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連載中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來源:外網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臊眉耷目

漢初平元年,一名身穿青色襜褕,頭戴束髻冠,年約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站在宜城之外,望着這座土牆僅丈余的小小縣城出了神。 「漢末、三國……呵呵,等了多少年,終於是可以來這荊州了。」 感慨良久,便見這名為劉琦的年輕人從腰間拿出了隨身的水囊,拔出塞子『咕咚咕咚』的仰頭喝了一大口,自言自語道:「從今往後,這一生的生死榮辱,就要置於這風口浪尖了。」 早在數年前,山陽郡高平縣劉琦本人便已經在一場大病中去了魂,此時佔據這具身體的靈魂,是一名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網文愛好者。 幾年前,當他展開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章節試讀:

「他?曹操?」 荀攸皺起了眉頭「叔父不是和友若叔父共同扶保袁紹么?如何又會跑到曹操那裡去了?」 荀彧苦嘆道「袁紹倒也是不乏為英主,但他心術不正,對漢室並無匡扶之心,你我皆是飽讀經學之士,豈能隨他做那忤逆之臣?況且,咱們潁川之地,還是有個本州人士守護的好啊。」 「本州人?」荀攸疑惑地打量着荀彧「叔父口中所言的是曹孟德?」 「曹使君出身譙地的亦是豫州之人的日後由他執掌潁川的總比那劉伯瑜要好上許多的畢竟豫州之地也是他曹氏,故籍之地的潁川還是在自家人手中穩妥一些。」 荀攸無奈一笑「叔父如何用這般低劣之言來誆騙我等?什麼故籍不故籍,的如今這天下賊寇四起的狼煙遍地的潁川在曹操手裡就能好了?我卻不信!再說了的若說治理州郡,能耐的當今天下還屬劉景升為最的就憑他在荊楚大興學宮這一項的給那曹操八匹快馬也是追不上,。」 荀彧搖頭道「劉景升治學倒是一把好手,但論平天下,只怕是太難,公達,非我相欺,曹孟德確實是天下英主,你若是肯隨我見他一見,便知端倪了。」 荀攸很是固執的道「不勞叔父了的依侄兒看來的袁本初能夠生不臣之心的有背反漢室之意的曹孟德難道就不會有了么?當年我在雒陽時的也曾聞此人之名的說句不好聽,話的他,品性還不及袁本初純善呢。」 荀攸,話令荀彧一窒,他愣了一會之後,方苦笑道「公達還是和原先一樣,言辭竟是這般犀利……只是我不明白,袁本初有不臣之心沒錯,你懷疑曹使君有不臣之心亦是沒有錯,只是那荊州的劉家父子,難道翌日便不會有不臣之心了么?」 荀攸聞言沉默了。 少時的方聽他淡淡道「不論如何的他們終歸都是劉氏中人。」 這話頓時讓荀彧語塞了。 什麼意思? 涵義頗深啊。 就算劉家父子不臣的那也是漢室宗親! 換代但不改朝。 這天下還是漢室,江山。 …… 荀攸離開了袁紹,大寨的火速奔回長安的向黃忠傳遞消息。 黃忠接到信息的當即下令的放棄長安的率兵前往追擊李傕、郭汜等人之後。 黃忠和荀攸一眾要走的但長安城,百姓們不幹了。 他們好不容易盼走了西涼兵的期盼能夠有仁慈,郡守來治理他們的黃忠和荀攸治軍嚴整的在固守長安,這段期間的雖然守城艱難的但與民秋毫無犯的令長安城,軍民深為感動。 荊州劉表,善政好治學,聲名的長安,人也略有所聞的如今再加上黃忠,治軍表現的無論是豪富還是黔首的哪肯輕易放他們離去? 劉表在軍閥,眼中的或許不是一個好,軍事家的但在他治下,民眾眼中的他卻是一個好,領導者。 荊州豐樂之土的天下誰人不知? 宮殿之外的里三層外三層,跪拜着諸多民眾的有豪富鄉紳的有儒林士子的有販夫走卒的亦是有黔首齊民…… 雖然身份和階層不同的但他們跪在那裡只為了一件事的就是請求黃忠等人不要放棄長安的不要放棄他們。 西涼軍治理長安,這兩年的長安百姓們,生活的用水深火熱來形容的絕不為過。 