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成為黑月光之後我殺瘋了
快穿:成為黑月光之後我殺瘋了 連載中

快穿:成為黑月光之後我殺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林間公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熙熙 沈宴朝

【慕強爽文】【穿越日常】【超甜cp】倒霉體質纏身的職場菜鳥林熙熙上班摸魚竟然穿書了初時,她自得滿滿,言情總裁嘛,她倒背如流!玄幻?那也不是不行誰知天光乍泄,這…這怎麼是…深閨大院?出門後的一番景象更讓她清醒了,等待着她的不是輕喜劇,而是爾虞我詐的權勢之爭…偏偏她的心上人,冰塊臉話少愛懟人三個buff讓他給疊滿了!穿書後倒霉體質求求離遠點~且讓我林熙熙一展身手,攻略這個傲嬌男人!既然爾虞我詐避無可避,那我便只好與你們一斗到底…展開

《快穿:成為黑月光之後我殺瘋了》章節試讀:

紅燭搖曳,月影闌珊。一股胭脂水粉的香味夾雜着花果的縷縷清香縈繞在方寸之間。

白皙修長的手指扣在林熙熙腦後,一隻手替她拂去耳邊凌亂了些的髮絲,心跳聲幾欲要震碎夜幕。「熙熙,今夜你格外動人,如明月墜凡,落我心間。」

空氣中的曖昧氣息讓林熙熙躁動地喘不過氣來,臉色在紅色帷幔的映襯之下,不減半分的緋紅。身體本能想要冷靜下來,卻又不由自主靠近。

再靠近,再靠近一點,馬上就要唇齒相依了吧……林熙熙嘴角微翹,乖乖閉上眼睛等待這歡喜一刻的來臨。

「砰砰砰」「林熙熙!」「砰砰砰」「林熙熙!林!熙!熙!」鑰匙扭動的聲音傳來,房門應聲打開。

林熙熙抱着被子在床上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翻轉。嗯……依舊睡得很香甜。

林媽媽再也忍不了了。即刻執行能動手不廢話原則——沖、抓、扯一氣呵成。一番操作下來,林熙熙終於頂着炸毛的頭髮坐了起來。「媽?怎麼是你啊。」林熙熙欲哭無淚。

「怎麼?不是你媽還能是個帥小夥子來了?」林熙熙內心一萬隻小羊駝奔騰,真的是個帥哥耶,母上大人這是破壞了女兒的姻緣美夢啊~

「不跟你瞎扯了,快快起來,今天周一了你不上班啊?實習生就這樣子像什麼話?你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幾點了?對啊,現在幾點了?林熙熙定睛一瞧——七點半。

剛才葛優癱在床上穩如龍鐘的林熙熙展現了前所未有的彈跳性,以絕對速度離開了尚有餘溫的被窩,沖向了洗手間。洗漱收拾完又畫了個通勤淡妝,早飯來不及吃也只能餓着肚子去了,這個月已經遲到過兩次了,再遲到了可沒辦法交差。

酷暑難耐,蟬鳴聒噪。地鐵上人潮擁擠,林熙熙深覺自己像是一道沸騰魚片身處熱鍋中備受煎熬。一方面心急如焚計算如何以最快速度衝出地鐵站及時到公司打卡,一方面又被熱得感覺自己像一直泡在熱水裡。熱熱的,好躁動,就像昨晚夢裡……

「列車運行前方即將達到明程社區站,請前往明程社區的乘客做好準備,依次從右側車門下車,下車時請注意列車與站台之間的空隙。」

顧不得再展開天馬行空的粉紅泡泡了,林熙熙護好了背包,一個勁兒地往外沖。經過一番鏖戰之後,林熙熙氣喘吁吁跑到了公司樓下,嗓子幹得像唱了一晚上的KTV,顫顫巍巍掏出員工卡打了卡才放下心來。

來到工位上,還好今天女戰士人格覺醒,要不然被主管抓到遲到就可以和好不容易找來的實習工作說拜拜了。林熙熙暗自慶幸自己的英明神武,從包里掏出自己的MacBook和文件資料。

林熙熙掏出小鏡子,四下環顧無人關注。淺淺給自己補個口紅再開始元氣滿滿的工作吧~林熙熙隨手在包里摸着,好一會兒也沒摸到自己新買的YSL416。

一場悲劇似乎醞釀中。林熙熙把整個頭埋進了包里也沒能找到自己的口紅,連帶着身份證,也似乎丟了。林熙熙這個倒霉體質上身的菜鳥今天也不負眾望地倒霉了。如果她頭上能夠看到圖畫的話,現在一定是一條黑線並且飛過一隻烏鴉。嗯,一定如此,林熙熙確認。

