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聽說你喜歡星星
聽說你喜歡星星 連載中

聽說你喜歡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吃薯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桑月 邢星

星星說,他也喜歡你桑月原本在天上喜歡上一個人,但是在凡間的時候有個人毫不保留的說愛她這是桑月帶領她在凡間的小隊破案的故事展開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試讀:

他們四人簡單潦草的吃了一個午飯後,就去走訪被害者家屬

「第一位受害的是住在村門口的馬天的兒子,據說是在河邊被淹死的」謝柯回憶着資料說道

「因為小孩子貪玩,所以一開始以為只是平常的意外,直到後面越來越多的孩子『意外』身亡或者受傷,受傷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我記得有人統計了一下,去世的孩子大概有十幾個,受傷活着的就一個,這個村子一共才多少人啊」謝柯嘖嘖道

「看來這次的兇手一定對馬家村的人懷有深仇大恨」

他們說著說著便走到了馬天的家裡

「咚咚咚」

沒過幾分鐘,門被打開了

裏面走出來一個邋遢不修邊幅的男人,抽着煙,警惕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邢星將證件拿出來,「我們是來調查你兒子意外身亡一案的」

男人嗤笑道「一開始不把他當回事,現在倒是來調查了,進來吧」

邢星他們跟着他進屋後,發現整間屋子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臟,亂,差』,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下腳

「隨便找個地坐吧」男人直接席地而坐

「額不用了不用了我們站着就好」謝柯趕忙說道

「隨便你們」男子無所謂的說道,「自從我兒子死後,我家那死婆娘整天哭喪着臉,呸,老子是真他媽不想見到她」馬天一臉嫌惡的神情

「你兒子出事的那天你在做什麼」邢星拿出個本子準備記錄

「我?我在隔壁馬松家打麻將,媽的,原本打的好好的就有人來說我兒子出事了,害我最後輸了不少」馬天朝着地上『呸』的吐了一口痰

「你兒子都出事了你還有心情關心你的麻將」

「嘁,不怕告訴你們,只要我想,我有的是辦法有孩子」馬天得意的說道

不等邢星他們有反應

犀利梭羅···犀利梭羅··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是旁邊那間屋子裡傳來的

「馬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們想知道那裏面是什麼」

「哦那是我家那死婆娘,我兒子的死對她打擊很大,整天瘋瘋癲癲的,所以我把她關在裏面了,她現在說不出什麼正常的話,你們沒必要聽」

「我想我們還是需要的」邢星說道

「她媽的真是有夠煩的,那你們給我等着,她要是抓傷你們我可不管」馬天將香煙隨口吐在地上,就去將那扇門打開

然後拽着一個渾身髒兮兮,哆哆嗦嗦的女人出來,「臭娘們給我正常點,他們來調查你兒子的死的」

「你就是這麼對你的妻子的」謝柯皺着眉頭上前去扶着那個女子,管榆也上前一起攙扶

「嘁」男子不屑道,繼續坐在地上,又拿出一包香煙來抽

謝柯和管榆扶着那名女子,桑月看了一眼管榆,管榆對着她搖了搖頭

「你好,我們是來調查孩子死亡原因的,請問當時你在什麼地方」

那個女子不回答邢星的問題,反而神神秘秘的回答道「是她做的」

「是誰」邢星立刻問道

「那個寡婦的女兒做的」

「什麼寡婦」

「死婆娘又在胡說八道」馬天突然從地上暴起,衝過來就想抓住他妻子的頭髮

卻被一道看不見的屏障擋住了

桑月走上前去,「先生,請你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們,不然我們沒辦法查清楚你兒子的死因」

「我又不需要你們查,都給我滾出去,你們這群怪物」

「你應該清楚」桑月面對馬天的兇狠不為所動,「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案件,不然我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只要它想傷害你們一天,無論你有多少種辦法生孩子,最後依舊會落得孤苦伶仃的下場」

看着馬天沉默住了,邢星又說道「如果再讓那東西繼續害人的話,遲早會害到你的身上的」

從馬天的言行舉止當中可以看出來,他就是自私自利的人,只有將危險扯到他身上去,才能讓他感覺到恐懼

「真的?你們能解決」馬天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終於出現了惶恐的神情

「只要你說」

在害怕和壓力之下,馬天終於說出了口

村西邊住着一個寡婦叫陳大花,她的丈夫在幾年前去世了,但她不像其他寡婦一樣離開村莊,反而一直居住着,在她丈夫沒去世的時候,她就特別安分守己,聽丈夫的話,並且做任何事情都十分勤快,和她丈夫一起下田打牌的人都會誇讚陳大花

