,掙扎着爬起來,走路都歪歪扭扭的,頭也不回地逃走了。

  「對不起,我……」

  林夏知道葉飛肯定生氣了。

  林龍那樣傷害小魚,就算把他打死都不為過,可自己卻攔着他。

  「你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是為我好,為我們一家三口好。」

  葉飛深吸了一口氣,將林夏攬進懷裡。

  此刻的他,不是那個鎮壓一方的鎮獄戰神,不是那個可以先斬後奏的無敵強者,他只是一名丈夫,一個父親。

  他需要承擔的責任,就包括了保護妻子柔軟的內心。

  「我只希望我們一家,能一直在一起,能平平安安,不要再分開了。」

  林夏緊緊抱着葉飛,聲音明顯在顫抖。

  她不想再經歷一次,不想再跟葉飛分開六年,獨自承受着孤獨、無助和失落,哪怕是六天六個小時六分鐘都不願意!

  葉飛沒說什麼,只是抱着她,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慰着。

  好一會兒,林夏情緒太平復下來。

  「好了,不哭了,等會兒小魚看到,會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葉飛輕輕刮著林夏的鼻子。

  「她醒了?」

  林夏急忙問道。

  「嗯,我帶你去看。」

  葉飛牽着林夏的手,將她帶到葉小魚的病房中。

  此刻,護士正在給小魚餵養生粥。

  「小魚!」

  看到葉小魚醒來,林夏的眼睛頓時又紅了,眼淚根本就忍不住,忙跑了過去,一把將小魚抱住。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是媽媽不好,媽媽沒有保護好小魚!」

  林夏自責又內疚。

  「媽媽,小魚沒事,不疼了哦。」

  葉小魚兒乖巧地指着自己額頭上的傷痕,「護士姐姐說,我過兩天就能出院了呢。」

  護士見葉飛走了進來,忙起了身。

  她不知道葉飛的身份,只知道就連醫院的院長,在葉飛面前都戰戰兢兢的!

  「林小姐,小魚的病情很穩定,請您放心。」

  護士道,「那你們聊,我就先不打擾,有任何需要隨時喊我。」

  小魚禮貌地跟護士說再見,目光落到站在門口的葉飛身上,跟葉飛的眼睛,四目相對。

  林夏還沒想好怎麼開口介紹,小魚坐直了身子,眼睛眨了眨盯着葉飛,小心翼翼問道:「你是我爸爸么?」

  聞言,葉飛感覺自己好像瞬間被雷電擊中一般!

  當兩人四目相對,眼神碰撞到一起時,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無比濃烈!

  他好像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自己,五官、神態、眼神,跟小時候的自己,幾乎一模一樣。

  「我……」

  堂堂鎮獄戰神,居然也緊張了!

  「我是你爸爸。」

  葉飛走了過去,眼裡滿是內疚,「對不起,爸爸離開太久了。」

  六年的時間,沒有陪伴在這個丫頭身邊,沒有看着她一點一點長大,這是葉飛最大的遺憾。

  葉小魚兒似乎還有些沒明白,又轉頭看向林夏。

  「媽媽,他是我爸爸哦?」

  林夏流着淚點頭。

  葉小魚兒立刻爬了起來,走到葉飛跟前,兩個人相距不過十公分,那雙清澈的眼睛,倒映着葉飛的臉。

  她伸手,在葉飛的臉上輕撫,眼睛,鼻子,眉毛,嘴巴……

  「跟照片上一模一樣!」

  葉小魚興奮地一把抱住葉飛,「爸爸!我有爸爸啦!」

  「嗯!」

  葉飛應着。

  「我就知道媽媽不會騙我,她說爸爸是去當英雄了,等拯救了世界,就會回來保護我!」

  她嘻嘻笑着,歡快不已。

  而林夏知道,這些年來,她為了保護小魚,編織一個美麗的夢。

  她多麼害怕,葉飛永遠都不回來,她該怎麼跟葉小魚解釋。

  好在,他回來了。

  葉飛看着眼前的母女,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看着乖巧可愛的女兒,沒有什麼比這一刻更重要了。

  他必須守護好這一切,不容許任何人再傷害她們。

  ……

  林家。

  高鵬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怎麼還沒回來?」

  「快了快了!」

  李紅梅訕訕笑着,不知道林龍怎麼去了這麼久還不回來,只能安撫,「你喝喝茶,她肯定馬上就回來了。」

  「算了。」

  高鵬本想今天就把林夏帶走,看來是不行了。

  他起了身,瞥了李紅梅一眼,「兩天後,我要林夏完完整整,乖乖到我身邊來,可別出岔子,明白么?」

  「放心!放心!保證完好無損!」

  李紅梅連連保證,好似林夏不是一個人,只是一個即將賣出去的貨物。

  她送高鵬到門口上了車,才吐出一口氣。

  跟未來的女婿站在一起,她不像是個丈母娘,反而有點像拉皮條的老鴇。

  「林龍?」

  李紅梅轉頭就看到躲在門口的林龍,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躲那做什麼!林夏那個死丫頭呢?」

  她讓林龍去帶人回來,哪裡知道這小子卻躲在門口。

  「高少走了吧?」

  林龍走了出來,一張臉已經高高腫起,嘴角滿是淤青,還有血跡!

  李紅梅不禁一愣。

  「怎麼回事?」

  林龍居然讓人給打了!

  誰這麼大膽,連她的兒子都敢打,「林夏打的?」

  她想想就知道不可能,林夏那個懦弱的人,哪裡敢還手。

  「不是她打的!」

  林龍咬牙切齒,眼裡滿是屈辱和不甘,想到自己竟然被葉飛那種廢物打了,更是氣惱不已。

  「媽,葉飛那個廢物回來了!是他打的!」

《鎮獄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