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這麼說的話,九天閣掌教可真夠陰險的!」 九曜很震驚。 他無法想像,該有多大的耐心和隱忍力,才能耗費如此漫長的歲月進行布局。 而目的,則是為了讓觀主不得不承受一樁因果! 而天祈,俏臉已變得有些蒼白,眉梢間儘是掩飾不住的驚疑。 「不可能,我不相信師尊會這麼做!」 天祈一字一頓。 可聲音卻有些慌亂的味道。 無疑,被其師尊視作棋子,這讓她根本無法接受。 「信與不信,以後就知道。」 蘇奕一聲輕嘆,眼神有些憐憫,「歸根到底,你也是個可憐人,以後,即便是為了傾綰,我也會解決這個因果。」 天祈怔怔,沉默不語。 半響,她忽地轉身就走。 「小天祈,你去哪裡?」 九曜連忙問。 「回去見師尊!」 天祈頭也不回道。 「這……」 九曜登時急眼,「笨丫頭,你回去怕是會害了你!」 「不,那老匹夫斷不會讓她出事,否則,這樁因果可就無疾而終了。」 蘇奕淡淡道。 九曜滿臉欽佩道:「大人所言極是,以在下之見,九天閣掌教遲早要為此付出代價!」 蘇奕:「……」 他一指天祈離去的方向,道:「你也可以走了。」 「謹遵大人之命!在下萬分期待,大人重臨星空深處那一天!」九曜先深深行禮,而後這才轉身而去。 剛一離開太玄洞天的範圍,他就像落荒而逃的亡命徒似的,逃得那叫一個快。 「還好,這次觀主沒動手,否則,我這條神魂怕都得被弄殘了……」 九曜暗呼僥倖。 沒有人知道,剛才他有多緊張和忐忑! …… 對於九天閣掌教送來的這樁因果,蘇奕並不擔心什麼。 以後前往九天閣走一遭就是。 而對現在的他而言,要做的就是儘快提升修為。 「看來,是時候去仙隕禁區走一遭了。」 蘇奕思忖。 以他如今的修為,閉關修鍊的話,要想突破至玄合境後期,需要耗費極為漫長的時間。 原因就是,他手中的玄黃秘寶已經耗盡,就是煉化再多的神丹妙藥,也無助於修行。 而在仙隕禁區深處,疑似存在着一股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 若能找到,別說是突破至玄合境後期,甚至有機會去嘗試證道界王境! 「師尊,仙隕禁區早已去不得。」 得知蘇奕的打算,錦葵連忙把最近一段時間發生在外界的消息和盤托出。 原來,在蘇奕閉關的這半年時間裏,世間許多修士紛紛動身,前往仙隕禁區闖蕩! 這一切,說來和蘇奕還有關係。 當初,他曾吩咐,讓彭祖、岳垠妖祖等一眾老古董向外界散播和仙隕禁區有關的消息,言稱在仙隕禁區深處埋藏有玄黃混沌本源。 當時這麼做,是為了引誘那些來自星空深處的修行勢力,以此坑殺對手。 可隨着這則消息傳遍大荒天下,仙隕禁區一小子成為天下最受矚目的一個機緣寶地! 不知多少修士不顧性命危險,前赴後繼地前往,就連世間許多皇者也心動,展開行動。 可現實是殘酷的。 但凡前往仙隕禁區的強者,無論修為強弱,幾乎有去無回! 「前不久,一些老輩皇境人物前往,才剛進入仙隕禁區的外圍地帶,就遭受到一場可怕的埋伏,事後證明,那一場埋伏是星空深處的強者所為!」 錦葵飛快說道,「在之後的那段時間,陸續發生過多次類似的事情,世間都在流傳,仙隕禁區早已被星空深處的強者封鎖和霸佔!」 「以至於到如今,就是皇境人物都被嚇到,再不敢輕易前往。」 聽到這,蘇奕頓時明白,當初從星空深處前來的強者,並非僅僅只是出現在落星海上那一批。 還有一批,早已提前一步前往仙隕禁區! 這無疑證明,他當初的計策成功了,吸引一部分星空深處的強者,前往仙隕禁區送死! 不過,現如今看來,那一批前往仙隕禁區的傢伙,明顯還沒有死絕。 「這樣才有意思!」 蘇奕心生一絲期待。 接下來,他又在太玄洞天盤桓了數天,安排了一些事宜,便一人啟程離開。 最初時候,蘇奕是打算邀請天夭魔皇一起前往的,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那仙隕禁區太危險。 按照那一副獸皮秘圖記載,就是洞宇境界王,都可能在剎那間灰飛煙滅! 更別提如今的仙隕禁區內,還分佈着來自星空深處的強者。 這等情況下,還是他獨自一人行動更妥當,萬一出現什麼意外,也不會牽連到天夭魔皇。 …… 兩天後。 一片荒涼昏暗的天地,天穹龜裂出一道道下場的空間裂痕,大地上,山嶽聳立,寸草不生。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壓抑人心的陰暗氣息。 而在不遠處山嶽間,有着一道足有千丈高的大門! 大門映現在虛空中,時空光雨流轉,彷彿自亘古以前就出現在那裡,直至如今不曾發生過改變。 