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花期未有期
花期未有期 連載中

花期未有期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荊 蕭薇

四年前,蕭薇如願嫁給了墨時湛,哪怕當時她知道自己在男人的心目中甚至不如一條狗,可展開

《花期未有期》章節試讀:

「阿薇,目前還沒有合適的腎源。」
我哥哥蕭荊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剛從醫院離開,頂着頭頂的冷雨我強忍着喉嚨間的癢意沒有咳嗽,生怕讓他聽見責怪嘮叨我。
我按耐住心底的失望,輕聲的安撫蕭荊道:「沒關係,我還能等,哥哥你別著急。」
蕭荊嘆了口氣,問:「什麼時候離婚?」
我找了個借口,笑着安撫他說:「我和墨時諶的婚姻是兩個家族的事,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即使我想離婚,可爸爸不會同意。」
聞言蕭荊氣急,「你又找借口!」
我盯着頭頂灰濛濛的天,笑了笑,明明穿了厚厚的衣服,身體卻冷的像一坨冰塊。
「哥哥,我過得很好。」
聞言蕭荊氣的笑開,「很好?
你現在的身體還叫很好?
哪天你死大街上都沒人知道!」
我油鹽不進道:「還有哥哥替我收屍。」
我說的平靜,可內心充滿悲涼。
「蕭薇,我沒跟你開玩笑!
你的腎臟功能已經衰竭,你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可以活?
!」
他氣的直接喊了我的名字。
蕭荊正在氣頭上,無論我和他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再加上我的心裏正難過,便掛了他的電話抱着自己的胳膊上了墨家的車。
司機平穩的開着車,我暈暈沉沉的在后座想事,昨晚被墨時諶折騰了一晚上,疼的厲害,而且身體虛弱,經不起他折磨。
說起虛弱,我又想起方才醫生給我的叮囑,「墨太太,你的檢查結果在這兒,聽力仍舊沒有任何好轉,不過病情還算穩定,可你的眼睛……這幾年你雖然能視物,可是視力在漸漸的消退,我怕過幾個月你會失去……」 四年前,我嫁給墨時諶的那天遭人綁架敲詐,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並不記得,但我這些年總是在做一個夢,一雙惡魔的拳頭一拳一拳的砸在我的太陽穴、耳朵以及眼睛上。
一拳一拳的,一直沒停過。
墨時諶找到我的時候,我耳膜和眼角膜已經破損,身上多處受傷,腎臟還被人插了一刀,蕭荊說我那天是九死一生,我媽氣的要解除婚姻,可我爸那邊捨不得放棄墨家。
我爸為了讓我和墨家的商業聯姻能夠繼續,讓墨時諶成為他的女婿,他隱瞞了我成為了聾子的事,還強迫我快速的學習唇語。
他說絕不能讓墨時諶看出端倪。
因為墨家,絕不會娶一個聾子。
我爸是個自私自利的人,以家族利益為重心,壓根不在意我的想法以及我的健康。
不過我從不是一個聽話的女兒,我聽從我爸的話快速的學習唇語、盡量讓自己做一個正常人是因為我心裏一直都裝着一個人。
嫁給他,本就屬於人生圓滿。
我從沒有奢望過其他的。
比如讓他愛我。
我從不奢望墨時諶愛我,與他成為夫妻相敬如賓的過完一輩子就是我最大的夢想。
可是,我與他成婚四年從未有過相敬如賓,在他的眼裡,我連一條野狗都不如!

這四年,他一次又一次的侮辱我。
在桐城,我雖然是墨太太,但在外人的眼裡,我只是墨太太,沒有任何尊榮顏面。
想到這我嘆口氣,「停車。」
司機停車,我撐着傘下車緩緩的向墨家的方向走着,還想起蕭荊剛剛說的那些話。
這幾個月他一直都在勸我離婚。
可是我一直都在拒絕他。
因為墨時諶待我再差勁,我都捨不得離開他,直到現在……我心裏有了猶豫…… 蕭荊說的沒錯,我身體狀況很差,指不定哪天死在大街上都沒人知道,而且醫生方才也說了,幾個月之後我也會失去光明的。
況且即使沒有失去光明,我的眼睛也分辨不出色彩,世界於我而言本就是灰色的。
唯一能分辨得出的也只有深黑色。
比灰色更深的一種顏色。
我現在,不過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等着自己徹底變成一個瞎子。
等着死亡哪天找上我…… 這等待的滋味,真令人難受。
一個快死的我,也不該再纏着墨時諶。
放他自由,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可是心底是那般的捨不得。
而且我還沒有活夠呢!

我還沒有好好的看過這個世界。
雨越下越大,我想着這些事情想的頭痛又無可奈何,索性上車直接回了墨家別墅。
剛到門口就聽見婆婆的聲音,「蕭薇嫁進我們墨家四年連個蛋都生不出來,留着有什麼用?
她身體這麼弱,應該不好懷孕吧?
!」
這些話我早就聽膩了,正想悄悄地從後門回樓上時我聽見婆婆又說:「然予回了桐城,要不時諶你聯繫一下她?
倘若你和她還情投意合,你就和蕭薇離婚娶她進門!
要是能懷孕更好,我們墨家的香火才是重要事。」
陳然予是墨時諶以前的舊情人。
因為婆婆,這些年沒少聽見她的名字。
我沒有聽見墨時諶的聲音,只聽見公公責罵道:「閉嘴!
收起你亂七八糟的想法。」
聞言婆婆罵罵咧咧了幾句,我嘆了口氣心想活該,正想走時聽見墨時諶淡漠的嗓音提道:「我和蕭薇,我一直有離婚的打算。」

《花期未有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