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連載中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來源:google 作者: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樂 現代言情 程思雅

前二十八年,傅司南的世界裏只有工作,工作某日,一個叫葉寧樂的女孩撩撥了他的心扉,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以首富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心愛的小女人身邊無往不利的首富發現,要實現這個目標比做首富難多了葉寧樂一心以為自己和傅司南只是大風大雨里一起依偎取暖的兩朵小香菇,不想卻靠了一棵蒼天大樹她一不小心就成了A城無人敢惹的人展開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章節試讀:

第5章叔叔的死啊?」
傅司南這個決定倒是讓葉寧樂挺意外的。
因為毫無準備,她驚得微微張開了嘴,話一時變得支支吾吾,我……我還沒做好準備。」
……」傅司南覺得,上天把葉寧樂送到他面前一定是為了折磨他的。
不過,這已遠比剛剛的形婚和離婚中聽許多。
不忍逼她太急,於是退一步,我可以給你時間,但不要太久。」
好!」
寧樂乖乖點頭,壓根沒從他的決定里回過神來。
另外我的名字……」他想把自己的真實名字告訴她,葉寧樂卻已越過他急沖沖地跑進銀座。
她慌張害羞的小表情落在傅司南眼裡,他無奈地搖搖頭,決定晚點再談這件事。
……寧樂,寧樂?」
更衣室里,江雨鷺一連叫了好幾次,葉寧樂才猛然驚醒般看向她,怎麼了?」
江雨鷺一臉擔憂地看着她,你怎麼了?
是不是叔叔還沒哄好?」
葉寧樂看着她,心情矛盾。
能告訴她,自己結了婚,對像還是一個不算認識的男人嗎?
終究沒好意思出口,她搖搖頭,我媽過來了,他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我又能輕鬆好一陣兒。」
江雨鷺輕輕哦了一聲,臉上的擔憂並沒有因此消散,寧樂,你有沒有想過,依賴你母親不是長久的辦法,最好讓你父親接受已經離婚的事實。」
江雨鷺對葉寧樂家裡的情況是比較清楚的,也知道程思雅的為人,免不得擔心她。
葉寧樂輕輕嘆息。
我也知道不好,可暫時想不出辦法來。」
但凡有一點辦法,她都不會去求程思雅。
對了,我叔叔的事,你幫忙打聽了嗎?」
葉寧樂的叔叔曾經是一個司機,卻在兩年前因為醉酒駕駛發生車禍離世。
她始終認定叔叔不可能喝酒開車,一直在查這件事。
江雨鷺認識的人里有在派出所任職,所以才拜託她幫忙問情況。
問了。」
江雨鷺點頭,但他沒拿到檔案,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怎麼會連檔案都拿不到?」
葉寧樂的眉頭擰成了一團。
正常情況下,像這種案子,內部人員還是可以翻看的吧。
江雨鷺知道寧樂對自己的叔叔有怎樣的感情,傾身過來握了握她的手,你別著急,我會繼續想辦法的。」
葉寧樂沒說什麼,默默點頭。
對了,陸仲文在八號包廂,你就別進去了。」
江雨鷺離開時,加了一句。
提起陸仲文,葉寧樂的小臉又白了起來。
陸仲文是當初和叔叔撞車的人,後來叔叔被認定為酒駕,他便徹底和那場事故斷了干係。
江雨鷺知道她心裏存着芥蒂,才會特意提醒。
和江雨鷺告別,葉寧樂端着盤子走向自己的任務區。
剛準備推門而入,不意被人推了一下,酒盤裡的酒差點被撞掉。
她連忙穩住酒瓶,回頭去看那人,那人大步鑽進了八號包廂。
過道里的光線雖然暗淡,但葉寧樂還是認出了對方,那人正是叔叔當初的合作夥伴孫正偉!
孫正偉來這裡做什麼?
孫正偉沒有久呆,幾分鐘後就走了出來,臉上浮滿了喜悅。
孫叔!」
葉寧樂出聲叫他。
孫正偉回頭,當看到昏暗的燈光下站着的是葉寧樂時,露出明顯嚇一跳的表情,寧樂,你……你怎麼在這裡?」
說話時他本能地往八號包廂方向看一眼,臉上透着心虛。
葉寧樂幾步走到他面前,孫叔呢?
您怎麼會去找陸仲文?
