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虎帥蕭破天楚雨謦
虎帥蕭破天楚雨謦 連載中

虎帥蕭破天楚雨謦

來源:外網 作者:小樓聽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樓聽雨 都市言情

主之命,前來請您出山破敵!」大街上,一位身穿戎裝,鐵骨錚錚,風塵僕僕的大漢單膝跪在地上,十萬火急地請求。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卻穿着一身地攤貨,窮困潦倒,落魄如狗的男子。「我已掛印多年,早已不再過問朝中之事,讓龍主另請高明吧!」蕭破天神情漠然,不為所動。路過的人,都以為是兩個神經病在拍搞笑視頻,都嚇得紛紛遠離,不敢靠近。「虎帥,狼王親率三十萬精銳進犯,西境已岌岌可危,還請虎帥以國事為重!大龍國除了您之外……」樊剛還在繼續懇求。「不要再說了!」蕭破天大手一揮,打斷了樊剛的話:「區區三十萬敵寇展開

《虎帥蕭破天楚雨謦》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第2章
樊剛聽到蕭破天這樣問,頓時大汗。心想,您這不是明知故問么?要是朝中有人能破敵,龍主又怎會派我千里迢迢來請您出山?
不過,這樣的話,他可不敢說出來。
「虎帥用兵如神,威震敵膽,朝中無人能及。只要您出山坐鎮,敵軍必望風而逃,不攻自破!」樊剛聲如洪鐘,震耳欲聾。
眾人聽到樊剛這樣說,又是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先退下,容我再考慮考慮,回頭再議!」蕭破天見到這裡人多,不方便商量國事,只好讓樊剛先回去。
「虎帥,您是國之重器,大龍國不能沒有你啊!」樊剛見蕭破天好像還在猶豫,便又繼續勸說。
之前他在大街上懇求蕭破天出山被拒後,馬上就向上面彙報了情況。
可是上面馬上又給他下了死命令,不管蕭破天提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哪怕是動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蕭破天請回來!
不然,就讓他樊剛提頭來見!
樊剛嚇得冷汗直流,知道蕭破天去了楚家,他馬上就又追了過來。
可是,現在蕭破天好像還要拒絕出山,讓他怎能不着急?
「夠了!你到底煩不煩?回頭再議!你沒聽懂嗎?滾!」蕭破天有些火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些機密之事,太不像話了。
「是!」樊剛不敢再多言,馬上轉身,一陣風似的走了。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地寂靜,在場的人都已經呆若木雞了。
過了好一會,眾人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啪啪啪……」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鮮花和掌聲,蕭破天接受過無數,但是在楚家,還是頭一次,這讓他有些不適應。
「大家不必這麼大驚小怪,我不做虎帥已好多年了。」蕭破天一邊緩緩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一邊說道。
他心中簡直恨透了樊剛,本想安安靜靜地當個窩囊廢的,卻被他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一鬧,把自己的身份都暴露出來了,以後還怎麼低調啊?
三年前他功高蓋世之時,突然解甲歸田,並不是因為要做上門女婿,而是另有不能說的原因。
不過,當他封金掛印回到南廣城時,楚老爺子楚德望找他入贅楚家,他還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不是因為他貪圖楚家的富貴,而是因為他要報恩楚雨馨和楚老爺子。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十幾年前那個下着傾盆大雨的夜晚。
那一晚,他和母親流落街頭,母子倆躲在天橋底下,母親正在發高燒,病得奄奄一息。
他身無分文,只能跑出路邊不停地攔過往車輛,求他們施捨點錢,好送母親去醫院。
然而,他站在雨中,不停地哀求,卻沒有一個人同情,沒有一個人願伸出援助之手。
在他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一輛賓利停了下來。
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女孩撐着雨傘從車上走了下來,詢問了情況,然後請求她爺爺把他母親送到醫院。
她爺爺不但同意了,還表揚了她。
這個充滿愛心的小女孩,就是現在的楚雨馨。
那一晚,爺孫倆不但送了他母親去醫院,還付了所有藥費,並且還給他一筆錢,讓他照顧好自己的母親。
這件事對他們爺孫倆來說,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善舉,但對蕭破天母子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救命之恩。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恩重如山!
