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靳青一走就是五年。
這五年時間,靳青用實力教給皇帝什麼叫做痛並快樂着。
當年那猶如玩笑般的價目表,顯然已經變成了皇帝的賣身契。
皇帝每天早上起床時,最先想到的並不是上朝,而是自己今日又欠了皇姑多少錢。
皇帝送給靳青那兩百個侍衛,這些年沒幹別的,專門負責幫靳青送賬單和戰利品(人頭)給皇帝。
隨着賬單的和戰利品送來的,還有這人的身份地位的詳細說明。
縱使這些東西來自自己的敵人,可任誰日每日一起床便看見這些東西心情都不會太好。
剛開始收到這些東西的時候,皇上還拍着龍案為靳青叫了聲好,聲稱靳青乃大匡朝之福。
同時開了國庫,給靳青賜了不少東西。
而當靳青將的金朝皇帝首級送回來的時候,皇上更是欣喜若狂。
在皇宮設立晚宴,邀請百官共飲不說,還提升了靳青的爵位與俸祿,並親筆將靳青的封號「福興大長公主」改為了「御福興大長公主」。
雖然只增加的一個御字,但寓意卻不可與過去同日而語。
有了這個字,靳青便可以如男子般正式參與朝政。
皇上的恩寵來的雖突然,但文武百官卻有些咂摸過味來。
金朝一出事,靳青便會受到封賞,再加上那日日被人快馬加鞭送進京城的錦盒,看來這御福興大長公主定然有他們不知道的手段。
收到這些戰利品的頭一個月,皇上日日都處於亢奮狀態。
甚至時不時的拿着靳青給他抄錄的那張價目表哈哈大笑,直說這價目表上的金額太便宜了。
在皇上心中,靳青簡直就是他大匡朝的福星,擁有靳青便是他大興朝之幸。
為了顯示自己對靳青的恩寵,皇上主動將這價目表上的金額提升了十倍,鄭重其事的蓋上了大印,連同自己的賞賜快馬加鞭的派人給靳青送了過去。
這點小錢,他還給得起。
有人自動送錢上門,靳青自然不可能不接,因此那張有些小貴的價目表,成功換成了皇上親筆寫得賣身契。
金國的事一直都是皇上心口的一塊大石頭,現在既然有人能收拾金國,皇帝覺得自己走起路來都有些虎虎生風的感覺。
可慢慢的,事情卻有些變了味。
在皇上心中,金朝的皇帝只會死一次,而那些身居高位的官員也是如此。
出於這樣的思量,他當初自發提價的時候,端的是沒有一點心理負擔。
因此,當發現靳青過後依舊每日都送戰利品過來與他換錢時,皇上的內心是懵逼的。
走過多個世界後,靳青的智商有了明顯進步,她已經開始嘗試着走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在這個世界,靳青並沒有選擇帶兵征戰沙場,而是為自己開啟了一條刺客之路。
除了那些在邊境試圖製造與大匡朝摩擦的金人外,靳青沒事的時候便會去金朝的王都走一圈。
沒有買賣便沒有傷害,除了沒有被列在價目單上的金國百姓,這些金朝的官員都被靳青禍害的不輕。
從帝王到下邊有官職的兵卒,這一批官員的換屆率創造了歷史新高。
可要是真正細究起來,這些被靳青弄死的皇子與官員,不是當年欺辱過瑞儀,便是曾經做過不為人知的惡事,倒也可以說一句「罪有應得」。
由於靳青的速度極快,這些官員縱使在重重包圍之下都難以保住自己的項上人頭。
時間長了,金朝人人自危,每日提心弔膽的三省己身,生怕自己哪一日走着走着路的時,頭就忽然被人偷了去。
不僅僅金朝人崩潰,大匡皇帝的內心也是崩潰的。
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
第一年的時候,他還是笑嘻嘻的每日給靳青送去額外的賞賜。
第二年起,便只支付靳青賬單上的價格。
等到第三年的時候,皇帝想要將新的價目表作廢,重新啟用那張便宜十倍的,卻被靳青拒絕了。
第四年的時候,皇上有些抑鬱,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給靳青打工。
而靳青則是將金國當成了她的飼養場,每天隨便抓出一個便來與他換錢。
感覺自己被靳青騙了的皇帝,非常硬氣的將向靳青付款的時間向後拖延了一個月。
可在某天夜裡,皇帝睜開眼睛時,卻發現頭髮花白的靳青就坐在他床頭靜靜地盯着他看。
身邊的太監宮女像是睡著了一般紛紛躺在地上,整個寢宮安靜到,皇帝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皇帝一聲不吭的同靳青對視着。
一個時辰後,靳青忽然站起身飛快從皇帝的寢宮中消失,地上的太監宮女則迷迷糊糊的從地上坐起來,根本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皇帝只覺得自己後背冰涼一片。
第二天一清早,皇帝將守衛皇城的羽林衛叫過來說話,卻得知昨夜皇城中安安靜靜的,根本沒有任何異常。
直到這個時候,皇帝才終於確信,靳青確實是憑實力去禍害那些金國人的。
知道自己昨晚在刀尖上滾過的皇帝,當即將靳青的錢補了過去。
之後,一切便再次恢復了正常。
等到第五年的時候,皇上徹底悲憤了,多麼富裕國庫也經不起靳青這樣小刀割肉。
更何況,他爹和他爺爺都是貪圖享樂的主,根本沒給他留下什麼錢。
這幾年他勵精圖治充盈的國庫,除了維持國家的基礎建設外,剩下的竟然都落進了靳青的腰包。
看着自己由於操勞國事,鬢角處已經出現的白髮,皇帝心疼的想要抱抱自己,他覺得自己早晚會累的過勞而死。
為了開源節流,皇帝先是洋洋洒洒的給靳青寫了封長信,裏面引經據典的羅列了不少實例。
通篇下來一萬多字,文章的主旨則是兩個字「砍價!」
靳青的回復也迅速,通篇只有兩個字「不行!」
看了靳青的信,皇帝將一口老血咽了回去,認命的去別處找方法挖錢。
所幸皇帝當初送給靳青的侍衛首領還算是貼心。
為了防止皇帝一天收到兩張賬單,心臟受不了刺激。
他安排這些送東西的人每天連續出發,以確保皇帝日日都能拿到熱乎乎的賬單。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