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間多嫵媚
人間多嫵媚 連載中

人間多嫵媚

來源:google 作者:顧思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朱蔓 現代言情 顧思薇

上海灘,好像一座孤島一樣,跟如今全國的戰亂隔絕開,其他地方戰火紛飛,只剩下上海,還到處都是一片靡靡之音……地下到處都是衣服,床上相擁而眠的那兩個人,好像一個耳光一樣,狠狠地打在了顧思薇的臉上……展開

《人間多嫵媚》章節試讀:

上海灘,好像一座孤島一樣,跟如今全國的戰亂隔絕開,其他地方戰火紛飛,只剩下上海,還到處都是一片靡靡之音。

暖風一吹,金嗓子周璇軟綿綿的歌聲一起吹來,吹得人骨頭都酥了半邊。

然而此刻,顧思薇站在滿地狼藉的房間當中,只覺得渾身上下不住地發冷。

她的骨頭是軟的,但卻是被氣得站不穩。

地下到處都是衣服,床上相擁而眠的那兩個人,好像一個耳光一樣,狠狠地打在了顧思薇的臉上。

法國進口的小羊皮軟底高跟鞋踩在印度地攤上,顧思薇整個人都彷彿如墜雲端一般。

走不動,站不穩。

顧思薇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飯店的印度保安,走上前去,指着那個已經坐起身來的男人,怒道,「霍彥辰,你也算是對得起我!」

「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你居然,你居然……」顧思薇一轉頭,再也說不下去了。

旁邊的女人緩緩睜開眼睛,可不就是以前一直跟在霍彥辰身邊的大上海台柱子,朱蔓朱小姐嗎?

顧思薇鬧這一番,已經引來不少人圍在酒店門口看熱鬧,但礙於霍三少的威名,不敢進來,於是只能站在門口,小小地看一眼,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但眼角眉梢,都是止不住的八卦模樣。

顧思薇瞥了一眼旁邊的朱蔓,越發覺得那張平日里煙視媚行的臉可惡。她抬起手,狠狠地一個巴掌就朝朱蔓臉上扇過去,「賤人!」

勾引人家未婚夫,可不就是賤人嗎?

朱蔓猝不及防,被她打得一偏,然而顧思薇還不解氣,又抬起手,再往她臉上扇去,誰知道,這一次,她的手腕,狠狠地被霍彥辰給握住了。

「滾!」

那雙薄唇簡簡單單地吐出一個字,讓原本等着他解釋的顧思薇瞬間打破了對霍彥辰的幻想。

「滾?你讓我滾?」顧思薇像是沒有聽明白一樣,問道,「霍彥辰,你也算對得起我?」

她點點頭,怒極反笑,眼底隱隱有淚光閃動。

「你今天叫我滾了,往後可別再想我回到你身邊!」顧思薇說完,拎着包包,轉身就走。

以前他總是告訴自己,朱蔓是幫他做事情的。

生意場上,黑白兩道那些東西,複雜得很,顧思薇根本不想理會,霍彥辰說朱蔓是他的幫手,那就是他的幫手,自己從來沒有懷疑過。

可剛才的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訴顧思薇,她就是個傻子!

顧思薇死死地拽住領口,感覺到一陣一陣的冷風從她胸口灌進來。

如果他喜歡朱蔓大可以告訴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也不是那種死皮白賴不要臉非要他不可的人。

不知不覺間,淚水已經流了滿臉,顧思薇強行讓自己站起來,隨手招了輛黃包車,打算回家。

然而她才剛剛坐上去,只聽耳畔傳來「刺啦」一聲,一輛黑色轎車穩穩地停在了黃包車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車窗搖下,裏面露出一張清雋俊朗的臉,正是霍彥辰。

見到他,顧思薇下意識地挺了挺胸膛。

難不成,這次霍彥辰還以為這種情況下,他跟自己道個歉就完了嗎?

不,絕不!