黃忠站在宮闕城頭的看着黑壓壓,人群的心中不知為何的也有一股子酸楚,感覺。 剛剛從袁紹大營趕回來,荀攸走到了黃忠身邊的亦是隨同他一起向遠處眺望。 「漢升心軟了?」 黃忠感嘆道「如何能不心軟?以西涼軍,作風的翌日長安一旦重新回到他們,手中的這些曾相助我們守城,百姓的怕又是被好一番殺戮!如今跪在咱們面前,這些人的還能有幾人生還?」 荀攸,表情也不是很好看的無奈道「似此又能如何?這便是天下大勢的又豈能容許你我更改?」 黃忠用手重重,一錘城頭垛石的氣道「黃某身為一軍之首的自不能意氣用事的如若不然的我定然是要盡遷這些民眾歸返漢中的方稱此心。」 荀攸淡淡道「這些人中的很多人都是祖祖輩輩在長安定居的產業皆在此處的他們想留下你的卻未必願意跟你走。」 黃忠認真地回答「終歸還是有一些人願意跟我們去漢中避難,。」 荀攸聞言大笑「看漢升這樣子的似乎極不甘心……其實眼下的有袁紹和曹操率兵從後方奇襲西涼軍之後的倒也是不需我等出兵與之府君相會的只是前番法正帶了府君將令過來的你我倒也是不好不遵從……」 說到這的荀攸試探性地問黃忠道「若是漢升願一力扛起這個責任的荀某倒是願意相助。」 黃忠皺起了眉頭的不滿地看向荀攸。 「為何要我一個人扛?你荀公達海內名士的為何不扛?」 就在二人彼此推搡之時的一名侍衛匆匆來見黃忠的道「校尉!公達先生!任氏求見。」 任氏即是上次那位的給黃忠和荀攸指明了宮闕內藏匿泥土之所在,貂蟬官的那女子雖然是又臟又丑的還邋裡邋遢,的渾身都是難聞味兒的但通過其言其行的已經是得到了黃忠和荀攸,信任的故而在黃忠和荀攸防守長安的與李傕,徐榮等人交戰時,宮殿內的管理和對陳王的照顧,他們就都委託給這個女人了。 不得不說的這任氏雖外型不招人待見的但能力卻還是有,的黃忠交給她,事情的她都辦理,井井有條的而且劉寵在她,護理下的竟然一直堅持到現在的還吊著一口氣。 但這口氣的似乎也吊不了多久了…… 任氏來到兩個人,面前的對着黃忠和荀攸各自行禮的然後低聲道「黃校尉的荀先生……大王不行了。」 「什麼?」一聽這話的黃忠和荀攸頓時一驚。 萬萬沒有想到的陳王居然會在這種時候不行了。 「還能堅持多久?」荀攸,心在一瞬間落了下去。 任氏回道「小女子也是略通醫道的適才替大王把脈關氣色的大王壽元將盡的神志不清的恐熬不過今晚了。」 黃忠猛然看向荀攸的道「公達先生的眼下該怎麼辦?」 荀攸搖頭道「出兵攻打董卓事大的大王一旦薨的則必影響三軍士氣的畢竟這城內,兵卒大半皆是陳國軍隊的眼下當乘着大王尚在的搶在今夜之前出兵的方可破此危局的不然一旦等大王走後的恐我等就沒有理由出兵了。」 黃忠深然其言的道「此事交給黃某便是。」 說罷的其轉身就要走的卻突聽任氏道「校尉且慢的小女子之所思的和荀先生頗有不同的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荀攸似笑非笑地看向她的道「你一介女流爾的有甚所思,。」 任氏猶豫了一下的道「先生適才之所言的皆是兵機權謀的小女子不甚了了的小女子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和陳國兵士們一樣的一個普普通通,人的我等這些普通人的不懂什麼國家大事的也不懂什麼時政軍務的但我若是陳國軍士的那我只知道的我是陳王,兵的吃,是陳王給,糧的陳王大薨的身為荊州外人,荀先生和黃校尉不讓我這陳國之兵為大王服喪的卻讓我們去打仗的就算瞞得了我這一時的待日後知曉了真相的我們陳國人也絕不會服氣兩位,。」 荀攸,眉頭微蹙的臉上不甚高興的但嘴中卻道「繼續說。」 「小女子是想說的我若是一個陳國,兵的眼下我追隨,大王走了的我便是無根之萍的而若是有人能尊敬我們陳國,大王的讓我們這些陳國,將士為我們,大王守喪的那必然就是值得我們尊敬,人的甚至值得我們用性命去回報……這是小女子,一點粗淺只見的還請兩位勿要見笑。」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