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無情恰似多情苦
無情恰似多情苦 連載中

無情恰似多情苦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蒹清 蘇窈眉

長公主和美貌假太監,這是東宮的秘密……展開

《無情恰似多情苦》章節試讀:

  三年零一個月,端王五十大壽大赦天下。
  蘇窈眉終於離開北漠。在北漠三年,風沙侵蝕她的喉嚨和肌膚。她換上了一襲綠色輕紗,走進了人人望而生畏的東廠。
  東廠門口侍衛攔住蘇窈眉:「東廠重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三年時間,京都認識蘇窈眉的侍衛都被換掉。
  蘇窈眉朝着侍衛勾唇一笑:「我和你們東廠的廠公可是老相好。我想什麼時候見他就什麼時候見他。「
  轉瞬間,蘇窈眉的手指已經掐在侍衛的命脈上邊。她要進任何地方還沒人攔得住。
  東廠的內侍曾經不少在皇宮任職,在看到蘇窈眉的時一臉詫異,「長公主?」
  蘇窈眉聽到這個名號倒是一笑。這些人竟還記得她。當年她被陷害入獄的時候,這些曾經對她點頭哈腰的太監,可沒有一個人來天牢里探望過她。
  「你不是被流放去了北漠?怎麼會來京城?」
  「東廠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你還不滾出去?」
  「我可是來找你們廠公重溫舊夢的。你們就不怕我給你們廠公吹枕頭風?」
  蘇窈眉一息之間點住了眾人的死穴。
  眾人無人敢阻攔蘇窈眉。
  書房的門被敲響。
  秦蒹清未曾抬頭,「進來。」
  蘇窈眉推開雕花門,隨後關上門。
  走進書房裡,秦蒹清正在批閱摺子的筆停了下來。
  饒是這三年來,秦蒹清已經成為了整個京城讓人聞風喪膽的東廠廠公,可手指尖還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蘇窈眉!
  即便是用了胭脂水粉點了絳唇,但還是看得出來她的皮膚比以前粗糙了很多,人也瘦削了不少。
  蘇窈眉朝着秦蒹清笑了起來,那一雙眼眸里透着明亮的光,好似從來沒有經歷過以前的事情。
  「我從北漠回來了。」
  蘇窈眉笑着一步步走向秦蒹清。三年不見,秦蒹清的容顏比三年前還要美貌。不愧是能引起傾國之禍的容顏。
  秦蒹清靠在椅子上,半眯着好看的眼眸,目光死死地看着蘇窈眉,「不是說兩不相欠了,還來東廠做什麼?」
  蘇窈眉直接坐在書桌上,她勾了勾自己胸前的頭髮:「我當然是來找你拿錢的。我過慣了錦衣玉食人人伺候的日子,如今就算從北漠回來,也沒有錦衣玉食的生活。不如你給我錢?」
  秦蒹清的眸色晦暗,蘇窈眉抓住秦蒹清的手指,放在掌心裏把玩:「我都聽說了。廠公三年前差一點和方婉兒成親。方婉兒母親去世要守孝三年。三年沒有女人,廠公難道不寂寞嗎?更何況廠公不是說過我在你眼裡就是個**么?外面的**收多少,我就收多少絕不多收廠公一文錢。「
  說完,蘇窈眉的嘴角勾着魅色笑容。
  心臟的猛地一緊,好似被什麼東西罩住一般,狠狠收攏。疼得秦蒹清喘不過氣來。
  他猛地掙脫蘇窈眉的手,眼神冰冷渾身散發著寒冷氣場:「蘇窈眉,立刻從東廠滾出去。你不過是舊人,而我不戀舊。」
  蘇窈眉大笑起來,沙啞的聲音在空蕩蕩的書房裡顯得很是詭異,她舉起自己的手指看了看。
  「廠公是嫌棄我如今的肌膚粗糙不堪比不得三年前的冰肌玉骨了吧。也是,在北漠三年,北漠風沙又大還缺水少糧,要想活下來就得什麼粗活累活都干。手上的皮膚都裂開了。如今廠公權傾天下,要什麼女人沒有。」
  她說完,不忘朝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露出一道幾分的笑容,「我說的對不對?」
  秦蒹清的臉色幾位難看,他以為自己對蘇窈眉做過的事情,如果兩個人再見面的話,蘇窈眉肯定會提刀來見。
  可她並沒有。
  甚至連能做武器的簪子都沒有戴一隻,走進她的書房,然後當著他的面解開了她的衣服。
  衣服下的肌膚雖然變得粗糙,可依舊很白,白得幾乎透明。
  蘇窈眉和三年前一樣,熟練地坐到秦蒹清的腰間。

《無情恰似多情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