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戰場合同工
戰場合同工 連載中

戰場合同工

來源:外網 作者:勿亦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勿亦行 都市言情

展開

《戰場合同工》章節試讀:

「逃?」秦奮臉色一變,壓低聲音道,「你不要命了?你以為他們這裡的保安措施是搞着玩的?」
林銳的心裏也是猛然一緊,轉過頭看着金浩山。《
「我觀察過,這是一個老式的蘇聯軍事基地,主要都是修建在山腹里。門口的那些人雖然難對付,但是我們可以不走大門。」金浩山壓低聲音道,「我還有個朋友是工程兵出身,我和他都計算過,這裡的房間有個地方是比較薄弱的。如果我們能夠搞到**,或許可以炸出一條路來。」
秦奮神色一動,低聲道,「你能肯定?」
「錯不了,他是定向爆破專家。我和他一起用步伐測量過大致的距離,這裡有一個地方,距離外面除了八十公分的鋼筋混凝土,只有一米多的岩層,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完全是能夠從這裡逃出去的。而且那個地方不在大門的位置,可以避開那些守衛。」金浩山低聲道。
林銳突然一把抓起他,低聲喝道,「你最好不要有這個念頭。你即便是搞到了**,炸開了一條路,你以為你能跑出去多遠?你當這訓練營的其他人都是吃素的么?外面冰天雪地,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溫。你覺得你能跑多遠?到時候,你不光會害死自己,還會連累其他人。」
金浩山臉色有些發白地道,「我也只是說說而已。」
「不能說,甚至不能想。在這個地方,任何一個錯誤的想法,都足以害死你!」林銳低聲喝道,「你以為他們是些什麼人?能夠用前蘇的軍事基地作為訓練營,各種武器裝備,並且擁有外面這些高素質的軍事守衛。這都不是一般公司能夠做到的。合同的你自己願意簽的,如果你現在選擇反悔,那麼只有死路一條。」
秦奮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他小聲道,「其實我早就想到了,據說傭兵的的訓練很殘酷。你們說,我們要是通不過訓練的,會不會……」他沒有說下去,但是林銳和金浩山都清楚他的意思。
林銳搖搖頭道,「這個還不清楚,不過我想我們這些人都是他們經過挑選之後招募的。大部分軍事素質不錯,應該不會有你說的這種情況發生。既來之則安之,千萬不要有什麼危險的想法。」
金浩山和秦奮都不說話了,兩人沉默了很久。秦奮還是忍不住了,他問林銳道,「兄弟,那依你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睡覺。」林銳看了他一眼道,「我們有六個小時的時間休息。如果不想拖着疲憊的身體去應付下一次訓練,最好就是充分休息。這見鬼的傭兵訓練才剛剛開始,以後有的是罪受。」說完這句話,他躺在了床上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會兒。
林銳說得一點都沒有錯,很快又是訓練時間了。休息的時間短暫的令人絕望,在勉強睡了幾個小時之後,他們又被集合了起來,帶到了基地之中的訓練大廳。
這一次依然是趙建飛給他們上課,所教授的依然是武器知識。依然是忙碌地分解組合各種武器,然後由趙建飛講解每一種武器的特性和技術數據。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個字,因為他們都知道,在這裡只有命令和服從。趙建飛的訓練很簡單,誰能夠在一堆武器零件之中快速分揀組裝成可以射擊的槍械,並且在他規定的時間內完成實彈擊發,誰就可以休息。否則就是重複練習。
林銳和大部分學員一樣,都沒能達到趙建飛的要求,所以不斷地在分組練習。
秦奮有些忍不住道,「趙教官,你這標準是不是有點太高了。這一堆零部件,至少有幾十種不同型號的槍械。要在兩分鐘之內分揀零件並且組裝成功,還要完成實彈射擊。這……」
「武器是戰士的生命,不熟悉武器就是對自己生命的漠視。」趙建飛冷冷地走到他身邊,用極快的速度完成了槍械的組裝,並且快速在身後的射擊靶位上射擊。然後緩緩地地道,「這只是起步,我要求你們做的還不止是這些。當武器入手之後,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熟悉性能。因為每一把槍無論生產再統一,它們的射擊性能都不會是絕對標準的。在射擊的時候,精準度都會有所偏移。這個時候才是最考驗槍手的。」
