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家小皇妃
農家小皇妃 連載中

農家小皇妃

來源:google 作者:木木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姝 其他小說 姝兒

前一世,她活的卑賤,本該是尚書府嫡女,卻在鄉下苦苦求生,輔佐一個男人多年,怎料久病纏身,親子不認,一杯毒酒賜死,只為給其他女人一個名分!重生回幼年,在惡毒的鄉下農人家中,一切悲劇尚未發生奶奶惡毒,詭計送身敗名裂娘親虛榮陰險,讓你一敗塗地!渣男賤女感情誠摯?這一世讓你們互相猜忌,讓那朵高高在上的小白蓮聲名狼藉!前世所有對不起她的人,讓他們通通不得好死!雲清本準備這一世在市井做個閑散富貴人,此生不入帝王家,不料撿了個忠犬,一道聖旨被送進了宮「愛妃,朕後宮還缺個皇后呢!」面對着不要臉的某人,雲清在心裏重重嘆了口氣唉,她的清凈日子何時才能到來?展開

《農家小皇妃》章節試讀:

雲清上前試了試少年的鼻息,雖然微弱了些,至少還活着。

雲清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為什麼會身受重傷出現在此處。但是雲清可以肯定,這人絕對不是普通人,保不齊是被仇家追殺之類的,若是救了,說不定會給自己惹麻煩。

可要說見死不救,雲清看了看這少年,看起來和元熙年紀差不多大。她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的兒子,也不知道自己死後,元熙會不會被雲姝害死,一想到這些,再看看這身受重傷的少年,雲清到底還是心軟了。

雲清檢查了一下少年的傷口,應該是被刀劍一類的兵器刺傷的,傷口隱隱發黑,應該是中了毒了。

就這種情況,村子裏的土郎中是絕對救不了的,怕還要去縣上着大夫。實在是夠麻煩的!

雲清看了一眼少年,嘆道:「這次算你運氣好,遇到了我。」

雲清想着,解下了少年身上的狐裘,將自己裹嚴實,準備去村中唯一有牛車的村長家借車。途經村口的時候,於三丫等人已經回家吃午飯了,至於回頭怎麼和家裡解釋,就看於三丫自己的了。

雲清來到村長家,先將狐裘解下放在了外面。才走了進去,說明想要借牛車一用。現在是冬天,村長家的牛車也派不上什麼用場,村長人好,很輕易的便借給了雲清。並且答應了雲清,不會將她借牛車的事說出去。

雲清謝過後,駕着牛車來到了寺廟前,廢了九牛二虎的力氣,將少年拖到了牛車上,駕着牛車趕往縣城。

於家村離縣城還算是比較近的,半個時辰便到了,可惜雲清身上身無分文。

雲清原本是準備將少年這身狐裘賣了換錢,從他身上翻了翻,卻翻出一塊做工質地上乘的玉佩來,雲清怎麼說也在京中那許多年,還算是個半識貨的,這玉佩,她不敢具體估價,但敢說養活於家一家老小一輩子,估計都綽綽有餘了!

雖說沒經過人家允許就把人家東西當了不大好,不過她也是為了救這少年的性命,應該沒什麼大礙。

這樣想着,雲清找到縣上最大的一家當鋪,老闆看見玉佩時,眼睛都亮了,見雲清年紀小,穿的也破破爛爛,一看就是個鄉下村姑。準備坑她道:「這玉佩倒是好貨,五十兩銀子,姑娘覺得如何?」

雲清也沒廢話,調頭就要走,老闆見狀,立刻追了過來:「別急着走啊,價格好商量嘛。」

雲清笑道:「您也不必見我年紀小就以為我不識貨,這玉佩是我一個朋友的,具體價格我心中有數。如果不是因為遇到點小麻煩,我們也是捨不得賣的,這樣吧,我說個價,您看行就行,不行的話我再找下家。」

