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醫道聖手林陽蘇顏
醫道聖手林陽蘇顏 連載中

醫道聖手林陽蘇顏

來源:外網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黑夜的瞳

展開

《醫道聖手林陽蘇顏》章節試讀:

「媽,三年之期到了,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遺言去做了,現在整個蘇家乃至半個江城,沒有誰不知道那從林家入贅過來的棄少就是個廢物!」
「媽,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隱忍三年,是擔心我會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說過,我天賦異稟,將來必是人中龍鳳,但出身不好,無權無勢,爭不過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賦,必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你逼我裝成一個廢物。」
「可是……媽,您並不知道,您錯了,大錯特錯,林家在我林陽的眼裡,只是一群土雞瓦狗!我林陽何懼一群土雞瓦狗?」
「林家拋棄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經沒有關係。今天來看您,是想告訴您,三年之期結束,我……林陽!不想再當廢物了!」
燕城南郊的無名陵園內,林陽跪坐在一個無名墓碑前,神情漠然的將手中黃紙放入火盆內。
「要是我三年前有現在的醫術……」林陽暗暗捏緊了拳頭,眼裡儘是不甘。
嘎吱!
突然,一記樹枝被踩斷的聲音在這無名陵園內響起。
林陽抬頭望向聲源,夜色下兩個身影正朝這邊跑來。
一老一少,老人穿着唐裝,雞皮鶴髮,但腰腹有血,顯然是負了傷。少為女孩,二十左右的樣子,穿着身碎花連衣裙,身材窈窕,肌膚白皙,很是可愛。
此刻的她正攙扶着老人狼狽的往前跑,水汪汪的秋眸盡布懼色。
狼狽的二人發現火光旁的林陽,大喜過望。
「這位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爺爺吧!」女孩眼角噙淚,帶着哭腔道。
「抱歉,我只是來掃墓的,幫不了你!」林陽淡道,旋而點上了三炷香,對着墓碑祭拜。
「大哥,求求您了!」女孩急了。
「安安……別折騰了,你快放手,他們的目標是我,你先走……爺爺來墊後!」老人嘴唇蒼白,虛弱說道。
因為失血過多,他連說話都喘氣。
「不可以爺爺,我絕不會拋棄你的!」女孩緊咬着銀牙,堅定說道。
「傻孩子啊!」老人長嘆一聲:「這樣我們誰都跑不掉!」
女孩何嘗不知?
她緊捏着小手,再望了眼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陽,認真道:「這位大哥,如果你願意帶我爺爺離開這,我們夏家一定會重謝於你的,你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你!」
少女滿懷期待的望着林陽,希望這個傢伙是聽過夏家的。
但,林陽毫無反應。
沒聽過嗎?
少女失望了,可她還不死心!
「一百萬!」
直接明碼標價!
「帶我爺爺走,我會留下來墊後,你是安全的,只要你照我說的做,我夏家給你一百萬!」
「安安!你走吧!爺爺這身老骨頭跟他們拼了!」老人激動說道,但說完話後腹處的傷口再溢鮮血,人不住的咳嗽。
少女滿臉淚水,不理老人,灼灼的盯着林陽。
然而……林陽還是不為所動。
「兩百萬!」少女再喊。
情景依然令人絕望!
少女呼吸一緊,急切連喊。
「三百萬!」
「四百萬!」
「五百萬!」
……
可無論她的數字是多麼的誘人,都無法打動林陽。
他就像個木頭一樣。
還有人對錢不感興趣嗎?
少女感覺自己的嗓音都在顫抖。
「別喊了!」
終於,林陽開了腔。
少女呼吸一滯。
卻見林陽將香插在了墓碑前,注視着無名墓碑,淡漠道:「這是我第一次給母親掃墓,麻煩你們趕緊離開,不要打攪我跟母親說話,好嗎?」
「可是……」少女還想說什麼。
簌簌簌簌……
這時,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只看陵園大門處衝進來三十餘名男子。
這些男子個個凶神惡煞,手裡握着制式武器,將少女與老人圍了個嚴嚴實實。
從他們的站姿來看,顯然不是普通的保鏢,很有可能是一群國際僱傭兵。
「夏老爺子,不要再跑了,你配合點,我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為首一名光頭男子握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冷冷說道。
「你們是陸家派來的人吧?」老人眼裡掠過一抹霸氣與怒意:「陸家好狠!若老夫大難不死,定叫這喪盡天良的陸家於燕城消失!」
「上!」
