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老婆女兒去世後,我重生八零
老婆女兒去世後,我重生八零 連載中

老婆女兒去世後,我重生八零

來源:google 作者:孟姜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新亭 簡思齊 都市小說

【都市年代+奶爸寵妻+種田系統+教師】「來生,我們不要再做夫妻了!」妻子打通他的電話,聲音死灰,沒有一點情緒波動他的靈魂彷彿被撕裂,衝著手機大聲喊:「不要做傻事,我馬上趕往醫院」下一秒!女兒躺在病床上,白布覆面妻子在女兒身邊,平靜而絕望「我們已經儘力了,你女兒兩個小時前去世,你妻子隨後自盡……」醫護人員的聲音如同利刃,將他割得體無完膚捂着胸口,雙膝緩緩跪地再次醒來時,卻回到了1983年,妻子剛剛生產,女兒還未滿月往事一幕幕浮現,鮮血淋漓「思齊!我一定要給你個美好人生」他對着妻子發誓爽快收拾仇人,讓仇人全家身敗名裂後死去面對着一群需要復讀好幾年也不一定考上大學的學生,他開啟最強育人模式只要聽他的課就能百分百學會,再渣的學生也能考上大學幾個月後,當全國高中數學聯賽的比賽分數公布時,全省都懵了!一個全省排名倒數的縣級高中,竟然全部拿到了保送名額?高考結束!所有考生全部重本!最差也是大專?這百分百的升學率,舉國震驚在這風起雲湧的黃金年代中,方新亭的教育王國走出神州,沖向世界!教出了一代一代的大學生桃李滿天下!展開

《老婆女兒去世後,我重生八零》章節試讀:

從警局出來,方新亭打了個出租,催促司機快點。

手機響起,是妻子的號碼:「凝凝死了……」聲音死灰,沒有一點情緒波動。

「什麼?」方新亭身子僵住,腦子嗡嗡直響。

妻子低頭,握着女兒冰冷的手指。

肌膚相觸,是那麼的冰涼。

再也暖不熱。

她多想,此時通話的是女兒,而不是方新亭。

「如果有來世,不要再做夫妻和父女了……」妻子將臉湊到女兒冰冷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唇意冰冷,如同她的心。

全是絕望。

方新亭一臉驚恐,衝著手機大聲喊:「不要做傻事,我馬上趕往醫院。」

「晚了。」妻子閉上眼,手機緩緩滑落,朝着地面墜去。

啪嗒一聲,再無任何聲音。

方新亭的靈魂彷彿被這聲啪嗒撕裂,大聲呼喊:「思齊!思齊!」

攥着手機,拚命催促司機快點。

女兒早產出生,在醫院住了十天才出院。

他既要照顧妻子,又要照顧女兒,焦頭爛額的。

堂弟提出先幫他去上班,免得一直請假沒工資。

等到女兒身體稍稍好點,他去要工作時,堂弟卻拒絕歸還。

還趁他不在家時偷走了他的戶口本。

幾年以後,他到其他學校應聘做老師。

各種檔案跟着戶口走,戶口被佔用他就成了黑戶。

最終把堂弟告了,才算要回了『方新亭』這個身份。

女兒碩博連讀,剛拿到博士的學位證書,被車撞。

下了一次又一次的病危通知書,進了一次又一次搶救室。

堂弟還故意挑釁他,嘲笑他。

說他惡事做盡,陷害兄弟坐牢,所以女兒才會被撞。

他忍無可忍,打了堂弟。

堂弟當即報警,什麼都不要,就要他蹲班房……

下了出租,方新亭朝着病房裡跑去。

跑到病房,瞳孔猛烈一縮。

女兒躺在病床上,白布覆面。

妻子在女兒身邊,平靜而絕望。

「我們已經儘力了,你的女兒兩個小時前去世,你妻子隨後自盡……」

醫護人員的聲音如同利刃,將他割得體無完膚。

心口翻湧,嘴裏全是鐵鏽味。

他發出撕裂靈魂的嚎叫:「不要!不要離開我!」

捂着胸口,雙膝緩緩跪地。

頭磕在病床上,發出咚的一聲響。

世界漸漸遠離,他隱隱約約聽到醫護人員的聲音:「快搶救,急性心肌梗塞。」

不要搶救了!

