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商梯/商海浮沉錄
商梯/商海浮沉錄 連載中

商梯/商海浮沉錄

來源:google 作者:釣人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小驢 李聞鷹 都市小說

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人情;沒錢時有多難,有錢時就會多狂歡;每一個大亨都是嗜血的鯊魚,從差兩萬娶不起老婆,到揮金如土夜夜笙歌,這中間經歷了多少血腥,只有張小驢自己知道…展開

《商梯/商海浮沉錄》章節試讀:

陳家寨這個地方,去年剛剛通了硬化路,但是有的地方很窄,會車都很費勁的。

所以村寨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車,冷不丁來兩輛汽車,陳家寨的老老少少都圍在村委門口看熱鬧。

「出啥事了?」村委會門口挨着牆根等死的老少爺們開始了嚼舌根子。

「張家那小子出事了,上邊來抓人了,這傢伙嘚瑟,黑心玩意,這下出事了吧……」

「活該啊,我孫子打工回來給我兩百塊錢,給張小驢一千塊錢,去山上住帳篷了,連吃飯都不下來,這不是活畜生才幹的事嗎?」

總之,這些人沒有一個說張小驢好話的,除了恨得牙根痒痒,就是暗地裡咒罵不止。

「巴書記好,歡迎領導來視察工作。
」陳來喜在一個胖子面前站的綳直。

「來喜啊,這位是省城的記者,李記者,是咱們的貴人……」

「哎哎,巴書記,別這麼說,我們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嘛,我們這些做記者的,哪裡有新聞,就得往哪裡沖,這是我們的工作,你這麼說我都不好再繼續採訪了。

這是張小驢這輩子聽到的最好聽的女人的聲音,書本上形容女人的笑聲和銀鈴似的,但是這個女人的聲音絕不是那種形容詞可以比擬的。

本來躲在陳來喜身後的張小驢聞言,不由得原地歪了歪身體,從陳來喜的身後看向聲音的主人,一位打扮時尚的女人。

長筒靴恰到好處的包裹住了小腿的位置,黑色的外套裙,駝色的風衣正好下垂到膝蓋的位置,黑色的高領毛衣把她的脖子深深的隱藏起來。

總之,張小驢第一次想到一件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漂亮?

尤其是在和胖巴書記說完之後,抬手撩了一下額前的碎發,張小驢明白了,這個女人也許不是最好看的,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將她自身的氣場發揮到極致,這就是魅力。

「對對,還是李記者說的對,我們這是工作,這都到了年底了,還給李記者添麻煩,實在是不好意思,這都是因為我們鄉現代化建設落後了,所以才會出這種事,這……」

巴駿圖抖動着肥碩的腮幫子說道,而且就說這幾句話的功夫,張小驢都能聽到他喘氣的聲音,不知道是累的,還是看了這個漂亮的女記者心情激動的。

「那我們開始吧,我今天還要趕回去,嗯,哪位是網絡新聞的主角,來了嗎?」李記者問道。

「哦,來了來了,一大早我就把他叫來了,這個就是張小驢。
」陳來喜一閃身,將身後的張小驢推了出來。

李記者看了看張小驢,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和張小驢握手,張小驢有些激動,也伸出了手。

除了陳曉霞的手,他還真沒摸過其他女人的手,這位李記者的手有些暖,而且不知道是啥原因,她的手心還有些潮濕,也只是沾了一下手,就分開了。

「你好,張先生,巴書記,我想到現場去看看,可以嗎?」

「你隨意,隨意,我身體不好,就不陪你了,讓小陳陪你去吧,這村寨里的風景還是不錯的,你可以好好看看,玩一玩。
」巴駿圖說道。

「不用了,我是來採訪的,巴書記,就不用派人監視了吧,你們要是跟着,我怕是問不出來什麼東西了。
」李記者微笑着說道。

「嗯,這個,那也好,李記者隨便採訪,只是我們這裡已經很落後了,還請李記者筆下留情啊。
」巴駿圖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也只能忍着。

陳來喜本想在這裡陪着巴駿圖,但是被巴駿圖趕出來了。

「你陪我有個屁用,盯着點,別讓他胡亂說話,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你這村長就別幹了。

巴駿圖此時才露出來嚴肅的表情,不得不說,要是張小驢看到巴駿圖這幅表情也會害怕。

李記者和張小驢走在前面,陳來喜遠遠的的跟在後面。

「張先生,你的名字是哪幾個字?是網絡上說的那三個字嗎?」李記者問道。

「不是,那都是他們給我起的諢號,我叫張驍履,弓長張,驍勇善戰的驍,如履薄冰的履,網上那個名字是他們瞎叫的。
」張小驢說道。

「哦,我說呢,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用動物的名字給孩子起名字呢。
」李記者笑笑說道。

面對着山頂滿滿當當的帳篷,李記者從包里拿出來照相機,然後按上鏡頭,張小驢就成了背包的。

她拍攝的很仔細,從各個角度對山頂的帳篷群進行了全角度的拍攝,這是個好新聞,這反應了基礎設施建設的落後和人民群眾需求的矛盾。

「據說你把你家的土地租給他們賺了不少錢,他們都說你是奸商,而且馬上就要春節了,這些年輕人回來不好好在家裡陪着父母,都跑這裡來上網,你是怎麼想的?」李記者手裡拿着一個鋼筆式樣的東西,舉到了張小驢的嘴邊。

「不用這麼近,你戳我嘴了。

「哦,不好意思。

張小驢回頭看看陳來喜,陳來喜說道:「你看我幹嘛,李記者問的是你。

「那,我什麼都能說嗎?」張小驢問道。

「張先生,我希望你能實話實說,有啥說啥,我們沒有立場,只是報道這件事而已,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這是我的名片,要是有人找你麻煩,你給我打電話,我就會再來採訪。

李記者的芊芊玉指從包里拿出來一張名片,遞給了張小驢。

李聞鷹,雖然是個女人,但是這名字起的真是很霸氣,相較於自己的驢,真是不知道高了多少檔次。

這更是讓他堅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事完了之後要去改名字,再也不用牲口當名了。

「李記者,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其實網上傳的有誤,我沒有把我家的地租給他們,我出租的是帳篷,這些帳篷都是我自己買的,就是賺點使用費而已。
」張小驢說道。

「那不是一樣的嗎,你沒有出租土地,那你把你家的地都圍起來了,這些帳篷都是在你家的田地里,這不等於就是出租土地嗎?」

李記者不吃這一套,立刻就把問題的焦點提了出來。

「是,沒錯,我是把我家的地圈起來了,我要是不圈起來,他們就會漫山遍野的搭帳篷,那樣就把別人家的田地都給糟蹋了,誰能願意?對不對?」

張小驢不慌不忙的狡辯道。

《商梯/商海浮沉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