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盛天皇子
盛天皇子 連載中

盛天皇子

來源:外網 作者:趙錚林芷月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趙錚林芷月

趙錚意外穿越,成為趙國大皇子。本該是世間最大的二世祖,風光無限。開局卻淪為階下囚。受人誣陷、欺凌、無權無勢,更要被置於死地!面對這悲慘處境……趙錚表示,別慫,就是干!既然別人處心積慮想治他於死地。那趙錚只好踏着他們的屍骨,步步登天!展開

《盛天皇子》章節試讀:

「趙錚,你這話是何意?」
座椅上,趙明輝猛地睜開眼,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朕賞賜容妃的上好錦緞不下百匹,黃金不下千兩!」
「再者,妃子和皇子每月俸銀千兩,你卻在此哭窮,是何道理?」
眾所周知,皇帝曾經最寵愛的,就是容妃。
當時賞賜,連皇后都羨慕不已。
又怎會像趙錚口中那般落魄?
對此,趙錚呵呵一笑,完全不落下風地和趙明輝對視。
「真有這麼多賞賜?那我還得謝謝你了?」
「就是不知道這些東西入了誰的手裡,我和母妃只收到一些舊衣服罷了。」
說到這,趙錚自嘲一笑:「至於俸銀,每月偶爾能見到幾粒碎銀,嗯,總歸比丫鬟太監多一點,還不錯……」
話落,趙明輝的面色瞬間陰沉下來。
他哪裡聽不出趙錚的意思?他給容妃的賞賜,顯然被有心人中途截了去。
見趙明輝不說話,趙錚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看向趙嵩和唐瀾。
「趙嵩,要不你來給陛下解釋解釋?那些賞賜,究竟入了誰的手中?」
「我…我怎麼知道?」
趙嵩一慌,目光連連閃爍:「再說了,做這小人又用不了多少布料,你沒有,不代表容妃拿不出來吧?」
趙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前日你抄了我母妃的寢宮,不知道有沒有查出相同的材料?」
「這……」
趙嵩一時無言。
容妃的寢宮,除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舊物,還真沒有如此上等的布料。
這些,皆記錄在冊,無可辯駁!
「沒有是嗎?那我就好奇了,這小人究竟是哪裡來的,怎麼莫名其妙出現在母妃的寢宮?」
「就算不論人偶和金刀,單拿這黃袍來說。」
「這黃袍做工精良,就算比起真正的龍袍也差不了多少。」
「可此等黃袍,最講究一針一線都契合天道,須得十餘名能工巧匠趕製兩三月不可!」
「以我母妃一人之力,就算綉上數年,也不見得能製作出來。」
話罷,他無辜地攤了攤手。
黃袍、金刀,聽起來唬人,一旦搜出,就是罪無可赦。
用來誣陷他,的確適合不過。
可那些蠢貨也不想想,這根本就不是前身那廢物大皇子所能做得出來的!
一眾大臣低着頭,緘默不言,顯然趙錚的話,戳中了他們心窩。
趙嵩和唐瀾眉頭緊鎖,想要反駁,卻找不到任何理由。
「哼,如此看來,只怕是有人故意栽贓嫁禍,想要陷害三皇子和容妃。」
倒是秦牧,忽然冷哼出聲。
「只是這幕後黑手百密一疏,用了如此上等的布料,也算露出了馬腳。」
說話的時候,他兩隻眼睛看着趙嵩和唐瀾,看得母子二人渾身不舒服。
「安國公這話未免太絕對了。」
唐極面無表情,倒是多看了趙錚一眼。
「說不定,這是趙錚蓄意反其道而行之呢?」
「而且這最多只能證明,這些罪證並非你親手所為。」
「可誰又知曉你是否還有同黨?」
「若私底下讓同黨製作,便可輕易瞞天過海!」
面對如此質問,趙錚卻冷然一笑:「就算有同黨,這也同樣需要龐大的人力和物力。」
「說來,鎮國公便有這般能耐,若你與趙嵩翁孫二人製作出這些東西,偷偷藏在我的寢宮裡……」
「那要算你們是我的同黨,還是栽贓嫁禍於我?」
「所以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趙錚雙手負後,目光凌然,毫無懼意。
一眾朝臣不禁咽了口唾沫,心驚莫名。
大皇子殿下,以往懦弱無為,如今,怎變得這般強勢?!
秦牧讚賞地看了趙錚一眼,如今看來,大皇子趙錚心思敏捷、氣勢強硬。
並非無才無德之人!
倒是趙嵩臉色一獰,心中慍怒不已,怒指着趙錚:「大膽!」
「你已是戴罪之身,卻連本殿下和鎮國公也敢污衊?」
唐極卻不慌不忙,面帶嘲諷:「趙錚,你懷疑老夫倒也無妨!不過,想搜查老夫府上,需得陛下下一道聖旨才行。」
「否則,即便是安國公親自率軍登門,也不得踏進一步!」
堂堂鎮國公,豈容小兒污衊?
「鎮國公言重了,如此說來,那不搜也罷。」
趙錚淡淡一笑,可接着忽然話音一轉:「別再搜出另一套金刀黃袍,那可就不妙了。」
兩句話,聽得在場眾人膽戰心驚。
這趙錚,還真什麼都敢說。
就差指着唐極的鼻子,說鎮國公要謀反了。
「大膽趙錚,鎮國公可是太祖親自冊封,豈容你污衊?」
唐瀾目光一厲,忍不住厲聲呵斥。
「污衊?我只是猜測而已,莫非皇后心虛了?」
趙錚玩味一笑,一招以守反攻,讓唐瀾啞口無言。
「趙錚,你別血口噴人。」
打了大的,趙嵩立刻跳了出來:「父皇,這趙錚竟敢口出狂言,今天萬萬不能饒他。」
整個公堂,再次亂做一團。
秦學檜除了擦冷汗,什麼也做不了。
其他文臣武將紛紛低着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夠了,此事揭過,不準再議!」
趙明輝出聲打斷,下意識看了唐極一眼,眸中陰沉不定。
唐極倒是依舊沉着冷靜,眸子看向趙錚。
「直到現在,你也不過是在空口白牙的狡辯。」
「可口說無憑,若不能拿出證據自證清白,這罪名,你便永遠也脫不掉!」

《盛天皇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