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仙穹彼岸
仙穹彼岸 連載中

仙穹彼岸

來源:外網 作者:觀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觀棋 都市言情

蒼茫的仙穹下,一個時代的璀璨,不過是彈指間的煙花綻放。 俯瞰大地,悠悠萬載,生生滅滅,他們都在哪裡?仙門、皇朝、無上聖地,都不過是仙穹下的一?黃土。 萬載輝煌,一滅成灰。 墟土深處生燼萌,你我爭為通天樹。 仙穹彼岸到底有什麼?展開

《仙穹彼岸》章節試讀:

[]
一個多月後,蕭南風已經離開了天樞皇朝,出現在東海畔的一個小鎮上。
小鎮的一間茶樓,二層有着一片區域擺放着大量代賣的書籍。
蕭南風此刻就站在書籍櫃檯旁邊,一本一本地挑着。
「客官,你不看看這些功法嗎?我們這裡的功法,可都是一等一的上乘功法,雖然價格貴了點,但,可以讓你儘快提高修為啊。」茶樓老闆濤濤不絕地向蕭南風推銷功法。
蕭南風卻懶得理會,他都要去拜師仙門了,仙門內的功法不學,學你這小茶樓的功法不成?他對那些暢銷的功法看都沒看一眼,只挑了一堆積滿大量灰塵的舊書籍。
「這些道家經文好像有些破啊?」蕭南風皺眉道。
茶樓老闆臉色一陣難看:「那是特價書籍,我爺爺以前收集的孤本,從我爺爺那一輩開始就擺在這了,都被翻幾十年了,自然有些破舊,要不是我爺爺定的規矩不準換掉,我才不賣這玩意呢。」
這些道家經文,晦澀難懂,虛無縹緲,又不是功法,幾十年放在這裡都沒賣出去,眼前這少年應該也是問着玩吧?
「這些書怎麼賣?」蕭南風問道。
茶樓老闆神色一怔:「你想要?哎呀,太好了,一兩黃金,全部拿去。」
「老闆,你這書籍,幾十年了都賣不掉,還要一兩黃金?」蕭南風皺眉道。
「這是我爺爺定的規矩,不能改,你不會真買吧?」茶樓老闆驚愕道。
「你說呢?」蕭南風取出一兩黃金晃了晃。
「哈哈哈,客官大氣,我給你今天的早餐免單。」茶樓老闆頓時驚喜道。
這些破書佔了書櫃不少位置,如今清理掉,終於可以上架些暢銷新書了。
蕭南風抱着十幾本沒讀過的道家經文,走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喚來小二點了些吃食,就翻閱起了經文。
就在蕭南風吃着早餐,聚精會神地讀到精彩處時,鄰桌突然傳來一陣嘲笑的低語。
「那個傻子,居然花了一兩黃金買一堆垃圾,嘖嘖。」
「老大,我看他是買不起修鍊功法,想要撿漏撞大運吧。」
「老大,他肯定是個窮鬼。」
……
卻是鄰桌坐着十二名衣着華麗的青年,此刻眾星捧月地恭維着其中一名白衣男子,那白衣男子搖着白紙扇,面露傲氣,口無遮攔地對四周之人不斷點評,其他人盡皆一臉恭維,讓他越發得意。
蕭南風看了眼這群人,頗為無語,哪冒出來的一群神經病?你們這麼口無遮攔,不擔心會遭來禍端嗎?我買書關你們屁事?
蕭南風直接無視了這群人,繼續埋頭研讀道家經文,感受着其中的高妙。
「老大,太清仙蹤的船,今天真的會來嗎?」鄰桌一人問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搖了搖白紙扇有些騷包道:「怎麼?我葉大富的話,你們不相信?」
「我只是有些激動,我們肯定相信你啊。我們各家族都追隨你葉家,我們這些少家主,也肯定都以你馬首是瞻。」那人恭維道。
葉大富滿意地指着窗外:「看到外面的馬車了嗎?」
眾人望向窗外,果然,此刻小鎮上極為熱鬧,無數華麗的馬車從四方趕來,聚集向不遠處碼頭的外圍,將四周道路堵得水榭不通。
「這些馬車裡都是來跟我們搶奪拜師名額的人?」眾跟班頓時一臉不爽
「太清仙宗何等強大,被天下人追捧,豈不正常?你要知道,就連我天樞皇朝的人皇,都出自太清仙宗門下呢。」葉大富感嘆道。