顧思薇還沒有讓黃包車車夫離開,霍彥辰就已經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他氣勢駭人,一般人見了他,還真的有些腿軟。

「哐當」一聲,那個黃包車車夫竟然猛地放下車子把手,為了不跟霍彥辰起正面衝突,連車子都不要,忙不迭地離開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過來,顧思薇抿住唇,只覺得渾身上下,突然間好像失去了協動性,面對霍彥辰,她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離開?

好像是落荒而逃。

對上?

可是她自覺自己現在跟霍彥辰沒有什麼話好說。

還沒有等她想出個所以然來,顧思薇的下巴就被一隻冰涼的手給抬了起來。

霍彥辰強迫她看向自己,夜色中,身後的霓虹燈打在他的身上,往常一片靡靡的上海灘,此刻好像都被霍彥辰身上那股冷淡的氣質給改變了。

「你剛才,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失望?

他還有什麼好失望的?

難不成他被自己捉姦在床,自己還不能罵人不能打人了嗎?難道說,自己要像那些貴婦人一樣,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飄飄,也要裝聾作啞,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嗎?

霍彥辰,他實在是太過分了!

顧思薇一把將自己的下巴從他的手中掙脫出來,「那你要我怎麼樣?難不成為你們拍手叫好?」

霍彥辰頓了頓,說道,「你不應該打她的。」

「我不打她,那我打你行不行?」顧思薇冷笑道,「霍彥辰,你別忘了,今天晚上是你對不住我!憑什麼你現在跑到我面前來指責我?我沒有說你,你反而來說我?」

霍彥辰臉上的神色越發不虞了,抿唇乾巴巴說道「反正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你做錯了。」

他說著,一把拉住顧思薇,「走。」

「去哪兒?」顧思薇想也不想地,就扣住了黃包車的把手。

霍彥辰頭也不回,「去跟朱蔓道歉。」

「道歉?」

霍彥辰他瘋了吧?

他憑什麼要讓自己去跟朱蔓道歉?

「不,我不去!」顧思薇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去。就是不去。」

她轉過頭來沖霍彥辰冷笑道,「要我去給她道歉,她憑什麼呀?她配嗎?」

霍彥辰聽到她如是說,反倒鬆開了扣住她手腕的手,臉上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你當真不去?」

顧思薇昂首說道,「不去,她不配!」

「那好。那我就把剛才你打她那一巴掌後果,報在你家族身上。」

霍彥辰話音剛落,顧思薇不可置信抬頭。

「你為了朱蔓,對付我的家人?霍彥辰,你忘了你小時候生病發燒,是誰日夜照顧你的?是我媽!你忘了你小時候被別人是負,是誰帶人打上門去替你討回公道?是我爸!你現在為了一個下三濫的女人要對付我爸媽?」

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樣,笑說道,「既然這樣,這個婚我也不結了,你愛跟誰結就跟誰結吧,我不伺候了!」

顧思薇說完,轉身就要離開,然而她的手臂卻被霍彥辰一把拉住了。他將顧思薇拉到自己面前,剛才還是一臉淡然的俊臉,此刻陰沉得好像六月天上海的天氣。

只聽他幾乎是咬牙切齒般地問道,「你不跟我結婚,你想跟誰結?請柬都做好了,婚紗也都買了,你還想跟誰結?」

「愛跟誰結,就跟誰結。」顧思薇絲毫不怕他,冷笑道,「我不信,霍彥辰你還能把我的未婚夫給殺了。」

「你如果不怕,大可以試試看。」霍彥辰猛地放開顧思薇,理了理並不凌亂的衣衫,「你看看,這上海灘,有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顧思薇被他氣勢所攝,一時之間除了生氣,竟不知道作何反應。

她愣了好半天,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樣,隨即慢慢地笑了起來,「是啊,整個上海灘,恐怕沒人敢動你霍三少的人。即便這個女人你再不放在眼中,也是如此。」

