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活人墳
活人墳 連載中

活人墳

來源:google 作者:荒山老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曾先生 陳勇

別輕易讓陌生女人上你的車!尤其是夜裡!因為你遇到的……可能不是活人!我是一名夜班司機,那天深夜我去夜店拉活,上來個喝醉的美女接下來,我卻做出了最讓我後悔的事……展開

《活人墳》章節試讀:

我是真被二叔這番話嚇到了,如果他所說是真的話,那我昨夜差點就死在周燕手上了!

想起半夜夢遊的事,我後背一毛,問二叔道:

「叔,難道說周燕在我身上做了手腳,所以我才夢遊的?可我怎麼瞧都覺得夢裡那個白色影子,是個男人啊!」

二叔搖了搖頭,道:「有可能!但夢遊這種事,我也搞不明白!不過你要記住,手鏈千萬不能取下!否則你一定會被邪穢附身的!」

指着陳勇,我二叔問道:「勇子!你夜裡做噩夢沒?」

陳勇說沒有,還說他昨夜睡的很沉,眼睛一閉到天亮。

二叔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語氣疑惑地對我道:「這就奇怪了!明明是一樣的手鏈!你弟戴上一點事都沒有,按理說,你也不該夢遊的啊!」

「難道是那個周燕,在你身上做了啥手腳不成?」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女人的尖叫聲!

我打開門瞧了眼,只見走廊里站了幾個**,還有些穿白大褂的人,他們抱着個裹屍袋,從桃子家走出!

我找了個圍觀的鄰居大叔問道:「出啥事了?」

大叔惋惜地搖頭道:「小陳你還不知道吧?你隔壁那小丫頭……上吊自殺了!」

我草!

我心裏湧起一陣惡寒!

「這是怎麼回事?早上還跟桃子說過話呢……咋轉眼間,她就上吊了?」

聽到我喃喃自語,不遠處有個穿白大褂的**走過來,疑惑地注視我道:「你剛才說,你今早遇到死者了?」

見我點頭,**像看精神病人一樣,盯着我瞅了半天,冷道:「你眼花了吧?死者是昨夜凌晨三點左右上吊的!」

見我不相信,**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證件,道:「我是法醫!」

又問了我幾句話,那些**就都走了。

我一個人站在走廊里,瞧了眼桃子房門上的封條,全身血液彷彿都凍僵了!

假如桃子昨天夜裡上吊,那……早上敲我家門的,又是誰?

我開始回憶桃子當時跟我說的那番話,她說……她來看我,還感謝我照顧她……

正回憶呢,突然一隻冰冷的手,悄無聲息地從背後搭在我肩膀上!

我嚇的一激靈,轉身瞧去,只見二叔拍着我肩膀道:

「你之前說,你昨夜拉桃子去上班?然後在路上撞見周燕的?」

我木木地點了點頭,二叔皺着眉又問我道:「你仔細想想!當時車上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

我回到屋裡,抱着頭仔細想了好久,突然腦海里電光一閃!

對啊!當時周燕坐在後排,她伸手摸了下桃子的脖子,還誇桃子皮膚好!

我怎麼把這茬忘了!

聽我這麼說,二叔臉色驚恐地失聲道:「是周燕!是她害死了桃子!」

「絕對是她!不會有錯的!」

我痛苦地搖頭,道:「可是為什麼?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桃子沒得罪過她啊!」

我二叔背着手注視窗外,冷笑道:「為什麼?就因為你有我給的手鏈護身!她不敢碰你!所以只能去害桃子!」

「沒得罪又怎麼樣?那東西是鬼!鬼害人,難道還非得需要理由么?這叫鬼摸脖!意思再簡單不過了!給鬼摸過脖子,必會上吊自殺!」

「以前在農村,弔死鬼害人時最喜歡用這招!在野外碰到後,它先誇你脖子漂亮,皮膚好看啥的,你一高興,弔死鬼就會趁機摸你脖子……其實弔死鬼手裡有根繩兒,活人看不到而已!」

「裝着摸你脖子,其實它拿繩兒往你脖子上套呢!給它套上的,神仙也救不了啊!」

二叔說的這些,讓我心驚膽寒!難道說,周燕是個弔死鬼?

「而且,你身體肯定也給周燕做過啥手腳!不然你想啊!為啥你從她家出來,回去就夢遊了呢?」二叔繼續幫我分析道。

二叔後面的話,我沒怎麼聽,因為桃子的死,讓我陷入了巨大的恐懼和悲傷中,久久不能自語,桃子雖然只是個按摩女,但她是我的鄰居,也是……我的朋友!

生命,並沒有卑微高低之分!

