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十九重帝獄
十九重帝獄 連載中

十九重帝獄

來源:google 作者:簫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簫楠 簫遠仙

帝掌蒼穹,主宇世生滅,帝御萬靈,眾生皆為塵?帝者,霸道,強大,是至尊,是一切法,一切理,一切道,臣者生,逆者死,高高在上,和日月同輝同塵同朽可這世間,還有十九重帝獄帝獄,囚帝王之命為塵,為奴,為犬,為我所用帝獄,祭帝王之血為力,為源,為造化,為我武道少年,簫楠從十萬年後的...展開

《十九重帝獄》章節試讀:

一路前行。

簫楠漸漸知道了淺淺和雙胞胎兄弟的身份和來歷,都來自青城的武道世家。

淺淺原名慕淺淺,出身青城豪門慕家,並未提及在家族中的地位,不過簫楠觀察下,小姑娘舉手投足都散發著貴族底蘊,身份可能沒那麼簡單。

相比下,那雙胞胎兄弟就很一般了,來自青城陳家,實力和慕家相差甚遠,老大名陳澤,弟弟名陳雙,都是十五歲左右,唯慕淺淺馬首是瞻。

慕淺淺來南屏歷練,主要是為獵殺元級九階妖獸,作為青城學宮內門弟子的試煉考核。

韓家和慕家為故交,韓璇兒為了幫助慕淺淺,才組織起隊伍,此行主要目的就是獵殺元級九階妖獸。

元級九階?

簫楠皺眉,青城學宮確實分內門和外門兩大弟子派系,內門是指被宮主級存在收為親傳弟子的人,地位和權柄非外門可及。

故而考核標準非常高。

慕淺淺的修為看上去才元靈四重境,神魂倒是不知道,但就算有斗級七品,也不夠資格挑戰元級九階妖獸。

神魂武者掌握武技,擁有智慧,憑藉團隊合作,確實可越階獵殺妖獸,可也得看清差距,元級九階的妖獸,實力等同元靈九重武者。

哪怕妖獸智慧不高,也絕非容易對付,不是他說,這些人里,也就韓璇兒可堪一戰,其次王騰陽,但要對付元級九階妖獸,一個字,險。

”妖獸出現了。 ”正此時,韓璇兒耳朵一動,目光看向前方,一片火紅色的松海舞出濤濤浪聲,朝着他們移動來,地面砰砰搖顫起來。

慕淺淺等人肅然以待,松海於視野里顯露猙容,竟是擁有巨大體型,渾身長滿火紅毛髮的巨山怒牛,噴吐熱浪,一對熔漿似的怒眸牢牢鎖定着簫楠等人。

元級六階妖獸,火巨牛!

”哼,我來。 ”王騰陽不容多言,直接舞動劍光迎前,隨着他的出手,身後浮現起一團幽藍色的鳳影。

斗級四品神魂,鳳系神魂。

元靈五重。

簫楠頗微微,沒想到這王騰陽實力和簫霸霜實力接近,很不弱啊,不過對他來說,勝之不難。

”劍霸五斬! ”王騰陽硬碰硬的抗過火巨牛數個回合後,身軀化作鳳影般,繞着巨牛就是劈出五道劍光。

火巨牛口吐炎浪,砰砰化掉其中四道劍光,可最後一道仍是穿過它的眉心,連頭帶身劈成兩半,銅鈴大的目光逝去生息,如山般倒下了。

慕淺淺等人繃緊的心倏然鬆開,陳澤兄弟迎了上去,一邊翹起大拇指贊道: ”王師兄,劍法了得,此行大功可成。 ”

王騰陽傲然十足,可是看到所有人中最平靜的簫楠,又不爽的哼道: ”自然是比某些只會碰運氣的廢物強很多。 ”

簫楠冷冷的看着他,這王騰陽還沒完沒了。

要是生死一決,連他三擊都擋不住,那劍霸五斬是黃級中品武技,但王騰陽沒有煉到精粹。

劍霸,在於一個霸字,五斬,應是一斬強過一斬,以至霸之心遞增力量,他倒好,力量集中在其中一劍,虛實相間,碰上同級的武者,必敗。

據他所知,王家年輕第一高手,是王飛鴻。

王飛鴻,韓璇兒,簫遠仙,加上過去的他,並列天南四大天驕。

王騰陽,說實話真不夠格,過去的他能輕易斬殺,現在也無非多費點功夫,希望他別挑釁到自己的底線。

王騰陽在巨牛獸的身上搜尋了一番,最後找到獸丹,一把塞入懷裡,動作快速,深怕被人奪去。

這讓簫楠更添了一分厭惡。

王騰陽,不僅出言惡毒,還人品卑劣,同在隊伍中,哪怕你再有能力,也要學會分享,再不濟,也知會下隊友,私取戰利品,不是做人的準則。

慕淺淺隊伍中有他這麼一個禍害在,是禍非福。

韓旋兒皺眉,不過念在王騰陽剛斬了火巨牛,功勞顯著,並不適合鬧僵,攔下了面有不滿的慕淺淺,不動聲色的帶領隊伍繼續前行。

她走在前面,微微注意簫楠,剛才王騰陽諷刺他,他心裏怎麼想的?可是看到是一片平靜的簫楠。

韓璇兒心裏不由搖頭,一個男人竟可以卑微到這個程度,別人看不起就算了,連自己竟也認了。

昔日,簫家第一天驕,簫楠,終是不復光輝了么?

他們不斷前行,死在他們手上有一階的金背鶴,二階的劍鱷,甚至有四階,五階的存在,而離南屏山外界也漸漸遠了。

出手最多的自然是王騰陽,收穫最大的也是他,一路上越發驕縱囂張,有意無意挑釁簫楠。

”七階,鳳影獸! ”他們來到一處靠湖的白色山岩前,遭遇到進入南屏山以來最強的妖獸,這次王騰陽和韓璇兒同時出手,歷經一輪苦鬥,最終解決掉。

過程,避免不了驚心動魄,收穫也是驚人的,一顆七階的妖獸丹,品質遠勝簫楠的炎狼獸丹。

強大的獸丹,還可能蘊含武技,是無價的隗寶,武者的武技,相傳最早就是從妖獸身上學習過來,繼而演化出成千上萬種來,獸丹的品階越高,價值越大。

除外,還有風影獸上的有神性的獸寶,都被採集下來,數量驚人,不論是煉器還是販賣,都是一筆財富。

”收穫驚人,這次南屏山之行,賺了。 ”陳澤兄弟大喜過望,敬佩的看着王騰陽,恭維的話接連而出。

”有些戰利品可以分配一下,但是不歡迎某些出工不出力的廢物,某人是不是該滾了? ”王騰陽承了恭維,眼珠子又一轉,落在簫楠身上冷笑道。

場中的氣氛一瞬間僵硬下來。

陳澤兄弟沉默了。

韓璇兒皺起眉頭,慕淺淺欲言,可被韓璇兒攔住。

她一語不發,目光望着簫楠,這一路上的確沒看到他出手,哪怕王騰陽話不好聽,也沒有理由為簫楠辯護。

”好,就此分道揚鑣。 ”簫楠點頭,韓璇兒的態度讓他有些齒冷,哪是自己不想出手,而是王騰陽搶着出手,她竟然不分青紅皂白,站在王騰陽那邊。

他倒也沒什麼遺憾的,加入隊伍就想過這樣的結局,而且本身是來南屏山歷練,多了隊伍束縛,反而不便,唯一可惜的是慕淺淺,小姑娘心地善良,很適合交朋友。

”告辭,看在相識一場的分上,有些話,我提醒諸位,一個唯利是圖的人,並不值得託付後背和性命。 ”簫楠掃了王騰陽一眼,再看了眼慕淺淺,足尖一點,輕若柳葉般飛出這片區域。

好快的速度!

韓旋兒等人看着流光掠影般遠去的簫楠,一時目光獃滯,心頭像是被什麼摞住了,如此身法,會是廢物么?

”哼,隱藏實力,博取眼球,徹頭徹尾的小人行徑,逐出隊伍,是對的。 ”王騰陽看到慕淺淺等人,似乎為簫楠的離開可惜,頓時心生不滿,沉下臉來。

簫楠這廢物竟在臨走時惡意誹謗,若再次遇到,一定要讓他死的很慘。

”走吧。 ”韓璇兒收回目光,變的十分平靜,她承認輕視了簫楠,不過速度代表不了什麼,倒是簫楠臨走前的告誡,讓她觀感又差了很多。

王騰陽為人心氣狹隘,但不至於那麼不堪,同為隊友,遇到危險,自會仗劍出手。

反觀簫楠,一路上沒有出手過一次,又有何資格評判王騰陽。

”簫楠哥哥,才不是這種人… ”慕淺淺看到韓璇兒臉上的一抹厭惡,以及王騰陽得意陰冷的笑意,不由得輕聲低語。

簫楠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自信和剛毅,她長這麼大,只在父親身上感受過,直覺告訴她,簫楠的告誡值得相信。

”看來,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啊。 ”韓璇兒一行人離開不久,一道人影踏葉而來,正是去而復的簫楠。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言盡於此,也算仁盡義至。

”現在該挖掘此地的武道秘密了! ”他目光落在白色岩山的一處,雖是一片山岩,但在帝武神魂的感應里,有一股強烈的呼喚。

岩山中,有秘密!

王騰陽以為七階妖獸的筋骨皮毛很珍貴,一心排擠他,怕他分羹,卻不知錯過了真正的神緣。

帝武的奇妙,自不必多言,百世合一,萬古罕見,它的感應無疑值得重視。

正是考慮到這點,簫楠才無所謂分道揚鑣,在韓璇兒等人離去後,去而復返。

”希望,不辜負帝武的期待。 ”簫楠運指為拳,砰砰砰,接連三擊,那片岩山劇烈搖顫。

咔嚓一聲,成片山岩像剝離的石衣不斷掉落。

很快,一個不大的圓形洞窟出現,裏面有封存歲月滄桑的痕迹,青苔蔓延,**山壁有道漆黑色的拳印引人注目。

簫楠眼眸倏瞪: ”好巨大的拳印! ”

拳印,足足佔據這片圓形洞壁七成區域,長寬約有十米,深度達到九尺,彷彿巨龍的怒爪打下來。

他走上前去,神魂自主釋放,黑白兩道光環,彷彿兩顆無限濃縮的星辰環繞,目光落在拳印上,一瞬間,將他拉入到一片記憶中。

一道模糊的人影巍立無限星穹中,彷彿孤獨的神靈,目光不知看向何處,背對簫楠,氣勢可吞萬古玄宇,只見他一拳掃向東南方,吼動乾坤: ”我意九分天… ”

聲威隆隆,已聽不真切。

因為緊接其後,一道神拳不知擊碎什麼,但見九道流星似的無匹星輝從大宇隕落,佔據視野。

《十九重帝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