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外企歲月
我的外企歲月 連載中

我的外企歲月

來源:google 作者:歲月是顆孤獨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總 李海亮 現代言情

沒有烽煙的戰場,到處都是敵人沒有人情的職場,處處都是人精不該有情的情場,誰又覓得一絲溫暖…高歌像只小獅子在外企里摸爬滾打,勇往直前,以及傷痕纍纍到頭來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頭小鹿,能在他心裏肆意亂撞的小鹿展開

《我的外企歲月》章節試讀:

王力和岳大陽之間曾出現過一些過節,奈何雙方又都不是大度之人,於是就成為了彼此的魚刺。趙得賢自然是要站隊的,即使不站隊,王力也自然會把他歸到岳大陽之類。

我的處境尤為尷尬,我謹小慎微,就怕出錯,奈何你不動人,自然有人動你。

王力有段時間每天打電話,每次半小時,多數是教我如何成長,如何考慮問題,以及如何超過趙得賢。

時至今日,我依然感謝他,超越敵人比陷害敵人更讓人痛快。

王力再次來到臨市檢查工作,會議是免不了的,省內其他地區的經理也一起參加。晚餐時我格外注意,不想牽扯進這種亂七八糟的對抗。

這種聚餐其實就是工作的延伸,不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吃飯,而是為了工作交流,當然有時候也是耍手段的時機。

王力突然提出,接下來臨市周邊的幾個城市也由我來管理。那幾個城市的經理立刻臉都綠了,而臉色最難看的就是趙得賢。

我只想把這頓飯快點結束,我提議一起喝了杯中酒,卻無人舉杯。

我心裏也是鬱悶極了,奶奶的,都各懷套路,還讓不讓人吃飯了,這種如鯁在喉的感覺實在是太Shit了。

自此,趙得賢一個省的地盤,被王力分了一半給我,而我不得不接。但接與不接對我來說是別無選擇的。然而,是否去做為卻是我可以控制的。

我一直想跟趙得賢好好溝通一下,我很想告訴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無與他爭鬥之心。

但趙得賢卻沒給我這樣的機會。

王力的這種劃分,也並不是王力提出來的,早在一年前組織結構調整方案起草的時候,渠道總監吳鑫提出把浙江劃分成兩半,一半我來管理,另一半趙得賢負責。最後因為其他省份沒有類似情況,而被否決。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趙得賢第一次找我談話,直接問業績是不是假的,我也終於知道他當時那種抽筋似的笑容,那種欲言又止,到底都止了什麼。

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然成為他的對手,而且很久了!

我暗罵,為什麼這種事情沒人告訴我…那位親愛的吳總,你想提拔我,你也早說啊,你真是做好事不留名啊,可是留坑了…

趙得賢提出要重新劃分客戶,要求組織地區會議,他以電話會議形式在鄞市參加。

我立刻意識到,這將又是一場對決。

例會時間定在上午九點,這是趙得賢的要求,他希望一上班就開會,不給我跟部門人員溝通的機會。

我要求部門人員八點半到公司,準備會議內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相信這次會議就是針對我名下的客戶來的,趙得賢必然是想着先把我的客戶分光,再一步步把我逼走,離開CCA。

我分別跟每個人談話,我問他們想不想要我名下的客戶,以及他們對此次重新劃分客戶的想法。

能進外企的必然是智商高學歷好的,能做銷售的也自然是情商在線的,只是高低不等而已。

也許這些年我的步伐足夠沉穩,也許這些年我沒有為難過誰,大家都表態不想重新劃分,對目前的業務不利,尤其是處於ing的項目,中途換人,無異於自殺身亡。

會議在上午九點準時開始。趙得賢的嘴臉也正式上線。他似乎很着急沒有什麼開場白,就進入主題:「大家把客戶重新劃分一下,威風科技誰來做?」

他真是太心急了,威風科技是我一手開發出來的客戶,經過幾年的合作,年用量已經達到七百萬。

我的第一反應是按兵不動。感嘆他的吃相也實在太難看了。大家靜默了足有兩分鐘,趙得賢又追問了一遍。要把我的客戶拿掉,我自然是不方便說話的。

鄒平最先開口,她說:「威風科技是高歌一手開發的,客戶屬於行業龍頭,又是民營企業,老闆娘一手掌權,接觸起來真不容易,換人的話有可能會影響後續訂單。」 我看向鄒平,點點頭表示感謝,一切盡在不言中。

鄒平剛回到部門做銷售時,對我也並不友善,原因自不必說。從領導變成兵,自身心理轉變需要時間。我盡量遷就就好。

趙得賢可能沒想到大家的反應,以他的智商,他肯定在想,這麼大的客戶,怎麼會沒人想要呢?