而我,雖然活着從周燕家回來,但種種跡象表明,我已經被周燕盯上了!也許下一個上吊的人……就是我!

二叔問我要周燕家的地址,我愣了下,道:「你要去找周燕啊?」

苦笑一聲,二叔道:「你太高看叔了!我可沒本事去跟那東西正面交鋒!你以為鬼是那麼好對付的?」

「我這點微末道行,給人看看風水還行,但驅鬼我可不在行!如果那玩意是鬼的話,打照面我就算不死,也得掉層皮啊!」

從我這要到地址後,二叔離開前,從懷裡摸出一張寫滿紅字的黑紙,將它貼在我家大門上,道:

「貼上它,鬼進不了你家,你夜裡應該就不會再夢遊了!別怕!我就快聯繫到高人了!到時候一起去周燕家會會她!順便挖出藏在幕後的操控者!」

我瞧了眼那黑紙,只見上面的紅字寫的歪歪斜斜,像蝌蚪一樣,也不知寫的是啥。

二叔始終認為,是有高手躲在暗處操控周燕這個女鬼,從而加害我跟陳勇,這幾天,二叔也在為此事做各種準備。

更深的恐怖,即將上演!

當二叔他們離開後,我獨自待在家裡,總感覺後背涼嗖嗖的,因為桃子在隔壁上吊,我也不敢在家裡多待,就打算出去跑會車。

自從撞到鬼後,陳勇再也不敢開黑車了,乾脆把比亞迪丟在了我這。

但錢總得賺啊!不然別說找對象,吃飯都成問題,我咬了咬牙,下樓將車子發動,在市裡跑了一天,賺了一百多塊。

傍晚那會我拉到一個老大爺,這老大爺身材又矮又瘦,卻穿了件寬大的黑褂子,上車後對我笑道:

「小夥子,去火葬場小區不?」

聽到這名字,我脖子上青筋抖了下,急忙搖頭道:「不去!大爺你坐別人的車吧!」

那大爺臉色為難道:「這會天都黑了,我站在路邊等了快一個小時,才等到你這輛車啊!你行行好吧!」

這會是高峰期,打車是很難,我瞧那大爺怪可憐的,一咬牙道:「五十!」

「五十很公道!」大爺笑呵呵點頭道,我也沒多說啥,載着他往市郊開去。

我不想去火葬場小區,主要是因為周燕家就在那住!鬼地方太偏!而且路上景色也很荒涼,我就怕再撞到啥髒東西。

開了沒多久,老大爺遞給我根煙,閑聊道:「小夥子?開車幾年了?」

我接過煙點着,邊抽邊道:「差不多兩年了!」

老大爺點頭,朝我抱怨道:「我家住的太遠!進趟城真不容易啊!」

我目光死死注視前方黑暗的路面,問道:「大爺家住在火葬場小區?」

老大爺:「對啊!都住了幾十年了!」

我:「那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周燕的姑娘?」

老大爺的回答讓我很意外:「當然認識啊!小姑娘長得挺漂亮,嘴角有顆痣,對不對?」

見我點頭,老大爺又道:「我就住在周燕家樓下!每天都能見到她呢!」

我聽的腦海里一頭霧水!二叔一口咬定,周燕是鬼!而且昨夜我親眼看到,周燕伸手摸過桃子的脖頸!

回去後,桃子就上吊自殺了!

可這老大爺卻說,周燕不但是活人,還是他的鄰居?

這是怎麼回事?

我倒吸一口涼氣,又問那大爺道:「你知道周燕是做啥工作的?」

老大爺一下警覺起來,他可能把我當成壞人了,冷聲反問我道:「你問這麼多想幹啥?」

我摸着鼻子笑了笑,說大爺你別誤會,我是周燕的司機,昨晚我還去過她家呢!我就是好奇想了解一下!

老大爺這才收回警惕,笑呵呵道:「那咱就不知道啦!但周燕絕對是正經姑娘!」

快到火葬場小區時,老大爺轉身盯了我半天,道:「小夥子,我看你身上陰氣好重啊!你最近是不是遇到鬼了?」

此時,前方道路一片漆黑,車廂里更是黑壓壓的,我聽老大爺這麼說,心裏一驚道:

「大爺……你可別嚇我啊!」

老大爺眯着眼怪笑了下,道:「我嚇你幹啥?不信你看……車后座那個女人是誰?」

……

我驚的差點把舌頭咬住!急忙將車速放慢,朝後視鏡瞧了眼!

大爺沒騙我!還真就有個女人……直挺挺地坐在后座上!

「你是誰?你你你!你啥時候上的車?」

《活人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