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連載中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來源:google 作者:簡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恆 沈芊瑤 都市小說

楊恆深陷債務泥潭,七年感情搖搖欲墜,而這時母親又出車禍,雪上加霜,他該何去何從?感情不能用金錢衡量,但大多數時候,碎銀幾兩,感情幾兩展開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章節試讀:

楊恆點燃一根煙,吐了口煙圈。

「進入賭場,許承歡會通過監控看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他覺得我們兩百萬翻一倍不可能做到。」

「他有絕對的把握,是因為賭場在他的控制之中。」

「想讓你贏你就贏,想讓你輸你就輸。」

「你輸完他才會放心你出去,要是你拿着籌碼出去,他絕對會咬人。」

「你身上沒有籌碼出去,他不會在意你,我也可以放開手腳。」

顧志業不解,繼續問。

「難道我走了許承歡不會弄你?」

楊恆喝了一杯酒,繼續解釋。

「我下第一把的時候,那個肥頭男就是許承歡的人。」

「他故意沒事找事,想激怒我,好讓我亂了陣腳。」

「這樣輸得快一些,誰都有點脾氣,何況沒惹人家的情況下,被人用手指着。」

「只要涉及利益,最忌諱動怒。」

顧志業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在裏面也玩了半個鐘頭。

自然也知道這個肥頭男。

每次他下注不管輸贏都咋咋呼呼。

肥頭大耳的,賭客們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原來這肥頭男是許承歡的人。

怪不得。

楊恆不理會他的驚訝。

「沒玩的這半個鐘頭,我可是打聽過賭場裏面的規矩。」

「在裏面,可以罵罵咧咧。」

「不管對錯,誰先動手誰的錯,賭場就處理誰。」

這個規矩,經常來玩的賭客都知道。

不打聽清楚很容易出事。

顧志業聽到這裡,心中暗罵。

怪不得以前帶進去玩的時候,總是偶爾遇到這種沒事找事的人。

原來是許承歡安排的。

玩小小的很少遇到這種人,手上的籌碼一旦超過十萬很容易就遇到。

這只是賭場里安排的一些小伎倆。

有些賭場還用一種類似興奮劑的藥物香水,或者煙之類的藥品。

這時候許承歡帶着高老走過來。

高老手上拿着一個黑色皮箱。

人還沒走到,許承歡的開朗的聲音響起。

「老顧,好久不見。」

他示意高老把皮箱放下。

「這裏面是兩百萬,上次欠你的。」

「沒還給你,我有原因。」

「但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不對。」

「我自罰三杯。」

不等顧志業說話,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連喝了三杯。

顧志業一臉懵逼。

這還是許承歡嗎?

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低調了?

還是說他本來就是如此?

不應該,實在不應該。

莫非……

「沒事,過去的就過去了。」

「來,坐一起喝幾杯。」

說完他看向楊恆。

「這是我楊兄弟,楊恆。」

許承歡趕忙上前,伸出手。

「楊兄弟你好,我叫許承歡,以後多多指教。」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楊恆的手跟他的手接觸,握在一起。

