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同學,加個好友吧
同學,加個好友吧 連載中

同學,加個好友吧

來源:google 作者:Kiosk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熊峰 現代言情 郁冉

一句話簡介:這是一個看似女追男,其實男追女的雙箭頭故事郁冉這輩子做的最大膽的事情,大約就是先後兩次對男神方清舟說出那句——「同學,加個好友吧?」,但就算在給她一萬次機會,她也不後悔那天的決定我確實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和你搭訕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出格的事,但因為是你,所以我從不缺少靠近你的勇氣方清舟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大約是高中的時候為了所謂的「驚喜」,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郁冉自己是誰但沒關係,兜兜轉轉,他還是找到了他的玫瑰花我就是這樣冷漠、自私、自以為是,但是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學着溫柔地對待你,學着熱愛你熱愛的世界從小帥到大外表溫柔內里冷漠毒舌學神男x考展開

《同學,加個好友吧》章節試讀:

  「怎麼可能?」詩詩第一個不相信,她頭伸出圍欄,「手機給我看看?」

  曉瑩聽話地舉起郁冉的手機,上面是一條消息——

  【你好呀,明天要不要一起去自習呀?】

  消息前面是一個紅色感嘆號。

  下方是微信提示信息——

  【清舟開啟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朋友。請先發送朋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發送朋友驗證】

  尷尬的靜謐籠罩了這個小小的四人宿舍。

  郁冉突然一個鯉魚打挺,將詩詩從身上掀開。她手一撐床欄,直接從床上跳下來,搶過自己的手機,按下了鎖屏,將手機隨手扔回床上。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在三人愣怔的目光中,郁冉默不作聲地打開書包,翻出了一本高數,打開檯燈,掏出草稿紙,開始認真看起了書。

  詩詩後仰避開差點砸到自己的手機,悄無聲息地爬回自己的床,然後又動作輕緩爬了下來。拉着僵立在原地手還維持着拿手機動作傻愣着的曉瑩,一起爬到了曉瑩床上。

  三人臨時在曉瑩和小麥床上開了個小會。

  小麥眼睛瞟瞟郁冉,手指在太陽穴邊上指了指:她是不是受刺激過大,瘋了?

  詩詩揮揮手表示不可能,她輕輕拍了拍臉頰,然後比了個寫字的動作:臉皮薄,假裝學習呢。

  曉瑩左看看右看看,然後疑惑地掏出手機在她們宿舍群里問:

  【破曉之光:為啥不直接群里聊呢?】

  消息還沒發出去,就被小麥和詩詩同時摁住了手。

  兩人恨鐵不成鋼地戳了戳曉瑩的額頭,用口型說到:「她在群里呢,你不是讓她更尷尬?」

  曉瑩同樣用口型回復道:「她不是把手機扔上床了嗎?」

  詩詩和小麥對視一眼,同時在對方眼裡看到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立馬掏出手機拉了個三人的微信群。

  【小埋:現在怎麼搞?】

  【破曉之光:我們難道也要變成那種,四個人八個群的宿舍了嗎?】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數學告訴我們,四個人只能有四個群,兩個人之間只需要對話框。】

  小埋趕緊制止了兩人將話題扯遠。

  【小埋:打住,先把下面的解決了。】

  群里一陣沉默……

  這……誰能有辦法啊?

  詩詩作為宿舍老大,在兩位妹妹期待的目光中,僵硬地打下一行字: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要不我給她介紹個更好的男朋友?】

  小麥對着這條信息嘲諷一笑。

  【小埋:我是不是還沒有說過她看上了誰啊?】

  另外兩人同時在群里發問號。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總不能是校草吧?要是校草,那刪掉也好,那人喜歡網紅臉,小芋頭這種清純風的沒戲。】

  小麥不屑地一哼,當然是沒有聲音的哼。

  【小埋:校草還交過女朋友呢,只要交過女朋友就有攻略的方法。她看上隔壁建院的院草,方清舟。】

  「嘶……」詩詩和曉瑩同時倒抽一口冷氣。

  詩詩表情誇張地做了個口型,「不是吧?」

  小麥肯定地點頭,就是他。

  另外兩人低頭飛快地打字。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就是那個校草評選的時候去美國當交換生,剛好錯過,只能屈居院草的方清舟?】

  【破曉之光:就是那個還沒入學就在學校論壇上以一張照片引起腥風血雨,一入學學聯、校學生會和院學生會三大組織,為了爭奪他差點打群架的男神,方清舟?】

  小麥嘆了口氣,再次肯定地點頭,就是他。

  另外兩人又一次抽氣,然後不約而同地嘆息一聲。

  群里再次沉默。

  N大校草評選比較特別,算是學校比較重要的半官方活動,選出來的不僅是校草,還是學校招生宣傳的門面。

  為此,還特別制定了評選流程和規章制度,對外表、成績和品行都做了評選標準的規定。

  同時,為了方便配合學校的宣傳工作,規定:上一任選出來的校草畢業了,才選下一任。而且只選在校本科學生,那些休學的、外出交流交換的、研究生博士生都不納入評選名單。

  剛好這屆評選的時候方清舟不在,沒有算進評選的名單里。

  候選人名單一出來,學校論壇就炸了。

  方清舟雖然入學時間不久,迷弟迷妹卻不少。對於他不能參選,迷弟迷妹們不服啊。

  為此鬧了不少事出來。

  最後還是學校論壇負責人聯繫上方清舟本人,讓他從美國發了個郵件過來才將此事平息。

  他的郵件也不長,就幾個字,在整個校草評選期間都掛在了論壇首頁上——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

  這件事當時鬧得轟轟烈烈,他人雖沒有出現,卻實實在在的多了很多粉絲。

  文學院那個高冷的院草,甚至公開在論壇上稱讚方清舟——清華其外,淡泊其中,不作媚世之態,全然君子之風。

  這個舉動直接將方清舟的人氣推上了頂峰,新校草一度淪為「笑草」。

  不過也有陰謀論者懷疑,這是文學院院草競選校草失敗,所以故意酸新校草的。

  但更多人看到的是——方清舟魅力無限,男女通吃。

  難怪郁冉會對他一見鍾情。

  除了那些審美特殊異於常人的,誰不喜歡長得好看,又有學霸加成,還十項全能,傳說脾氣也很好,又潔身自好的男神呢?

  曉瑩回想了一下男神的風姿,再看看埋頭苦讀的郁冉的背影。

  她家小芋頭簡直是皎皎皓月邊上的孱弱星光啊。

  但見另外兩人也都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郁冉,她連忙揮着手臂,打斷兩人目光。

  【破曉之光:別這樣,我們家芋頭也有優點的啊。】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摳鼻)在男神的對比下,可以忽略不計。】

  【林詩詩不是林詩音:不過芋頭宅你又不宅,她不認識男神,你還不知道嗎?】

  詩詩這話是對小麥說的。

  雖然大家都是讀大學,有的人確實過的和別人不一樣,比如郁冉。

  郁冉已經大四了,但是連學校論壇的網址估計都不知道。

  平時也是圖書館、宿舍、食堂三點一線,對這些八卦確實不清楚,但是小麥不是啊。

  她用眼神譴責小麥:她去搭訕你為啥不阻止啊。

  小麥乾笑兩聲。

  想起自家男朋友拉着自己,十分老父親地交代她:郁冉長這大第一次動了春心,老夫甚是欣慰啊!你作為她的舍友,記得多幫襯着點。她要偷拍,幫她p圖,她要表白,幫她寫情書啊……

  況且誰知道男神微信這麼好要?

  我也沒想到她真的能要到男神微信啊!

  我就是為了她將來萬一喜歡上別的男生,能有個搭訕的經驗……

  小麥頂着另外兩室友譴責的眼神,默默打字。

  【小埋:(委屈)我哪知道方清舟他還有兩幅面孔,表面加了好友,背地裡又偷偷刪掉呢?】

  【破曉之光:噫,你怎麼這麼說!沒有當面拒絕已經很給面子了,每天那麼多女生想認識男神呢!不把那些沒啥用的刪掉,男神的朋友列表不得爆炸啊!】

  詩詩翻了個白眼,與曉瑩的話嗤之以鼻。

  就是你們這些腦殘粉各種找理由,才把男人們慣的眼高於頂,好像隨便勾勾手指就有女生撲上去一樣。

  但她轉念一想,方清舟這個級別……好像確實也只要勾勾手指。

  小麥一拍兩張床之間的隔板,用眼神示意道:別說這些沒用的,現在下面這個怎麼辦啊?

  三人眼神博弈了一番。

  最後曉瑩作為宿舍吉祥物,被另外兩人堅決地推了出來。

  她清了清嗓子,弱弱地問了一句:「芋頭啊,你想喝奶茶嗎?吃點甜的對心情好!小麥請客!」

  郁冉雖然面前攤着書,但她也不是真心大到現在還能看的進去。

  對背後三個人的小動作她不是毫無察覺,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對自己被拉黑這件事擺出什麼表情。

  這一天過的起起落落彷彿在坐過山車,現在應該下車了,她雖然還留戀過程中的快樂,卻還是要面對現實。

  滴在草稿紙上的眼淚都幹了,還有什麼緩不過來呢?

  果然……哪裡有什麼帥哥會看的上自己呢,肯定男神當時不好意思拒絕,現在我應該知趣了。

  郁冉自嘲地笑笑,想起高中班主任對自己的評價——郁冉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還不好好學習,連給別人看見你內在美的機會都沒有。

  老師就是老師,說的話果真有道理,只有知識才不會背叛自己。

  將胸中濁氣呼出,郁冉感覺自己好了一點。

  她揩去眼角的淚漬,扭頭用和平時一樣語氣對着床上三人說:「我要奶蓋紅茶大杯去冰全糖加波霸!」

  郁冉以為這就是她日常生活中地一個小小插曲,用以證明她在大學裏也曾瘋狂過。

  現在這段瘋狂已經結束了,一切都應該回復到應該有的軌跡中來。

  卻沒想到,這個事情,也不是她想翻篇就真能翻篇的。

  第二天中午,郁冉一個人在食堂吃飯,手上拿着《戀戀有詞》的英語單詞書,沉迷學習不可自拔。

  忽然對面一個餐盆放下,郁冉皺了皺眉,眼角餘光明明能看到食堂還有很多空位,不過她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既然有人喜歡這個位置,那她就讓給他吧。

  她將書一合,準備起身走人。

  對面的人卻出聲攔下了她。

  「同學,你後來怎麼都沒找老方聊天啊?」

  這聲音讓郁冉不可抑制地回憶起,剛剛才被她清掃近記憶閣樓最角落,準備過兩天就徹底掃出去的內容。

  她其實不太想理他,但這人說的話卻讓郁冉心中燃起了無名之火。

  雖然我被拒絕了,但是沒有必要再來踩兩腳吧?

  郁冉將書塞進書包,邊拉拉鏈,邊說:「他把我拉黑了。」

  這件事郁冉沒做錯什麼,也並不羞於啟齒。

  她語氣冷淡,彷彿在說一件不甚重要的小事。

  本來也就是小事,也就是自己將它看的重了一些,還為它哭了一場。

  不過,現在都過去了。

  郁冉背好書包,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對面這個傳說中的「倒霉校草」,冷笑道:「你作為他好兄弟不知道嗎?哦,也對,我這種小人物,確實不值得你們花上兩秒鐘提一句。」

《同學,加個好友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