方新亭用最後的意識抬頭看着病床。

伸出手,想要去觸妻子與女兒的手。

讓我!

握着她們的手!

……

1983年,夏。

一間破舊的平房中。

「新亭哥,你借我兩百塊錢。」

聲音鑽入耳中,攪得方新亭腦袋如同撕裂般疼痛。

「才兩百塊錢而已,你都不肯借嗎?我們可是一個姓的兄弟。」

抬起頭,看到對面的人是堂弟。

方新亭一怔。

他不是急性心肌梗塞嗎?怎麼會站在這裡?

轉頭看向四周,房子又破又舊,是記憶里的家。

難道……

一個念頭突然閃過!

他,重生了!

想到此,方新亭攥緊拳頭,身子輕輕顫抖。

見方新亭表情變幻,堂弟有些莫名其妙:

「我們是兄弟,打斷骨頭連着筋!這世上除了兄弟值得信任,還有誰值得信任?」

「你可不能被簡思齊哄了,她肯定是想把你的錢往她娘家送。」

聽着這厚顏無恥的話,往事一幕幕浮現,鮮血淋漓。

「滾出去!」方新亭站起來,抄起板凳,朝着堂弟頭上砸去,「滾!」

板凳是實木做成的,又沉又重。

堂弟嚇壞了,側身朝一邊讓。

板凳越過堂弟,落在地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看着方新亭那憤怒的眼睛,堂弟知道今天什麼事情也說不通了:「今天的事情不算完!我回去找我爹娘,讓他們來找你。」

堂弟扔下狠話,朝外走去。

見到堂弟出去了,方新亭的身子晃了晃。

一轉頭,他看到了妻子。

身子猛地僵住。

妻子臉色憔悴,下巴尖尖的,身材消瘦。

身上是破舊的衣裳,卻依舊無法掩蓋她的溫柔和光芒。

眼前的一切和過去的記憶交織在一起。

方新亭眼眶微紅,聲音哽咽:「思齊?」

女兒許是餓了,哇哇地哭了起來。

聽着這小小的、糯糯的哭聲,方新亭如同被閃電擊中,跌跌撞撞向前,想要去抱妻子,去抱女兒。

妻子閃身錯過,眼神冰冷,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方新亭想狠狠抽自己幾個嘴巴。

妻子本該擁有美好的一生,卻因為他,早早的失去生命。

但他知道沒用,現在不管他說什麼,妻子都不會相信。

現在,他要做的是救贖。

慢慢改變他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

重活一世,不能再讓悲劇重演!

低下頭,女兒在襁褓里懨懨地哭着,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妻子也是同樣的病懨懨,需要補充營養。

方新亭問簡思齊:「家裡還有錢嗎?」

聽到錢,簡思齊冷冷地看着他:「沒有錢。」

見到妻子態度冷淡,方新亭也想起現在的事情。

他是大學畢業後分配的老師,每月工資68元。

這麼高的工資,原本家裡的生活應該很寬裕的。

可是,方新亭把工資的大頭都給了堂弟一家。

自己家整天吃糠咽菜的。

就連妻子生產住院,也是預支的工資。

現在,哪還有錢?

想到這些,方新亭胸口有些窒息,低低地說了一聲:

「對不起!」

簡思齊一怔。

「我以後的工資,不會再給堂弟一家了。」他低聲發誓,「工作也會搶回來,那是我的工作,不可能給別人。」

「但是,你現在手裡有沒有錢,給我點……」看着簡思齊那憔悴的臉色和女兒懨懨的哭聲,方新亭心裏很是難過。

他得給簡思齊買點肉吃。

簡思齊唇角動了動,想要說什麼又忍住了。

從口袋裡拿出五十塊錢,聲音冷硬:「這是最後的錢了!你想給誰就給誰吧。」

方新亭眼前浮起前世的事情。

前世堂弟來借錢,他不好拒絕。

硬逼着簡思齊把最後的五十塊錢拿出。

結果,家裡當天斷了糧。

簡思齊當時就有了死志。

從這天起,不吃也不喝。

直到簡思齊娘家得知消息,過來送糧食。

那天,岳父和岳母勸了簡思齊好無語。

才把她勸得願意吃喝。

但從那天起,簡思齊就不再和他說話了。

雖在同一間屋檐下,卻形同陌路。

《老婆女兒去世後,我重生八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