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伊人影不見
伊人影不見 連載中

伊人影不見

來源:google 作者:霍霆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新語 霍霆宇

她的一腔情誼,在霍霆宇眼中,就是低賤下賤,不管她付出了再多,只要不被他喜歡,那就是下賤!展開

《伊人影不見》章節試讀:

「說!是不是你!」霍霆宇一把握住了蘇新語的下巴,將她提到了自己面前。「是不是你在葯中做了手腳,才讓婷儀的孩子掉了?」

「哈哈。」蘇新語閉上眼睛冷笑了一聲,「霍霆宇,你既然從一開始就給我定了罪,又何必再來問我呢?」

她雖然不喜歡何婷儀,但還不會像她一樣,下作到要對彼此下手。

她不屑!

霍霆宇聽了她的話,頓時大怒,「果然是你!」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的手不自覺地收緊了,蘇新語越發感覺臉頰酸疼,「你明知道婷儀腹中懷的是我的孩子,你為什麼?!」

蘇新語沒想到他居然還真的信了,臉上划過一絲冷意,她挑了眉頭,不無譏誚地說道,「為什麼?還能為什麼?我不喜歡她,這就是最大的原因!」

「霍霆宇,你居然還有臉來問我是為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嗎?你還記得當初成親時你告訴了我什麼?你說要好好對我,就是這樣好好對我的?」

「成親?哈。」霍霆宇冷笑一聲,「我曾經是很想好好對你,就算不喜歡你,就算娶你是受你父親威脅,我也沒有想過要遷怒到你身上,但是你看看你做的這都是什麼事?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你不要牽扯到第三個人身上。婷儀她是無辜的!」

「她無辜?」一聽這話,蘇新語立刻就炸了,「她無辜,那我呢?我難道就活該嗎?霍霆宇,偏心也不是你這樣偏的。是,我就是看不管她懷了孩子,我就是在她葯中做了手腳?怎麼樣?你能把我怎麼樣?」

她的話讓霍霆宇徹底怒了,他「啪」地一巴掌打到了蘇新語的臉上,「賤女人!」

蘇新語被他打倒在地,聽他如是罵自己,將唇邊的血跡擦掉,吃吃地笑了起來。

他罵自己「賤女人」,他罵自己「賤女人」……

她的一腔情誼,在霍霆宇眼中,就是低賤下賤,不管她付出了再多,只要不被他喜歡,那就是下賤!

「噌」地一聲,霍霆宇拔出手中長劍,直指蘇新語,「你真以為我不會對你動手嗎?你未免把你看得太了不起了。我現在就讓你付出代價,給婷儀,給我沒有出世就被你害死的孩子報仇!」

他長劍所指,清晰地映出蘇新語的眉目。她不由得大驚,「你想幹什麼?霍霆宇你瘋了?!你這麼對我,你不怕我爹找你麻煩嗎?」

她不由得想要掙扎着起來,然而地上太滑了,加上她緊張,蘇新語腳下一個趔趄,居然再次摔倒。

眼看着霍霆宇步步緊逼,蘇新語退無可退,她不敢相信一般搖了搖頭,「霍霆宇,你敢——」

劍光一閃,蘇新語感覺到手腕傳來一陣劇痛,接着是腳踝,她不由得尖叫了一聲,「啊——啊——」

「霍霆宇,我恨你!」他那麼殘忍,居然直接挑斷了她的手筋腳筋!

從今往後,她形同廢人,以前的武功都不復存在了!