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秘密?」
哪裡,怎麼可能!」
孫正偉一個勁地搖頭,我來是找旁的人談生意的,之前壓根不知道他在裡頭!」
別騙我了!
我剛剛去問過前台,今天是陸仲文生日。
這裡頭的人個個都想巴結他,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找你談生意?」
葉寧樂的一番反駁弄得孫正偉面紅耳赤,額頭甚至沁出汗珠。
他這副樣子惹得葉寧樂心臟咯噔一聲,已經有了不好的想法,車禍的事,你和陸仲文搞了鬼,是不是!」
她的聲音一時間變得急切、嚴厲!
伸手就去拉他。
孫正偉像被蛇觸到似地跳了出去,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得走了!」
說完,急速跑了出去。
他越是這樣,葉寧樂越認定自己的猜測沒錯。
她立在原地,胸口急劇起伏,眼裡含滿淚花。
當初孫正偉無事可做妻子鬧離婚,是叔叔好心拉他入伙一起搞運輸的,如果他真的幹了這種事……我家樂樂將來可是要做歌唱家的,到時候叔叔帶女朋友去聽你唱歌,倍兒有面子。
嗯,著名歌唱家的演唱會門票一定很貴吧,叔叔得從現在開始存錢了。」
咯咯,叔叔您放心,到時候樂樂直接送您票,第一排的!」
還是咱們家樂樂最好,懂得心疼叔叔。」
咯咯咯……」不過趁着沒課來圖書館補個覺,卻夢到了叔叔蔣策國。
醒來時,葉寧樂整個人都獃獃的,神情悲傷。
從昨晚見過孫正偉後,她的狀態一直不好,總忍不住想起和叔叔在一起時的種種。
叔叔是除了爸爸以外最疼她的人。
他把她從葉家那個可怕的地方接出來,一心一意養她。
她想唱歌,他就讓她報聲樂系,爸爸瘋了,他出錢供她!
因為學費問題,他和交往多年的女朋友鬧掰,最終分手。
之後,他便一直沒有再找女朋友,總說一個人過得才自由。
只有她知道,他要養父親和她,根本沒有人願意和他好!
想起叔叔,葉寧樂自然想到了他的死。
如果他真是冤死的……越想越坐不住,她決定要做點什麼。
於是站起來就往外走。
寧樂,你怎麼了?
哭過了嗎?」
才走到圖書館門口,同系的何景渚就攔住了她,一臉關切地問。
葉寧樂這才意識到臉上冰冰的,抹一把,果然抹下一手的淚。
沒有,剛洗了個臉。」
不想讓外人窺探出自己內心的脆弱,她找了個蹩腳理由搪塞。
好在何景渚沒有繼續追問,轉移了話題,威爾遜歌唱大賽這次在我們學校舉行,你要報名參加嗎?」
葉寧樂的眼睛閃亮了一下,但馬上暗掉,不參加。」
何景渚臉上立刻浮起了婉惜,不再考慮一下嗎?
這次的機會真的很難得,如果取得前兩名,可以和威爾遜本人同台演出。」
有什麼好考慮的?
人家葉寧樂向來低調,從來不參加比賽,你又不是不知道。」
葉寧樂還沒開口,文體部的副部長程婭艷就走了過來,語氣陰陰陽陽地道。
葉寧樂沒說話,心底卻泛起一層苦味。
有些事兒,不說還好,說起來全是淚。
她也懶得解釋,勾勾頭離去。
葉寧樂一路跑去了孫正偉居住的小區。
叔叔死後,孫正偉賣掉運輸車,改行做了別的生意。
他的生意做得不錯,兩年功夫就買了房子。
這個片區的房子不便宜,少說也要兩萬多一平。
她到達時,剛好看到孫正偉腋下夾個公事包,穿一件花襯衣風風火火往外走。
他嘴裏叼支煙,咧了一邊嘴,心情很好的樣子,另一隻手上還拎着張小條條。
大概沒握穩,小條條一時脫手而出,順着風飄出好遠,落到葉寧樂腳底下。
葉寧樂撿起,在看清那是什麼東西時,本就不好的臉色變得愈發凝重,迎着他攔了過去,不是說和陸仲文沒聯繫嗎?
這又算什麼?」
她手裡握的,是一張支票,支票的簽名正是陸仲文!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