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九龍抬棺
九龍抬棺 連載中

九龍抬棺

來源:外網 作者:姜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姜帆 都市言情

爺爺告訴我,我活不過十八歲只能找到一個棺材那是個九龍拉棺的棺材.....展開

《九龍抬棺》章節試讀:

第四章死人
死劫何時應驗,也是個未知數。
爺爺和外公後來有回去找那個瘸腿道士,但是他們在去的路上,就發生了意外。
兩人上山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他們也不知道着了什麼道,一看到她就被迷的不行。
女人坐在一塊青岩石,臉上掛着詭異的笑容,鮮紅的嘴唇如同血一般,她沖兩人勾了勾手指,幽怨的聲音在寂靜的林子里緩緩響起,「過來啊!」
兩人頓時就像牽線木偶一樣,朝着女人走去。
不過就在爺爺靠近她的時候,她突然指着爺爺說道:「你別過來。」
爺爺跟着清醒了過來,看到外公一臉獃滯的朝女人走去,趕緊叫了他一聲:「山雞。」
見外公沒有反應,他這才意識到剛才他們被眼前的女人迷惑了。
「大白天都能碰到鬼。」爺爺低聲罵了一句,上前想要拉住外公,結果被外公一把推倒在地。
「山雞!」爺爺罵罵咧咧的從地上爬起來,一看,外公已經坐到女人身邊了。
再看女人,被嚇了一跳,剛還嬌艷欲滴的美嬌娘,此時卻變成了爛臉的醜八怪。
爺爺想去救外公,卻沒有武器,讓他一個赤手空拳的人去對付一個女鬼,哪有這麼容易。
「正好可以讓我飽餐一頓。」女人露出了尖銳的獠牙,往外公的脖子咬去。
眼看外公就要沒命了,爺爺急得不行,他突然想起懷裡攜帶的護身符,立馬拿了出來,也不知道能不能對付這女鬼,直接沖了上去,把符貼在了她的額頭上。
符剛碰到女鬼的額頭,就冒出了一股白煙。
「啊……」女鬼凄厲的慘叫聲,劃破了平靜。
爺爺趁機去救外公,卻發現他已經被女鬼咬了。
他拍了拍外公的臉,「山雞,醒醒!」
外公沒有醒,爺爺只能背着他跑,可不管他跑的多快,都逃不出女鬼的範圍。
惱羞成怒的女鬼,追上爺爺後,想要殺死他,就在這危急時刻,瘸腿道士出現了。
「休要害人!」
瘸腿道士手中的桃木劍,刺到了女鬼的身上,雖然沒有把她殺死,但她受了重傷。
女鬼吐了一口鮮血,不甘心的說道:「算你們走運。」
說完,她就化做一團青煙,消失了。
爺爺看到瘸腿道士,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道長,你快救救老薑吧。」
道士查看過外公的情況後,淡定的說道:「他沒什麼大礙,時間不早了,先上山。」
事後,爺爺才知道,道士知道他們今天上山,怕他們遇到意外,所以下山來等他們,結果正好救了他們一命。
上山之後,爺爺懸着的心才放下來,外公也醒了過來。
外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見自己已經在瘸腿道士家了,詫異的問:「我怎麼上來的。」
「老子背上來的。」爺爺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外公。
外公驚聲道:「鬼為什麼還能在白天出現?」
瘸腿道士解釋說:「你們碰到的那個不是女鬼,是比女鬼更厲害的女妖,簡單的說就是女鬼修鍊到一定程度,就會成為女妖,專門吸食男人精血和精氣。你們命大,那個女鬼剛成妖不久,道行不深。」
「那她不會找到這裡來吧?還有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東西。」爺爺擔心道。
「不會,如果我沒猜錯,這隻女妖應該是被你們引來的。」
瘸腿道士的話,讓兩人甚是驚訝。
隨後瘸腿道士解釋這不僅跟絕龍谷有關,還跟他們的死劫有關,這隻女妖就是從絕龍谷來的。
也就是說他們的死劫來了。
爺爺和外公聽到這,立馬跪下求瘸腿道士:「道長,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啊!」
「你們先起來,既然我讓你們過來,就一定會救你們。」
之後,瘸腿道士將爺爺和外公的死劫暫時鎮住了,短時間裏他們都不會出事,還答應他們會找出化解死劫的辦法。
然而,道士一直都沒有找出化解死劫的辦法。
得知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我不禁有些擔心起來,「爸,萬一壓制不住死劫,我會不會死啊?」
「瞎說,師公一定會有辦法的。」我父親很有信心的說道。
我一開始還很擔心,但之後我就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因為高三的學習任務比較重,根本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但是風平浪靜的日子突然有一天被打破了,我在學校碰到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下了晚自習,回寢室的路上,碰到了比我小一屆的學弟張浩,我平時都叫他耗子。
耗子說請我吃夜宵,我也正好餓了,就一起去了。
說來也怪,食堂平時這個點,會有很多人來買夜宵,但是今天除了我們兩人,一個人都沒有。
「耗子,你有沒有感覺不對勁啊?」我一進食堂,就感覺涼颼颼的。
