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歸何處
情深歸何處 連載中

情深歸何處

來源:google 作者:不要對我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韓汐昭 項宇天

他們是青梅竹馬,她對他是男女之愛,他對她是兄妹之情,後來,他被迫娶她,她以為她可以等他愛她,可是三年婚姻,她只等到自己的心灰意冷……展開

《情深歸何處》章節試讀:

雨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前來哀悼的人已經散得差不多了,原本混在人群裏面的一個女孩子這才顯眼了起來,一身沉重壓抑黑色的裝扮,也未能遮去第一眼看到她時的驚心之美。

唇不點而朱,眉不描而黛,膚如凝脂,吹彈可破,怎麼看都不是人間顏色。

唯獨她眼神里明明白白的無盡悲傷,是專屬於人間的煩惱。

她站在一顆樹下,目光望向不遠處,從她黑瞳深處看去,裏面是一個男人挺拔的背影。

她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長傘,等到雨下得大了,她才撐着傘走到他身邊,默默無聲地伴在他左右,從她的角度看過去,可以看見男人臉上優雅流暢的線條。

她沒有什麼話可以安慰這個痛失至親的男人,唯有安安靜靜陪在他身邊,不擾他半分,傘撐在他頂上,不出幾分鐘,她一邊肩膀就濕透了,天氣才剛剛回暖,現在因為下了雨,溫度馬上又降了下來,此時涼意已經陣陣襲上來。

再過了些時候,她突然的一個噴嚏打斷了墓地里的一邊寂靜,男人這才回頭,果然是一張挑不出半點毛病的臉龐,看見她,憂傷渙散的眼神又有了焦距。

「昭昭?」對於她的出現,他顯然是意外的,看見打落在她肩上的雨水,他馬上把她拉向自己,一邊解下自己的外套。

「沒關係的,林宵。」韓汐昭止住他解扣的動作,她不要他如此面面俱到的照顧,又怕自己此時的拒絕刺激他敏感脆弱的心,她笑着聳了聳自己的右肩,表示自己無礙。

腕處有稍瞬的冰涼觸感,林宵拉下視線一看,才發現原來那是她的手。

他自顧沉在自己的傷悲里,並沒有察覺她在身邊,有她陪伴,心裏不是不感到慰籍,「走吧。」他接過她手中的傘,兩人離開墓地,她已經被淋濕,可頂上的傘還是向她傾斜着。

兩個人走得近,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身上寒冷的氣息。

韓汐昭不敢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話,語言,在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意義。

正左右為難的時候,林宵說話了,「去吃飯吧,我餓了。」

他甚至不用看她一眼,輕易就洞穿了她的想法。這種時候,誰還有吃飯的心思呢,不過是兩個人都考慮到彼此,互相關懷罷了。

進入車裡,林宵把毛巾遞給她,待她擦拭之後,又將一條毯子遞給她。

韓汐昭接過,用它把自己包裹嚴實,她很想像以往那樣沒心沒肺地抱怨幾句,但是不行,林宵不會因此開心半點,反而還要浪費精力陪她強笑。她難得安靜,垂頭喪氣地縮着,心裏暗罵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

她確實不太會安慰人,從小到大,她都沒有機會去學習這樣的一項技能,現在到了這樣的時刻,倒還反過來讓林宵照顧自己,只是這一次,她再也無法心安理得。

到了酒店,林宵讓韓汐昭先去洗個澡,等她出來,床上已經擺上了新換的衣物,拿起手機一看,有一條來自林宵的消息,「在露天餐廳等你。」

過去時,林宵正望着樓下出神,韓汐昭是輕輕走過去的,以為他不覺,但她剛走到桌邊,他就轉了過來,韓汐昭趕緊拉開椅子坐下,咧着嘴給了他一個看起來很傻的笑容。

「要吃什麼?」林宵翻看手中的菜單,問她。

韓汐昭悄悄抬眼往對面瞥過去,他臉上沒有特別明顯的情緒,韓汐昭知道,他只是把一切脆弱的情緒都收往心裏去,誰也不能窺視分毫,她也不例外。

「我們去吃火鍋吧。」韓汐昭合上手中的菜單,拉着林宵走出去,換到酒店裡的火鍋區。

「這一次,中辣怎麼樣。」問過服務員辣度之後,韓汐昭問他,她已經不敢太過火了,見林宵點頭,她就大着膽子點了。

「上一次吃,還是和你一起的那次呢。」韓汐昭又道。

林宵輕輕一笑,他又何嘗不是如此,自從和韓汐昭一起吃過火鍋之後,他便再也沒有吃過,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一頓飯過後,兩個人還是後背冒出一層汗,好在二人有過前車之鑒,先墊了點肚子,也都是小口慢咽,辣感和熱感是溫柔蔓延的。

林宵明顯能感覺心裏沒有那麼沉重了,他以前不太能理解韓汐昭心情不佳就拉着他去大快朵頤的舉動,如今是切切實實體會到美食的治癒力量了。

《情深歸何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