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海上升明月(書號:8602)
海上升明月(書號:8602) 連載中

海上升明月(書號:8602)

來源:google 作者:鄭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裕華 鄭和

簡介:永樂元年五月,鄭和下南京督造船隻並打擊海上走私此時朝廷嚴令禁海,然而卻屢禁不止,其中月巷走私最為嚴重月巷為了利益勾結官府部分官員暗地破壞阻止寶船的建成,應弘文陰差陽錯地破壞這些人的陰謀,發現真相後聯合鄭和徹底摧毀了月巷龐大的走私網最終,應弘文聯手龍江造船廠成功打造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船隻——鄭和寶船,為鄭和下西洋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之後鄭和下西洋成功地讓海上絲綢之路的航線擴展至全球,到達亞洲、非洲39個國家和地區,開創了遠洋航海的新時代展開

《海上升明月(書號:8602)》章節試讀:

一路上,應石強輕而易舉地避開巡邏的官兵,來到一處宅院後門處。

這處宅院是個二進的小院,後門是兩扇刷了藍色漆料的木門,上面有鐵制門環,門內落鎖,常年有人看守。

應石強拍了拍門,聽到有腳步聲才小聲喊了一聲:「李二,是我。」

話音剛落就聽到「吱嘎」一聲,門應聲而開。

李二探頭探腦地朝四下看了看,這才把應石強放進來,並立刻關上了門。應石強急忙從袖子里摸出一錠五兩的銀元寶,塞到李二的手中,然後小聲問道:「蘇管家可在?」

「剛回,在書房寫賬呢。」李二這才露出笑模樣,將銀元寶塞進懷中。

應石強點點頭,輕車熟路地鑽過花園角門,穿過花園向右一拐,就到看到三間小卷棚。小卷棚四面花竹陰森,正中間懸掛牌匾,上寫「海源閣」三字,裏面是一明一暗兩間書房。此刻,書房中亮着微弱的光,一抹倒影映照在雪白的窗紙上。

「煩勞通稟,有急事求見蘇管家。」應石強又拿出準備好的銀子,打點守門的兩位侍衛。

其中一個侍衛隨手將銀子丟給另一個侍衛,神色傲居地輕輕敲了敲房門,低聲喊道:「蘇管家,應石強求見。」

「讓他進來。」書房內傳出不疾不徐的應聲。

侍衛看了應石強一眼,將門打開,放應石強進去。應石強急忙脫下斗篷,走進書房。入門就看到地上放着黃銅火盆,一人坐在桌前正提筆書寫,再看他身前桌上擺着筆硯瓶梅,梅花的香氣溢滿整個房間。

「來的正好,寫賬久了,正腰酸背痛。」蘇管家頭也不抬地說道。

應石強暗暗翻了個白眼,然後立刻滿面堆笑地疾走幾步,極為諂媚地捶肩捏背起來:「力道尚可?」

「尚可。」

應石強又揉又捏,沒一會兒功夫就折騰出汗來:「蘇管家,聽說朝廷打算解除海禁了?」

「哦,我尚且不知,你從何處聽來?」蘇管家筆尖一頓,隨即嚴肅地挑起眉頭問道。

「今晚我那侄子鬼鬼祟祟的,我就留了點心,讓蘇力去偷聽了一下。」

「說說,怎麼回事?」蘇管家放下筆,示意應石強坐下。

應石強連忙道謝,挨着蘇管家坐下,便提起了今晚發生的事:「錦衣衛都來了,還有內十二監的掌印太監呢!原來是應天船場收到了聖諭,要造船,還是海船。」

「聖諭!海船?」蘇管家面色陰沉。

應石強眉飛色舞,急急說道:「可不是!應弘文那小子腦子靈光,一轉眼就把這事和年前那幾宗海上走私的重案聯繫到了一起,認為朝廷可能取消海禁,就算不取消海禁也會造船出海。我估摸着,取消海禁的事八九不離十了吧,這都要造船了。還有,如果取消海禁,那咱們的事豈不是就可以過了明路,擴大規模操辦起來,成為全國最大的……」

「婦人之見。朝廷不會取消海禁!就算取消海禁,對你我而言也非好事,而是天大的壞事。快說,你這消息可準確?」

「我哪裡知道,偷聽的人又不是我!」應石強嚇了一跳,有些不確定地反問。「蘇力是你安排的人,你還不信任?」

蘇管家沉默了一下,心想如此大事怎麼自己沒有收到半點風聲?難道,那人暴露了?不,如果暴露了不會一點風聲都沒有泄露,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絆住了,或者不方便通知。

再等等吧。

於是,蘇管家便道:「傳旨的是誰?」

「哎呦,這位可有名了,是內宮監掌印太監鄭和!」

「鄭和!」蘇管家終於面露驚色。

這內宮監雖然不比司禮監,但負責宮中一切採買之事,權利也非同小可。而且鄭和還是從小在聖上身邊長大,並且跟隨聖上南征北戰,更是靖難之變的有功之臣,被聖上視為心腹。如果是由他傳達聖諭,那麼應弘文的推測離真相也不會太遠。

難道,真的會取消海禁?