他繼續:「其他人有什麼想法?不想試試么?」回答他的自然是寂靜。

他有些下不來台,自言自語:「那威風科技的事就暫時擱置,再看看其他客戶的劃分。」接下來他只提了兩三個客戶,便草草結束了會議。

凡是有腦子的都看出來了,他就是在打壓我而已。但智者千慮也必有一失,何況我一直覺得他很缺,傻缺。他是沒想到我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並做了準備。

總算是過了一關。但相信後面還有很多關等着我。想想就頭大,人在職場,身不由己。

在官場,很多人喜歡搬權弄勢。在職場,也有很多這樣的人,無非是手段和套路的區別。

趙得賢想要拿走我客戶的計謀沒有得逞,很快就來了第二招。

既然沒辦法順利的把我擠出公司,他只能退之而求其次,讓我不順利,繼續打壓。

架空管理權限是有些人的慣用伎倆。很快,趙得賢就用在了我這。但不知為何,趙得賢做事總是差那麼一點火候,我都替他着急。

他千挑萬選,選中了部門的男同事余向東。年齡與我同歲,身高一米七七,體重65公斤,經常健身,所以整體形象不錯,算是個帥哥。但當然,他並不符合我的口味。帶一副黑框眼鏡,說話比較深沉,總覺得眼睛後面有些許算計。

趙得賢提出每個地區要設一個重點行業負責人,負責全省該行業的深挖。當然,以趙得賢對業務的能力,我並不覺得這是他的想法,這應該是公司的一個提議,而趙得賢覺得機會來了,而機會又是給準備好的人,他一直等着利用各種機會打壓我。

很快,郵件出來了,趙得賢任命余向東為省內機械行業負責人,可全省出差,推動行業發展。

我只能在心裏笑笑,這種任命,誰會在意,誰又會認可,公司的所有任命都是公司發出來組織公告的,不是你一個省級經理髮個郵件就算昭告天下了,簡直滑稽透頂。

接下來余向東也確實得意了幾天,還去省內其他地區出差,所謂指導開發行業客戶。

想想也實在可笑,他在CCA三年,指標都是部門最低指標,區區幾百萬的指標都忙得他捉襟見肘,應接不暇,還能指導別人?但當然他也有他的專長,紙上談兵,歸納總結確實大部分其他員工比不上的,也許就是這一點,晃瞎了趙得賢的眼,欲要委以重任。

趙得賢拉着余向東,向我施壓。我見怪不怪。你們搭檯子唱戲,我空閑的時候掃一眼,當猴戲看也不錯。

我從不嫉妒比我強的人。把你和你周圍的十個人組成一個圈子,這十個人的經濟能力,社會地位,家庭狀況的平均值,就是你的社會值。我深以為是。所以我要不斷的提高自己,也希望周圍的人強大。

余向東跟着趙得賢混了一段時間,也一起跑了臨市本地以及其他地區的機械行業客戶,聲勢似乎轟轟烈烈,但我並沒有看到成效,沒發現因為他們的出現,為CCA訂單作出貢獻。但相信他們的酒沒少喝,話也聊的透徹。

余向東一方面跟着趙得賢造聲勢,一方面向我示好。我對他的態度沒什麼變化,還跟以前一樣。

如果把他當成敵人也真是小看了我自己,我是高歌,不屑於此。

日子如流水,轉眼間就是一年。此時突然傳來噩耗,王力被合規部門調查。此時我已經在CCA工作五年,我深知一旦合規介入,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離職。我並不熱衷於公司的這些政治事件,但是王力是我的大區總監,我不得不在意。再加上他的去留對趙得賢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當時公司內部保密工作做的不錯,只零星聽到一些風聲,似乎是和報銷有關。

在一年後的某一天,我去閩州出差,見到了王力,才知道當年是他負責的其他地區的經理和他鬧矛盾,誣告了他。但我相信,所謂誣告也會有一些事實成分在裏面。

不必深挖。

王力的離職,對於趙得賢來說,可謂歡天喜地,我時常想,以他的個性,應該會喝二兩以慶祝。同時他以為我沒了靠山,無力跟他抗衡,越加過分。

趙得賢始終沒看明白,我從未有過靠山,我的靠山就是我自己。外企的生存法則之一就是以業績說話。

每年1月,都是分指標的季節。每年的指標都是結合前一年的指標和完成情況來的。

我負責的臨市超額20%完成指標。那麼新一年的指標定多少,該怎麼定,就要看管理者的水平了。所有的結論都應該有數據支撐,讓一線員工有計劃有認可有希望,很重要。

趙得賢小人得志,直接在我地區完成值的基礎上增加10%。實在是夠狠,這相當於指標比去年增加了32%。舉個例子,去年指標為1,我們完成了1.2,今年指標1.2*1.1

我了個去,蒼天啊,大地啊,簡直了!

趙得賢知道我的性格,自然不會把我當貓看,他不肯來臨市當面談指標。他拉了個微信群。我實在沒給他面子,我問他指標是怎麼來的?有什麼數據做支撐?有潛在大客戶還是潛在大項目?為什麼是增長10%,而不是20%或者5%?未來市場預期如何?CCA有沒有大數據分析?比去年指標增長32%,公司是否會給我部門加人?

趙得賢起初還試圖敷衍着回答幾句,畢竟微信群里,他的下屬們都在。還是要保存面子。在我一連串的炮火攻擊下,他不再說話,也堅決不同意改指標。

我本是不想咄咄逼人,奈何他欺人太甚。

我再次扔出炸彈,我問他為什麼臨市就要這麼增長?為什麼他所在的鄞市不需要增長,而且去年的指標沒完成,今年定的指標就可以更低?鄞市有什麼客戶倒閉了么?有哪些不景氣的行業?還是鄞市的CCA員工有人員離職?臨市的人均訂單指標達到了1000萬,鄞市作為省內第二大城市,人均連400萬都達不到?

我想趙得賢肯定被我氣的臉都綠了。作為他的報復,他再次把余向東叫去鄞市。

《我的外企歲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