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西墨司宴
沈西墨司宴 連載中

沈西墨司宴

來源:外網 作者: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玄幻魔法

一夜荒唐,她竟然睡了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的墨三爺!所有人都說她完了,只有等死的份兒了!可是沒想到,「三爺,沈西在潑婦罵街呢。」「我女人單純可愛,哪個不長眼的敢誹謗她?」「三爺,沈西把房子燒了。」「我女人溫柔可人,不知道燒傷手了沒?」「三爺,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我的白月光只有沈西一個,你們不要污衊我。」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墨司宴攬着沈西的小蠻腰:「我女人真真美好,我女兒好可愛。」眾人:墨三爺,您能做個人嗎?展開

《沈西墨司宴》章節試讀:

外頭傳來敲門聲,墨司宴回過神,漆黑的瞳仁沉的如滴出墨來。房間里也沒有女人衣服,墨司宴只能找了自己的襯衣胡亂給她套上。
他打開門,讓宋璃進來,周身涌動着駭人氣息。
宋璃氣質清冷,始終給人恬淡清雅的感覺,但是看到墨司宴,眼中還是閃過一抹難以自持的熱烈:「宴哥,這個點找我,是身體不舒服嗎?」
墨司宴面色不愉:「不是我,看她。」
宋璃這才看到躺在寬大大床上那個即便昏睡着,也難掩容貌昳麗的女人。
她這麼躺着,就好像一尊易碎的水晶娃娃,美得叫她心悸。
垂在身側的手指緊了緊,就聽到墨司宴的催促:「怎麼還愣着。」
宋璃斂了斂心神,上前,查看了沈西的情況,近了看,才發現這女人不但美,就連肌膚都是吹彈可破,沒有一點瑕疵,最關鍵的是她還穿着墨司宴的襯衣。
而襯衣下,身上各種青紫痕迹更是一清二楚!宋璃用了十分的力氣才壓下心中的失常,用清冷的嗓音道:「沒什麼大礙,就是受了涼,發燒了,我給她打個吊針,燒退了就好了。」
「好。」
沈西的手,白皙修長,觸感細膩,指尖圓潤飽滿,粉潤晶瑩,真是叫人嫉妒的都要發了瘋。
宋璃拿着針尖一紮,霎時殷紅的血液便透過針尖流出來,床上的沈西輕輕一哼,眉頭都鎖了起來。
墨司宴也跟着眉心一擰,見宋璃神色如常貼了膠布後,便也沒說什麼。
宋璃轉過身,眼尖的發現墨司宴胸前的襯衣上有淡淡血跡滲出來,震驚道:「宴哥,你受傷了,快讓我看看!」
但她的手還沒碰到墨司宴,就被他擋了回去:「不用,今晚你留在這裡照顧她。」
宋璃指尖顫了顫,抿着唇斂下所有心緒,然後語調輕快道:「宴哥你放心吧,我保准她明天活蹦亂跳出現在你面前。」
墨司宴又深深看了眼床上的女人,這才轉身離去。
墨司宴走後,宋璃站在床邊,目光沉沉看着床上雖然汗水淋漓卻像是雨打玫瑰般嬌艷又柔弱的女人。
他怎麼能,怎麼能女人上他的床,還弄得這麼激烈。
沈西身上重重曖昧的痕迹刺激的宋璃眼角發酸,忍不住落淚。*
沈西清醒時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
她感覺自己做了一夜荒誕的夢。
夢裡有個溫泉,溫泉下卻是吃人的水鬼,她好不容易與水鬼拼了個你死我活從鬼口逃生,居然又來了條美女蛇,陰惻惻的對着吐着鮮紅的淬滿毒液的信子……
夕陽的餘暉從窗欞照進來,落在她的身上,帶這種歲月靜好的不真實感。
但是嗓子似是長滿了燎泡一般,連吞口水都費勁無比,抿着干涉的唇艱難的支撐起來想找口水喝,就聽背後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響:「你醒了,先喝口水吧。」一隻素白的手,將裝滿水的透明水杯遞到她面前。
「謝謝。」沈西急忙接手喝了幾口,這才看向站在對面的女孩,一頭烏黑柔順的披肩長發,一張漂亮的五官,雖然不是明艷絢爛,但是那雙清潤的眉眼,靈動非常,也為她增色不少。
沈西打量這個陌生的房間,不太確定昨晚她和墨司宴的種種究竟是夢境還是真實的。
宋璃卻以為她在找墨司宴,接過她的水杯後狀若無意道:「你昨晚發燒了,宴哥直接把你交給了我。」
宴哥?聽着她的稱呼,沈西就知道自己昨晚沒有做夢,墨司宴那挨千刀是真的把她按在了冷水浴缸里糟踐!
然後她又吹了冷空調,就發燒了!
一思及此,她就恨得牙痒痒!宋璃見沈西一個正眼都沒有看她,面色又沉了幾分,轉身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拎着藥箱,眼帶輕蔑道:「沈小姐,既然你已經沒有大礙,那我就先走了。」沈西回過神,察覺到宋璃的敵意與蔑視,神色便也冷了:「你走吧。」宋璃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沈西注意到自己白皙的手背上腫了個又高又烏黑的青包,不知怎麼的,昨晚上夢裡那條美女蛇就和宋璃的臉奇異的疊合在一起,所以墨司宴,就是那個水鬼咯……
嘖,一丘之貉!
沈西拿起手機,看到上面的幾十個未接來電,葉清歡的最多,但姐姐沈月也打了好幾個,就連沈放庭都打了電話過來。
沈西心下一沉,有了不好的預感,莫不是家裡出事了。
她急忙給沈月回電話,可電話響了許久,就是沒人接,她連續打了幾次,仍是一樣。
直到葉清歡的電話的電話打,她趕緊接起:「喂,歡歡。」
「太好了,謝天謝地,西西,你終於接電話了!」葉清歡的嗓音沙啞中透着幾分疲憊,還有幾分喜極而泣,「再找不到你我都要報警了。」
沈西截斷她的話:「歡歡,我沒事,你先告訴我,是不是沈家出事了。」
葉清歡語調微揚:「你都知道了?」
沈西心一沉,細長手指不自覺捏緊了手機:「趕緊說,怎麼回事。」
葉清歡長話短說:「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早上突然有人放出話來,說是沈家得罪了墨家,然後那些人聽風就是雨,一邊害怕得罪墨家,一邊又想巴結墨家,所以紛紛中止和沈家的合作。」
沈西的腦中,不期然浮現出墨司宴那張俊美逼人但又盛氣凌人的臉來。
果然是他!
他想弄死沈家,真的是太容易了,不過是一句話而已。
沈西想到姐姐沈月的處境,一顆心如墜冰窖。
「西西?西西?你有在聽嗎?」
葉清歡的叫喚拉回沈西渙散的心神,她沙啞着嗓子應道:「知道了,歡歡,我先掛了。」
沈西掛了電話,又翻出個號碼打過去。
電話一接通,沈西就聽到了那邊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這人才幾點就開始夜夜笙歌了!
「親,寂寞了嗎?」男人一開口,就帶這種輕佻的放蕩,聽得沈西直冷笑。
「是的,放放弟弟,姐姐寂寞空虛冷。」
「那來玩啊,哥哥保證讓你欲仙欲死~~~」男人狹蹙的語氣引得周圍的女人發出陣陣輕笑,身體更加依偎緊了他。
,co
te
t_
um

《沈西墨司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