不過好在林熙熙有着打不破挫不折的樂天派精神。很快又在工作時間干起了摸魚的老本行,嫻熟地分了個屏,津津有味地追起連載小說。

「這小說男主怎麼這麼神鬼莫測呢?還真沒見過這麼擰巴的人,我要是女主非得撬開他的嘴讓他告白不可!」林熙熙暗戳戳在心裏發泄着對於男主人設的吐槽。看着看着,她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看來做夢一晚上果真影響睡眠,專家說的沒錯。」碎碎念罷,身影一斜,林熙熙便閉上了雙眼。

不知過了多久,林熙熙再度睜開雙眸。眼前的景象讓她獃滯一瞬。

「幻覺。」她輕闔雙眼。

試探性地再睜眼,眼前景象依舊。「不會吧,我……我這是重新投胎了?」

再看身上所着衣衫,「古風?這是到古代了?怎麼還興從現代往以前穿呢?」林熙熙想,這也專業不對口啊,早知今日平時多看一些宅斗攻略、宮斗權謀什麼的,好過在這裡混吃等死啊……

房屋之中不分晝夜,門窗皆以布或紙掩蓋,密不透風,連光也逃逸不進來分毫。屋裡香爐裊裊生煙,撲鼻而來一股藥石苦香,嗆得林熙熙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林熙熙正欲起身,卻發覺渾身力氣如同被抽干一般,使不上從前一半。雖說自己是個已與體測斷絕關係的上班族,但是也不至於一夜之間變成這般弱柳扶風吧。

顧不得多想,她用盡全力「嘿……嗬……」坐了起來,休整幾秒,倚着梨花木坐具站了起來,一點一點地挪動着如千斤重的步伐,走到緊閉的房門前。猛然蓄力,推開了房門。

驕陽當空,禁錮已久的陽光四散猛衝地進入了房間里。林熙熙眯着眼睛抬頭感受陽光和新鮮的空氣。「原來天這樣暖,為何我會覺得這樣的日子好珍貴,好像身體會因為這樣的日子而感動地要落淚。」

沒有人發現林熙熙的到來,或者說,沒有人發現,她不是這個世界的林熙熙。

這所院落似乎偏僻得很,亦或是個別院,無人驚擾。林熙熙又邁步走進屋中,撕去多餘的紙和布料,打開窗戶讓氣流涌動,現代人開窗通風和曬太陽的健康傳統已經刻進林熙熙的DNA。

只動了這麼一會兒,就感覺好像幹了一天的苦力一般,林熙熙又癱坐回坐具上。驀然,林熙熙又站起來。「不行,我得跑啊!這院子一看我也不會是什麼好下場,大約是個不受寵的庶女?還是某個暴發戶地主養在別院的小妾?」

心動不如行動。林熙熙搜颳了柜子中留有的幾樣首飾,她向來不關心珠寶首飾,但秉承白給的不要是傻子這一原則,為自己收拾了個還算像樣的包袱,躡手躡腳沿着牆根走向大門。

曲徑通幽,左轉右拐,林熙熙光榮地迷路了,好在誤打誤撞找到了大門。林熙熙想,自己多半是一個不能見人的小妾之流的角色,整個院子連個伺候的人也見不着。

一邊慶幸自己沒人監視,一邊給自己做着心理建設。「沒事的,坦蕩勇敢,無所畏懼,衝出去就是自由,苟到最後!」

倒霉蛋體質在林熙熙身上永遠生效。

院門先從外門推開。林熙熙下意識低頭避開目光。是塵土的氣味?怎麼如此強烈?高挑俊逸的身影籠罩着瘦削嬌俏的林熙熙。

來人氣勢上便勝了林熙熙幾倍有餘。好一會兒緘默,男人先開了口。

「今日是身子好些了?想去看看院子外的風光了?先用膳,晚上我帶你去河邊放祈福燈可好?」

林熙熙這才敢抬頭看男人的面容。抬頭對視的一瞬,目光一怔,林熙熙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玉容月貌,丰神俊逸。眸中似有千千結,心事諱莫如深。黑髮束起,淡青色髮帶隨微風起舞,翩躚在空中,在林熙熙心頭若有似無地撓着。如清月餘暉般淡然的笑容掛在嘴角,與散落的陽光相得益彰。

林熙熙大腦頓時開機一般,反應了過來。這男人不就是今天看的小說里的那個擰巴男主嗎?長得倒是真帥啊,差點就能讓我原諒他的性格了。

男人牽起林熙熙的一隻手,並肩而立,「我進京面聖回來,不曾休息過一時片刻,只為多看你一眼。身上所着衣衫也來不及更換,塵土滿身,令你受擾,是為夫君的錯。」

男人再說一句話,林熙熙就要開始自我攻略了。等下,他說的是……夫君?

《快穿:成為黑月光之後我殺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