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分撩
七分撩 連載中

七分撩

來源:google 作者:南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輕舟 葉一 現代言情

【痞帥恣意x乖甜帶刺】【救贖甜寵雙潔蓄謀已久校園都市】葉一為錢愁得快瘋了時,喬輕舟送上一份高薪工作「合約女友,月薪九萬九」震驚所有人,包括葉一本人損友戲稱他是降落人間的散財童子,特意來扶貧的天使後來眾人發現,散財童子扶貧項目越來越多,看葉一孤單,他陪上課、陪吃飯、陪看電影別人桃花來了,怕她被渣男騙,還替掐桃花眾人:「你扶貧能不能別總扶一個,普度眾生行不行?」喬輕舟看着把女朋友當作職業,特有職業素養和操守的葉一,秉持合約原則,無奈的糾正,「葉一,我不扶貧,女朋友是身份,不是職業」眾人:「哦!原來不是扶貧,是養老婆呀!」早說嘛,害得大家天天夢見散財童子用麻袋裝錢,然後狠狠砸過來————某天葉一問:「你對我是日久生情?還是習慣成自然?」喬輕舟:「是一見鍾情的蓄謀已久,在你還不認識我時,我已經一見鍾情很久」————後來他說:「過去很苦,喬爺給你喂一輩子糖,以後只記住喬爺給的甜好嗎?」————喬輕舟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卻用千般溫柔,去呵護葉一那顆被千般傷害的心愛她、護她,是第一眼就下定決心的事情展開

《七分撩》章節試讀:

陸辭正在收拾書本的手一頓,立即像瓜田裡上躥下跳的猹。

「呦!四哥,這是幹嘛呢?」

陸辭一起鬨,還未走的幾個同學也跟着大笑。

「喬爺,你這文盲悍匪,理想還挺遠大,居然想拐個武狀元回家。」

「就是,以後吵架,人罵你,你都聽不懂。」

「喬爺,別堵着路,學神是我們心裏永遠的神,你個六根未凈的凡人,不許褻瀆神明。」

「就是,就是,考試前我們還要拜呢,你這凡夫俗子褻瀆神明,以後還怎麼保佑我們考試及格?」

葉一被調侃後,臉頰出現胭脂色,耳垂都成了粉色,少女獨有的羞赧浮現於眼底。

「喬輕舟,請你讓一下。」

軟軟的語氣,略顯嬌憨,喊他名字時好像撒嬌一般。

他忽然覺得心頭,像是被什麼東西撓了一下,痒痒的。

頓時就起了把她臉逗得更紅的心思,一定更嬌。

這麼好聽的聲音,嬌嬌軟軟的喊哥哥,肯定更好聽。

身子前傾,拉近了二人距離,低緩的聲音勾引着她,「叫聲哥哥,就讓你管。」

葉一臉紅透了,內心卻想吐槽。

叫你大爺。

陸辭覺得他四哥再這麼騷下去,準會嚇哭人家小姑娘。

「四哥,還要不要去打籃球?別把小姑娘逗哭了。」

她這副模樣一看就是又乖又膽小,逗哭可就不好了。

話音剛落,就看見小姑娘打開窗戶,一翻,動作利落的安全落在走廊上,然後瀟洒離開。

陸辭:「!!??」小丑竟是我自己。

喬輕舟勾唇,表情懶懶的輕喃,「以為是只小白兔,原來是只渾身長刺的小刺蝟。」

看熱鬧的猹們鬨笑調侃,「喬爺,你不對勁哦~」

「還,叫聲哥哥,就讓你管。」

「什麼情況?」

「難道咱喬爺相信一見鍾情?」

「胖子,他那是饞人家的盛世美顏,這叫見色起意。」

喬輕舟不置可否。

將課本隨意裝幾本進書包,那本字跡工整的筆記也裝進書包里。

單手將書包掛在左肩上,走出教學樓,天空飄起細雨。

陸辭抱着籃球,發現他不是往籃球館的方向走,「四哥,不打籃球了嗎?」

「不打,回家。」

「你們自己去玩。」

可是下雨了呀。

何況每周六下午放學後,他們不都是在學校室內籃球館打球到天黑,家裡車子來接才回家嗎?