趙建飛淡淡地道,「真正的好槍手,能夠通過一兩發子彈的射擊之後,完成對槍械的調試,懂得依靠自我的手感來修正彈道。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你們現在要做的還只是基礎。」
林銳皺眉道,「手感?」
「沒錯,就是手感。」趙建飛緩緩地從一旁拿起了一顆子彈,看着所有人道,「說到手感,這是一顆標準的子彈。m1943的7。62×39毫米華約子彈,裝藥量1。6克。全彈長56毫米。彈頭長26。8毫米,彈殼長38。7毫米,彈頭重量7。91克。初速每秒710米。全彈質量16。4克。一個最好的槍手,憑手感就能感覺出槍械在這十幾克之間的細微差別。」
趙建飛退下彈匣,扔給了林銳,然後自己用一條布帶蒙上了雙眼,平靜地地道,「上子彈,任意發數。我可以給你們所有人演示一遍,即便我不看你們上彈的數量。單憑手感,也可以知道這是一把什麼槍,甚至槍里有多少顆子彈。」
所有人都有些驚愕。他們都是退伍軍人,對於槍械並不陌生,都清楚要做到趙建飛說的這種手感根本不太可能。但是,他們還是見證了這不可能的事情。趙建飛用一條布帶扎住眼睛,根本不看任意一支槍的彈匣之中有幾顆子彈,但是只要槍一到他的手上,他就立刻能夠報出這是什麼類型的槍械,甚至彈匣里有幾顆子彈。
就像他的手上也長了一雙眼睛。
林銳這次真的是服了。趙建飛的這一手,看似開玩笑一樣的猜測,但是其中所包含的東西太多到了。不是對這些武器熟悉到了極點,是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的。林銳這才想到趙建飛手上那些玩槍的老繭,這其中不知道蘊含了多少時間的苦練。
最後一次,秦奮將一支槍放在趙建飛的手中。趙建飛淡淡地道,「這把槍是famas,世界上第一種無托突擊型小口徑步槍,法國產的。」他突然扯掉了遮眼步,舉起槍對準了秦奮,微微一笑道,「你想不相信我會開槍?」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趙建飛為什麼會突然發難,都呆愣愣地看着他舉槍對着秦奮的額頭。
秦奮臉色有些發白,「趙教官,你別開玩笑。」
趙建飛淡淡地道,「你才是跟我開玩笑,因為這把槍里並沒有子彈,一顆都沒有。」他果斷地對着秦奮的額頭扣動了扳機。「喀嚓。」槍機的聲音有些脆,但是槍里確實沒有子彈。
趙建飛淡淡地道,「你知道這是什麼?這就是自信。一個槍手如果對手中的槍都缺乏自信,那麼他還能依仗什麼?你看似無聊枯燥的槍支分解練習,就是讓你建立起這種充分的自信。如果都明白了,那就繼續練。」
秦奮的臉色有些發白,強笑道,「趙教官,真是太厲害了。」
「我不需要一個豬頭的誇獎。」趙建飛揮揮手道,「好好練,你們是什麼時候能夠達到我的要求了。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無聊枯燥的練習,進入下一個階段。從一個普通老兵到一個真正的輕武器專家,你們還有很多的路要走。」
林銳沉默地接過了趙建飛手裡的槍,以最快地速度拆卸分解,然後再次組裝。其餘的傭兵學員也都低下了頭,這些曾經在部隊里也是軍事訓練尖子的老兵,這一次在真正的專家面前徹底折服了。
接下來的很多天,林銳幾乎是泡在訓練營的這堆廢鐵里度過的。他相信,趙建飛能夠做到的,他一樣可以做到。他曾經一向都很自豪,因為在軍事訓練這方面,他從未落在任何人之後。但是趙建飛讓他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沒有最強只有更強。
在連續十幾天的艱苦訓練之中,林銳的手上幾乎磨掉了一層皮。但是他對各種武器的認識也在無形之中得到了鍛煉。最終,他是最早達成趙建飛標準的第一批學員之一。他已經可以在一堆零件之中準確完成每一把槍械的組裝,並且把這個過程壓縮在了一分鐘之內。這在之前,甚至是一個很難相信的速度。
而與之同時,昆汀的潛伏和生存訓練,林銳也沒有落下。他現在已經可以在雪地里趴着整整一個小時不動。在他潛伏的時候,甚至連一隻孤獨的山雀也會毫無防備地落在他滿是積雪的頭上。他整個人就像是化為了一塊西伯利亞冰雪之中的頑石,除了那雙眼睛依然亮得如同星星。
相比之下唐坤的訓練則要比前兩項更為艱難,所以的學員不但要接受格鬥訓練,還要接受人體解剖訓練。用他的話說,要想學會在戰場上快速殺人的技巧,就必須掌握人體解剖學。只有深刻了解人體哪些部位最薄弱,才能訓練出真正高效率的軍事格鬥技能。
解剖用的屍體都是從外面運來的,還掛着新西伯利亞醫科大學的標籤。唐坤會親自指導他們熟悉人體的每一個部位。面對着血淋漓的屍體,有時候林銳覺得他和這些屍體一樣冰冷。

《戰場合同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