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寵大牌隱婚妻
甜寵大牌隱婚妻 連載中

甜寵大牌隱婚妻

來源:google 作者:喻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遙 現代言情 靳澤承

喻遙一路黑紅,所到之處都是罵聲一片:搶資源、穿假貨、被老男人包養、除了長得好看一無是處直到她上了某紀實綜藝《24h》,網友們發現她擁有某奢侈品牌全系列的包,她的稀有鑽石多的能下五子棋,她竟然還有遊艇和私人海島!節目快結束時,還剩一個沒關閉的攝像頭裡出現了靳澤承的臉,那個在商場上殺伐果斷冷漠無情的男人正在低頭給她穿鞋,聲音低沉繾綣:老婆,該去做產檢了服務器徹底癱瘓,她竟然還有一個權貴萬千勢力遮天的隱婚對象!展開

《甜寵大牌隱婚妻》章節試讀:

救護車來的很快,在酒店工作人員的協同之下,喻遙和湯以安先後被抬到一樓,上了救護車。
演技到底是有專業性與非專業性之分的,毫無經驗的湯以安就裝的非常不像昏迷患者,甚至在這種情況之下,她還特別想笑。
醫生給兩個人的指頭都夾上了血氧飽和度的探頭,他先查看了一下湯以安的傷勢,才剛靠近她的臉,湯以安眼皮就抑制不住的跳動了起來。
再裝下去就要被識破了,湯以安乾脆自己清醒了過來,看着另一隻擔架上毫無生氣的喻遙,真心被她的演技所折服。
「醫生,你快點看看我朋友的傷勢!她不會要死了吧!」湯以安哭天喊地的叫着,就是擠不出一滴眼淚來:「遙遙,你快點醒過來啊,你家裡還有三個沒斷奶的孩子呢啊!」
喻遙真是無語住了。
如果她有罪,法律會制裁她,而不是在她裝昏迷的時候這樣被好姐妹肆意描述。
醫生檢查了一下喻遙的傷勢,又看了眼檢測儀,回答她:「病患沒有任何外傷啊……奇怪,怎麼會醒不過來呢。」
他剛想說等到達了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時,湯以安就雙手合十,認真嚴肅的說道:「醫生,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我的朋友深度受傷,成了植物人。」
醫生:「……」
他真的沒好意思開口說好朋友難道就是這樣拿來詛咒的嗎。
到了急診室,喻遙總算是悠悠醒來了,她聞着消毒水的刺鼻氣味,迷茫的眨了眨眼睛:「這裡是哪兒?你是誰?而我,又是誰?」
「別裝了,這裡就你和我。」湯以安倒了杯水給她,問道:「怎麼辦啊,那王八蛋傷勢看着還挺嚴重的,我們不會要擔什麼責任吧?」
「擔就擔,誰怕誰啊。」
床位之間用白色帘子隔開了,隱隱約約能聽到兩個小護士的聲音,「誒,你看到剛才救護車上拉過來的兩女一男沒,這折騰的也太狠了吧。」
「就是說啊,那男的有沒有送去做葯檢啊,頭上都玩的破了可大一個洞呢!」
湯以安正想扯開帘子教訓一下這兩個嚼舌根的護士,沒想到看見的卻是兩個人民**的臉。
喻遙反應速度很快,又閉上眼睛暈了過去。
其中一個**走到病床前,冷聲道說道:「喻小姐,別裝了,我們已經看過酒店七樓那個房間的監控了。」
喻遙睜開眼睛,眼眸亮閃閃的,「那你們也一定看見了,那個王八蛋侵犯我朋友的過程了,你們逮捕他了沒有?」
「王先生目前已經在警局裡錄口供了。」**回答道:「現在請二位分別以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身份跟我們走一趟。」
湯以安肯定是受害者的身份,但是喻遙就不太理解自己怎麼就被扣上了一頂加害者的帽子,她鼓了鼓腮幫子,「我應該是見義勇為才對吧?」
「具體的請到警局敘述。」
……
遠庭集團。
靳澤承剛從會議室里走出來,他剛回國,公司的事情忙的不得了,這會兒頭痛又有些犯了。
助理跟進他的辦公室,看着黑色辦公椅上的男人正揉着眉心,咽了咽口水說道:「靳總,太太那邊出事了。」
靳澤承第一時間看了過來,面容雖然依舊鎮定,但是漆黑的眼眸泛出了不少擔憂的神情,他大步往外走着,「太太受傷了嗎?她現在在哪裡?」
「太太目前應該正在警局做筆錄。」助理不敢再耽擱,趕緊語速飛快的把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彙報了一遍。
聽到喻遙沒受任何傷,靳澤承才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受一些。
他嗓音夾雜着幾分不悅,低聲說道:「下次和太太有關的事情,第一時間報告給我,無論在什麼場合。」
「是!」
靳澤承準備去**局,助理小步跟在他的身後,走進電梯後,才狀着膽子說道:「靳總…那個…太太應該不想您出面幫她吧。」
他也算是了解那位靳太太的脾氣了,為了不讓這二位不和諧的夫妻生活影響到他的工資以及全公司上下人的小命,他必須堅決果斷的充當起金牌調解員的角色。
話音才剛落,另一邊的靳澤承就垮下了臉。
電梯里的氣壓低的可怕。
「靳總,我想太太不需要您幫助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助理小心翼翼的觀察着靳澤承的臉色,試探性的問道:「比如說,太太一定是覺得你太過優秀,所以她想要憑藉自己的努力站到您身旁!」
靳澤承扯了扯嘴角,語氣明顯輕鬆了很多:「是么?」
助理瘋狂點頭:「是的,看來太太真的是愛慘了您!」
如果喻遙在這裡,想必一定會感動的謝謝這位「知己」的全家人的,連同祖宗十八代。
靳澤承挑了挑眉,繼續往停車場方向走着,「去聯繫律師和那邊分局的局長,隨時把情況彙報給我。」
司機領命,加速往**局的方向開着。
喻遙到了**局,一眼就看見了椅子上坐着的繃帶怪人,副導演的腦門上一圈又一圈纏繞着很多白色繃帶,她走過去奚落道:「喲,您這長相是越來越具有考古價值了。」
「你說什麼?」副導演火冒三丈,臉上的肥肉都在不停的抖動着。
警方還是主張雙方私下先自行和解,喻遙擰着眉,咬牙切齒的說道:「他都侵犯我朋友了,你竟然讓我們私下和解?」
「王先生已經說清楚了,他沒有對你的朋友動手動腳,只是簡單的教戲而已。」**不知道在鍵盤上敲打着什麼東西,頭也不抬的繼續說道:「而且具傷勢情況來看,喻小姐,和解是對您更有利一些。」
副導演一副小人得志的下賤模樣,大發慈悲的開口道:「喻遙,你好好的跟我道聲歉,我也不是那麼難說話的人,出了這**局,我還能請你和你朋友喝杯小酒呢。」
**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着:「是啊小姑娘,你好好的道個歉,現在像王先生一樣這麼大度的人可是很少見了。」
喻遙嗤笑了一聲。
她的臉龐明艷動人,紅唇輕啟:「剛才在醫院,火葬場的人給我打電話了。」
對上副導演不解的眼神,喻遙嘴角的笑容綻放的越來越大,她一字一頓的說道:「他們說,你媽粘鍋了。」

《甜寵大牌隱婚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