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浣紗弄碧水
浣紗弄碧水 連載中

浣紗弄碧水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易溯 沈青曉

女扮男裝入山學武,被冷御帥氣的師傅發現……展開

《浣紗弄碧水》章節試讀:

  平日里的沈青曉,膽小謹慎。
  斷然不會這般失態。
  倒是沒想到,天賦異稟,造詣頗高的她,一碗尋常清酒就灌醉了。
  不僅如此,原本還沒有氣色的臉,此刻透着一抹誘人紅色。
  她爬在他身上,他卻感受到了軟玉溫香。
  那迷離又靈動的雙眸正呆愣愣望着他。
  「醉了?」葉易溯詢問道。
  「我沒醉。你才醉了。」沈青曉噘嘴說著,小手卻摸上了他的臉。
  一陣胡亂摸尋後,痴痴笑着:「你怎麼生的這麼好看咯~」
  葉易溯才被她摸得心煩,正要發怒,卻被她一句話逗笑了。
  「哪裡好看了?」
  「眼睛、鼻子、唇……」
  沈青曉手指落在他薄涼的唇上,一時間看的入神了。
  她的手指在他唇上反覆摩擦着,那專註的眼神,竟讓葉易溯都動心了。
  他喉嚨滾動了一下,拿開了她的手指,覆蓋上了她的唇。
  纏綿又持久的吻,讓葉易溯都忘了自己。
  直到他不小心咬到她,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疼痛讓沈青曉清醒了幾分。
  微微恢復的意識,卻在看到眼前的人時,大驚失色。
  深不見底的眼眸,高挺的鼻樑,薄涼帶着血色的唇,這般俊美無比的人除了葉劍宗宗主再也不會有旁人。
  霎時間。
  沈青曉所有酒意都被嚇退了,特別是,她還驚恐的發現。
  師尊正在親她,吻的認真,吻的深入。
  沈青曉一把推開他,整個人都害怕極了,「師,師尊。」
  葉易溯收斂了眼眸,眼前的人沒了醉酒姿態,他微微嘆息,低聲應了一聲,「酒醒了?」
  沈青曉心頭顫抖的厲害,一瞬間手腳冰涼,後悔極了喝了那碗酒。
  「弟子失了規矩,請師尊責罰。」沈青曉說著就要下榻。
  然而葉易溯卻沒有放過她的打算。
  他長臂一揮,將她拉了回來。
  四目相對,他冷冷注視着她,似要將她看透一般。
  「弟,弟子剛剛喝醉,所做之事並非本心,若有冒犯之處,還請……嗯?」
  沈青曉話沒說話,唇又被葉易溯堵住了。
  相比較剛剛朦朦朧朧間的溫柔,這次,卻如同狂風暴雨一般。
  吻的霸道,吻得帶有怒氣。
  良久,沈青曉臉都開始發白了,葉易溯這才鬆開了她,目光冷淡的說道:「現在酒醒了是嗎?」
  沈青曉點了點頭。
  醒的不能再醒了。
  「酒醒了,就好辦了。」葉易溯揚了揚唇,眼中帶着一絲笑意。
  他將她壓在榻上,雙手撐住榻斷了她逃走的出路。
  沈青曉大叫不好,她看出了葉易溯眼中的**,更看出了他接下來想做的事。
  「師尊若是需要人伺候,弟子這就去為師尊尋人。」沈青曉想要起身。
  他卻將她雙手牢牢扣住,目光微沉說道:「有你伺候即可。」
  沈青曉臉色又白了一些,她顫巍巍的看向葉易溯說道:「弟子是男人,不便伺候師尊。弟子去為師尊物色一些女子來。」
  葉易溯臉色陰沉下去。
  男人。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宗門弟子都是男人!
  若她是女人,也斷然不可能讓她進來,更不會讓自己如此鬼迷心竅了。
  想到這,葉易溯就是心頭一氣。
  他在她脖頸處重重地咬了一口,那**的感覺,讓沈青曉當場輕叫了一聲。
  原本只是發泄不滿,可沾染了她,他卻好似中了毒一般。
  葉易溯神情複雜,修長的手指划過她衣襟沉聲說道:「有些伺候不一定非得需要女人。」
  「男人和男人,也可以。」
  男人和男人也可以?
  沈青曉大為震驚。
  震驚過頭又是惶恐,可問題她不是男人。
  她是名副其實的女人啊。
  葉劍宗禁令女人不得為徒,違令者,斷其首,斬其家。
  不行,絕對不行!
  脖頸處的啃咬漸漸變得柔和起來,被他親過的地方彷彿灼燒起來了……

《浣紗弄碧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