耗子像是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繼續朝着裏面走去,「沒有啊,我看是你疑神疑鬼吧。」
走到買飯的窗口,看到打飯的阿姨還是和平時一樣熱情,我的疑慮才打消。
我和耗子都點了炒飯,坐到餐桌上剛吃了兩口,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吭吭聲,像是剁肉的聲音。
起初我沒有在意,直到食堂里突然颳起了一陣冷風,我的身子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
我往門口看了一眼,卻看到一頂大紅的轎子飄過。
「耗……子……」我倒吸了一口冷,想叫耗子快離開食堂,轉過頭,卻發現他不見了,桌子上的飯也變成了黃泥。
我嚇得撒腿就跑,一口氣跑回了宿舍,鑽進了被窩裡。
「你見鬼啦?」睡我上鋪的江濤,探下頭看我。
想起剛才那一幕,我仍然心有餘悸,聲音也控制不住的顫抖,「對,見鬼了。」
「哈哈……」
其他同學聽到這話,都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這都什麼年代了,哪來的鬼,膽小鬼!」
說話的是張明,平時和我關係就不怎麼樣,所以一有機會,他就會嘲笑我。
我沒有理會他,和江濤說起了剛才的事。
江濤聽到張浩的名字,臉色頓時白了下來,眼神帶着驚恐,「你真的看到耗子了?」
「這還能有假,我們還一起去了食堂。」
後面的事我還來不及說,江濤就告訴我張浩一個星期前出意外死了。
我的心瞬時咯噔了一下,如果耗子已經死了,那我剛才看到的是……鬼!
說到這,我和江濤都沒有說下去了,大晚上的碰到鬼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事,要是再說,怕真的把鬼招來。
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想不通耗子為什麼不去找別人,而是賴找我,難道我真的是天生自帶招鬼體質?
到了下半夜,我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可就在這時,洗手間里突然傳來了流水聲。
這個點,其他人都已經睡了,我也沒見誰去上洗手間,那裏面的人是誰?
想到這,我害怕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在顫抖,連同木板床也被我顫得咯咯響。
流水聲持續了差不多一分鐘才消失,然而可怕的事情才剛開始,流水聲剛一消失,洗手間的門開了。
吱嘎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突兀。
我蜷縮在被窩裡,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突然,一道力量壓在了我身上,我害怕的不敢動。
「小姜,出來陪我啊!」
是耗子的聲音。
我不敢出聲,以為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沒事了,但耗子好像並不打算放過我。
片刻,一雙冰冷的手伸進了被窩,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掐的喘不過氣,想要反抗,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最後,我只能費力的吐出幾個字,「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害我!」
「是你害死了我,我要你償命。」
耗子的聲音無比幽怨。
「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怎麼會害你。」我感覺我快窒息了。
耗子沒有理會我,掐我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救命……」
我用力最後的力氣,喊出了這兩個字。
就在我以為要被耗子掐死的時候,我聽到江濤在喊我的名字。
「小姜,快醒醒。」
我猛地睜開眼睛,看到江濤站在我床前,天也已經亮了。
剛才是夢嗎,可為什麼那麼真實?
「小姜,我覺得你可能真的惹上不幹凈的東西了。」江濤一臉凝重的看着我。
我詫異的問:「為什麼這麼說。」
「你去洗手間看看就知道了。」
江濤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在開玩笑,我連忙爬下床,跑進了洗手間,一照鏡子,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的脖子上,有很明顯的手指印。
一定是耗子掐的。
看來昨晚發生的事是真的。
我魂不守舍的回到床上,惶恐地看着江濤:「濤哥,我該怎麼辦?」
江濤提議:「要不找個道士看看?」
這確實是個辦法,但現在很多道士都是騙子,而且收費很高,我一個學生,哪來的錢請道士。
轉念一想,師祖不就是很厲害的道士嗎。
我趕緊給我父親打了電話,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九龍抬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