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每天都在救男主
每天都在救男主 連載中

每天都在救男主

來源:google 作者:彌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彌辭 秋秋

彌辭是個軟萌的兔子精,最大的夢想是成為地仙化成人形化形前夕,一道驚雷把她劈死,從此彌辭走上了拯救黑化男主的漫漫長路血族管家想要把她做成標本彌辭對着他耳朵吹氣,自以為魅惑地在他懷裡哭唧唧差點把男主萌死,最終捨不得下手病態高冷的學長想要把她囚禁,自以為牛批的彌辭擋在他面前,替他擋住危險男主再次被萌死,又沒捨得下手最後的最後,瘋批男主終於下手,把小兔子變成了自己一個人的小寶貝展開

《每天都在救男主》章節試讀:

彌辭死了。
享年七百九十九歲。
當她坐在棺材板裏面起身的時候,她才終於回過神。
她真的被一個長得像山雀,自稱是系統,名字叫秋秋的綁來做任務了。
「辭辭啊,第一個任務很簡單哦,我們只要避免你這具身體的悲慘下場,順便攻略一下男主,任務就完成啦!是不是很簡單!!」秋秋系統空間里用翅膀鼓着掌,語氣歡快,其實內心膽戰心驚。
天知道,現在要找一個有能力還乖還聽話,還可愛的宿主有多麼的困難!!
所以它看見被天雷劈死的彌辭的時候,以迅雷不急掩耳盜鈴之勢就和她綁定了契約!
它已經觀察彌辭這個小兔子精好多天了。
勤懇能吃苦,人畜無害,長得超級萌萌噠還很單純。
這不就是拯救那位黑化大佬最佳人選嗎?!
它的獎金有着落了!!
彌辭啊了一聲,她這人有點懶,還有點迷糊。
她看着自己身上從沒見過的衣服,語氣有些呆,「我真的死了,真的成為別人了?」
「對,但是你還能回去呀,辭辭加油,你肯定能完成任務!」
聽着秋秋的聲音,彌辭說不上來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她最大的目標就是八百歲成為地仙化形。
現在化形失敗了,自己嗝屁了,但是她卻擁有了別人的身體。
她捂着自己的小臉,觸感很是真實,彌辭甚至還扯了兩下,軟乎乎的小臉配上她有些獃滯的表情,把秋秋差點給萌死。
可惡啊!!不愧是可愛的兔子啊啊啊!!
它無聲尖叫了一會,咳了兩聲,「辭辭,我先把你這具身體的身份還有人物劇情,以及你要做的任務傳送給你哦,腦袋等會可能會有點漲漲的。」
彌辭乖巧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噠。」
她又重新躺了回去,雖然是棺材有點慎得慌,但是彌辭覺得舒服就行。
原主這具身體和她一樣的名字,也叫彌辭,這個世界,是個吸血鬼的世界。
吸血鬼向來最分血統,血統最尊貴的,最收到敬仰。
而原主這具身體就是吸血鬼始祖之一,她的身上流淌着最純正吸血鬼的血液。
但其實原主已經死了,她是被召喚強行降世的,所以原主的血統雖然純粹,但其實實力並不強。
她只是那些貴族想用來換血的移動人形血包。
以大貴族巴特萊為首的幾位貴族,想要得到她,但是原主所在的城堡有一名管家,叫瑟斯。
瑟斯是個很溫潤的人,也是這次彌辭要攻略的男主。
「秋秋,這個瑟斯不是個好人嗎?他對原主很好啊。」彌辭有些不理解,這麼好的人,怎麼會黑化呢。
瑟斯對原主確實很好,只是很像在養寵物。
不過即便是養寵物,他也沒虧待原主,也保護了原主多次,在原主被幾名貴族合理弄死之後,瑟斯仍然以一人之力殺了貴族,最後消失不見了。
秋秋心想,小兔子也太單純了,「辭辭啊,有種人叫人面獸心。」
「啊?」彌辭撓撓腦袋,「我是兔子,我現在是人形,那我這種是不是就叫人面獸心?」
「……?」笑死它算了。
秋秋搖着腦袋,解釋道:「你別看瑟斯表面上很溫潤,其實他可嚇人了,辭辭啊,雖然咱們這個世界任務很簡單,只需要避免死亡,不強制要求你報復巴特萊他們,但是攻略任務還是要小心,不能讓世界男主消失,不然小世界崩塌,任務失敗你就回不去啦!」
回不去?
那不行!
彌辭想起自己的窩裏面還有新採摘的仙草,她還沒來得及吃,她要回去!
接受完劇情的彌辭猛地從棺材裏坐起來,剛坐起來,就看見端着餐盤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窗戶打開,潔白的窗帘在和風跳舞。
她看見男人的衣擺好像也想要加入。
還有他的髮絲。
以及那一雙,看一眼就容易沉淪的深藍色眼睛。
月光穿過窗戶,落在他手中的銀盤上,折射出柔和的光澤。
坐在棺材裏的少女仰着頭,明明是始祖,卻擁有最純真的面容。
瑟斯眼神暗了暗,嘴角掛着那一抹最溫柔的笑。
「小姐,你醒了。」
他的聲音和月光一樣美好,彌辭怎麼看,怎麼都沒辦法把他和後期那個大殺四方黑化的瑟斯聯繫在一起。
少女慢慢起身,寬大的裙擺像綻放的玫瑰,她抬起腳,蒼白纖細的腳沒有穿鞋子,在即將接觸地面的瞬間,她忽然身體騰空,被瑟斯抱在了懷裡。
「小姐,你沒穿鞋子。」
「可是……」
「可是什麼?」瑟斯問。
可是她當了八百年兔子,從來都沒穿過鞋子呀。
但是到嘴邊的話說不出去,她拐了個彎說:「可是這裡離沙發很近。」
「我是管家,自然有這個義務避免小姐可能會受傷。」瑟斯一隻手在她的腿彎,另一隻手有力地從她的腰肢扣在她的腰側。
少女很輕,比他想像中的要輕。
她很乖巧,其實她才醒過來三天,前幾天她也乖巧,但那種乖巧沒有靈魂,好像就是傀儡,他讓她張嘴,她就張嘴,他讓她做什麼,她就去做什麼。
不會反抗,也不怎麼說話。
但是今天倒是給了他不一樣的驚喜。
如果這個始祖不能給他帶來力量,當個小寵物養着,似乎也不錯。
瑟斯將彌辭給放到了沙發上,銀色的餐盤漂浮在半空,他準備像前幾天那樣喂她吃飯。
但是彌辭又拒絕了。
「瑟斯先生,我自己可以吃東西的。」
瑟斯眼中閃過一抹暗色,給秋秋嚇得心裏一咯噔。
但是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漫不經心的問:「前兩天也是我喂你,你怎麼不反駁?」
「前兩天我剛蘇醒,還有些沒緩過神,幾天緩過來了,這些小事不能麻煩瑟斯先生了,你忙整個城堡的事情已經很累了。」
少女雙手撐在沙發的兩側,月光傾斜在沙發上,屋子裡冷白色的光將她的肌膚襯得更加白皙。
黑色的長髮乖順的披散在肩頭,她精緻的像個洋娃娃。
像那種,想要把她關在櫥窗中,獨自欣賞的洋娃娃。

《每天都在救男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