她是將門虎女,霍霆宇這樣做,簡直比殺了她更讓人痛苦。

霍霆宇一離開,原本被他鎖在門外的眠風連忙跑了進來,她看到滿地的鮮血,吃了一驚,連忙將蘇新語扶了起來,「小姐,小姐?你怎麼了?」

蘇新語虛弱地睜開眼睛,想要抬起手,才發現手上一點兒力氣都沒有。眠風一看,立刻哭了,「小姐,你的手和腳……」

蘇新語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她這一身從小練到大的武功,算是廢了。

「霍霆宇,他怎麼敢!」眠風抱着蘇新語,怒道,「他怎麼敢這麼對你!他難道不怕老爺和大少爺對他問罪嗎?」

「呵。」蘇新語冷笑了一聲,「他現在忙着給他的孩子愛人報仇,嘶,怎麼會管那麼多……」

她痛得臉色發白,眼見手上腳上的血還沒有止住,軟趴趴地攤在地上,眠風連忙簡單地用卧房中的乾淨布條給她包紮了一下,然後請了府醫來給她開了葯。

等到人離開,眠風趴在她床前說道,「小姐,我這就出府去通知老爺和大少爺,讓他們為你做主。」

蘇新語點了點頭,想了想,囑咐道,「你小心點兒,別讓霍霆宇和何婷儀的人看到了。免得……免得他們為難你。就算被看到……也不要起正面衝突,快去快回。」

眠風點了點頭,風一般地轉身離開了。

蘇新語一個人待在房中,失血過多的身體讓她眼前一陣發虛。她唇邊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霍霆宇啊霍霆宇,她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被他如此對待。

頭頂天青色的帳子彷彿可以映出她此刻那張蒼白的臉,蘇新語出身貴族,父親是朝中柱國,國之肱骨,家中就她一個獨女,雖然早年喪母,但是父親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再娶,她在家中,那是掌珠一般的存在。

她生來驕傲,如果一早就知道霍霆宇有心上人,她絕對不會嫁給他。哪怕是再喜歡,她都不會嫁!

當初出嫁便是一個錯誤,更別說他們兩個中間還多了一個心思叵測的何婷儀。那碗葯就算不是蘇新語搞的鬼,想必何婷儀也會栽贓到她頭上。

反正……反正她說什麼霍霆宇也不會相信的……

可能是失血太多,蘇新語倒在床上沒過多久就昏睡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聽到耳畔傳來細小的聲音,蘇新語強迫自己打開沉重的眼皮,一睜眼就看到了眠風的身影。

「眠風……」她開口,剛剛醒來,嗓子還帶着幾分喑啞,「你回來了怎麼不叫我?我爹和大哥呢?」

眠風眼睛紅紅的,聽蘇新語這麼問,連忙低下頭,不說話。蘇新語心中划過一絲不安,下意識地伸出手來拉住眠風,「說啊,我爹和大哥究竟怎麼了?」

她腦中飛快地推敲着,「今天霍霆宇敢這麼對我,是不是因為我爹出了什麼事情?」

眠風張了張嘴,正要說話,突然聽到一聲笑從門口傳來,「姐姐,你要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不妨我告訴你吧。」

何婷儀穿着一身正室才能穿的大紅色娉娉婷婷地走進來,沖她嬌笑道,「你父兄涉嫌通敵賣國,已經被太后娘娘抓去下了大獄。」

「你撒謊!」蘇新語想也不想地就直接轉過頭沖她怒喊道,「我父親乃朝中柱石,肱股之臣,我大哥是少年將軍,保家衛國。他們,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

況且,皇家也不會蠢到要自毀長城。

她不信!

「哎喲,」何婷儀誇張地叫了一聲,「不信就不信,你那麼激動幹什麼?這麼激動,看上去可不像是不信的樣子哦。」

「姐姐,」何婷儀走上前來,故作親熱地挽住她的手臂,「其實你自己心裏還是相信的吧?」

不是的……不是的……

蘇新語心裏有個聲音一直不停的告訴她自己,這些不過是何婷儀故意說出來氣她的,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她的父兄都是朝中重臣,他們蘇家數代勛貴,不可能……不可能的……

可是,如果真的不可能,那為什麼她父兄知道了她發生了這種事情,為什麼不來看她?

蘇新語將目光投到眠風身上,她像是忙不迭地要避開自己的目光一樣,連忙低下頭,抹起了眼淚。

「姐姐,你要是真的不信,可以問問你的丫鬟啊,她是你的心腹,總不可能騙你吧?」何婷儀饒有興趣地看着蘇新語和眠風的掙扎,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是……是這樣的嗎?」蘇新語踉蹌幾步,走上前去拉住了眠風的手,嘶聲說道,「真的是這樣嗎?」

眠風邊哭邊小聲說道,「小姐……你不要聽這個賤人隨口胡說,老爺和大少爺他們不過是遇上了一點兒小事情,不會有事的……小姐,你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啊……」

這麼說,這麼說,眠風說的都是真的了?

蘇新語眼前一黑,幾乎站立不穩。她不是無知婦孺,自然知道「通敵叛國」是個什麼罪名。況且,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太后怎麼會動她父兄?

