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凰權殤
凰權殤 連載中

凰權殤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懷安 蘇長寧

長公主和美貌假太監,這是東宮的秘密……展開

《凰權殤》章節試讀:

  她在北漠的時候用身體和人打賭,他竟然生氣了?
  秦懷安,原來你也是有心的?
  五年的時間裏,她從青樓將秦懷安救出來,用盡溫柔和體貼照顧他,他對她也不是完全沒有感情吧?就算當年他對她只是演戲可是演戲太久了連他自己都入戲太深了。
  只是我不是以前的蘇長寧了。
  我們之間兩不相欠。
  秦懷安,你再給我一個孩子,我們之間就徹底算清了。
  秦懷安整個人栽倒在椅子上,伸手遮住自己的雙眼。蘇長寧真是瘋了,她是不是不記得她曾經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是最尊貴的女人。
  她去了北漠之後,那些低賤的男人隨意一點物資就可以上她是么?
  心臟被撕扯得很疼。
  他因為長得雌雄莫辨,在秦家被抄家時母親將他扮做女孩。可秦家的女孩也免不了遭難。
  他被送去青樓的當天其實就被發現了男子身份。可對於老鴇而言,這樣美艷動人的貨色百年難得一遇。自然是捨不得讓他死。老鴇逼迫他接客,讓他和那些**一樣對人諂媚淺笑。他不願意就被打斷雙腿滿身是傷。
  是蘇長寧將他從青樓接出去的,她治好了他身上的傷,教他武功和政務,她曾經是他暗黑人生中唯一的一縷光。
  蘇長寧有多愛他,秦懷安是知道的。她和言家世子訂婚那天,他故意說她為了權勢拋棄他。那天夜裡,蘇長寧就脫光了衣服上了他的床。
  秦懷安一直覺得蘇長寧就算沒有他也覺可能再愛上別的男人。
  可現在蘇長寧不止將自己的身體作為賭注,還和不止一個男人有了肉體的關係。
  甚至賣身體時還賣到他的面前來了。
  秦懷安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廠公,公主在東廠門口不肯走。她直接坐在門口招客。」
  小太監戰戰兢兢地低下頭,完全不敢去看秦懷安的臉色。
  「讓她進來!」
  秦懷安咬牙切齒:「立刻馬上!」
  小太監趕忙跑去,可沒一會兒又彎着腰進來。
  「公主說別的客人脾氣比您好,出手還把您闊綽。所以不進來了。」
  秦懷安扔下手中的筆,運用輕功直接飛到了東廠門口。
  眼見着蘇長寧勾搭了一個男人,那男人正想嘗嘗前朝公主的味道。
  男人手指還沒碰到蘇長寧的胳膊就被一枚暗器釘到手背。
  「千歲爺這是做什麼?生意都不讓我做了?」
  蘇長寧一臉氣憤。
  「跟我走。」
  「我可沒忘剛才是千歲爺您親自把我趕出來的?」
  秦懷安直接抱起她。
  書房。
  一箱子的銀票扔到蘇長寧的面前,「這一個月里每天晚上都過來。但是我不喜歡髒的東西,所以在此期間不得和任何男人有不正當的關係。」
  蘇長寧立刻露出貪心的笑容,連忙數了一遍銀票,生怕秦懷安後悔似的把銀票裝好,「放心,我既然收了千歲爺的銀票,自然不會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這一個月裏面每天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地伺候千歲爺。」
  蘇長寧正愁找不到機會接近秦懷安。
  連續做一個月,她肯定能懷上秦懷安的孩子。
  秦懷安看着蘇長寧這平靜的模樣,不提他們過往的事情,總讓他的心裏很是不安。
  這種不安給他的感覺就像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在從手指尖流逝,他想要抓卻抓不到。
  蘇長寧在書房的屏風後沐浴,只穿着肚兜和褻褲出來。
  她當著他的面打開香囊,再次吃了一顆褐色藥丸。
  蘇長寧坐在秦懷安的腿上,雙手纏住秦懷安脖子,笑了百媚生:「我收了千歲爺那麼多銀票,自然要把事情辦得漂亮些。吃了這些避子丸後,千歲爺想怎麼玩我就怎麼玩我,完全不用擔心孩子的問題。」
  秦懷安一把掐住蘇長寧的腰,「你什麼時候變得這般下賤?」
  「別人不知道難道千歲爺不知道嗎?我還是公主的時候就是人家的洩慾工具了。被低賤的太監騎在身下草呢!」
  她雙手環住秦懷安的脖子,抬頭吻他。
  秦懷安聽到蘇長寧的話,臉色發青。
  他將她壓在書桌上狠狠貫穿她,他如同瘋了一樣,一下又一下地蹂躪她的身體,「這三年來,你到底被多少男人玩過?」
  可秦懷安越是想知道答案,蘇長寧便越是不說。
  一個月的時間,他在這一個月里玩膩了她。等一個月之後,她蘇長寧是生是死都和他秦懷安無關。
  他不會再像現在這樣發瘋了。

《凰權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