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神秘大佬的掌心嬌
神秘大佬的掌心嬌 連載中

神秘大佬的掌心嬌

來源:google 作者:厲赫鳴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赫鳴 霸道總裁 齊傑

厲赫鳴身上也中了葯,藥力正猛,正忍耐着靜等藥效過去,卻被這個不知道哪跑來的野女人欺上了身,而他最厭惡這種主動爬上床的女人!聽到男人的質問聲,秦瑟意識清醒了一些,抬起頭一看,怔住了,好英俊的一張臉!男人面若刀鑿,清雅雋俊,精雕細琢的完美五官,妖孽般的狹長雙眸洞若觀火,眉宇間有渾然天成的貴氣...展開

《神秘大佬的掌心嬌》章節試讀:

她好像把這個滿臉透着陰森寒意的男人給睡了?
該死!
都怪那杯酒!
厲赫鳴身上的藥力仍在,躺着動不了,只是眯眸盯着醒來後趕緊給自己穿好衣服的秦瑟,冷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是誰給你下的葯?」
這種時候,傻子才會自報家門!
...手下出去後,男人因體內的藥力發作,倒在床上休息緩解。
此刻,床的另一側,秦瑟意識迷濛抵縮在被子里矇著頭,努力抵抗着體內流竄的奇怪感覺,好難受……她難耐地翻了個身,誰知竟碰到了一個散發著冷意的物體。
不知道為什麼,當碰到那個物體的時候她的身體感覺到一些舒緩。
於是,她本能地貼近,八爪魚似的摟了上去。
身體突然被人摟住,男人猛得醒來,眸光銳利,「什麼人?
!」
秦瑟已經無意識地趴在了男人胸口,口中喃喃自語,「好熱……」是個女人?
她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想幹什麼?」
男人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只是口吻十分森寒。
厲赫鳴身上也中了葯,藥力正猛,正忍耐着靜等藥效過去,卻被這個不知道哪跑來的野女人欺上了身,而他最厭惡這種主動爬上床的女人!
聽到男人的質問聲,秦瑟意識清醒了一些,抬起頭一看,怔住了,好英俊的一張臉!
男人面若刀鑿,清雅雋俊,精雕細琢的完美五官,妖孽般的狹長雙眸洞若觀火,眉宇間有渾然天成的貴氣。
明明屬於禁慾系的長相,可那雙因為不悅而冷冷抿起的薄唇,唇形極佳,卻透着十足的誘惑。
秦瑟咽了咽口水,她實在太難受了,面前擺着這麼個俊美絕倫的男人,並且還像被人點了穴似的一動不動,實在是很難忍住不對他下手。
江湖救急,總比那個猥瑣的老男人好一萬倍!
襯衫的紐扣被解開,厲赫鳴臉色一沉,一雙鷹隼般的俊眸微微眯起,泄出的危險寒光便足以叫人退避三舍,「女人,你最好馬上從我身上滾下去,這樣我還能勉強留你一命!」
秦瑟眸光迷亂,神志不清,哪裡還有理智去在意男人的警告。
厲赫鳴看着秦瑟混亂的反應,忽然意識到,「你被人下藥了?」
秦瑟神智不清,迷迷糊糊盯着男人因說話時微微張開的美唇,不由得心神一動,只覺得口乾舌燥,低頭壓了上去。
男人瞳仁猛得一縮,這個女人竟敢…………秦瑟醒來是一個小時之後,恢復了理智。
看到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陌生男人,混亂的記憶如潮湧,秦瑟意識後自己大概做了什麼之後,深深地擰了擰眉心,臉上閃過尷尬的緋紅。
她好像把這個滿臉透着陰森寒意的男人給睡了?
該死!
都怪那杯酒!
厲赫鳴身上的藥力仍在,躺着動不了,只是眯眸盯着醒來後趕緊給自己穿好衣服的秦瑟,冷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是誰給你下的葯?」
這種時候,傻子才會自報家門!
秦瑟臉色難看,沒有回答男人的話,穿好自己的衣服下了床就開始掏身上口袋,掏來掏去也沒掏出一毛錢,想了想,便扯下了脖子上的項鏈,拋到了男人面前。
那條項鏈是吃飯的時候,她那個好爸爸代表一家人一起送給她的生日禮物,還是繼妹秦絮絮非常熱情的給她帶上的。
而秦瑟現在明白了,他們那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只不過為了哄她喝下那杯加了料的酒,然後再把他賣給那個猥瑣的老男人,獲取更大的利益。
這破爛玩意兒,賞給這位英勇獻身的帥哥正好!
厲赫鳴斜睨了一眼那條值不了幾個錢的項鏈,沉眸問她:「這是什麼意思?」
秦瑟看得出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暫時不能動的樣子,便有些大膽,理所當然地道:「給你的服務費啊!」
服、務、費?
男人眸光一沉,眯起深深的不爽陰寒。
秦瑟又道:「咱倆非親非故的,讓你這樣獻身服務了一場,我還能白嫖不給錢?
那不合適!
我從來也不喜歡欠別人的!」
嫖?

這女人是把他當成那些便宜的牛郎了?

厲赫鳴不悅眯眸:「……」「這位先生,收了服務費就要有職業道德,今天的事我們就當沒發生過!
如果不幸,以後在大街上遇到了,也請不要表現出互相認識!
我走了,我們最好再也不見!」
說完這話,秦瑟就像個事後不想負責的渣男,轉身瀟洒離開。
她現在一肚子不爽惱火,只想馬上回秦家,去找秦家那幾個黃鼠狼算賬!
砰的一聲,套房門被摔上!
被關門的聲音吵到,厲赫鳴蹙了蹙眉,看那女人長得一副小奶貓的模樣,脾氣倒是不小!
秦瑟剛出去,手下齊傑就一臉懵逼地跑了進來,「少爺,怎麼有個女人從裏面出去?
您……您的衣服怎麼都……靠!


我馬上派人去把那個女人抓回來!」
厲赫鳴恢復了些氣力,緩緩坐起身靠在床頭,整了整身上被某個小女人扒爛了的襯衫,邊系紐扣邊道:「不用追了,去查出那個女人的所有資料給我,以及她今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都見過什麼人,都給我查清楚!」
齊傑背脊寒涼,一頭霧水地點了點頭,「……是!」
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了?
少爺怎麼衣衫不整的,不會真被剛剛那個風風火火跑出去的女人給……那啥了吧?
然而,想到秦瑟剛剛那副不得其法的小蠢樣兒,厲赫鳴的唇角綻出一抹譏誚的笑意。
其實,最終那女人也沒做成什麼,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的小東西,到底還是不懂不會,瞎撓了幾下就趴在他身上睡了一覺。
他一向清心寡欲,潔身自好,但如果不是今天遭了對家暗算,中了使人肌肉無力的葯,怕是真的會被那個小女人勾起一身火!
晚上,齊傑調查出秦瑟有關的所有資料後,立即送到了自家少爺手上。

《神秘大佬的掌心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