這一動,可以說是,再無轉圜的餘地了。

「你告訴我,」蘇新語一把揪住了何婷儀的領口,兇狠地說道,「我爹和大哥在哪兒?」

「天牢?朝廷欽犯在哪兒,他們就在哪兒了,有什麼問題嗎?」何婷儀優哉游哉地說道,「至於那些曾經被你父兄迫害下了大獄的人們,看到他們會不會恨不得飲其血、啖其肉,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蘇新語目眥欲裂,然而還不待對她動手,何婷儀已經將她一把推倒在地。

她居高臨下地看着手足無力的蘇新語,冷笑道,「怎麼?蘇大小姐今天才發現,原來手無縛雞之力是這種感受嗎?你當初居高臨下,搶走我一切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有今天呢?」

蘇新語冷眼看着她,「跟你搶,我不屑!」

「啪」,她話音剛落,何婷儀就扇了她一耳光,「你不屑?可你不是還是做了嗎?怎樣,聽到你父兄被下了天牢,心很痛吧?但是再心痛,都沒有我當初丟了孩子心痛!」

她說到此處,越發怒火高漲,一把將蘇新語摜到在地,旁邊的眠風想要幫忙,也被何婷儀一腳踢開,「我的孩子沒有了,都是因為你!都是你這個賤人!」

「我沒有!」蘇新語怒道,「我根本沒有給你送什麼東西,都是你栽贓!」

「是,是我栽贓。」何婷儀冷笑道,「但是那又怎麼樣?霍大哥還不是信我不信你?實話告訴你,那碗葯就是我自己喝的,但是如果不是你步步緊逼,不是你仗着自己家世煊赫,不是霍大哥不敢明着動你,我根本不用那麼做!」

「說到底,還是你這個賤人逼我的!」

「你才是賤人!」何婷儀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一聲怒喝,一個少年跑進來,攔在了她和蘇新語面前,對她怒目而視,「你這種女人,也就只配用這種鬼魅伎倆害人了!」

「飛羽?」蘇新語看着面前少年單薄的背影,疑惑地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蘇飛羽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家中突發巨變,爹和大哥都被他們帶走了。因為我年紀還小,他們沒有把我抓走。我聽管家說眠風姐姐回來過,猜到你這邊是有什麼事情,所以趕緊過來找你了。」

他原本只是想解釋一下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然而看到蘇新語手上腳上的傷口,不由得一愣,「姐姐,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他蹲下來,將蘇新語的傷口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覺得心驚膽戰,「你這是……你這是手筋腳筋……誰做的!」

蘇飛羽握着她的肩膀,「是誰做的?」

「還能有誰,還不是——」

「眠風!」不等眠風說完,蘇新語就呵斥道,「別在他小孩子面前說這些!」

如果她父兄出事,蘇飛羽就是她蘇家唯一的男丁了。不管怎麼樣,她都要先把他保護好。免得將來她難以對父兄交代,也對不起他們姐弟情深。

蘇飛羽一聽她們這對話,立刻憤怒了,「姐姐,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是誰這麼對你的?我替你報仇啊!」他猛地一轉身,看向何婷儀,「是不是這個賤人做的?!」

「不,不是她……」蘇新語想也沒想地就反駁了,然而蘇飛羽根本聽不進去,他目眥欲裂,怒火幾乎可以將人灼傷,「姐姐,你不用幫這個賤人遮掩了,剛才她跟你說的那些,我都聽見了。」

他雖然年紀尚小,但是身高竄得快,並不比成年女子矮,加上少年自幼習武,如今又正是怒火上頭,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看起來格外具有威脅力。

他冷然道,「姐姐,這個女人如此害你,我斷斷不能留她。我要給你報仇!」話音落下,只聽「噌」地一聲,他已經拔出了佩劍!

蘇新語知道他們家現在情勢不同以往,唯恐蘇飛羽意氣用事,被人抓到把柄,她掙扎着起身,然而手足無力,只能在地上匍匐。見眠風來扶她,她連忙怒道,「快去阻止他啊!」

萬一真的讓他把何婷儀殺了,霍霆宇問起罪來,吃苦的只有他們姐弟倆。

何婷儀睜大了眼睛,聲色內荏地尖叫道,「你敢——霍大哥不會放過你的!」

蘇飛羽冷笑一聲,「我倒要看看,霍霆宇這種雜碎,他能把我怎麼樣——」

蘇新語:「不要啊——」

然而已經晚了,劍光一閃,何婷儀慘叫一聲,一截大拇指跟着血光一起,落在了地上。

何婷儀痛得滿頭大汗,不住哀嚎,蘇飛羽臉上露出一絲輕蔑,「這樣你就覺得痛了嗎?那我姐姐當時被挑斷手筋腳筋,又該有多痛呢?」

他舉劍還要再砍,何婷儀見狀不妙,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強撐着身體,一把推開門,要衝出去。