那,便是進入仙隕禁區的入口! 附近區域,有着許多修士的身影,皆在等待什麼。 「我族老祖的命魂燈猶在,並未遭難,相信他老人家吉人天相,肯定能從仙隕禁區返回!」 有人低語。 「唉,都過去數月時間了,我們宗族八位皇境老祖,如今只剩下兩位的命魂燈還亮着……」 有人神色悲慟。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於我輩修士而言,這等造化和機緣……的確誘惑太大了……」 有人暗嘆。 「不好,我派太上長老的命魂燈熄滅了!」 有驚慌的尖叫響起。 這讓附近區域的氣氛,愈發壓抑。 過往那段時間,天下各地的修士紛至沓來,皆闖入那仙隕禁區探尋造化,可最終能夠生還的,屈指可數! 並且,那些活着歸來的角色,還都遭受莫大刺激,神智不清,和瘋癲了一般。 到如今,人們才又一次深刻明白,為何仙隕禁區會被視作大荒第一禁地了。 這鬼地方,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不知埋葬過多少通天人物! 「仙隕禁區……連仙神都會隕落的地方,何況是世間修士?」 「那些來自星空深處的強者何等厲害,可同樣還沒有一個人活着出來!」 「咦,那傢伙是誰,竟在朝仙隕禁區入口靠近!」 忽地,許多修士發現,一個身着青袍的年輕人,自顧自朝遠處的仙隕禁區入口行去。 「年輕人,快快止步!」 有人提醒,「那地方有去無回!」 有脾氣暴躁的,更是大聲喝斥:「你是誰家的孩子?簡直是膽大包天,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快回來,送死也不是這樣個送法!」 也有一些老輩人物察覺到,那年輕人有些不對勁,身上氣息平淡無奇,可正因太過平淡,反倒顯得很反常! 但更多的人,則都在冷眼旁觀。 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竟試圖要前往仙隕禁區,這看起來很可笑,可在過往那段時間裏,的確屢屢發生這種事情。 原因很簡單,年輕人大多一腔熱血,自以為是上天眷顧之人,可以搏一線生機,萬一成功尋覓機緣,便可一步登天。 可在現實面前,哪個不磕個頭破流血? 「小娃娃,快止步吧,或許你無懼生死,或許你認為嘩眾取寵是很有面子的事情,可在我們眼中,你這麼做,無疑最愚蠢!」 猛地,一個紫袍老者憑空一閃,出現那青袍年輕人前路上,進行勸阻。 當看到此人出現,場中一陣騷動。 「是千月劍府太上長老王北亭前輩!」 「王前輩可真是慈悲心腸。」 議論聲響起,許多修士皆露出敬畏崇慕之色。 王北亭! 這可是一位玄幽境皇者! 「什麼慈悲心腸,老夫只不過是想起了我的孫兒。」 遠處,紫袍老者喟嘆,「他也這般大的年齡,年少輕狂,一腔孤勇,天不怕地不怕,卻在探尋一處秘地時,再也沒有回來……」 他神色有些黯然。 眾人這才意識到,王北亭之所以出來勸阻,是因為那青袍年輕人和他逝去的孫子有些相似! 一時間,眾人皆感慨不已。 唯有蘇奕神色有些古怪,啼笑皆非。 「多謝提醒。」 蘇奕笑着點頭,對方出自善意,也着實讓他無法去計較什麼。 說著,他邁步繼續前行。 「不聽勸?」 紫袍老者有些生氣,眉頭皺起。 遠處那些修士也有些不悅,感覺蘇奕不識好人心,太過不知好歹。 就在此時,一道似壓抑不住的笑聲忽地響起,直似婉轉的天籟在這昏暗壓抑的天地間回蕩。 「稱尊於世的玄鈞劍主,卻被你當做孫子輩的年輕人對待,哈哈,太有意思了。」 伴隨聲音,一個身着紅裳,姿容驚艷絕世的女子,憑空出現在場中。 她容顏清艷絕美,巧笑倩兮,一對星眸都笑成了月牙,一副樂不可支的樣子。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眾人皆愕然,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難道說,那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青袍年輕人是…… 玄鈞劍主!? 紫袍老者渾身一僵,整個人如遭雷擊般,徹底傻眼。 腦海中只剩下一個感嘆詞:「我艹!!!」 ―― ps:最後這個感嘆,略顯現代化,曾被一些讀者吐槽過,嗯……大家怎麼看? 說到這個,第一仙全文很少用一些現代詞,但也不可避免會用到。 舉個最典型的例子,「歇斯底里」這個詞,其實不是成語,而是現代詞彙,並且是英文「hysteria」音譯過來的……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