但是沒想到,她生了一個女兒

在這座落後的村莊,生不齣兒子無論如何都會被指指點點,即使剛開始別人有多誇讚,最後都躲不開被嫌棄的下場

陳大花的丈夫不想要這個女兒,但被她死死的攔下,為此,在沒生下女兒前對她溫和善語的丈夫變得動不動就動輒打罵,她也一併承受

然而沒想到在她生下女兒後沒多久,她丈夫就突然死了

村裡開始流傳風言風語說就是那女孩才剋死的她丈夫

所以包括他在內的其他幾家孩子去世的父親直接衝進正在哄孩子睡覺的陳大花家中,輕而易舉的奪走孩子後,將她扔下河裡活活淹死

「你們真是一群畜生」謝柯紅着眼罵道,「那是一條生命啊」

「生女孩有什麼用,又不能傳宗接代」馬天嘴硬的說道

「你···」謝柯氣的想衝上前去,被邢星攔住了

「你們還對那個女孩做了什麼」

馬天驚訝的看着邢星好奇他是怎麼知道的

「她··她不哭也不鬧的,到最後一直用眼睛盯着我們···所以我們就···」馬天支支吾吾的說道

邢星原本就已經有了猜想,聽到他對猜想的證明,他卻高興不起來

「當時村長也參與了,是嗎」

馬天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同志,你們會保護我的對不對,會抓到她的對不對」

馬天抓住邢星的手問道

邢星卻掙脫開他的手,「如果你沒做虧心事,或許可以」

馬天突然大怒,「好啊我看你們一開始就···」他的嘴一張一閉卻發不出聲音

他想繼續抓邢星,也被桑月給擋回去了

「既然你覺得做這些事沒問題,那你也去當吧」

桑月用手對着馬天,施展法術,「在這場夢境中,你將是那些被你傷害過的女孩,女人,包括你的妻子」

從馬天家中出來

謝柯依舊氣憤的東踢西踢,「果然那村長不是什麼好東西」

「所以,我昨天遇見的那個鬼,就應該是陳大花的女兒」邢星又開始沉思,「但為什麼村長家的兒子到現在都沒事情呢」

「是很奇怪」管榆也沉思道

「那我們再去問問一些家屬吧」

「哎哎哎我可不想去,我怕我多聽幾遍就直接抑鬱了」謝柯抓狂道

「乾脆我們分成兩路吧,正好節省一下時間」管榆說的同時看向了桑月

桑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管榆你和謝柯去問那個只是受傷的孩子,我和邢星再去其他被害孩子家裡確認一下。」

「啊,老大,你為什麼要把我和星星拆開」

「因為你們菜」桑月頭也不回的走

快到晚飯時間,他們回到了村長的家中

馬順見他們回來了,連忙跑過來問「調查的怎麼樣啊,有沒有結果」

「大概知道了」邢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等我們再做一番確認」

「好好好,那我去給你們拿飯」

他們回到房間剛坐下,馬順便帶着飯菜來了

「哦對了,我給你們找了新的住處,我們村西邊有一個寡婦叫陳大花,她一個人住,我已經跟她說過了,你們吃好飯我就帶你們過去」

邢星點點頭

「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馬順離開,桑月就在屋內下了一道屏障

謝柯拿起飯夾了一塊炒肉塞進嘴裏,「這才叫食物啊」

「你就不怕食物有毒嗎」邢星擔憂的看着他

「這樣什麼,現在小榆姐和老大來了,還有什麼好怕的」謝柯暴風吸入般,「餓死我了」

邢星想想也是,便也開始吃了起來

「既然我們要住到那陳大花家中,也省的我們特地去盤問她了」桑月邊說邊夾了口肉吃

「但感覺有點巧合,為什麼剛好是她」邢星總感覺不大對勁

「可能就她一個寡婦吧」謝柯狼吞虎咽還努力嚼字清晰,「況且這是星星你提出來要換地方的嗎」

「我當時覺得要是在這一天,就一天都睡不好么」

「沒關係,至少到目前為止,陳大花的女兒是兇手的可能性比較大,我們之後去詢問他們,得到的說辭跟馬天基本一致」

「哦對了,我們去問受傷的小孩的時候,那個小朋友說了一件事讓我覺得有點奇怪」管榆停下捏饅頭的行為,繼續說道

「他說他那天原本是和村長兒子馬聰一起回家的,後來陳芳突然來接兒子了,他就自己一個人走。但是當他摔下山坡的時候,看見了陳芳和馬聰驚慌失措的臉」

「嗯?什麼意思,意思是陳芳他們推他下去的」邢星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應該不是,他說距離他摔下去的地方還是有點距離的」

「所以,陳芳一直叫囂着有人要害她 的兒子,是因為如果那天她沒有來接她的兒子,她的兒子可能也會摔下山坡」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我說那人為什麼總是神神叨叨的,原來也是個目擊者啊,要不我們再去問問她?」謝柯琢磨着

「現在去問她,估計也問不出什麼,反而更加刺激她了,等我們晚上直接去陳大花家裡看看」

馬順原本說要送他們過去,但又突然說自己有急事,就說了個方向讓他們自己過去

在前往陳大花家的路上時候,邢星好像突然看到了什麼「咦」了一下

「小謝,那是不是我們遇到的小情侶中的男生」

謝柯望過去,點了點頭,「是哎,他怎麼一個人啊,他女朋友呢」

邢星想了想「要不我們去問問吧,在這個村莊里,放任他女朋友一個人不是很安全吧」

他們走過去

謝柯拿出看家本領——見誰都能稱兄道弟,「這位小兄弟,你還記得我們嗎,我們一起乘的大巴」

那個男生一臉狐疑,看了眼邢星,「啊我想起來了,這位朋友的臉我有印象」

「哈!哈!哈!那小兄弟你咋一個人啊,你女朋友呢」

那男子又恢復成不愛搭理人的模樣,「關你什麼事,我女朋友不舒服我出來買點吃的不行嗎」

邊說還邊推開謝柯徑直離去

「嘿,記不住我的臉就算了,什麼態度嗎這是,一臉做賊心虛」

「他的態度倒是可以理解,畢竟這裡人生地不熟,沒有事情就好」管榆憂心道

到達陳大花的家門外,推門進去

就看見一個女人穿着長袖長褲在打掃衛生,聽聞聲響,看向他們說道

「你們應該就是村長說要住到我家裡來的客人吧,快進來吧」

陳大花帶着他們走進去,房子內整潔有序,和他們去的馬天家形成巨大的反差

「來,這兩間就是你們的房間了,先坐會吧」

「咦你穿長袖長褲不熱嗎」謝柯好奇的問道

「哎,我丈夫去世後家裡沒了勞動力,能節省點就省一點吧」陳大花嘆氣道

聽聞,謝柯跟邢星使使眼色『快去問問她女兒的事情』

邢星「?」

謝柯又眨眨眼睛,』我看着她我問不出口啊『

邢星「??」

謝柯唉了一聲,又用一種很複雜難以形容的眼神看着邢星

邢星「???」到底在表達什麼啊

「眼睛那麼多戲怎麼不去當演員」桑月瞥了眼謝柯

陳大花有點茫然的看着他們

管榆露出友善的笑容,溫聲道「冒昧想問一下,你之前是不是有個女兒呢」

陳大花卻沒有表現的很難過,就是點了點頭

「看起來,你好像,不是很傷心」管榆小心翼翼的斟酌道

陳大花笑笑:「在這裡,我早已麻木,這裡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尤其是女生」她看向桑月和管榆,「你們兩要好好保護自己,這裡很多女生原本都來自於外面的」陳大花暗戳戳的說道

邢星皺了皺眉頭,「您是說,拐賣」

陳大花閉着眼輕輕點了下頭

怪不得,馬天說有很多種方式生小孩

「難道沒有人管嗎」

陳大花笑道:「這裡的人都和鎮上的**勾結起來的,有誰管,就算你們能救一個,只要這個村子裏的人存在,拐賣就不會結束」

「你也…是嗎」

陳大花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嗯,不過我生來就無依無靠,一開始我確實不接受,但是我丈夫在我沒生下我女兒前對我還不錯」

剛準備繼續問什麼,突然聽見旁邊山坡上有人尖叫

他們幾個和陳大花立馬站起來,跑出去看看

往山上面走一點的時候,就看見那對情侶中的男生哆哆嗦嗦的倒在地上,用手指着

一看,是他的那位女朋友倒在了血泊之中

同時,他們也看到了那女孩鬼身愣愣的站在一旁,她看到自己男朋友腿軟到在那裡下意識的想去攙扶,結果沒有觸摸到

謝柯拿出手機打電話

陳大花冷漠的看着,「沒用的,這段時間死了多少人,根本沒有人來處理」

桑月不理她,「打,打到來為止,我先去找馬順」

邢星走到那男生旁邊問「能起來嗎」

男生虛弱的說「不太行···」

「好」邢星點點頭,「那你就這麼說吧」

「你不是說你女朋友在屋子裡休息嗎」

「對··對啊,思思說身體不舒服讓我出來買點吃的,但我一回去就發現她不在房間里,後面收到短訊她讓我來這裡找她,然後我就···」

「他說的是真的嗎」邢星直接扭頭去詢問還守在男友旁邊的思思。思思茫然的搖了搖頭

「沒用的,一般剛去世的亡魂不記得生前發生的事情的」管榆過來說道

」你們在說什麼啊」那男生表情越來越驚恐

謝柯電話轟炸完過來看到他扭曲的表情,壞心眼起來「說你女朋友在你旁邊」

但沒想到那男的直接嚇昏過去了

管榆:「!!謝柯!」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