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一世:總裁成了第三者
情深一世:總裁成了第三者 連載中

情深一世:總裁成了第三者

來源:google 作者:雲淡風輕的兔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可依 現代言情 陸哲寒

從美國留學回來的陸哲寒愛上了跟自己前女友周可依長得很像的周雨桐,但是同雨桐已經有未婚夫,而未婚夫林遠航和陸哲寒是生意上的老對手為了得到周雨桐,冷酷無情的陸哲寒會不擇手段嗎?深受着周雨桐的林遠航會放手嗎?陸哲寒到底愛的是周雨桐還是周可依?周雨桐和周可依又有什麼關係?周可依回國後,四個人的感情分分合合陸哲寒到底愛的是誰?這是一篇虐戀文,但它會讓你相信愛情,相信也有人永遠愛你許你一世深情,愛你一生到老!展開

《情深一世:總裁成了第三者》章節試讀:

這一段時間,林助理髮現陸哲寒經常一個人開車去南大,但是好像又沒什麼收穫。畢竟要偶遇一個人的機率太小了,有些人如果不刻意去見面的話,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見面。他在想着,要給他們家的冰塊少爺製造一點機會。

「少爺,聽說明天南大要舉行一個大型的畫展,也有一個拍賣會,賣出的錢都用來做慈善,捐給貴州一個偏遠地區建一些學校,拍賣的作品都是南大藝術系的學生自己畫的,你沒有興趣去看看呀,也算是為山區的小朋友做點貢獻。」林叔拿着一張請帖,這是南大校長派人送過來的。

「除了陸氏,應該很多企業都收到這張請帖了吧?」陸哲寒接過請帖。

「是的,聽說林氏也會去參加,這種露臉的機會,很多企業都會去,因為他們根本不會在乎這點錢。」

「那怎麼能少了我們,明天我們倆個一起去吧。」陸哲寒很爽快的答應了。

第二天十點,林助理準時出現在陸家的別墅,陸哲寒一米九的個子,穿着灰色的休閑裝,戴着墨鏡,從樓上走下來,又帥又醋。

「今天是打算去把所有南大的女生迷倒嗎?從沒見你這麼用心打扮過自己。」林叔打趣道。或許他的這位大少爺又動了凡心了,希望他能夠幸福。

陸哲寒從小沒有母親,雖然衣食無憂,但是性格比較內向,孤僻,這麼多年,除了周可依,沒有人可能走進他的內心。但是林助理是看着他長大的,有時候還負責他的生活起居。上學那會,陸老董事長工作很忙,有時候家長會都是他這個林叔去參加的,所以,陸哲寒對林助理的感覺也很特別。

「我可沒這個興趣!只是去看看熱鬧而已。」陸哲寒徑直走了出去。

南大的畫展是在他們學校的體育館,拍賣會也是在那裡進行。體育館外面停着很多的名車,本市很多的企業都有派人來參加。

陸哲寒剛下車,就看到前面走來了一位跟他年紀相仿的男子。

「陸大董事長怎麼也對畫展感興趣了?」男子邊說邊伸出手:「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林遠航。」

「林遠航,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後面的林助理趕緊上來打圓場:「董事長,這是林氏的二少爺。」

「哦,原來是林家二少爺,這種場合是不能少了你。」陸哲寒話裡有話。

隨行人員生怕這兩位少爺在這鬥嘴,趕緊說:「畫展開始了,我們進去吧。」

這一次的畫展所有作品都是藝術系的學生的作品,所以以風景和人物為主。雖然沒有什麼收藏價值,但是勝在生動有靈氣,雖然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但是還有一定的欣賞價值的。

陸哲寒在一張畫前站了很久,他一會覺得畫中人是周可依,一會又覺得是周雨梧。畫上的女子,穿着高貴的旗袍,手上拿着一把仕女圓扇,側着臉,低着頭,耳朵上小小的珍珠耳環特別搶眼,既高貴又透着少許性感。

錦袍素雅身段嬌,春風拂柳展妖嬈。舞步輕盈驚四座,醉眼周郎矚小喬。這首詩寫的就是這畫中的女子吧。

「喲,看來四年過去了,陸少爺的口味還是沒變呀。還是喜歡周可依,可惜,現在周可依已經是我嫂子了,心痛吧?」說話的是陳家的二少爺,他是跟林二少爺一起來的。

當然,陸哲寒、周可依和陳家的大少爺陳逸飛一起在南大上學,本來陸哲寒和周可依是郎才郎才女貌的一對,可是臨近畢業,卻分手了,周可依轉身嫁給了陳逸飛,一起飛去了英國。

陸哲寒不吃不喝了好幾天,後來也獨自去了美國。

「可惜,這位女子也名花有主了,你猜猜是誰?」林二少爺好像天生不喜歡陸哲寒。

「是嗎?現在的陸哲寒可不是四年前的陸哲寒了,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的,我就從不會讓自己失望。」陸哲寒心裏冒出了一股無名的怒火。

說完轉身離開了,他不想再跟這個人浪費口舌。

拍賣會進行得很順利,二十幅作品已經拍出去了十五幅,拍價最高的是一幅駿馬圖,大氣的手法再加用色大膽,使得整幅畫氣勢十足。

「接下來拍賣的是我們一位同學的自畫像,我們徵得了她的同意,把這幅畫拿來拍賣,起價五萬元。」一位負責拍賣的老師把周雨桐的像擺到了拍賣位置。

「十萬。」有人舉了牌子。

「我出二十萬。」林氏的二少爺林遠航直接加了十萬。

人群中有人議論:「聽說這畫上的女子,是林二少爺的女朋友,誰會允許自己的女朋友的畫像落到別人的手上?」

「三十萬。」林助理舉牌。

很多人不知道陸氏為什麼要跟林二少爺爭一位女子的畫像。

「三十五萬。」林遠航又加價。

「四十萬。」林助理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五十萬。」一個冰冷的聲音,原來是陸哲寒直接加到了五十萬。

林遠航愣住,他父親今天派他來參加拍賣會,只給了三十萬的使用權給他,再住上加價不太可能,而且看對方這架勢,估計是不拍到畫不罷休。所以,他愣了一會,拍賣畫的老師一看有人出這麼高的價格,趕緊喊出:「五十萬第一次,五十萬第二次,一個十萬第三次,成交。」生怕對方反悔一樣。

一位女子的畫像居然拍到了五十萬,估計明天的新聞頭條就是它了。林助理也有點擔心,他覺得陸哲寒用五十萬拍了一幅女子的畫像,估計那些老股東們有話講,雖然錢不多,但也不是這麼花的。

「你不用擔心,這五十萬由我個人出,不去公司報銷。」陸哲寒好像看穿了林助理的想法。

林助理想起還有一件事情:「報社那邊,要不要去封一下口,不然,明天你陸大少爺為了一張女子的畫像和林二少爺相爭的事情估計會傳遍我們這個城市的。」

「不用,讓他們去炒作,這樣可以讓我們的對手放鬆警惕,他們會以為我只是一個花花公子。這件事情有好處也有壞處,我不會介意自己的形象的。」陸哲寒並不在意。

「我怎麼聞到了一股醋味,酸得很呢?」林助理小聲的道。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陸哲寒直接讓林助理把車開到陸家,下車抱着畫就上了樓。

《情深一世:總裁成了第三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