她偏頭一笑,「那如果這個人,是你的大哥范仲奇呢?」

霍彥辰猛地一頓。

見他渾身頓住,顧思薇就知道自己說的這個人說對了,「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大哥他好像對我也很有意思。霍彥辰,你說,我嫁給他好不好?」

上海灘如果還有誰敢動霍彥辰的人,那也就只能是范仲奇了。

他是霍彥辰的結義大哥,這麼多年來,兄弟幾個一直風風雨雨地走過。

霍彥辰就是再囂張,面對范仲奇,也捨不得下重手。

「你敢!」他一把揪住了顧思薇的衣領,少見的粗魯,「你根本就不喜歡我大哥,你別拿婚姻大事當兒戲!」

「你怎麼知道我是在兒戲?還是說,只要我不是跟你結婚,你就覺得我是在兒戲?」顧思薇冷笑一聲,「霍三少,你未免把自己看得也太重了。」

她眼睛裏漸漸流露出幾分濕意,「霍彥辰,我現在才明白,愛一個人比起被愛來,實在是太辛苦了。與其那麼辛苦還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倒不如從一開始就被別人愛着,起碼這樣比較輕鬆。」

她將霍彥辰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扳開,「比起愛你,我更願意被范仲奇愛。」

咖啡館

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味道太苦,顧思薇越喝越覺得心裏嘴裏苦得慌,苦得她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顧思薇正想要找紙巾擦眼淚,面前卻多了一隻握着繡花手帕的手。

那隻手雪白又修長,袖口處還有貝殼做的袖扣,十分精緻,一看便知道對方來歷不凡。

她抬起頭,順着手的方向看去,卻不由得愣住了。

對方見到她,臉上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隔着櫥窗老遠就看見有個美人兒在掉金豆子,沒想到居然是你。」

那人言笑晏晏,一派溫柔,然而顧思薇看到他,就跟見鬼了一樣。

無他,顧思薇現在還記得,前幾天她當著霍彥辰說的氣話,當時她說她要找范仲奇結婚,那本來就是她隨口胡說,誰知今天就看到了他本人。

顧思薇嚇了一跳,猛地站起身來,誰知道一不小心,帶翻了桌邊的熱咖啡。

「啊——」咖啡剛剛沏上來,正是滾燙的時候,這下一整杯咖啡就直接倒在了她的衣服上,透過貼身的絲質旗袍,燙得她小腹生疼。

她手忙腳亂地擦了一陣,范仲奇想要幫忙,可是她受傷的地方太敏感了,他一臉為難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

眼見顧思薇臉都痛白了,范仲奇說道,「不如這樣吧,我公司就在附近,顧小姐你跟我一起過去,我讓秘書給你買套新的換上。順便,你這傷,也需要處理。眼下這麼炎熱,發炎了就不好了。」

顧思薇原本想要拒絕的,可是想了想,又覺得他這提議沒有什麼不好,於是點了點頭,訥訥說道,「多謝你了。」

范仲奇的公司就在這附近,可能是因為他經常要處理公事,所以辦公室裏面就是休息室,洗漱用品和換洗衣服,一應俱全。

大夫過來給顧思薇看了一下,上了葯,說是她傷口有些嚴重,現在不能讓衣料粘上,免得發炎,如今炎症可大可小,即便是范仲奇霍彥辰這樣的人,在前線戰事吃緊的情況下,想要一兩支消炎藥也非常費勁兒。

為了避免傷口感染,顧思薇在醫生的囑咐下,換好了寬大的襯衣。

襯衣是范仲奇的,穿在她身上,竟然異樣的合身,范仲奇看的心上一慌,喉結上下滾了滾,忙別開眼不許自己再看下去。

衣服只是臨時將就,她定然不可能就這麼穿着范仲奇的衣服回家,等醫生上好葯之後,她就安安靜靜地呆在范仲奇的休息室里,等着他的秘書給自己把衣服買回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葯的關係,她吃了之後便覺得昏昏沉沉的,整個人就靠在沙發上睡了過去,迷迷糊糊間,是一陣熟悉的人聲將她驚醒了。