互相看着對方。

楊恆嘴角上揚,這要是放在今天之前,估計自己的手就要廢了。

現在嘛,不過像最普通的握手。

「聽說你人品挺不錯的。」

許承歡眯着眼,頓時感到手上壓力劇增。

什麼人品不錯,這是反話啊。

「楊兄弟過獎了,我不過是我姐夫的跟班,很多雜事都是我做的。」

楊恆見他如此說,自然也明白。

他意思是說他替他姐夫背黑鍋。

隨即放開手。

「坐吧,一起喝幾杯。」

許承歡背後已經**,雖然只是簡單的內勁比拼。

他是輸得徹底。

手上疼痛的勁還沒緩過來,看向楊恆的眼睛又多出一抹精光。

就像母豬看到大白菜,想拱。

怎麼說他也是習武之人,雖然沒有很厲害。

也是黃境中期。

可以吊打十來二十幾個普通壯漢了。

在楊恆面前居然像個小屁孩一樣。

他至少都是黃境巔峰,甚至地境。

要知道,整個歸雲市達到地境的鳳毛麟角。

許承歡看到了希望。

見到楊恆他們如此。

顧志業總算是證明了自己的猜測。

「你們先喝着,我去個衛生間,可能吃壞東西了。」

說完馬上溜了。

許承歡突然很喜歡顧志業,從來沒有那麼喜歡過。

沒白送來兩百萬,顧志業太識趣。

此時的夜宵攤沒多少客人。

加上他們這一桌又是在角落。

顧志業走後,一下子安靜下來。

只見許承歡突然跪下。

「噗通。」

這一跪,可是嚇壞了楊恆。

「你這是幹嘛?」

「求求楊兄弟救救我姐,我給你磕頭了。」

說完就要往下磕頭,楊恆哪裡會給他機會。

趕忙把他扶起來。

「有什麼好好說,能幫我會幫。」

一旁的顧老老淚縱橫。

長長嘆了一口氣。

少爺多年隱忍,真的長大了。

「謝謝,謝謝楊兄弟。」

「好了,客套的話就不說了,說說怎麼回事吧。」

楊恆給自己點了一根煙,壓壓驚。

許承歡拿起來桌上的一瓶啤酒,一口喝了下去。

像是內心被刺痛,需要酒來麻醉疼痛。

「我老家是南洋的,十年前我們家遭滅頂之災。」

「為了活命,我跟我姐一路逃亡,來到歸雲市。」

「改頭換面在這裡生活,三年後開了這家景豪KTV。」

「我姐是不同意我開的,只是我太固執。」

「一開始經營也是還可以的,直到兩年後。」

「我姐過來幫我,然後……」

說到這裡許承歡緊緊咬住牙齒。

「李懷榮也就是我說的姐夫,盯上了我姐。」

「一年後,他們結婚了。」

「一開始我以為我姐是自願的,還叫了這個王八蛋幾年姐夫。」

「直到兩年前,我才意外發現,我姐是為了我才嫁給這個王八蛋的。」

「我想要帶我姐離開,可是李懷榮實力太強,還是歸雲市三大黑勢力之一。」

「帶不走,他還把我姐關起來。」

「以前是拿我威脅我姐,現在是拿我姐威脅我。」

楊恆聽到這裡,眉頭一皺。

他不是什麼大英雄,但他從小就嫉惡如仇。

「要我怎麼幫你?」

許承歡還沒說完,他沒想到楊恆聽到這裡就答應幫他。

「李懷榮是黃境中期,身邊還有一個黃境巔峰保護他。」

「他還是李家的人,報仇我做不到。」

「我只是想把我姐帶走。」

許承歡不是不想報仇,只是不想以卵擊石。

「黃境巔峰期有多厲害?」

楊恆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讓許承歡張着嘴巴。

雖然楊恆學習了鴻蒙神訣里的武術,可裏面也沒記錄有什麼境界。

「這個……」

許承歡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以為楊恆懂。

現在怎麼感覺有點不靠譜。

楊恆看出他的疑惑,咳嗽兩聲。

「咳咳。」

「是這樣的,我師父是個啞巴,平時只讓我練功。」

許承歡聽完楊恆的解釋,心中釋然。

原來如此。

「楊兄弟……」

「叮叮叮……」

楊恆的手機鈴聲響起。

他剛接聽就聽到沈芊瑤虛弱的聲音。

「楊恆,我……被下藥了,景豪KTV,A……」

一下子沒了聲音。

景豪KTV,A68包間的衛生間內。

沈芊瑤剛說完就暈倒在地上。

「喂!瑤瑤!」

楊恆一下子站起來,瞬間怒火衝天。

「楊兄弟,怎麼了?」

「我老婆被人下藥了,就在你的景豪KTV。」

「楊兄弟,你別著急,把相片發給我,我馬上聯繫我的人。」

楊恆把沈芊瑤的相片發給他,跟許承歡一起回景豪KTV。

此時,A68包間內。

原本還有二十多人,現在只剩下四個人。

三男一女。

女的看起來四十多歲,藍色長裙,身材保養得很好。

臉上的妝容很厚,不過看得出來年輕時是個美女。

「莫少,人就在裏面了,你看那個……」

莫寧江說完,翹起二郎腿,拿起桌上的紅酒杯抿了一口。

「兩百萬訂單給你,不過下次再有如此漂亮的新員工,明白?」

「明白,明白。」

「嗯,你出去吧。」

「好。」

女人剛走到門口,莫寧江看向衛生間。

「去,把門砸開,把她給我帶出來。」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