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莫向花箋費淚行
莫向花箋費淚行 連載中

莫向花箋費淚行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庭 奇幻玄幻 沈若婷

女扮男裝入山學武,被冷御帥氣的師傅發現……展開

《莫向花箋費淚行》章節試讀:

  元和六年,長白山。
  入秋,天氣微涼。
  葉劍宗的弟子們全部聚集在了宗門口,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下山歷練日。
  沈若婷站在人群中,臨近她的時候,有人叫住了她。
  「沈師弟,先別急着走。」
  沈若婷止住腳步,轉身看向來人,是宗主身邊的伺候。
  沈若婷有禮的詢問道:「師兄,有什麼事嗎?」
  「宗主剛剛有令,讓沈師弟去宗殿。」伺候帶着笑意的說道。
  畢竟,這位可是宗主格外看中的弟子,雖是傳話,但對於沈若婷禮數他是格外注重。
  一聽說是宗主詔令,沈若婷也不敢無視,急忙跟着伺候過去。
  宗門越行越遠,宗殿倒是越發近了。
  看着那輝煌大氣的宗門,一時間,沈若婷心緒百轉千回。
  六年了。
  沒想到一轉眼,她竟在這躲藏了六年了。
  六年前她家慘遭暗算,被人仇殺,唯獨她和外出的哥哥沈殊幸免於難。
  為了保護她,哥哥讓她女扮男裝頂替他進入了只收男弟子的葉劍宗。
  而哥哥則是去暗中追查線索,約定的時日也快到了,再過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回到原位了。
  在葉劍宗的這六年,她是格外小心謹慎,哥哥回來,她也不用再每次被召見的時候,提心弔膽了。
  想到這,沈若婷長長的鬆了口氣。
  快了。
  宗殿門口,伺候跟人傳了幾句話,她便被領了進去。
  殿內白色的簾紗在飄動着,而那正中央的榻卧上依靠着一個人。
  沈若婷不敢多看,低着頭行了個禮:「弟子,沈殊見過宗主。」
  「過來說話。」
  低啞的聲音響起,透着一絲冷漠又帶着一份桀驁,如他那人一般冷漠又高貴。
  沈若婷抿了抿唇,緩緩朝着他走近。
  每一步,都讓她心跳的越發加快。
  昔日在沈家她是待字閨中的千金小姐,外出一向是坐在轎中不曾與家人以外的男人多言。
  若不是那滅門慘案她也不會來到這隻收男弟子的葉劍宗。
  葉劍宗在江湖上不僅令草莽流寇害怕,也令朝廷官員畏懼。
  因為葉劍宗的宗門行事難以琢磨,今日可以幫助朝廷一舉殲滅讓人威風喪膽的流寇,明日就可能和草莽之輩一起造反。
  就是這麼一個隨性的主,讓來了六年的沈若婷始終心生恐懼。
  她害怕他的冷血,更害怕他看出自己的女兒身。
  若是讓他知道,只怕不止是她,就連她最後的親人,也將會被徹底抹去。
  畢竟,葉劍宗有訓:凡觸禁條者,斬其首,滅其家。
  「宗主……」
  沈若婷攥着衣袖,手心已經出了汗。
  站在葉庭離面前她甚至頭也不敢抬,她低垂着頭,生怕頭抬太高了,讓他看到自己的喉結。
  她本就不是男生,自然不會有喉結。
  以前他們只當她還小,所以說話聲音很細,但是六年了,她也該「成年」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下山日,她也是打算按照和哥哥的約定前去赴約,卻沒想到還沒走出去就被叫回來了。
  沈若婷沒發現自己正出神的時候,那榻上的人目光卻一直將她緊緊鎖住。
  在葉庭離眼中,眼前乖巧的弟子不僅造詣深,天賦也是極佳。
  相比較其他需要多次教導的弟子,聰明伶俐一點就會的沈若婷備受他喜歡。
  也正因為如此,他不管走在哪裡,都喜歡把沈若婷叫來,跟在旁邊學習。
  只是,沒過多久,宗門內不知何時竟然有了閑言碎語。
  因葉劍宗只收男弟子,而他又總與這細皮嫩肉的小師弟走的近,斷袖之聞就傳開了。
  起初,葉庭離大為氣憤,將胡言亂語者重罰一陣,丟入洗骨池讓其忍受經骨斷裂之痛。
  慘叫聲在宗門響了一天一夜,這才威視眾人,讓人不敢再多言。
  謠言是止住了。
  但是葉庭離心思卻有點變了。
  每次傳見沈若婷,他總是忍不住叫她再靠近點。
  尤其她身上那股子淡淡的清香,讓他有些迷戀,更甚至在那一晚,差點鬼迷心竅做了一些叛經離道的事來。
  雖然所有都控制住。
  可是他卻厭惡極了自己。
  他是個男人,沈若婷再怎麼像女人也是個男的。
  而他,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事,尤其他還是堂堂葉劍宗的宗主,這讓其他宗門弟子如何看待他?
  從那次後,他便再也沒單獨傳見過她了。
  也因今天是下山日,才叫住了她。
  「你很怕我?」葉庭離盯着微微顫抖的沈若婷,眉頭不由一皺。
  其他宗門弟子也畏懼他,可遠沒有眼前這人來的害怕。
  沈若婷手攥的更緊了。
  原本宗主的疏離讓她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麼快又見到他了。
  「宗主是人中龍鳳,弟子是肉眼凡胎,仰望龍威自然心有敬畏。」
  沈若婷低着頭,仍舊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他是宗主,也是她六年來悉心教導的師父,害怕過頭難免會讓人懷疑。
  可她對他是打心底,恐懼。
  聽到沈若婷的馬屁,葉庭離眼角有了一絲笑意。

《莫向花箋費淚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