蘇新語見狀不妙,唯恐她出去告訴霍霆宇,連忙吩咐眠風,「你快點兒把她攔住,別讓她見到霍霆宇!」

何婷儀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傷,她只要看一眼已經殘缺的手指,就覺得心裏好像被人挖掉了一塊一樣。

她這雙手,如今好像是滿月被人啃掉了一部分一樣,圓滿變成了殘缺,怎麼看怎麼不合適。

蘇飛羽……何婷儀咬牙切齒,她要叫這個小崽子付出應有的代價!

居然敢這麼對她!

何婷儀唯恐眠風追上來,腳下生風,跑得飛快。在拐過一個走廊時,冷不丁地看到一個人影,何婷儀連忙叫道,「霍大哥!」

那人一身玄衣,身材挺拔,不是霍霆宇又是誰?

見她滿身鮮血,臉色蒼白,霍霆宇停住腳步,「你怎麼了?」

她「噗通」一聲跪倒在霍霆宇面前,「霍大哥救我!」

她將捂住傷口的手拿開,「霍大哥,蘇新語的弟弟說我將掉了孩子的事情栽贓給她,所以跑來砍掉了我的手指……」

她看着那根光禿禿的手指,心中恨意越發深重,臉上卻越加哀憐,「他還說,要挑斷我的手筋腳筋,給他姐姐報仇……」

「如果不是我跑得快,現在已經不能見到你了……霍大哥,」何婷儀撲進他懷裡,「你救我啊,救救我……」

「大膽!」霍霆宇聽得怒火中燒,「他居然跑到我家裡來行兇,況且挑斷蘇新語手筋腳筋的人是我,他要找,找我好了,為難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這等惡徒,我非要叫他好看!」

緊跟着何婷儀而來的眠風眼見着要追上她了,猛地看到她正撲在霍霆宇懷中哀哀哭泣,心叫「不好」,連忙轉身,打算回去給蘇新語報信。然而剛剛一動,就被霍霆宇察覺到了。

他大喝一聲,「站住!」不等眠風如何動作,霍霆宇已經一把拉住了她的頭髮,直接將她整個人拖住了。

眠風吃痛,尖叫了一聲,何婷儀連忙上來,挽住了霍霆宇的手臂,「霍大哥,這個小賤人還想着去報信呢。」

眠風痛得眼淚直流,「何婷儀,你才是賤人——啊!」

話音未落,霍霆宇已經狠狠地往她心口踹了一腳,眠風受不住,登時暈了過去。

他此刻滿身怒火,只想着趕快去找蘇新語報仇,一把將眠風的頭髮揪在手裡,就這樣拖着她,朝蘇新語的院子走去。

另一邊,蘇新語掙扎着起身,顧不上自己身受重傷,推搡着蘇飛羽出去,「走,趕快走!」

霍霆宇連她都能下狠手,何況是蘇飛羽?他留在這兒只會壞事,現在能走就是保他一命。

哪知蘇飛羽卻不肯,「姐姐,我不走!我走了你怎麼辦?霍霆宇那個賊子,一定會對付你的。我不走!」

「走啊!」蘇新語怒道,「你留在這兒能幹什麼?霍霆宇他不會放過你的!」

「不走,我不走!」蘇飛羽一邊掙扎,一邊說道,「要走一起走。姐姐,我們一起走,然後再聯繫父兄的舊部把他們救出來。姐姐,跟我一起走吧!」

他話音剛落,就聽門外傳來一聲冷哼,「痴心妄想!」

蘇新語一聽,如遭雷擊,倒退了兩步,登時僵立當場。

那句話剛說完,就看到霍霆宇拖着眠風,大步走了進來。

他的腳步像是踏在蘇新語的心口上一樣,每走進來一步,蘇新語的身體就跟着顫一下。他每往前一步,她就往後退一步。直到後腰抵上了身後的桌子,蘇新語退無可退,她才打起精神來,故作強硬地說道,「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霍霆宇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一樣,「你弟弟削了何婷儀一根拇指,我當然是來替她報仇的。」

