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少寵妻太撩人
夜少寵妻太撩人 連載中

夜少寵妻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月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司廷 現代言情 顧薇薇

(1對1,男女主身心乾淨寵文)未婚夫和小三當著顧薇薇的面上演糾纏戲碼,她一怒之下退婚,轉眼和夜司廷結了婚!夜司廷是江城出了名的高冷總裁,第一鑽石單身漢,似高山白雪,無人撼動身為夜家繼承人,年輕有為,英俊多金,誰都不懂夜司廷為什麼會跟普普通通的顧薇薇結婚,所有人打賭他們的婚姻撐不過一年婚後,夜司廷.........展開

《夜少寵妻太撩人》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顧薇薇夜司廷的書名叫《夜少寵妻太撩人》,小說《夜少寵妻太撩人》作者為月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第9章當夜司廷微涼的手觸碰到顧薇薇時,她感到自己靈魂都在戰慄。
她能夠感受到他溫熱的氣息灑在自己肩上,耳邊傳來似乎他凌亂的呼吸。
這一刻,前所未有的緊張和慌亂,讓她幾乎要尖叫起來。
她只覺得自己身上一涼,下一刻,她倒了下來。
不。
他不能強迫她做任何事!
「夜少......」聲音顫抖。
忽然,她身上屬於夜司廷的氣息瞬間消失,本來放在肩上的手也收回了。
她忙看過去,發現自己睡衣被他脫掉拿在手裡,自己整個人被薄被所包裹。
「你平時也對着慕成炎穿這麼暴露?」
夜司廷一雙狹長鳳眸冰冷看着顧薇薇,那死死捏着衣服而發白的指節顯露出他內心對她的不悅。
顧薇薇愣住。
她穿暴露衣服?
對慕成炎?
天大的誤會。
她和慕成炎連手都沒有牽過,她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那衣服根本不是她想要穿,而是李叔特意交代她穿的。
「夜少,你......」誤會我了。
「記住,你是我夜司廷的女人。」
夜司廷聲音如他人一樣冰冷,「收起慕成炎那一套,我不需要你做這種事。」
話罷離開。
「夜少......」顧薇薇急忙出聲,只看到夜司廷頎長的身影離開,留下心亂如麻的她躺在床上。
她根本不願意和他住在一起,今夜也沒有打算留下,她怎麼可能會動歪心思。
這是誤會。
剛剛發生的事情太快,她根本來不及對他解釋,等他回來,她會和他說清楚。
她一個人躺在三米寬的大床上,並沒有等到夜司廷再次回來。
困意襲來,身心疲倦的她再也扛不住,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卧室門被打開,夜司廷西裝筆挺站在床前。
他眼前的顧薇薇睡姿並不雅觀,白玉長臂卷着被子,長腿外露,一頭烏黑長發散在白色枕頭上,一張絕美的容顏更是奪人心魄。
特別她雪白皮膚的上烙印,都提醒着他和她曾經發生過什麼。
他一想到那晚的事情,不由抬手扯了扯領口轉身離開。
顧薇薇起床已經中午,她震驚自己會在陌生的房間內睡這麼久。
餐廳內,她一眼看到夜司廷和夜軒坐在餐桌前。
昨晚的光線不太好,白天她看到夜軒時,發現他就像剛降臨世間的天使,粉雕玉琢,可愛得讓她移不開眼。
夜軒看見顧薇薇進餐廳,烏溜溜的大眼睛帶着膽怯看向她。
顧薇薇對夜軒露出溫柔的一笑,然後看到夜軒急忙將身體往椅子裏面藏。
夜司廷看見夜軒這舉動,他長臂伸出將夜軒摟在懷裡,一張俊容冰冷不帶一絲情緒,看都沒有看顧薇薇一眼。
顧薇薇見夜司廷不待見她,內心也很無奈,她真沒有想過要做什麼。
可她不想和夜司廷鬧僵,何況他還救了她。
「夜少,昨晚很抱歉。」
她深吸一口氣,微笑走過去坐在夜司廷身側,她解釋:「我從沒有想過要用那種方式勾搭你,我......」「在兒子面前,不要這麼口無遮攔。」
夜司廷一個冷眸掃向顧薇薇。
顧薇薇噤聲,忙看向夜軒,只見這孩子一雙大眼睛怯怯的望着她。
「寶寶......」她露出甜甜的笑容,聲音溫柔甜糯哄着夜軒,「對不起,我剛說的話不要聽到心裏去哦。」
萬一她剛說的話,不小心教壞夜司廷的兒子。
那他們兩人之間的五年契約不用到時間,也不用慕成炎弄死他,他就先弄死她了。
她要緊緊地抱住他的大腿,絕對不犯錯。
夜司廷將顧薇薇甜美的一面盡收眼底,這悅耳的聲音動聽的讓他眼眸一閃。
夜軒一看顧薇薇和他說話,立刻將腦袋埋在夜司廷懷裡。
「夜少,寶寶很靦腆。」
顧薇薇微笑着抬頭看向夜司廷。
餐後夜軒被管家帶走,餐廳內只剩下夜司廷兩人。
太安靜,顧薇薇先開口:「夜少,你兒子真可愛。」
夜司廷眉頭微擰,「我兒子難道不是你兒子?」
「呃......是,是我兒子。」
顧薇薇立刻笑道,「我們兒子真可愛,我很喜歡他。」
夜司廷眉頭才舒展,又眼眸深深問顧薇薇:「你不怕我們兒子嗎?」
「怕?」
顧薇薇不解,「為什麼要怕?」
夜司廷意有所指:「他從頭到腳雪白,和普通孩子不一樣。」
「為什麼要和別的孩子一樣?
世界上沒有相同的人,孩子也一樣。」
顧薇薇認真對夜司廷說,「我不怕他,他像小天使一樣神聖,太可愛了,只是......」夜司廷:「只是什麼?」
「只是我和他說話,他從來都不理我。」
顧薇薇神情沮喪,「他不喜歡我。」
夜司廷聽了眼中出現一絲柔意,「軒兒不是不喜歡你,他只是有自閉症。」
顧薇薇驚愕,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竟然會有自閉症。
「我以為他遇到陌生人靦腆。」
她說完又問,「兒子這全頭白到腳,到底得了什麼病?
兒子親生媽媽呢?」

《夜少寵妻太撩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