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厚愛:首席太兇猛
名門厚愛:首席太兇猛 連載中

名門厚愛:首席太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喬梓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梓染 權紹桓 現代言情

喬梓染被後媽宋玉鳳許配給了一個老頭,一時衝動喝多了在酒吧纏着男主要約炮,從此和男主成為穩定炮友兩人雖互不多問關係,但喬梓染對男主暗生情愫,卻彆扭不說未料及這男主大有來頭,竟然是首屈一指的超級老總愛情就像開了閘的毒酒,毒到骨髓,只求被愛展開

《名門厚愛:首席太兇猛》章節試讀:

”喬小姐,你還是別掙扎了,我會對你好,絕對虧不了你。 ”喬梓染無力地看着男人將襯衫脫下。

她扭動着身子,翻了個身爬在地上想要出門找人,可是卻一點力氣都沒有,劉發奎眼睛發紅地禁錮住喬梓染,露出**的笑。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就在這時候,喬梓染的腦海中想起的卻是權紹桓的臉!

不管是誰,救救她!

門鈴在這時候陡然響起,喬梓染嘴裏發出嗚咽的聲音。

劉發奎警覺地立刻捂住她的嘴將她拖在一邊不讓發出聲音。

她的淚順着臉頰滑落,看着門的方向吶喊,可是終於門鈴在想了一會兒會過於平靜。

劉發奎呼出一口氣,看向喬梓染的臉重新又有着**的神色。

”你們可是收了我一百萬,我怎麼會白白地損失這麼多錢,今晚我要讓你好好補償我! ”劉發奎將褲腰帶揭開,就要走過來。

喬梓染看着男人肥胖的身影絕望的閉上眼。

嘭!

喬梓染睜開眼睛,看着玄關處發出巨大響聲,兩三下門已經被撞開。

是元單宇!

他看着屋子內狼藉一片,再看地上的喬梓染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衝上前去就是給老男人一拳將他放倒在地上, ”禽獸! ”

劉發奎撲倒在地,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鮮血。

元單宇趕緊將喬梓染扶起,看着她的樣子着實心疼: ”喬小姐,沒事了! ”

此間她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他, ”求求你,帶我……離開! ”

”我們報警。 ”元單宇看着倒在一邊的男人狠狠地說著。

”我告訴你,我可不是**。這是我花了一百萬買來的女人。 ”劉發奎摸了摸嘴角的血辯解道。

喬梓染此時也搖着頭,看着他說道 ”不……不能報警,這件事情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我們先走! ”

一旦說出去,她的人生徹底完了,喬家也會受到致命打擊。

元單宇替她整了整頭髮心疼地抱起她,將自己的衣服裹在她身上往門口走去,

”劉先生! ”

喬梓染看着地上的劉發奎微微道: ”我不會嫁給你,至於那一百萬,誰收的你去找她要…… ”

劉發奎撐着身子眼睜睜地看着兩人離去,可是又不敢反抗,咬牙切齒地看着兩人。

元單宇將喬梓染慢慢放在車座上。

藥性很猛,身體內的燥熱感讓喬梓染有着**聲,不停扭動身子,香汗淋漓,這對旁邊的男人簡直是一種折磨。

元單宇臉色緋紅,語氣盡量沉穩。

”我們得去醫院。 ”他看着前方說道。

”不。 ”喬梓染搖手難受地說道: ”不能讓別人看到我這副樣子……啊…… ”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元單宇停下車子看向喬梓染卻還是管不住自己沉重的呼吸聲當下心思一軟: ”你現在的狀態實在不好,能去哪裡…… ”

喬梓染眼神迷離微弱地說道: ”幫我開一間房。 ”

元單宇吞吞吐吐地說道: ”喬小姐,這怎麼行?我們不過一面之緣…… ”

他有些窘迫。

”你誤會了,我只是……拜託了! ”喬梓染身體內的燥熱好像要將她吞噬了般讓她說不出話來。

元單宇當下發動油門,去了最近的酒店,開了間套房也不管別人什麼眼光抱着她匆匆進了房間。

床榻上的喬梓染不斷地在**,身子一直左右擺動,胸脯處春光乍現,她的臉色因為**需要而顯得潮紅,元單宇背過身去,當下竟有了強烈的反應。

他衝進衛生間洗了把臉出來之後只敢在遠處看着她。

”元先生,拜託請在浴缸里放滿冷水。 ”此間喬梓染慢慢起身,看起來意識還是不清醒。

元單宇知道她什麼意思便按照她說的去做。

大抵三分鐘後,他抱起喬梓染不免擔憂道: ”這樣你的身體恐怕受不了,要不還是去醫院…… ”

”謝謝你,我可以的。 ”喬梓染搖搖頭便失去了意識。

元單宇小心地將她放在浴缸里充滿擔憂的說著, ”既然如此,那我兩個小時後再回來。 ”

他悄悄離開,房間里只剩喬梓染一個人。

冰冷的水透過肌膚麻痹着她的神經,剛才那種如萬蟻交心般的燥熱感終於好了些。

藥物的作用下,身體雖然沒有之前那麼難受,可是一股深深地疲憊感向他湧來。

不知過了多久,猛烈的敲門聲驚醒了她。

她恢復了意識,慢慢從浴缸中跨出,敲門聲很緊急,元先生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么?她裹着浴巾赤腳走在地板上。

打開門卻發現門外的人竟然是權紹桓。

他的臉陰鬱而又緊張。

喬梓染並未說什麼,權紹桓便衝進去像是在房子里找什麼一樣。

看見沒什麼異樣這才凝視着喬梓染眼神狠狠地說著, ”你就這麼飢不擇食? ”

他冷笑了一聲冷漠道: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下家能力如何? ”

”你為什麼會來? ”喬梓染麻木地看着他。

他抓住喬梓染的手腕: ”這家酒店在我名下,你以為我不會知道么?呵,果然是元單宇。 ”

最後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那三個字的。

”所以權老闆說完了,我想和誰上床那是我的自由,現在請你出去! ”喬梓染笑了一聲不客氣地下逐客令。

《名門厚愛:首席太兇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