也是那一晚,年少的他已對楚大小姐一見鍾情,愛上了這個外表美麗,又充滿愛心的女孩。但是他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奢望太多。
後來他從軍,立下赫赫戰功,年紀輕輕就被封為大龍國第一護國虎帥,創下了一段軍界神話。
四年前楚家曾經出現個一個巨大的危機,當時蕭破天正如日中天,一句話就幫助楚家渡過了難關。
這件事,只有楚老爺子一個人知道。當然他也知道蕭破天之所以會幫楚家,是因為當年自己曾經幫助過蕭破天母子。
在蕭破天解甲歸田,無權無職之時,楚德望還堅決把自己最疼愛的孫女許配給蕭破天。
因為他目光長遠,預見到了蕭破天這樣世所罕見的將才,遲早會再受重用,前途無量的。
可是,楚雨馨與蕭破天時隔多年後再次相遇,她早已經認不出蕭破天了。她並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是當年那個自己曾經幫助過的男孩。
她幫助過的人那麼多,蕭破天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而蕭破天也沒有把這些告訴楚雨馨。他入贅楚家後碌碌無為,不是他不想幹活,而是他不屑去干。
像他這種叱吒風雲,一戰定江山的人,又怎麼會像普通人那樣去上班干那些意義不大的小事?曾經統領千軍萬馬的虎帥,難道要去做保安給人看門?
他覺得呆在家好好照顧楚雨馨,才是比較有意義的!
同時,他也在等,等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
正當蕭破天陷入回憶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也裝得太好了,我給你滿分!這掌聲,你值得擁有!」
蕭破天頓時一愣,這什麼情況?
「噗……我都快要憋出內傷了……哈哈……」楚飛揚率先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虎帥,國之重器,大龍國不能沒有你,這個戲演的實在太像了。要不是早知道你是個窩囊廢,我差點都信了!」陳安康也忍不住笑了。
「蕭破天,你演技這麼好,不去做演員,真是太可惜了!」
「剛才那位大漢演技這麼好,你花了多少錢請來的啊?還有,他穿的那套戎裝,仿製得像真的一樣,在哪裡買的啊?」
「當了五年兵都沒能混到一官半職的人,竟然也敢把自己裝成什麼虎帥,是想要笑死我們嗎?」
沒有人會相信剛才樊剛和蕭破天說的話是真的,因為演得太誇張了。
他們都覺得,肯定是蕭破天這些年來受盡了恥笑,所以故意請一個大漢來演一場戲,想讓他們對他刮目相看。
結果只會適得其反,只會讓他們更加看不起他!
「蕭破天,我就問你,笑死我對你有什麼好處?笑死了我,以後誰來養你?」這時,楚雨馨也是忍無可忍了。
剛才見到蕭破天和樊剛演得那麼逼真,讓她在那一瞬間都以為是真的,可是經眾人這麼一說,她頓時如夢初醒,原來是蕭破天死要面子,故意找人來演的!
這讓她對蕭破天更加失望了,沒本事就算了,還這麼喜歡裝。這樣的人,自己還能對他抱什麼希望?
「……」蕭破天無法解釋,不過,沒人相信更好,他還怕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呢!
於是,他便順水推舟,說道:「我就是想給大家增添點樂趣,助助興。」
「胡鬧!簡直太放肆了!下次不許再叫陌生人闖進來了,要是偷了家裡的東西怎麼辦?我們楚家,不是什麼人想來就能來的!」楚老太太怒喝道。
蕭破天心中嗤笑,要是讓你知道樊剛的身份,你整個楚家都會覺得蓬蓽生輝!
別看樊剛動不動就對蕭破天下跪,這樊剛可是三星戰將!
只是蕭破天的級別比樊剛更高,他不得不跪求。
「不好意思,容我再笑一會,哈哈……」
「哈哈……我快要笑出腹肌了!」
「蕭破天,你乾脆把姓改了,改成笑破天,會更適合你!哈哈……」
眾人還在繼續大笑。
只是吃一頓飯就受盡嘲笑,這時蕭破天已經沒有心情再吃了。
於是,他默默起身,離席。
然而,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
當蕭破天轉身的時候,沒想到楚菲菲養的那隻約克夏就在腳下,一不小心正好踩中了這隻寵物狗!
約克夏被蕭破天踩中,頓時發出一聲驚叫。
楚菲菲見到愛犬被踩,頓時怒不可遏。
「死廢物,你眼睛瞎了么?居然敢踩我的狗,想死啊你?」楚菲菲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將自己的飯碗朝蕭破天砸了過去!
蕭破天聽到背後風聲,霍然轉身,一拳擊出!
「砰!」
飛過來的飯碗被蕭破天一拳擊碎了,但是碗中的米飯還是濺了他一身。
蕭破天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踩到了一隻狗,楚菲菲就拿碗來砸!
難道自己在楚家,連一條狗都不如了么?
蕭破天再能忍,但也是有底線的。這一次,他真的怒了!
一股殺氣驟然而起,蕭破天目光如電,冷冷地盯着楚菲菲。
本來很多人還在為剛才蕭破天的演技而大笑的,但是此刻笑聲已經戛然而止。
因為蕭破天此刻的眼神,是一種冷入骨髓的眼神。
沒有人見過這種眼神,所有人都不寒而慄,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
更沒有人能想到,這個窩囊了三年的上門女婿,竟然會突然發怒。
他們甚至從蕭破天眼裡,看到了千軍萬馬,血流成河的場面!

《虎帥蕭破天楚雨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