光頭男懶得廢話,大喝一聲提刀劈去。
其餘人手起刀落。
幾十把明晃晃的刀刃就這麼徑直對向少女與老人。
沒有半點憐憫。
沒有絲毫猶豫。
少女與老人手無縛雞之力,哪能對付這陣仗?
少女嚇得滿面煞白,老人雖然負傷,但還是將少女拽在了身後,老眼堅定,看樣子是打算跟這幫職業刺客拚命了。
可他即便拼了命,又有何用?這些歹徒的腰間可還是別著手槍,沒把槍掏出來,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這就是一場沒有懸念的虐殺!
「住手!」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漠然之聲響起。
光頭男掃了眼林陽,低喝道:「把這個人也順道解決了,免得節外生枝!」
「好,隊長!」
旁邊的人重重點頭,便轉過步伐沖向林陽。
但在靠近的瞬間,一根銀針飛了出去,精準的刺進了那人的脖頸處。
頃刻間,那人僵在原地,如雕像般動彈不得。
「什麼?」
「阿偉!你怎麼了?」
「隊長,是這個人搞的鬼!這個人貌似是個練家子!」
旁人色變。
「碰上了個刺頭!大家小心點,先把這個人解決掉!」
光頭男臉色凝重,提刀沖向林陽。
但他們剛動起來,那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陽再度抬手。
他的手間似有星河流動,一枚枚璀璨的細光飛出,划過夜空,撞入這些人的體內。
「銀針?」
老人渾濁的眼猛然一怔。
再看光頭男一眾,已全部化為雕像,紋絲不動。
每一個人的脖子處皆插着一根細如髮絲的針!
老人跟少女全部傻眼了。
「媽,孩兒不孝,吵着您老人家了……」林陽頭也不回,望着墓碑呢喃低語。
這邊的老人與少女已是驚為天人。
「爺爺,他們這是……怎麼了?」少女吞了口唾沫。
「這難道就是銀針封穴?」老人一臉震驚:「我聽你王爺爺提及過,但卻不曾一見……」
「王爺爺?您是指九州國醫術協會的會長,醫聖王豈之?」
「不錯……」老人虛弱的說道:「你王爺爺說過,銀針封穴者,皆九州國醫術大成者,如果這個小夥子真有如此本事,那他……絕非常人吶!」
老人感慨,但說話之際,人又有些站不穩了。
「爺爺,你沒事吧?」
「沒事……還能撐一會兒。」老人強顏歡笑。
少女豈能看不出,她滿臉的心疼,盯着林陽一陣,便要上前。
「安安,你想幹什麼?」老人忙拽住她。
「爺爺,既然你說這個人醫術很厲害,那請他出手,肯定能夠救你。」
「傻丫頭,別人不希望有人打攪,你莫要再招人嫌了!」
「可是爺爺,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女孩急的要哭了。
「富貴有命,生死在天。」老人虛弱說道。
但話音剛落,便雙眼一黑,倒了下去。
「爺爺,爺爺!!」
女孩發出凄厲的呼喊聲,卻搖不醒暈厥的老人。
女孩絕望了。
她猛然沖了過來,跪在了地上沖林陽哭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爺爺吧。」
「你吵到我母親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陽微微側首,聲音漸冷。
「可是,我爺爺快死了!」女孩哭泣道:「求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女孩不斷央求,哭聲將陵園渲染的沸騰。
「看樣子我的話你是沒有聽清了!」
「大哥,很對不起,但我爺爺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你願意救我爺爺,我們夏家願意翻修陵園,願意重新修葺伯母的墓冢,甚至我夏幽安更願意親自為伯母守靈三年!好不好?」女孩梨花帶雨,顫抖呼喊。
這句話稍稍打動了下林陽。
他回頭看了眼女孩,猶豫了下,淡淡說道:「守靈就不必了,幫我把母親的墓地翻修一下吧,也算是我盡孝了。」
「您答應了?」
女孩欣喜不已。
林陽點了點頭,走到了老人的身旁,從腰間掛着的一副針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長如髮絲般的銀針,而後小心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
頃刻間,本已昏迷過去的老人猛然一個抽搐,繼而嘴巴『哇』的一聲猛然大張,狠狠的吸了口氣。
「爺爺!」女孩激動無比。
「你的人一個小時內到的了嗎?」
「我已經發了定位給他們,半個小時內就能到。」
「足夠了,一小時內送醫院輸血就沒事了,如果晚了,就送殯儀館火化吧。」
林陽拿起地上的行李袋,轉身離去。
「這位大哥,你叫什麼名字?」女孩急喊。
但林陽已經消失於夜色當中。
女孩怔怔的望着林陽離去的方向,有些出神。
突然,她的眼角餘光像是洞悉到了什麼,人微微低頭,卻見墓碑的旁邊掉落着一張車票。
她急忙走過去,拾起車票。
「江城?林陽?」

《醫道聖手林陽蘇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