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棄少狂婿
棄少狂婿 連載中

棄少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林天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天浩 林盛峰 都市小說

林天浩,整個東市都只知道他是廢物私生子,那婚約上門,卻被岳父岳母一頓嘲笑和鄙夷...展開

《棄少狂婿》章節試讀:

  說起來,林天浩的母親和楚家的女主人還有這一層閨蜜的關係。

  當年林天浩母親懷孕後,與林盛峰定下婚期,湊巧蕭芸也大了肚子,準備入嫁楚家。

  所以一來一去,兩家便商議,若是一男一女便結為親家。

  只是,林天浩母親所在的姜家,因為家道中變,讓她失去了嫁入林家的資本,林盛峰迫於家族壓力,也不得不拋妻棄子,另娶他人。

  但,林天浩的母親卻是獨自生下了他。

  現如今,母親雖然已經離世,但那一樁娃娃親,卻是成了臨終前的囑託。

  「怎麼說我也是去見未來的岳父岳母,帶着你們不太合適,迴避吧。」林天浩囑咐了一聲後,便獨自進了楚家。

  只是,等一紙婚約擺在楚家面前後,換來的卻是一陣白眼和推辭。

  「天浩啊,你母親已經離世多年,況且,那時候許下的承諾,怎麼能當真呢,你說是不是?」作為楚家家主,楚河山當然要數落林天浩幾句。

  而作為母親的閨蜜,現在的楚家女主人,蕭芸的臉色卻是不怎麼好看。

  「楚河山你怎麼說話呢,天浩就相當於是我半個兒子,婚約怎麼就不能當真了?」

  「雖然淼淼現在有男朋友了,但那個楚欣然不是還沒有么,就讓她給嫁給天浩。」

  蕭芸這一言一字中,看似處處都在為林天浩着想。

  這就讓林天浩不自覺地笑出了聲。

  很難想像,當年曾參與分解他母親姜家計劃的蕭家人,現在卻能對林天浩「視若己出」,而且自始至終不漏聲色。

  「這個丈母娘,果真是不簡單吶。」林天浩心中暗想。

  只是,讓他納悶的是,同樣是自己的女兒,一個視若珍寶,另一個卻恨不得趕緊往外推?

  看來,這個楚欣瑤的身世也有些坎坷啊。

  聽完蕭芸的話,楚河山神色低沉,嘴巴張張合合,終究還是憤然說出了聲:「蕭芸你什麼意思,你女兒是人,我女兒就不是人了?」

  「你女兒現在釣上了金龜婿,就要讓我女兒嫁給這個私生……」

  說著說著,楚河山發現自己有些失態,硬生生將後半句咽了回去。

  只不過,林天浩卻是雙手一攤,無所謂地接了話茬,「私生子嘛,這有什麼不能說的,人盡皆知的事。」

  「哦對了,你們繼續。」

  看着准岳父和岳母因為自己的婚事吵得不可開交,倒也是一種樂趣。

  林天浩一邊扒着橘子,一邊笑吟吟地看着。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一直坐在一邊沒說話的楚淼淼終究是不耐煩了,當下站了起來,指着林天浩說道:「爸媽,別人我不知道,但讓我嫁給這個私生子,絕無可能。」

  「東洲市誰不知道他媽未婚先孕,嫁給他那不是成了整個東洲的笑話了?」

  「再說,我跟王麒麟已經快要訂婚了,等我嫁入王家,對楚家有多大貢獻你們也應該清楚。」

  說完,楚淼淼不耐煩地白了林天浩一眼,再次入座,沉默不語地扒拉着手機。

  但,林天浩卻是慢慢站了起來,先是微微一笑,「你不願意嫁給我,這是你的自由,我沒有指責你的道理,而且我這個人也不怎麼喜歡二手貨。」

  「但是吧,你說我媽的話,實在是有些刺耳。」

  這話,倒是讓楚淼淼多看了林天浩一眼,但仍舊是滿滿地鄙夷和嘲笑,「呦,看不出來,一個私生子,對你媽倒是挺上心的。」

  「怎麼,我說的不是事實么?當初你媽肯定是想藉著大肚子的理由,嫁入豪門吧,這種事……」

  話沒說完。

  啪!

  只聽一聲清脆的耳光,響徹在楚家大廳。

  「你看,我都說刺耳了,你非要再提。」林天浩依舊帶着笑意,收回一雙大手。

  楚淼淼捂着帶着紅印的臉,幾乎要發瘋,「你敢打我,在我家裡打我?」

  聞聲,林天浩淡定地坐了下去,將一瓣橘子扔進嘴裏,輕笑道:「你再提一句,我還可能在你家裡殺了你,你不妨一試?」

  楚河山:「……」

  蕭芸:「……」

  在楚家打了他們的女兒不說,還揚言要殺人,讓他們兩位錯愕半天,硬是沒吱聲。

  不是不想,而是沒敢。

  因為,他們全都知道林天浩的身世,一個廢物私生子,五年不見,如今再次回來,張口就要殺人,這是瘋子才能幹出來的事。

  既然是瘋子,那當真是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也就在這尷尬之際,門口一陣嘈雜聲中,幾個西裝男子捧着幾個錦盒走了進來。

  林天浩笑了笑,他知道,盛峰集團董事長的「臉面」來了。

  「林董交代,這是他送給楚家的彩禮。」西裝男子放下錦盒,乾淨利落地離開。

  既然是彩禮,蕭芸也自然知道什麼用意,當下也算是略微緩解了氣氛,「那個…既然林董都把彩禮送來了,那天浩的親事就這麼說定了。」

  「淼淼啊,你來,咱們跟你爸商量一下。」

  自己的女兒被打了,蕭芸怎麼會不生氣?自己平時都不捨得動一下,結果讓林天浩直接來了一巴掌。

  說實在的,現在蕭芸恨不得扒了林天浩的皮。

  只不過,這個扒皮的方式,有很多種。

  等一家人走到隔壁房間,蕭芸惡狠狠地說道:「楚河山,你現在應該能看明白形式了吧?」

  「讓你那個小野種嫁給林天浩,林盛峰不就欠了楚家一個大人情么?這種機會,放在平時你能夠得着?」

  「雖然他只是林盛峰的私生子,但林盛峰也不可能對他不管不顧,彩禮不是都已經到了么?」

  聽到這話,楚河山還是猶豫不決,皺着眉頭不說話。

  倒是被扇了一巴掌的楚淼淼,幾乎秒懂她媽的用意,「爸,媽的意思就是用我那個賤種姐姐吊著林天浩,榨乾他的一切利用價值,然後再把他一腳踢出去。」

  「這種好事,你還考慮什麼啊?」

  聞聲,楚河山憤憤瞪了楚淼淼一眼,「有這麼說你姐姐的么,我看剛才那一巴掌打輕了。」

  「至於婚事,我不管,你們看着辦吧。」

  說完,楚河山背着手鑽進了書房,顯然還是有些不忍心。

  只不過,他們這些秘密的私語,對於一牆之隔的林天浩來說,聽的不要太清楚。

  但他臉上卻沒有半分怒色,反倒是笑得很輕鬆,「對嘛,這才符合陰險狡詐的岳母形象。」

  「只是,你們這麼快上鉤,好沒意思啊。」

《棄少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