「四哥,現在下......」

他話都沒說完,發現四哥已經在雨里,朝着校門的方向走,想都沒想,將籃球扔給其他同學。

東洲的三月,總是陰雨綿綿,給不懂未雨綢繆的人們一個措手不及,提前感受社會險惡的教訓。

喬輕舟剛走出校門,就看見葉一撐着把大傘,現在紅綠燈路口,整個人全部籠罩在傘下,襯得人更加嬌小,等待紅綠燈。

他快步走過去,往她身邊一站,就是完全無法忽視的存在,葉一往旁邊挪了一些,怕自己雨傘上的雨水碰到他身上。

喬輕舟挪動的步子看在眼底,調侃的說:「你們這樣的好學生,不都很喜歡助人為樂嗎?」

可他剛才在教室逗過她,把人逗都豎起了渾身的刺,葉一說話聲音依舊溫和,「好學生有時候只是成績好,德、智、體、美、勞,我缺第一項。」

言下之意就是,你慢慢淋雨,我是不會發揮助人為樂的良好品德,借傘給你撐。

因為我缺德。

喬輕舟心想,小姑娘真挺記仇。

毛毛細雨,即便給他傘都懶得撐。

可偏偏就是格外想招惹她,往她傘下站,痞痞的說:「在教室,不是還挺想管我,一校門就不管了?」

葉一面無表情,「我收了學校的獎學金,十九中獎學金是你們家贊助的。」

喬輕舟聲音聽不出喜怒,「你還挺誠實。」

葉一認真道:「誠實是美德。」

第一次看見四哥被堵得啞口無言,陸辭實在沒憋住,笑出了聲。

他看出來了,四哥今天很欠颼颼的,總想去招惹小姑娘。

沒過多久,就是一中。

喬輕舟和陸辭進了旁邊便利店。

她戴着耳機,聽着音樂慢悠悠走着。

耳機突然被扯下,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趾高氣揚的看着她。

「葉一,聽說你又把我們校花葉寧惹哭了,是上次教訓還沒夠嗎?」

葉一打開那隻要抓住自己胳膊的手。

「你敢打我?」

「是不是以為轉到十九中,我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了。」

她其實練過跆拳道,為自保,學習跆拳道已經有兩年。

可雙拳難敵四手。

對方人多,而且還是男生。

被人拽着往後一推,慣性使然,向後倒去,喬輕舟從身後扶住她。

書包成拋物線,陸辭立即將他書包接住。

剛從便利店出來的喬輕舟,就看見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在糾纏他的小同桌。

想也沒想,衝過去。

他脾氣本來就不好,路上看狗不順眼,都要多瞪幾眼的人,一腳踹過去,毫無防備男生的頓時倒在地上。

他居高臨下的踩着男生手腕上,「讓你碰她了?」

「你誰呀?少管閑事。」

喬輕舟笑得懶洋洋的,一字一句道:「我是你爺爺。」

「管教不懂事的孫子,分內之事。」

陸辭吹口哨,跟着佔便宜,「對,四哥,好好教育下我這大孫子。」

對方人多,葉一有些擔心,正要報警,被陸辭制止。

「四哥練過,他打小被他家老爺子,以特工標準養大,放心這孫子今兒個過後,會乖得跟狗一樣,再也不敢招惹你。」

陸辭說得沒錯,對方即使五個人,也沒討到半點便宜,喬輕舟還嫌打得不夠痛快,說了句,「真是弱不禁風。」

「你他媽也就會欺負女孩子了,有種跟爺爺我打呀。」

一中對面的衚衕過去,屬於學期房,學生必定多。

看着本校的人被外校的按地上摩擦,自然想要幫忙。

被另一個同伴拉住,「別去,他是喬輕舟,脾氣很暴,喬家人,背景深得很,東洲沒人敢動他。」

喬輕舟輕蔑的望着地上男生,不屑的說:「男人的手是用來保家衛國或打拚事業的,不是用來打女人的。」

「懂了嗎?」

「小、垃、圾!!」

《七分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