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 連載中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

來源:google 作者:藍紫色的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燕清韻 現代言情 靳雲崢

重生後,第一次見面,他嫌惡:讓我娶你,做夢!她冷笑:讓我嫁你,沒門!她千方百計躲開他,卻被誤認為是欲擒故縱直到他將她堵在浴室,壓在牆上:燕清韻,我要你……她逃,他追,惹怒了矜貴冷艷的靳少,直接將她拎到民政局,將非法變成合法!於是,寵她,溺她,成了靳少最重要的日常……展開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章節試讀:

自殺?呵呵,明明李劍是殺人兇手,現在警方居然給出她自殺的結論?這讓她情何以堪?

燕清韻緊緊盯着電視屏幕,雙手握起,青筋畢露,不,不能讓李劍逍遙法網,她要查找證據,將他繩之於法,給前世的她一個公道。

她前世的未婚夫李劍,為了自己的前途,將她這個絆腳石無情的從十八樓推下去,頭骨碎裂,當場死亡。

而現在,她之所以還活着,是因為她重生了,在另外一個名叫燕清韻的女孩身上重生了,從今往後,她就再也不是秦敏,而是燕清韻了。

殘存的記憶告訴她,事情不是那麼簡單,那天,燕清韻吃的明明是維生素糖豆,她比較偏食,又驕里嬌氣,不愛鍛煉,體質一直比較差,為了避免她缺乏營養,水心特意找醫生給她特製了一種維生素,可以像吃糖豆一樣吃掉,也不用擔心過量。

正是因為如此,心情不虞的燕清韻才將一把「糖豆」吃進去,然後就暈倒了,醒來時,人就在這家醫院中,就是眼前這種鬧哄哄的場面。

不用說,有人更換了維生素糖豆,換成了安眠藥,其心歹毒,歹毒之至,或許是想讓她一命嗚呼,又或許只是想借用此事,將她的名聲弄臭。

無論是哪種,現在似乎都已經達到了目的,至於那個幕後黑手,會是燕落楓嗎?

記憶中的燕落楓待人接物極其儒雅和氣,學識淵博,尊敬師長,孝敬父母,愛護弟妹……一切一切的美德似乎都在他身上得以體現。

可一個人真的可以這麼完美嗎?越是完美的人,背後掩藏着的心思和目的,或許就越是可怕。

就從剛才一進門燕落楓的一番話就可以看出,他不是個善茬,不管他是不是幕後黑手,以後都要小心提防着。

「媽……我餓了,有沒有好吃的?」燕清韻撒嬌着搖了搖水心的胳膊。

「有啊,媽媽這就打電話讓張媽送好吃的過來,寶貝兒想吃什麼?」水心像領了聖旨一樣,立刻中斷了吵架,轉過頭開始對燕清韻噓寒問暖,那關心的表情讓她心中又是一陣溫暖。

上一世,她沒能保護好媽媽,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關心愛護着她的媽媽水心,讓她每天都快快樂樂的。

想到這裡,她鼻子一酸,張開雙臂哭道:「媽媽,我只想吃張媽做的補腦粥,還有,我昨晚睡不着,是吃了安眠藥,但絕對不是尋死,只是想早點入睡的,不知怎麼就傳成了那樣……家裡的事情,外面人怎麼會知道?」

剛在另一個人的身體上醒來,在沒弄清楚情況之前,清韻不想讓人知道她已經察覺到了異常,索性說成是自己是吃安眠藥幫助入睡。

被點撥了的水心立刻怒道:「就是就是,我乖女兒性格這麼開朗,又怎麼會為了一個男人去尋死,這話是誰傳出去的?我要找他去算賬。」

明明是問話,眼睛卻死死盯着燕落楓。

燕落楓臉色一僵,瞬間又恢復了那副笑容滿滿的樣子:「阿姨,我這就去查,不管是誰傳出去的,被我抓住了定不輕饒。」

說著,轉身離開了病房。

水心翻了個白眼,嘟囔道:「賊喊捉賊……」

燕清韻在心裏偷樂,她的這個媽看着蠻橫不講理,是個沒腦子的人,可其實精明着呢,那是揣着明白裝糊塗。

倒是燕鳴西聽到了水心的嘟囔,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說:「你就不能少說幾句,落楓這孩子本性不壞……」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想當年,你還對我情深不壽呢,一轉身就出軌了,還搞出了一個孽種,這些年在圈子裡,我招了多少嘲笑你知道嗎?」水心氣呼呼的說。

燕鳴西臉一陣紅一陣白:「我都說了,那是個意外,也沒想到她會居心叵測的留下孩子,可孩子畢竟是無辜的,落楓這些年做的也都很好……」

「哼,說不定和他媽一樣,心機深沉。」水心得理不饒人。

眼看着這兩口子又要吵起來,燕清韻急忙喊停:「哎呦……頭疼……」

水心又緊張兮兮的轉過身來:「寶貝兒,你可不要嚇媽媽,哪裡疼?」

「其實……」燕清韻扮了個鬼臉:「沒有哪裡疼,就是想告訴您,家和萬事興,您和爸爸不要再吵了,爸爸也有他的無奈,知錯能改就是好的。」

這番話,說得燕鳴西和水心同時愣住了,要知道,以往的時候,每逢水心和燕鳴西發生爭吵,燕清韻就更是怒上雲霄,公然幫媽媽擠兌爸爸不說,還總會將燕落楓罵的狗血噴頭。

而每逢那種時候,又都是燕落楓善解人意,委曲求全,忍氣吞聲的勸說燕鳴西,以至於燕鳴西對這個兒子越來越好,甚至現在還將公司的一部分管理權交給了燕落楓。

在清韻看來,燕落楓就是個男版心機婊,說不定,心比墨汁還要黑呢,哼,走着瞧,只要是狐狸,就總會露出狐狸尾巴的。

因為燕清韻的「脾氣和魯莽」,燕鳴西一次次勸說教育不成,現在就是徹底不管她了。

從來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燕清韻,哪裡會有這樣乖巧懂事的時候?所以,夫妻倆都愣住了。

「寶貝兒,你還頭疼嗎?是不是傷到大腦了?」水心小心翼翼的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髮。

燕清韻無語。

原主是得有多麼愚蠢魯莽啊?偶爾乖巧一次居然會被認為是傷到了大腦?算了,改變她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一時半會兒急不來,還是看情況再說。

水心怕燕清韻悶着,打開電視給她看,燕清韻隨意翻了翻台,轉到新聞頻道,恰好看到令她心碎的一幕:

在她前世的家裡,她的未婚夫李劍面對記者採訪,默然流淚:「秦敏是個性格倔強的女人,太過要強了,秦氏的破產對她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雖然我已經勸過她多次,沒有了秦氏還有我,可她還是……」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