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公我現在齁甜
老公我現在齁甜 連載中

老公我現在齁甜

來源:google 作者:桃歲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寒塵 許依依

前世,許依依害怕穆寒塵,不斷的反抗他,激怒他,千方百計想從他的身邊逃離最後,她展開

《老公我現在齁甜》章節試讀:

客廳有一瞬間靜謐無聲,傭人早就被穆寒塵這架勢嚇得躲遠了。
許雪韻眼底陰狠乍現。
不管許依依是為了什麼傷她,她都不會好過。
穆寒塵折磨人的手段她早有耳聞。
呵!
她在醫院等着許依依過來團聚。
秦征注意到許雪韻的眼神,只是輕蔑一笑,轉身出去開車。
他瞧着,樓上那位好着呢,甚至能好更久。
夕陽已經落了,屋內灰濛濛一片,穆寒塵沒有開燈,銳利的眸子盯着那張柔軟的大床。
許依依蜷成一團,眉頭微微蹙着,顯然已經睡著了。
穆寒塵不自覺的怔松下來,怕打擾到女孩兒,甚至連走路都放輕了。
他居高臨下的盯着許依依,想起來找她的目的,譏誚一笑。
明明知道她心裏裝的都是另一個男人,他竟然還對她這般珍惜,忽的,剛被壓下的怒火捲土重來,還有一股越燒越旺的趨勢。
大手猛地扯開女孩兒身上的被子。
「許依依,你又在玩兒什麼把戲?」
剛剛還在行兇,這會兒能睡着?
許依依顫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也不知道有沒有看清眼前的人,直接扯着領帶把人拉上床。
穆寒塵猝不及防,人已經鑽進他懷裡,環着他的腰,毛茸茸的小腦袋在他下頜處蹭了蹭,就又安靜下來。
這般親昵的舉動,逼得穆寒塵快瘋了。
他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心臟可以跳的這麼快,似乎要衝破胸膛,與懷裡的女孩兒緊緊相覆。
『穆先生,救救我……我沒有要搶姐姐的人,真的沒有。
』 許雪韻的聲音在腦中揮之不去,穆寒塵的臉色隨之難看到極點,咬着牙,雙眸浸着冰凜。
她把他當成了誰?
呵!
許依依折辱他的手段總能不斷提高。
就在穆寒塵要扯開她的手臂時,許依依動了。
穆寒塵冷笑。
醒了?
還是裝不下去了?
他幾乎能想像到女孩兒接下來對他表現出來的厭惡。
心臟不受控制的刺痛了一下。
許依依沒有睜眼,仰起頭,小拳頭狠狠的砸向穆寒塵的胸口,聲音似嗔似惱。
「冷,穆寒塵,我冷。」
許依依的力氣很小,就像撓痒痒一樣,撓的穆寒塵胸口的位置暖烘烘的,從裡到外,沒一處不是。
她在喊……穆寒塵?
穆寒塵心裏的怒火瞬間被這甜潤的聲音澆滅了。
他這輩子從沒覺得自己的名字能這麼動聽。
懷裡的女孩兒又縮了縮,穆寒塵才意識到許依依身上是真的涼,連忙扯過被子給兩人蓋上。
害怕打破現下難得的安寧,穆寒塵就一直僵着這個動作,隨着時間的推移竟然也睡著了。
殊不知,在他呼吸平穩下來時,他懷裡的女孩兒露出一抹壞笑。
許依依想,她真的有做小妖精的潛質。
至少,魅惑穆寒塵,綽綽有餘。
第二天醒來時,穆寒塵已經不見了。
許依依簡單洗漱之後下樓,毫無意外的在餐廳看到了穆寒塵的身影。
他慵懶的靠坐在椅子上,面前擺着簡單的麵包牛奶,看到許依依,明顯有些驚訝。
別說這幾天許依依在鬧絕食,就是以前,許依依也從來不會跟他同時出現在餐廳里。
她說,跟討厭的人一起吃飯,會倒胃口。
許依依早就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渾話了,只知道她現在餓得七葷八素,恨不得能吃掉一頭牛。
她氣沖沖的走到穆寒塵面前,質問:「你要吃獨食?」
說著,就捏起穆寒塵的麵包狠狠的咬了兩口,中間不小心噎了一下,順帶把穆寒塵的牛奶也搶了。
穆寒塵雙眸深邃,眼神炙熱的盯着許依依帶着奶漬的嘴咬向第二塊兒麵包,那裡有一個小缺口,是他咬過的。
許依依不僅沒嫌棄,反而吃的更香了。
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迷惑的穆寒塵雙眸半眯,眼底的光越來越危險。
一把將人扯進懷裡。
「好吃么?」
他聲音低沉微啞。
「嗯!」
許依依點頭,「下次吃飯要帶上我,外婆說了,吃獨食有傷風化,得分享。」
穆寒塵沒有反駁,只是低聲問她:「那外婆有沒有告訴你,吃東西不可以浪費?」
許依依怔了一下,貌似真的有。
於是,她眼睜睜看着穆寒塵用手指抹掉她嘴角的奶漬,一臉平靜的放在嘴裏嘗了嘗。
很甜。
穆寒塵唇角微彎。
許依依一張臉『噌』的一下紅透了,火辣辣的。
她和穆寒塵雖然什麼事都發生了,可是這麼親密的舉動卻從來沒有過。
那奶漬,說不定是從嘴裏……流出來的。
這樣一想,許依依覺得渾身都跟着熱了,含在嘴裏的麵包也不知道該不該嚼。
「穆爺!」
秦征貿然闖進來,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他看到了什麼?
夫人沒作沒鬧,還這麼和平的坐在穆爺懷裡?
未等細想,他便覺得脖頸後涼風陣陣,一抬頭果然撞上穆寒塵要吃人的眼神。
「什麼事?」
「會議快開始了,我來接您。」
秦征背後冷汗涔涔。
許依依不以為然的站起來,鼓着嘴說道:「既然有事你就去忙吧,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慢慢吃。」
穆寒塵看着空落落的大腿,眸光幽沉。
總之,很不爽。
秦征也知道自己壞事了,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縮着脖子默默跟在穆寒塵身後。
兩人離開後,許依依重新給自己倒了杯牛奶,還不等喝,就見秦征又回來了。
「夫人,這是穆爺給您的禮物。」
把鑽石王冠放下的同時,又說:「穆爺讓我告訴您,那塊兒地皮他答應給焦家了。」
「給了!」
許依依驚的站起來。
上輩子她有多希望地皮到手,這輩子就有多希望事情敗落,把地皮拿去埋死豬都比給那個渣男來的好。
「是啊,穆爺答應了。」
秦征臉上的笑容淡了。
他又說:「不過拍賣會的邀請函已經發出去了,穆爺的意思是說,讓那邊走個過場。」
「那就好。」
許依依放心了。
秦征面露狐疑,他總覺得許依依今天的反應有些奇怪,似乎,根本不想為焦家拿到那塊兒地皮。
許依依擺擺手示意秦征離開,又拿起牛奶喝。
這時候,擺在餐桌旁的手機響了。
屏幕顯示着親昵的備註,親愛的駿傑哥哥。
   

《老公我現在齁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