「不……」蘇新語不用去想就知道霍霆宇口中的「報仇」絕對簡單,她下意識地挺直了背,彷彿這樣,身上就多了一層盔甲一般,「我弟弟不過是來看我,見我手筋腳筋都被你挑斷,氣不過才——」

「他若是氣不過,若是想找人報仇,大可以直接找上我!」不等她說完,霍霆宇就怒而打斷她的話,「針對何婷儀算什麼?枉你們都是習武之人,居然還欺凌弱小!」

蘇飛羽不知姐姐為何如此害怕,連忙一把扶住她,他怒道,「何婷儀有了你撐腰,怎麼可能還是『弱小』?霍大人未免太不把自己看得起了!」

「住口!」不消霍霆宇開口,蘇新語就先制止了他。蘇飛羽還是孩子,他還什麼都不懂,也沉不住氣。他不知道,他們蘇家現在已經今非昔比,倘若讓霍霆宇抓住了把柄,他們姐弟倆今天都會交代在這裡。

她死沒什麼,但是弟弟絕對不能有事!

蘇新語一邊將弟弟往身後藏,一邊對霍霆宇說道,「他還是個孩子,還什麼都不懂……」

「讓開!」不等她說完,霍霆宇就一把掀開了她。他冷笑道,「尚且還是個孩子都如此歹毒,長大了難保不又是一個禍國殃民的人物,依我看,還是早些了解了好!」

「不——」蘇新語慘叫一聲,霍霆宇話語中殺氣昭昭,擺明是不想放過他們姐弟,她頓時再也顧不上什麼身份和驕傲,連忙爬起來,膝行到霍霆宇身邊,仰頭看向他,「你要報仇要出氣,沖我來,不要動我弟弟!」

「姐姐!」蘇飛羽見她如此,氣更是不打一處來,一邊伸手去拉她,一邊怒道,「你求這個人幹什麼?我們蘇家兒女,怎麼可以求這種偽君子?姐姐你起來!我帶你一起走!」

「住口,住口!」蘇新語唯恐他激怒了霍霆宇,連忙要伸手去按住他的嘴,然而已經晚了。

只聽霍霆宇輕笑了一聲,「好啊,既然蘇三少爺這麼有骨氣,那我倒要看看,你這骨氣能扛得住多少個板子。來人!蘇飛羽私闖朝中要員後宅,仗劍行兇,將他給我拿下,就地杖殺!」

「不——」眼看着霍霆宇的私兵衝上來,將他們姐弟團團圍住,蘇新語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她想要回護蘇飛羽,然而霍霆宇那邊人多勢眾,不出片刻便已經將蘇飛羽給捉住了。她沒辦法,只能會轉過身來,拉着霍霆宇的衣袖,哀求道,「霍霆宇,我求求你放了他吧,他還是個孩子,他還什麼都不知道啊……」

一隻冰涼的手將她的下巴抬了起來,強迫她轉過臉,霍霆宇的聲音好似鬼魅一般,「你仔細看看清楚,看清楚你的家人是怎麼因為你死的——」

「不不不……」蘇新語不住搖頭,然而霍霆宇的手好像鐵做的一樣,將她的下巴牢牢鎖在手心,不給她半分逃避的機會。

一下,兩下,三下……

木杖打在身上的聲音聽上去沉悶極了,蘇新語的心也跟着那聲音一起,一下一下地被打萎了。

蘇飛羽怕她難過,那麼小的孩子,硬是咬緊了牙關,一聲不吭。直到後來實在受不了了,他才出口安慰蘇新語,「姐姐……姐姐你不要怕……等到大哥和爹出來,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

蘇新語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她不是傻子,光看霍霆宇和身邊人的反應就知道她的父兄這次定然凶多吉少。想要拿下一個朝廷大員,如果不是十拿九穩,哪怕是太后也不敢貿然行動。

但如果一旦被打下天牢,等待蘇家的,就只有萬劫不復。

「姐姐……」那個少年還在安慰她,哪怕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了,「姐姐……你……你別哭……我一點兒都不疼……我不疼……我不……」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再也聽不見。

到了此刻,霍霆宇才「開恩」,放開了握住她臉的手,蘇新語連忙起身,踉蹌地跑到蘇飛羽面前,剛才那個一身白衣的鮮亮少年,轉眼之間便是一身鮮血,再也不復曾經的生機。

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蘇新語一面將蘇飛羽從板凳上放下來,一面抱起他的身子,不摸不知道,一摸才發現,少年挺直的脊樑,早已經被棍子打得寸寸碎裂,沒有一片完整。

「飛羽……飛羽你醒醒,飛羽……」蘇新語就着淚水將蘇飛羽臉上的血跡一點點地給他抹掉,「飛羽,你不是說要帶姐姐走嗎?走啊,現在就走啊,姐姐跟你走……飛羽,飛羽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蘇新語心裏好像有一把刀在剜一樣,弟弟……她的弟弟……那個蘇家最明亮的小小少年,那個曾經在她出嫁時捨不得她悄悄鑽上她花轎的小男孩兒,那個曾經揚言要成為父兄一樣,頂天立地。可以保護姐姐的孩子……

終究像是一顆流星一般,隕落了啊……

霍霆宇可沒有興趣看他們姐弟訣別,將人打死之後,他就站起身來要離開,然而剛剛一動,前方就傳來蘇新語喑啞的聲音,「為什麼……他不過是個孩子而已……」

她聲音嘶啞,語氣卻漸漸平靜了下來,聽在耳中,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霍霆宇正要離開的腳步驀地一頓,尚未來得及說話,便看到蘇新語微微側了臉,唇邊露出一個滿含譏誚的笑容。

「霍霆宇,縱然你我並無夫妻情分,然而數載相處,你為何要如此趕盡殺絕?」

他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看着蘇新語的背影,輕聲說道,「是。縱然你我並無情份可言,但是光為了斬草除根,我也不必用這等手段來對付你。」

「但如果我說,我從一開始就恨你呢?」

「你說什麼?」驚懼之下,蘇新語忘了哭泣,轉過頭來看向霍霆宇。「你這話的意思是,從我們成親開始,不,甚至在成親之前,你就已經恨我了?可是為什麼?」

成親之前,她和霍霆宇相交寥寥,這麼深重的恨意,又從何而來?

霍霆宇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目光讓人不由得膽寒。「你我成親,非我所願。這你想必也清楚,這些年來在霍府,我自問表現得相當明顯了。」

「只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不願意娶你,不單單只是因為我心中已經有人了,更重要的還是,你我成婚,原本就是在你父親逼迫下完成的。」

「不,不可能!」這話蘇新語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她父親何等驕傲,怎麼可能做出強逼別人娶她的事情?更何況,蘇新語雖然喜歡霍霆宇,但也沒有自甘下賤到非要湊上去的地步。

她不信!霍霆宇在撒謊!

「不可能?哈哈。」霍霆宇冷笑出聲,「那當初求親的前一夜,是誰的大哥帶了府兵,直接衝到我家中,擄走了我的母親和何婷儀?又是誰一刀砍死了將我養大的老管家?又是誰放縱手下將士,**了何婷儀?」

「這些,難道不都是你大哥做的嗎?」

蘇新語張了張口,想要反駁,然而她發現,像之前那麼斬釘截鐵的話,她說不出來。

她父兄治軍嚴謹,戰時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然而有的時候為了安撫將士情緒,將女人當做戰利品賞給下屬,也是常有的事情。蘇新語自幼生在這樣的家庭,雖然不習慣,但也無可奈何。

因為她大哥親口說的,有很多時候,即便他們身為一軍主帥,為了籠絡人心,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減少這種事情的發生,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大哥那個人一向護短,如果他為了自己出頭,這種事情倒還真有可能發生。

見她不說話了,霍霆宇臉上露出一絲譏誚的神情,「怎麼?你也沒話說了吧?他們仗勢欺人,強逼我娶你就算了,為什麼要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何婷儀早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你大哥覺得侮辱了她,我就不會娶她了嗎?他錯了!」

「我就要讓他看看,即便何婷儀被侮辱了,我依然會對她好,比對你好上百倍千倍!」

蘇新語被他突然提高的音量嚇了一跳,她頓了頓,說道,「如果何婷儀真的……真的被我大哥手下的人玷污了……你去找他們啊,為什麼要這麼來針對我?何況,」她看了一眼身體已經冰涼的蘇飛羽,「何況蘇飛羽,他是無辜的!」

「要不是這件事情不是你大哥親手所為,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安穩地坐在這兒嗎?」

他聲音輕輕的,然而蘇新語心中卻「咯噔」一跳。她苦笑了一聲,「既然如此,我蘇家如今大廈傾頹,你再也不用看我父兄眼色過日子。你要報的仇已經報了,倒不妨一封休書,送我下堂吧。」

《伊人影不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