蘇管家正暗自着急,突然書房的門就被敲響了,緊接着傳來侍衛蘇忠的聲音:「蘇管家,有飛鴿傳書。」

「速速拿給我。」

「是。」門被推開,蘇忠走進來將剛收到的傳書小心翼翼遞給蘇管家,然後又規規矩矩地退下並重新帶上房門。

蘇管家將信打開,快速掃了一眼,頓時心中大定:「原來如此。」

「蘇管家,可是有好消息?」

「不會取消海禁,只是造船。」蘇管家看完後將信折了折扔進炭盆中,就聽「轟」的一下,火苗躥起來,一轉眼就燒成了灰。

「我的蘇管家哦,造船就是要出海,一旦朝廷派船出海距離取消海禁還遠嗎?」

「我自然知道,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讓這船造不出來……」蘇管家對應石強招招手,應石強立刻主動將耳朵送過去,一邊聽蘇管家出謀劃策,一邊頻繁地點頭。聽到興頭上,他還不時發出兩聲奸笑。

「好好,此計甚妙。」

蘇管家冷聲問道:「可有把握?」

「嘿嘿,要說別的倒是沒什麼太大把握,可這事太容易了。你是不知道,早幾年生意好的時候,民辦船場之間的關係的確固若金湯,但是這幾年在龍江造船廠和福州那邊民辦船場的共同打壓下,很多小船場連維持生計都難。如果大家都窮也好說,但是一部分船場富得流油,一部分船場窮得都要揭不開鍋了。貧富差距過大,就開始有人暗地裡爭搶生意,倒也不敢太過聲張,沒鬧到明面上來。」應石強說道。

「圖紙是個契機。」

「對對對,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應石強姦笑連連。

蘇管家待要說些什麼,突然外面傳來細微的響聲,他一挑眉頭:「蘇忠,什麼事?」

「有人,懷疑是錦衣衛,蘇亮已經歹人去追了。」

「你也去,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

「蘇管家……」

「你還不走?如若被人撞見你我在一起,怎麼解釋?日後不要貿然來此找我,有事讓蘇力傳達。」蘇管家不耐煩地瞪了應石強一眼,如果不是因為應石強和應天船場的關係,這等愚蠢之人早就被沉了江。

「小的記住了。」應石強被蘇管家眼中一閃即逝的殺意嚇得渾身發寒,冷汗直流。直走出門外,一陣寒風吹來凍得他一哆嗦,這才感覺到活了過來。

應石強絲毫不敢耽擱,原路返回走到後門處,見到李二正蹲守在門口,比平日里更加機警了幾分。

「這就回了?」李二看到應石強,打個哈欠站起來就要開鎖。

「回了,今夜事多。」應石強說著又摸出一錠五兩的小銀元寶,剛塞到李二手裡,忽然就聽到刀劍交擊和叱罵呼喝之聲,嚇得手一抖銀子就帶到了地上。

李二暗罵了一聲懦夫,彎腰將銀子撿起然後給應石強開了門。應石強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貼牆根蹭出門外,剛走兩步就看到有幾個黑影打打殺殺從另一條小巷中殺了出來。

黑暗中看不太清,但也依稀可以分辨出是幾個人同時圍攻一個男人,刀光劍影,煞是可怕。被圍攻的人邊戰邊退,好像受了傷,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氣。

「砰——」天空上炸開一朵紅色光芒。

「不好,是求救信號!」追殺者低呼。

被追殺的那人趁着追殺者一愣神的功夫,轉身狂奔,直衝應石強而來。應石強何曾見過這種場景,當時嚇得腿軟就靠牆跟跌坐在了地上。

那人看也不看應石強一眼,一路狂奔到某條小巷,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幾個追殺者剛追至附近,就聽到一聲哨聲,緊接着數十道身影驟然出現,隱約將幾人包圍其中。

「分頭跑。」話落就見五道黑影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

那數十道身影也同時兵分五路,朝黑影追了過去。

幾乎與此同時,一輛馬車拐進小巷。車中的人正在談論什麼,不時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宛如百靈鳥一樣動聽。

突然,就聽一聲馬嘶,伴隨着馬夫的一聲斥喝,車廂猛地一頓竟是停了下來。

《海上升明月(書號:8602)》章節目錄: