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連載中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冰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少商 霍不疑

星漢燦爛同人文,妥妥地站cp小說少商琴弦纏繞在手腕上的那刻起,世界早已不是原來的世界,身負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紀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陳少商望着眼前鮮衣怒的少年誰說情深緣淺?我就要情深緣更深!展開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試讀:

「咳!我自己走即可!爾等退下!」

那些奴僕都緊緊地貼着牆壁站着,生怕這位不省事地女公子,又翻出什麼幺蛾子。

程少商攙扶着阿奴,還是軟弱無力地樣子朝前走着,李管婆等人在身後默默地盯着。

一絲一毫地不敢懈怠,等兩人終於上車之後,李管婆才緩緩地歇了一口氣……

「出發!快出發!」

來接程少商的馬車畢竟是尋常馬車,走的也極其慢,兩人一上車就嗅到一股子說不出的難聞味。

在樹林的陰暗處,有一男子黑衣駿馬,眼神深邃且狡黠。

「女公子還是乖乖聽話,難得得以回家,一定要將之前那些頑劣地性子改了,

多跟着葛夫人學一些賢良淑德,只有這樣待主君歸家也能念及女公子的乖巧!

否則主君還未進門,就聽到你各種頑劣怪癖地行為,讓家族蒙羞啊!」

程少商實在聽不下去了,二話不說,直接朝着毯子和綢巾吐了幾口下去。

「嘔嘔嘔……」

「咦!這是什麼味?太噁心了,我要吐了!」

「女公子……女公子莫不是病暈了,哪裡有什麼味道?」

程少商可管不了那麼多,阿奴見她手腳麻利地將那些褥子一股腦地捲起來,將那些吐過的東西準確無誤地砸在李管婆身上。

「哎呀!女公子是幹什麼啊!」

程少商撩起車簾朝着她做出嘔吐的姿勢,眾奴僕一看直接退避三舍。

阿奴心疼地挽着裊裊地肩膀說道:

「女公子真正是遭罪了,你這個噁心至極的惡奴,脅迫為難上路不說,還在這馬車裡弄的什麼手腳?

難不成你家夫人想趁主君不在,將女公子毒死在外面?」

李管婆被氣的整張臉似颳了白粉,她跌坐在地上,前胸劇烈地跌宕起伏着……

程少商和阿奴對視一笑。

到底覺得心裏舒服極了,不知道是不是太舒服了,還是剛才那一場戲,她演的格外的敬業和認真耗費了精力。

她又覺得頭暈腦脹起來,阿奴見她臉色不對,馬上攙扶着她坐下。

「篤篤篤……」

那李管婆此刻猶如猴子,被一群黑色騎兵圍着繞了好幾圈,她身邊頓時煙霧瀰漫,泥土翻飛。

「咳咳咳……」

「凌將軍!是凌將軍!」

「凌將軍!」

凌不疑的大名在整個都城都算是聲名顯赫,如她這般被人遺棄地留守兒童,

都能如數家珍,實在是因為這位將軍不僅年少有為,帥氣非凡,

只喜論軍務,不喜女色的純潔郎君!

嫋嫋將關於這人的所有信息都在腦子裡收集了一次,這才望着眼前的真人……

想將這些流言都和眼前此人結合起來。

凌不疑全身戰慄,也許是因為這是兩人命定地第一次見面,他現在不僅戰慄全身冒着熾烈地熱情。

所以,從程少商的角度上依稀見到一俊美郎君,他此刻朝着她露出自以為最帥氣暖人的笑容。

程少商惋惜地搖了搖頭,心裏想到,帥是挺帥地,就是有點太冷冽了……

凌不疑從馬上帥氣地翻身而下,龍行虎步地走到那馬車前,以自己認為最輕最柔地聲音說道:

「冒昧打擾女郎,請問是否見到鬼祟之人?」

天知道他是怎麼說出來的,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凌不疑更加激動了,畢竟是他第一次見到那如如凝脂地小手。

「您不妨點燃西邊草垛看看?」

他掐好點數,猛然往那車簾前一撈,果然摸到那雙無比熟悉地雙手。

凌不疑很想笑,可惜他現在不能……

所以他現在還是一副冷冰冰地模樣,她的體溫他最熟悉,這是又發燒了?

在他流放之前裊裊言無不盡地說起之前的趣事,每每說到初見的時候都是寥寥幾句,他這一路思來想去,就覺得有貓膩。

原來她不僅沒有熱乎地吃食,就連回家都是發著高燒的!

凌不疑緊緊地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努力地壓抑着心頭的怒火,

恨不得,現在就將自己的心上人緊緊地摟入懷中,不受一絲一毫地委屈。

程少商獃滯了幾秒,這才將手收回,手裡儼然還有另一個東西。

他疑惑地望着手裡的玉藥瓶。

凌不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朝她淺淺一笑,露出潔白地牙齒說道:

「多謝!」

他馬上提高聲調,對着身邊的人喊道:「來人點火!」

身後兩兄弟也是開了眼了,少主公今心情怎地那麼好?

兩人望着跟前這車眼眸迷離,可惜兩人即便是想破腦袋也不知凌不疑的真實想法!

隨着火勢越燒越大,終於將那抹鬼祟地人燒了出來。

「哎哎哎!」

凌不疑指着猶如老鼠般到處亂闖地人大聲喊道:「抓!」

李管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又六神無主地追着那老鼠到處跑。

「哎!抓錯人了!抓錯人了!女公子使不得啊!使不得啊!那是我們自己人啊!」

程少商使出全力吼道:

「我們程家一代忠烈,這裡哪裡來的阿貓阿狗?做了見不得人的事,也想來攀咬不成?

在你想咬別人的時候,還是要掂量掂量,小心讓你打破牙齒往裡吞!」

李管婆這次是氣極了。

程少商怕她再抖出什麼駭人之言。

想再加上幾句。

「帶走!誰要是再和嫌犯有干係也一併捂住嘴帶走!」

李管婆:「……」

凌不疑深深地望着那越行越遠地馬車,這才一甩馬鞭帶着侍衛回去交差。

程少商打開那個瓶口嗅了嗅,阿奴也嗅了嗅。

「女公子這是……」

「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上好的葯,具體是什麼葯就不得而知了。」

她才說著,就從玉瓶里掉出一張紙,

【逍遙丸,可治百病,強身健體之良藥。可試之!】

紙張的另一面則寫着。

【你爹爹和母親已歸家,母親喜撒嬌切勿硬碰硬!】

程少商死之前是不識字的,她是通過這段時間的夢境,漸漸識了一些字,所以字條上的字,大約還是能猜測一二。

那紙上字體堅毅挺拔,頗有高山流水的意境。

想必此人必高風亮節,文采斐然?

還挺有思想的……

就是太有思想了,這凌不疑是瘋了吧?怎麼會知道我家的事情,還和我說母親的事情,難道說自己母親是嫌疑犯?

不不不……這是不可能的!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