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
春日的夜風送來習習涼意,一輪彎月掛在群星中間,璀璨的星河讓人沉醉。
在這樣愜意的夜晚,司馬玄陌卻殺氣騰騰地踹開相府的大門,喝道:「讓妹夫出來見老子!」
這可把相府的管家嚇壞了,哆哆嗦嗦地去書房通報。
風先生正握着小茜的手教她寫字,兩人情意正濃,蜜裡調油似的。
很顯然,風先生對管家的打擾相當不滿,眉頭深深皺起,不悅地道:「什麼事慌慌張張的,沒看本相在教孩子嗎?」
管家戰戰兢兢地提醒:「滎陽王提劍殺來了。

「哈?」小茜不明所以,立即信誓旦旦地道,「我沒有向娘家告狀啊!」
風先生負手而立,問道:「怎麼回事?」
管家搖頭:「奴才不知。

風先生剛想叮囑小茜在書房裡等他,結果小茜便丟下了筆,興沖沖地跑出去。
風先生只好在身後追:「夫人,慢點,小心跌倒。

小茜放慢腳步,道:「表兄對我最好,我去與他說道說道,讓他別動這麼大的肝火。

夫妻倆還以為司馬玄陌醉了怎麼滴,剛到花廳,迎面就飛來一柄利劍,貼着耳際飛過,險些就割了耳朵。
接着,是司馬玄陌怒不可遏的斥責:「風老頭,你是怎麼教女兒的,今天那女人跑去找本王的未婚妻,做出來的事本王都沒臉說!」
「風老頭我警告你,好好管管你家那丟人現眼的東西,要是再敢來招惹本王未來的王妃,這一劍必然割斷她的脖子!」
司馬玄陌撂下很狠話,把劍從柱子上拔了出來,別入劍鞘里扛着就離開了,都沒給夫妻倆了解情況的機會。
小茜一臉茫然:「哈?」
風先生一臉悵然:「唉……」
躲在窗邊看的文茵,狠狠地絞緊手帕,恨得眼睛都要滴出血來。
那董穗果然是個虛偽的賤/人,這麼快就告狀了,不過滎陽王怎麼這般護着她?一個成過親的破/鞋到底有什麼好的?一個個瞎了不成?
想到這裡,文茵冷笑一聲,繼續觀望着。
小茜完全不理解司馬玄陌這一行為,疑惑地道:「表兄為了炫耀他有未婚妻已經到了病態的地步么?但他怎麼能用這麼兇悍的方式呢?嚇死我了。

風先生道:「別理他,這個人他腦子有問題。

小茜嘆了口氣:「我一直覺得表兄不太正常,但不妨礙他是個好人。

風先生牽住她的手,溫聲道:「走,我們繼續練字去。

小茜本來就誤會了司馬玄陌的來意,也很快就把他的事拋到腦後,繼續開開心心地練字,彷彿是個沒有煩惱的孩子。
文茵見風先生對此竟然沒有任何反應,既疑惑又惱怒,轉身就去要了包老鼠藥,傾灑在魚食里,然後把魚食扔進小池塘中。
裡頭養了許多錦鯉,見岸上有人過來,以為是餵食的,連忙晃動着身子追着聲音跑,尾巴擺動,拍打水花弄出撲通的水聲。
若是天明之時,必然可見一簇亂紅。
可緊接着,吃過魚食的錦鯉全都翻了肚子飄起來。
文茵扔下盛着魚食的碗,惡狠狠地笑了起來,樣子既偏執又發狂。
此事自然被稟到風先生那,風先生聞言,也只是淡淡一笑,根本不予理會。
管事不由奇怪:「相爺,那些錦鯉,可都是您親自養的,您不生氣?」
風先生拍拍照片的腦袋:「本相的小錦鯉在這,文茵愛折/騰就讓她折/騰吧,只要沒殺人放火,其餘隨她的便。

管事驚疑不定:「相爺,您不管管小姐嗎?再這麼下去,小姐只怕會變本加厲。

風先生道:「自然要管,然而現在不是時機。

毒瘡沒發出來,就很難徹底根治。
說罷,風先生不再言語,俯身繼續糾正小茜的握筆姿勢。
而太叔府,被塞北的風沙吹得黑黢黢的阿六和薛巍,終於背着小包袱前來複命了。
阿六這一走,主子成了儲君,還喜得三個孩子。
聽聞這個消息,他興奮不已,剛回府就往知止居跑去。
長孫燾正在院子里動手扎鞦韆,阿六還沒來,就聽見他咋咋呼呼的聲音。
「主子!主子!我回來了!」
接着,便是他風塵僕僕地出現在院落大門處。
那張本就不好看的臉,曬得黝黑黝黑的,下巴也蓄了鬍鬚,燈光下那驚喜展顏的面龐,顯得分外詭異——
一臉鬍子的中間,露出兩排小白牙,嘴唇也詭異地努動着。
長孫燾忽覺一陣頭皮發麻,立即別過臉,假裝沒看到。
阿六還以為主子沒發現自己,拔腿欣喜地朝主子奔去。
「小心桿!」
長孫燾忽然喊了一聲。
阿六大驚:主子已經這般想他了嗎?竟然叫他小心肝,天吶天吶,太叔妃娘娘不會弄死他吧?
但這不妨礙自己奔向闊別已久的主子。
結果,只聽「砰」的一聲,阿六反應過來時,自己已不知什麼時候被絆倒在地,啃了滿嘴的泥。
是誰膽敢暗害他?是誰膽敢阻止自己奔向主子?
他抬起頭環顧四周,也不見兇手在哪。
長孫燾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都說叫你小心桿了!」
阿六震驚地捂住嘴巴!
主子又叫他「小心肝」了,原來主子對自己的疼愛一直深藏不露啊!要是不分開,他都不知道。
他受寵若驚地舉頭望着正赤膊扎鞦韆的主子,感動之色溢於言表。
接着,他又鬼鬼祟祟地左顧右盼,不見太叔妃的身影,他鬆了口氣。
但聽他疑惑地問道:「主子,是不是娘娘生下孩子後,體態變了形,你對她失去了愛意,所以你才好屬下這一口?」
長孫燾詫異地望着阿六:「西行一趟,你腦子落那沒帶回來?胡言亂語什麼?」
阿六十分委屈,不明白上一刻還叫他「小心肝」的主子,怎麼就變了心,委屈地道:「主子,我已經不是你的小心肝了嗎?」
長孫燾恨不得拿手中的推刨把他給推死,但見他一臉委屈巴巴的神情,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拔高聲音解釋道:「本王是叫你小心桿!」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