「我們一定要成為太清仙宗弟子。」一個跟班面露期待道。
「太清仙宗的弟子分成兩種,一種是正式弟子,一種是雜役弟子,能成為什麼弟子,就看各自的本事了。反正,我肯定會成為正式弟子的。」葉大富無比自信道。
「啊?弟子還分兩種?」眾人好奇道。
「待會只是初選罷了,沿海岸有三處停靠點,太清仙宗的海船會在每處停靠,將符合初選標準的弟子帶上船,送往太清島,再由專門負責招錄弟子的人進行二次篩選,到時才能確定是成為什麼樣的弟子。」葉大富解釋道。
「還是老大厲害,什麼都知道。」一個跟班恭維道。
「那是當然,我葉家已經有人拜入太清仙宗了啊,自然對此事非常清楚。太清仙宗的海船,一年一趟,錯過了今天就要再等一年,所以,待會你們一定要好好表現。」葉大富自傲道。
「老大放心,我們一定不給老大丟臉。」一群跟班摩拳擦掌。
「來了,太清仙宗的海船來了!」陡然,茶樓外傳來一聲驚喜的高呼。
葉大富的一群跟班激動得扒在窗口眺望,蕭南風也扭頭看向窗外遠處的大海之上。
就看到,一艘如宮殿般巨大的海船航行而來。船身上書有『太清』二字古撰,十分氣派。
諾大的碼頭今日為何空蕩蕩的,就是因為所有漁船都要給這艘太清仙宗的船讓位。
「恭迎太清仙師!」敬畏之聲此起彼伏。
卻看到,海船慢慢靠岸,甲板邊緣站着一群身穿道袍的男子,此刻正居高臨下,俯瞰碼頭外聚集的恭拜之人。
「可是想要拜入太清仙宗?」一名道袍男子沉聲問道。
「是!」碼頭附近之人頓時恭敬地應聲道。
「十歲以內肉身修為達至後天境第六重者,二十歲以內肉身修為達至先天境者,可免費免審登船。」那道袍男子一聲朗喝。
朗喝之聲傳到了不遠處酒樓。
「老大,我們快過去吧,別讓仙師們久等了。」一個跟班激動道。
「急什麼,船上的都只是太清仙宗的雜役弟子罷了。」葉大富風輕雲淡道。
「他剛才說,十歲以內達至後天境第六重,二十歲以內達至先天境者,可以免費免審登船是什麼意思?」一個跟班忍不住問道。
「這是一個衡量標準,這種天賦的人,入了太清仙宗基本都是正式弟子,自然可以肆意妄為,他們這些雜役弟子自然不敢為難。」葉大富解釋道。
「如此說來,老大你隨時都可以上船了?」一群跟班羨慕道。
葉大富露出一絲得意:「那是自然。」
遠處,大船上的道袍男子看了眼四周,繼續道:「其他人,想拜入太清仙宗者,需三十歲以下,進行天賦、年齡篩選,於此碼頭進行排序,只取前三百,領牌登船!」
「是!」四方一片應喝。
頓時,符合要求之人紛紛前往碼頭接受測試。
「老大,那我們先過去了。」一群跟班急不可耐道。
「好,以你們天賦,應該沒問題。」葉大富自信道。
一群跟班很快就走了大半,只有兩個跟班留下來陪着葉大富繼續吃飯。
「咦?老大,你看那個窮鬼好像也要登船?」一個跟班驚奇道。
「嗯?」葉大富扭頭望去。
只見蕭南風取出了包裹,不緊不慢地將剛剛買好的特價書籍收拾入了行李。
「老闆,感謝這幾日的款待,我要走了。」蕭南風開口道。
「祝客官此行太清仙宗,拜得名師。」茶樓老闆也笑着客氣道。
葉大富和兩個跟班對視一眼。
「這窮鬼,看樣子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吧?他也要登船?而且,他居然沒有去參加入船審核?」一個跟班驚訝道。
「我們沒有去參加審核,是因為我們已經達到了免測標準。那個窮鬼,比我們小上三四歲的樣子,難道也是?」又一個跟班驚訝道。
「他的肉身修為達到了先天境?」葉大富也瞳孔一縮。
葉大富修行天賦極高,被家族寄予厚望,這些年更被人無數人吹捧,一直覺得自己修行天賦難逢敵手,可眼前少年如此年輕就達到先天境了,難道比我的天賦還高?

《仙穹彼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