她聽到霍彥辰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大哥,這些日子,你看到思薇了嗎?」

「顧小姐?」范仲奇確認了一下,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霍彥辰聲音淡淡的,「只是隨口問一句罷了。」

門外的范仲奇好像沉默了一下,只聽他說道,「老三,你為什麼這麼問我,我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你們兩個最近吵了架,還沒有和好吧?」

「不瞞你說,我對顧小姐的確是真心的。我想,如果不是讓你先碰到她,我一定會讓她喜歡上我的。但有的時候,差一點兒,差的就是一輩子,我跟她沒有緣分,就此錯過一生……也不能不說是遺憾了。」

「以前我還想着,和你公平競爭一下,但是現在,我知道我是沒有機會了。我到如今三十多歲,還是孑然一身。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想要攜手一生的女子,誰知她卻跟你早有婚約……世事不定,大概也就是這樣了……」

門外的談話聲隱約傳進出,顧思薇放在把手上的手緊了又緊,最終沒有推門出去。

直沒有說話,她很想知道,霍彥辰會說什麼。

是告訴范仲奇,大膽地去追求自己,還是告訴他,他們兩個吵架的真實原因?

彷彿是聽到了她內心在說什麼一樣,霍彥辰總算是開口了,「大哥,顧思薇那天說——」

聽到這裡,顧思薇再也忍不住,猛地推開了門。

如果讓霍彥辰繼續說下去,范仲奇就該知道自己那天背着他胡說八道的那些話了。

她猛地推門出來,驚擾了原本正在談話的兩個人,霍彥辰看到她,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視線最終落在了她的那件白襯衫上,如果他沒有看錯,顧思薇的白襯衫下面,什麼都沒有穿!

而且,他記性非常好,這件襯衫,他的大哥范仲奇曾經穿過。

霍彥辰臉色倏然沉了下來,一雙陰晴不定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一時間氣氛十分凝重。

霍彥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范仲奇,冷笑一聲,最終只丟下一句,「我祝你們百年好合。」

然後「哐當」一聲,一把關上了范仲奇的辦公室的門。

顧思薇覺得她的心好像從很高的地方摔下來,摔得粉碎。

身邊所有的嘈雜都像潮水一樣從她面前退去,只剩下她一個人站在岸上,渾身濕遍,上去不得,也下來不得。

耳畔一團嘈雜,只能聽到范仲奇的聲音,「顧小姐,老三肯定是誤會了。我沒說你在我這兒,就是不想讓他誤會,誰知道……要不然,我去跟他解釋一下吧?」

「不用了。」顧思薇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來自天外。

既然從來不信任,那麼再多的解釋又有什麼作用呢?

……

「小姐,霍先生來了。」

僕婦的一聲叫喚,將顧思薇的深思從遠處拉了回來。

她猛地抬起頭,梳妝台的鏡子裏面映出一張蒼白狼狽的臉。

他這個時候來幹什麼?

他還來幹什麼?!

許久都沒有聽到她回答,僕婦在外面不由得有些着急,「小姐?小姐你怎麼了?」

「沒事。」顧思薇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直起腰來,聲音帶着幾分連她自己都覺得陌生的寒氣,「你讓他在外面等着。」

事到如今,她倒要看看,霍彥辰究竟還打算幹什麼?他居然還有臉來找自己!

顧思薇穿好衣服,從浴室里走了出去,客廳當中,霍彥辰正坐在沙發上抽煙,短短片刻時間,煙灰缸里就堆滿了煙頭。

客廳里滿滿當當的,都被大大小小的盒子擠滿了,顧思薇走到他面前,冷笑道,「你來幹什麼?」

是來跟她道歉的嗎?

可笑,他難道還認為,在他做出那些事情之後,自己會如此輕易地原諒他嗎?做夢!

他不解釋他和朱蔓的關係就算了,還誤會自己和范仲奇的關係,又豈是幾個禮物就能把顧思薇心中的憤懣給抹平的?