「姑娘說說看。」

雲清想了想,說了個保守的數字:「三百兩!」

絕對不是她獅子大開口,這玉,她就是前世在將軍府,都沒見過幾塊比這個成色更好的,怪只怪雲清對這些東西價格了解不深,她以為三百兩銀子就不少了。不管怎麼說,先將這少年信命救下要緊。

老闆聞言,假意思考了一會兒,還是同意了。雲清見狀,心中有些後悔,她知道,老闆這回怕是賺狠了。

雲清拿了銀票,帶着少年找醫館的路上,中途,少年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雲清聽見後面有些動靜,轉過頭,見少年目光模糊的看着自己,立刻道:「你醒了?你在堅持一會兒,我帶你去看大夫。對了,我先和你說清楚,免得你病好了找我算賬,你看大夫的錢是我用你的玉佩換來的,換了三百兩。」

少年聞言,半睜着的雙眸猛地睜大,雲清這才注意到,少年雙眸狹長,而且還有點桃花眼的味道,瞳孔比她見過任何一個人的都要黑,此刻冷冰冰的瞪着她,竟令她出現了幾分壓迫感。

雲清毫無誠意的解釋道:「你也莫要怪我,我身無分文,也是為了救你。你放心,這些銀子我不會貪你的。」

少年張開嘴試圖說什麼,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一口污血順着他的嘴角緩緩流出。

這是哪來的醜丫頭!那玉,那玉可是他娘留下來的遺物,送給他將來娘子的,天下僅此一塊,居然被她三百兩銀子給當了!!

少年不知道是因為傷勢過重,還是氣的,咳了兩口污血出來,便再一次暈了過去。

……

雲清一整日都未回家,於家人早就炸開了鍋。

最着急的莫過於於二丫了:「大姐說是去拾柴,這會去哪啊?會不會走丟了?遇見壞人什麼的?」

趙翠萍絲毫不見着急道:「村子裏總共就那麼大點地方,她又不是不認路,怎麼可能走丟?我看這賠錢貨分明就是藉機偷懶不想幹活!」

對她來說,雲清丟了最好,她可懶得給別人家養女兒,將來說不定還要倒貼份兒嫁妝什麼的。

趙翠萍對於自己當年掉包一事,非但沒有絲毫愧疚,反而拿於大丫當成個累贅。

記得當年她在雲府做丫鬟的時候,可沒少受主子的氣,看見那個女人的女兒,她也覺得不順眼極了。

於二丫一臉不信道:「大姐才不是那樣的人!」

於老太也道:「大丫頭沒有這麼多心眼,再說了,這天在外面不回來,她要凍死啊?不過話說回來,大丫一不不回來,家裡的活,你們這幾塊料又干不利索!」

一旁的二房媳婦兒聽了不服氣了:「娘你這說的什麼話,今天午飯不是我做的?怎麼還比不過那麼個丫頭么?」

「你還有臉說!」於老天一聽見午飯的事就窩火:「你炒菜放了多少油?這也就算了,你還給我炒糊了!!要不是看在你能生兒子的份兒上,我非讓富貴休了你這好吃懶做的婆娘不可!」

平日里因為家中活大多雲清做,於家人都習慣了,也就沒覺得有什麼。今日一換人,於家人才發現原來於大丫幹活乾的那麼好。

一旁的於三丫見家裡吵成這樣,不免有些心虛,她算了算時間,這種時候於大丫總該醒了回來了啊,怎麼還不回來?該不會真凍出個好歹來吧?

思及此,於三丫道:「與其說這些廢話,咱們還是出去找找大姐吧。」

雖然於三丫不喜歡於大丫,她還是不敢真將人凍死的。

於家人不情不願的分頭行動了,於三丫擺脫家人視線,來到了村口那處破廟,壯着膽子進去後,卻不見雲清的身影了,只有地上的一灘血跡,觸目驚心。於三丫想起鬼怪的傳說,腿腳不禁一陣發軟,連滾帶爬的快速逃離了寺廟。

……

《農家小皇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