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市仙醫
隱市仙醫 連載中

隱市仙醫

來源:google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李宣儀 現代言情

一代仙醫歸來,卻被人當成上門女婿,隱於都市展開

《隱市仙醫》章節試讀:

「找我什麼事?」
葉辰淡然的目光,從趙紫涵身上一掃而過,語氣不溫不火。彷彿在他眼裡,趙紫涵並不是九州國的『國民初戀』,而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女人。
「葉辰,你也許不知道我是誰……」
趙紫涵正要道出自己的身份,但葉辰卻打斷了她,「趙紫涵,你有事說事,我沒空和你敘舊。」
「嗯?你認出我了?」
趙紫涵美眸掀起幾許漣漪。
但葉辰卻沒回答。
見他這般高冷的樣子,趙紫涵微微嘆了口氣,「葉辰,如果當年你沒被葉家掃地出門,或許我們已經結婚生子了。」
「可人生就是這般曲折多磨。」
「我知道你心裏一直記恨我,但這是你我各自的境遇,強求不得。」
看着趙紫涵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葉辰忽然笑了,「趙紫涵,你到底想說什麼?」
「葉辰,我想說,南水市李家不錯,李宣儀我也見過一面,是個不錯的女孩。雖然你入贅李家,過着寄人籬下的日子,但比起你在外國顛沛流離的漂泊,已然是好過百倍。」
趙紫涵一副說教的樣子。
連季白鴿都可以查到葉辰的底細,何況是趙紫涵這樣的天之嬌女?
「你在教我做事?」
葉辰瞥了眼趙紫涵,面帶戲謔。
「葉辰,上門女婿不丟人,能娶到李宣儀這樣的女人,已經是南水市無數男人的夢想了。」
「如果你有本事的話,李家,未嘗不可為你所用。」
見葉辰不待見自己,趙紫涵只搖頭道,「看在我們有過婚約的份上,今後在你南水市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我會在南水市待半個月,到時候……」
「趙紫涵,說了這麼多,你是在可憐我啊?」
葉辰打斷趙紫涵。
「你可以這麼認為。」
趙紫涵不可否置的點頭。
「趙紫涵,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葉辰譏諷一笑,「你聽好了,別說是南水市李家,就算你背後的京都趙家,在我眼裡,也不過是螻蟻般的爬蟲。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憐,所以,你以後離我遠點。」
「你說什麼?!」
趙紫涵深吸口氣,冷眸幽幽的瞪着葉辰,許久,她轉身,面無表情的丟下一句話,「葉辰,你好自為之吧。」
趙紫涵自問。
她對葉辰這個豪門棄子,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可沒想到,葉辰竟如此叛逆,和自己犟嘴。對方真要這麼有骨氣,何必入贅南水市李家,當一個寄人籬下的上門女婿?
趙紫涵走後。
季家莊園,又有一道倩影找上了葉辰。
「白鴿小姐,你有什麼事情么?」
葉辰看向一臉憔悴和蒼白的季白鴿,平靜問道。
「葉、葉辰,趙紫涵公主救不了我爺爺,你能不能……」後面的話,季白鴿都有些難以啟齒。
因為是她找來葉辰給季鴻安治病,可結果,季白鴿卻把葉辰一個人留在季家的山莊中。
「來說服我吧。」
葉辰微笑的看向季白鴿,「之前我已經說過了,你有十分鐘時間,可以說服我給季老爺子治病,現在還剩下兩分鐘。」
「我……」
季白鴿張張嘴,一時語塞。良久,她閉上眼,近乎妥協的低語道,「葉辰,只要你能治好我爺爺,我可以陪你一晚。你知道的,南水市無數男人都想得到我。」
「你們女人都這麼自信么?」
看着樣子嬌羞憋屈的季白鴿,葉辰漠然一笑,「連趙紫涵我都不放在眼裡,何況是你?」
「你!」
季白鴿抬頭,冷眸瞪着葉辰。如果葉辰還是京都葉家的豪門大少,那對方說出這樣的話,季白鴿或許不會覺得奇怪。
但現在?
葉辰只是南水市李家的一個上門女婿,哪來的底氣,言辭這般囂張?
「那你到底想怎樣?」季白鴿語氣幽幽的質問葉辰。
葉辰笑而不語。
「那……那不然,我再給你買一杯奶茶?」季白鴿猶豫了下,聲音顯得很沒有底氣。
「可以,但要記得少糖。」
出乎意料的,葉辰竟淡淡的點了下頭。
……
季家別墅。
季少楓等人圍在昏迷的季鴻安身邊,一言不發。
自從趙紫涵離開季家後,他們對救治季鴻安,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畢竟在九州國中,醫術造詣高於趙紫涵的神醫,實在是鳳毛麟角。何況……以季家在九州國的地位,根本請不來那等地位的神醫。
「楓少爺,季總,節哀順變吧。」
「人活一世,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何況季老今年已經八十歲高齡。」
鶴老走到季少楓和季雄安身邊,有些愧疚的安撫。
連葉辰一個不通醫術的上門女婿,都能看出季鴻安身患心衰竭,可自己身為南水市第一中醫,卻沒任何察覺,實在說不過去。
「鶴老,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哪怕是給我父親續命幾日也行。」季雄安還是抱有一絲期待。
幾日時間。
足矣讓季鴻安立下遺囑。
「沒有。」
鶴老嘆息搖頭,「若有辦法,趙紫涵公主也不會無功而返。」
「唉。」
季雄安最後的希望破滅了。
「大伯。讓葉辰試試吧。」季白鴿帶着葉辰來到季家別墅。
唰。
看到葉辰,季家族人的目光,都帶着陰霾和冰冷。因為之前在葯閣,正是葉辰拿走了屬於季家的珏靈草。
「白鴿小姐,你這是何意?」
鶴老蹙眉看向季白鴿,「死者為大,你怎麼能開長輩的玩笑?讓這上門女婿給季老治病?這不是胡鬧么?」
「鶴老,之前葉辰說趙紫涵公主治不好我爺爺,相信你也聽到了,我覺得可以讓葉辰試試。」
季白鴿反駁鶴老兩句。
「哼,這小子不過是運氣好,說誰不會說?我還說這上門女婿治不好季老呢。」鶴老沉着臉道。
「季白鴿,不要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帶到季家。讓外人看到,還以為我們季家是收留所。」
季少楓冷漠的瞥了眼季白鴿。
「白鴿,不要打擾你爺爺最後的清凈。趕緊帶人走。」就連季雄安也寒聲呵斥兩句。
「大伯,爺爺都已經這樣了,死馬當活馬……」
季白鴿正說著。
啪。
季少楓一耳光扇了過來,沉着臉指責,「季白鴿!你不想在季家待了就滾!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敢說爺爺是牛馬?」
「你!」
季白鴿捂着臉,氣急瞪着季少楓,許久,她自嘲一笑,「季少楓,你不就是想把我趕出季家么?」
「行,我走。」
「讓葉辰給爺爺治病,只要葉辰治不好,我馬上離開季家。」
這一刻,季白鴿已經把自己的命運,和葉辰綁在了一起。
哪怕是。
季白鴿並不看好葉辰,但她為了爺爺,可以去賭。即便希望淡如螢火,可若不追尋,就永是黑暗……
季白鴿甘願離開季家。
但她不想以後自責和內疚,這也是季鴻安從小教育她的,人活着,就要問心無愧。

《隱市仙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