霍彥辰目光清湛,「我來,是代人送樣東西過來。」

他指着客廳里的大包小包,說道,「我大哥給你的彩禮,你點一下。」

彩禮?

什麼彩禮?

顧思薇抬頭看向他,「范仲奇讓你送來的?」

霍彥辰眸色冷淡,「我大哥喜歡你,可是礙於種種,他不好開口,於是我主動一把,代替他送彩禮給你,還請顧小姐收下。」

換而言之就是,這是霍彥辰自作主張了?

因為范仲奇喜歡她,所以問也不問一聲,就直接把彩禮抬到她家裡來放着?因為范仲奇喜歡她,所以霍彥辰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他把自己當什麼了?

「做夢!」顧思薇衝著霍彥辰怒道,「你讓我嫁給他我就要嫁給他?我答應了嗎?你又是我什麼人?霍三少,現在是民國了,大清亡了許久了!還有強娶強嫁,你們莫不是生活在前朝?!」

「你們明明就在一起了,結婚難道不是正常的嗎?」霍彥辰看着她,「何況我大哥,他那麼喜歡你。」

「他喜歡我,我就要嫁給他?你們兄弟情深,只要他想,你就可以雙手奉上?」顧思薇偏頭看向霍彥辰,眼中帶淚,「霍彥辰,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很想我嫁給他?」

霍彥辰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我說了,大哥他對我恩重如山——」

「啪」!

他話音未落,顧思薇就一巴掌,狠狠地甩到了他臉上。

顧思薇那一巴掌用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打得霍彥辰臉一偏。

她目眥欲裂,死死地盯着霍彥辰,恨不得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撕下來,「你,就因為,他對你,有恩,所以,就要把我,送、出、去?」

說到最後三個字,她幾乎是一字一頓,連舌尖都要破了。

字字泣血,字字錐心。

霍彥辰抬起頭來看向她,那張白皙的臉上,有四個分明的手指印。剛才那一巴掌打得他口中生血,連嘴唇都破了。

他卻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堅持把之前那句話說完,「大哥他待我恩重如山,他想要的,我都會幫他達成。」

顧思薇忍無可忍,反手又是一巴掌,要往霍彥辰臉上打去。然而,這次他卻像是早就猜到了一樣,顧思薇才剛剛動作,手腕就被他死死地握住了。

她手被鉗制,動不得,只能睜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霍彥辰。

只見那個男人一把將她往自己身前拉近了,不等霍彥辰說話,顧思薇就再也忍不住,哭着質問道,「他對你恩重如山,那我呢?我們都要結婚了!」

他們都要結婚了,可是霍彥辰還是為了所謂的兄弟情誼,把自己親手送給了范仲奇!

「難道你不喜歡他嗎?那那天我在他辦公室里看到的又是什麼?」霍彥辰咬牙說道,「事到如今,你何必來騙我?」

「剛才那一巴掌,就算是了斷了我們兩個之前的感情。從今往後,你我再無關係。如果真的要算,那你也只能是我大嫂。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他說完,猛地將顧思薇給一把推開了。

顧思薇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想要從那張冷淡到了極點的臉上看出什麼破綻來,然而最終她還是失望了。

霍彥辰在她的目光下,一直都是不動如山的。想要從那張清雋的臉上看到傷心或是失望,根本就不可能!

好像她傷心與否,霍彥辰根本就不在乎,她再傷心,對面那個男人也不會有任何的動容。

正如他所言,他們兩個,是陌生人。

顧思薇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從今往後,再無其他……從今往後,再無其他……再無其他……再無其他……哈哈哈哈。」

她像是從來不認識面前這個男人一樣,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霍彥辰,你說,從今往後,我們再也沒有其他關係了。數載愛戀,到你這裡,就成了再無其他了。哈哈哈,何其諷刺啊!」

顧思薇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一巴掌,換我一生幸福。好好好,難怪人家都說你霍三少是個商業奇才,果真如此啊。這種生意,一般人還真做不出來。」

「是,我是喜歡范仲奇,我是對他情根深種,誰讓范仲奇比你錢多,比你地位高呢?何況人家還那麼喜歡我,我為什麼不喜歡他?看來我和他結婚,還少不了霍三少你一杯謝媒酒。真謝謝你啊。」

顧思薇點頭說道,「你既然希望我們從今往後,再也沒有關係,那行,我答應你。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大嫂!范仲奇這個彩禮,我收下了!」

她死死地咬住後槽牙,咬牙切齒地說道,「從今往後,我和他都會感謝你的。霍、三、少!」

「顧小姐,你這套婚紗可是范先生專程從法國買的,瞧瞧這繡花,這真絲,真是一等一的好東西,穿出去不知道要羨慕多少人。」

旁邊給顧思薇梳頭的女人目光艷羨地在她身上的婚紗上打轉,愛不釋手地撫摸着顧思薇的婚紗。

她看了,只想冷笑。

是啊,婚紗是法國貨,婚宴的地點定在和平飯店,連鑽戒都是鴿子蛋一樣大小。這樣盛大的婚禮,換成任何女人都會動心不已吧?可是誰能想到得到,這純潔的婚紗背後,會如此的骯髒不堪呢?

鏡子中映出一張女人的容顏,烏髮如檀,肌膚雪白,華服加持下,果然是一張絕代佳人的臉,難怪會讓名震上海灘的范仲奇對她神魂顛倒。

可是……誰來問過她,想不想要這所謂的「神魂顛倒」呢?

人人羨慕她,可卻沒有人問問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顧思薇臉上閃過一絲戾氣,旁邊的女人見了,連忙猶豫地叫住她,「顧小姐……哦不,范太太,你……你怎麼了?」

她連忙將顧思薇手中的剪刀奪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剛才范太太好像恨不得把鏡子里的那張臉給刺破。

那可是她自己的臉啊,怎麼能這樣呢?更何況,今天是她和范先生大喜的日子,哪兒能見血?

給顧思薇梳頭的女人唯恐她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連忙扶着她站起身來,「范太太,已經好了,我們出去吧,別讓范先生等久了。」

顧思薇像是一個木偶一樣,任由旁邊的人扶着她,慢慢地走下了樓梯。樓梯下面,范仲奇一身白色禮服,早就在那兒等着她了。

范仲奇在見到顧思薇時,神色有片刻的怔忪,但馬上,他就反應過來,將手臂遞了出去,任由顧思薇挽住了他的手臂。

他是上海灘的名人,今天過來參加他們婚禮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顧思薇一路看過去,賓客席中,有法租界的法國人,英租界的總捕,還有跟范仲奇生意上來往過密的夥伴……她的目光在看到那個黑色身影的時候,瞳孔猛地往後一縮——

是霍彥辰。

他也來了嗎?

他來幹什麼?

是終於發現捨不得自己,所以打算跑來搶親嗎?

他總算是發現捨不得了自己了對嗎?

顧思薇的心狂跳起來,她連忙捂住胸口,不讓那顆心跳出來,不知不覺間,目光已經濕潤了。

任由范仲奇將她帶到神父面前,在那個白鬍子老頭問她是不是願意不管貧窮與富貴都跟范仲奇相伴一生的時候,顧思薇側頭看了一眼旁邊坐着的霍彥辰。

不!

她不願意!

只要那個人不是霍彥辰,她都不願意!

說啊,只要他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韙,顧思薇也願意跟着他一起,遠走高飛。

她悲哀地發現,時至今日,即便是她親口答應了范仲奇的求婚,只要霍彥辰一句話,她還是願意飛蛾撲火,即便是傷害一個溫厚無辜的范仲奇,也在所不惜。

顧思薇目光哀哀地看向霍彥辰,像是乞求一樣。彷彿是接收到了她目光里的含義,霍彥辰從人群中站了起來。

顧思薇的心猛地提了起來——

然後,她就看到霍彥辰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婚禮現場。

他走了!

他把自己,一個人丟在了婚禮現場!

什麼遠走高飛,什麼跟着他一起離開,那都不過是顧思薇一廂情願而已!

她猛地轉過頭,看向神父,大聲說道,「我、願、意!」

她願意,她為什麼不願意?這世上又不是霍彥辰一個男人,范仲奇既然給了她這麼盛大的婚禮,她為什麼不願意?!

白天那場婚禮,不知道又要被人傳多久。范仲奇給了顧思薇一個女人都想要的盛大婚禮,然而她作為女主角,卻實在沒有多少心思。

左右都不是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婚禮盛大還是寒酸,於她而言又有什麼關係?

已經夜深了,顧思薇卸了妝洗了澡,端了杯紅酒靜靜地坐在窗前,聽着不遠處外廳中傳來的人聲。范仲奇地位非凡,今天晚上必然有好一番鬧的。

也好。

她低下頭來看了一眼窗邊那朵不停搖曳的白花。范仲奇今天晚上被人灌醉也挺好的,這樣自己也就不用面對他了。

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咔嚓」一聲,彷彿是為了印證她的想法一樣,顧思薇才剛剛將杯中的酒喝了一小口,便聽到卧房的門被人打開了。

她轉頭一看,發現是范仲奇被霍彥辰扶着,走了進來。

他身上的白色禮服早已經褶皺不堪,隔了老遠都能聞到渾身酒氣,臉頰緋紅,還在不住地說胡話。霍彥辰把他扶到床上躺下,走出來對顧思薇說道,「你們今天結婚,大哥很開心,多喝了點兒酒,你……多照顧一下。」

顧思薇霍然站起身,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霍彥辰面前,仰頭看向他,「那你呢?」

看到我和他結婚,你又是什麼感受呢?

霍彥辰盯着她,那雙墨玉般的瞳仁里清晰地映出顧思薇的面容,只聽他無比篤定地說道,「當然也高興了。」

高興?哈哈哈,顧思薇無聲地笑起來,霍彥辰說他很高興?

哈哈哈,原來他對自己嫁給別人很高興啊,那自己這些年來的感情,又算得了什麼呢?

顧思薇心裏升起一絲莫名的怒火來,她一把揪住了霍彥辰的衣領,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告訴我,為什麼?我們兩人都打算結婚了,為什麼要把我推給你大哥?」

什麼救命之恩,她不信!

即便是被她這麼揪住衣領,霍彥辰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半分變化,他聲音低沉,「大哥他喜歡你。」

「可是我不喜歡他!」顧思薇仰起頭,眼淚從她眼角順着流下來,「你明知道,我喜歡的人只有你。」

霍彥辰抿住唇,沉默不語,就在顧思薇以為他不會說話了的時候,他卻突然開了口,「大哥他,曾經救過我。如果不是他,我早已經在這個世界上不復存在了。我曾經答應過他,但凡是他想要的,我都會想盡辦法給他。」

「所以,也包括我嗎?」顧思薇唇邊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哈哈哈,我萬萬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然會被我的未婚夫當成貨物一樣,隨意扔給其他男人!」

「慎言。」霍彥辰冷漠着一張臉說道,「你現在是我大哥的妻子,以前種種,都不要再提了。而且,」他看了一眼正醉得人事不知的范仲奇,「大哥他對你那麼好,你更應該一心一意地對他,回報他的感情。」

「而且,明明就是你自己答應他的求婚的。」

說完,他猛地拉下顧思薇揪住他領口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他一走,顧思薇就好像失去了支撐點一樣,緩緩地跌坐在了地上。

大嫂……他叫自己「大嫂」,哈哈哈……大嫂,大嫂……還有什麼,比這個稱呼,更諷刺的嗎?

是,是她自己答應了范仲奇的求婚,可是,她後悔了不行嗎?

誰讓霍彥辰問也不問一句,就直接把自己推給了范仲奇呢?

那些話,從頭到都是氣話啊!他怎麼就不明白呢?

《人間多嫵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